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太子深宠h(放荡王妃)最新章节列表

   圣阳宫山门附近,极高的高空。

    这里,青冥空廖,几无一物。寻常元灵天修士,根本无法升腾到如此高度,其他飞禽走兽、毒虫异物等,更是没有这个能耐。

    卢仚一人静静的站在这里, 身边是无声无形,能融蚀万物的青冥幽风;头顶是无形无迹,高温可熔化万物的大阳真火;脚下极远处,则是无数条极光、薄云随风急速流动,内有诸般天险,更有一条条长达数万里、数十万里的雷光一闪而过。  太子深宠h(放荡王妃)最新章节列表        

    “可惜了!”

    俯瞰大地,卢仚一双眸子幽光闪烁, 圣阳宫门口胡不为的眼睫毛他都看得清清楚楚。

    真是可惜了。

    这些天, 用佛门大神通, 强行‘渡化’了影楼、弥罗教的门人弟子,这么多高手尽成了卢仚最忠诚,对他可谓死忠的狗腿子,这份收获,让卢仚几乎沉醉其中。

    这些被渡化的高手,可比小金刚须弥山内的道兵好用多了。

    那些道兵虽然没有境界瓶颈,只要投入资源,就能不断的提升修为……但是他们就是人形的、活着的战斗傀儡,单调,单一,除了随身护卫、保家护院,就没什么大的前途。你让他们离开自己, 拿着一块银子去打酱油,怕是都做不好。

    而这些被渡化的下属……除了对卢仚绝对效死的忠诚外,他们神智无损,智商无损,根基禀赋,······

    这里,青冥空廖,几无一物。寻常元灵天修士,根本无法升腾到如此高度,其他飞禽走兽、毒虫异物等,更是没有这个能耐。

    卢仚一人静静的站在这里,身边是无声无形,能融蚀万物的青冥幽风;头顶是无形无迹,高温可熔化万物的大阳真火;脚下极远处,则是无数条极光、薄云随风急速流动,内有诸般天险,更有一条条长达数万里、数十万里的雷光一闪而过。

    “可惜了!”

    俯瞰大地, 卢仚一双眸子幽光闪烁,圣阳宫门口胡不为的眼睫毛他都看得清清楚楚。

    真是可惜了。

    这些天, 用佛门大神通, 强行‘渡化’了影楼、弥罗教的门人弟子,这么多高手尽成了卢仚最忠诚,对他可谓死忠的狗腿子,这份收获,让卢仚几乎沉醉其中。

    这些被渡化的高手,可比小金刚须弥山内的道兵好用多了。

    那些道兵虽然没有境界瓶颈,只要投入资源,就能不断的提升修为……但是他们就是人形的、活着的战斗傀儡,单调,单一,除了随身护卫、保家护院,就没什么大的前途。你让他们离开自己,拿着一块银子去打酱油,怕是都做不好。

    而这些被渡化的下属……除了对卢仚绝对效死的忠诚外,他们神智无损,智商无损,根基禀赋,圣阳宫山门附近,极高的高空。

    这里,青冥空廖,几无一物。寻常元灵天修士,根本无法升腾到如此高度,其他飞禽走兽、毒虫异物等,更是没有这个能耐。

    卢仚一人静静的站在这里,身边是无声无形,能融蚀万物的青冥幽风;头顶是无形无迹,高温可熔化万物的大阳真火;脚下极远处,则是无数条极光、薄云随风急速流动,内有诸般天险,更有一条条长达数万里、数十万里的雷光一闪而过。

    “可惜了!”

    俯瞰大地,卢仚一双眸子幽光闪烁,圣阳宫门口胡不为的眼睫毛他都看得清清楚楚。

    真是可惜了。

    这些天,用佛门大神通,强行‘渡化’了影楼、弥罗教的门人弟子,这么多高手尽成了卢仚最忠诚,对他可谓死忠的狗腿子,这份收获,让卢仚几乎沉醉其中。

    这些被渡化的高手,可比小金刚须弥山内的道兵好用多了。

    那些道兵虽然没有境界瓶颈,只要投入资源,就能不断的提升修为……但是他们就是人形的、活着的战斗傀儡,单调,单一,除了随身护卫、保家护院,就没什么大的前途。你让他们离开自己,拿着一块银子去打酱油,怕是都做不好。

    而这些被渡化的下属……除了对卢仚绝对效死的忠诚外,他们神智无损,智商无损,根基禀赋,圣阳宫山门附近,极高的高空。

    这里,青冥空廖,几无一物。寻常元灵天修士,根本无法升腾到如此高度,其他飞禽走兽、毒虫异物等,更是没有这个能耐。

    卢仚一人静静的站在这里,身边是无声无形,能融蚀万物的青冥幽风;头顶是无形无迹,高温可熔化万物的大阳真火;脚下极远处,则是无数条极光、薄云随风急速流动,内有诸般天险,更有一条条长达数万里、数十万里的雷光一闪而过。

    “可惜了!”

    俯瞰大地,卢仚一双眸子幽光闪烁,圣阳宫门口胡不为的眼睫毛他都看得清清楚楚。

    真是可惜了。

    这些天,用佛门大神通,强行‘渡化’了影楼、弥罗教的门人弟子,这么多高手尽成了卢仚最忠诚,对他可谓死忠的狗腿子,这份收获,让卢仚几乎沉醉其中。

    这些被渡化的高手,可比小金刚须弥山内的道兵好用多了。

    那些道兵虽然没有境界瓶颈,只要投入资源,就能不断的提升修为……但是他们就是人形的、活着的战斗傀儡,单调,单一,除了随身护卫、保家护院,就没什么大的前途。你让他们离开自己,拿着一块银子去打酱油,怕是都做不好。

    而这些被渡化的下属……除了对卢仚绝对效死的忠诚外,他们神智无损,智商无损,根基禀赋,圣阳宫山门附近,极高的高空。

    这里,青冥空廖,几无一物。寻常元灵天修士,根本无法升腾到如此高度,其他飞禽走兽、毒虫异物等,更是没有这个能耐。

    卢仚一人静静的站在这里,身边是无声无形,能融蚀万物的青冥幽风;头顶是无形无迹,高温可熔化万物的大阳真火;脚下极远处,则是无数条极光、薄云随风急速流动,内有诸般天险,更有一条条长达数万里、数十万里的雷光一闪而过。

    “可惜了!”

    俯瞰大地,卢仚一双眸子幽光闪烁,圣阳宫门口胡不为的眼睫毛他都看得清清楚楚。

    真是可惜了。

    这些天,用佛门大神通,强行‘渡化’了影楼、弥罗教的门人弟子,这么多高手尽成了卢仚最忠诚,对他可谓死忠的狗腿子,这份收获,让卢仚几乎沉醉其中。

    这些被渡化的高手,可比小金刚须弥山内的道兵好用多了。

    那些道兵虽然没有境界瓶颈,只要投入资源,就能不断的提升修为……但是他们就是人形的、活着的战斗傀儡,单调,单一,除了随身护卫、保家护院,就没什么大的前途。你让他们离开自己,拿着一块银子去打酱油,怕是都做不好。

    而这些被渡化的下属……除了对卢仚绝对效死的忠诚外,他们神智无损,智商无损,根基禀赋,圣阳宫山门附近,极高的高空。

    这里,青冥空廖,几无一物。寻常元灵天修士,根本无法升腾到如此高度,其他飞禽走兽、毒虫异物等,更是没有这个能耐。

    卢仚一人静静的站在这里,身边是无声无形,能融蚀万物的青冥幽风;头顶是无形无迹,高温可熔化万物的大阳真火;脚下极远处,则是无数条极光、薄云随风急速流动,内有诸般天险,更有一条条长达数万里、数十万里的雷光一闪而过。

    “可惜了!”

    俯瞰大地,卢仚一双眸子幽光闪烁,圣阳宫门口胡不为的眼睫毛他都看得清清楚楚。

    真是可惜了。

    这些天,用佛门大神通,强行‘渡化’了影楼、弥罗教的门人弟子,这么多高手尽成了卢仚最忠诚,对他可谓死忠的狗腿子,这份收获,让卢仚几乎沉醉其中。

    这些被渡化的高手,可比小金刚须弥山内的道兵好用多了。

    那些道兵虽然没有境界瓶颈,只要投入资源,就能不断的提升修为……但是他们就是人形的、活着的战斗傀儡,单调,单一,除了随身护卫、保家护院,就没什么大的前途。你让他们离开自己,拿着一块银子去打酱油,怕是都做不好。

    而这些被渡化的下属……除了对卢仚绝对效死的忠诚外,他们神智无损,智商无损,根基禀赋,圣阳宫山门附近,极高的高空。

    这里,青冥空廖,几无一物。寻常元灵天修士,根本无法升腾到如此高度,其他飞禽走兽、毒虫异物等,更是没有这个能耐。

    卢仚一人静静的站在这里,身边是无声无形,能融蚀万物的青冥幽风;头顶是无形无迹,高温可熔化万物的大阳真火;脚下极远处,则是无数条极光、薄云随风急速流动,内有诸般天险,更有一条条长达数万里、数十万里的雷光一闪而过。

    “可惜了!”

    俯瞰大地,卢仚一双眸子幽光闪烁,圣阳宫门口胡不为的眼睫毛他都看得清清楚楚。

    真是可惜了。

    这些天,用佛门大神通,强行‘渡化’了影楼、弥罗教的门人弟子,这么多高手尽成了卢仚最忠诚,对他可谓死忠的狗腿子,这份收获,让卢仚几乎沉醉其中。

    这些被渡化的高手,可比小金刚须弥山内的道兵好用多了。

    那些道兵虽然没有境界瓶颈,只要投入资源,就能不断的提升修为……但是他们就是人形的、活着的战斗傀儡,单调,单一,除了随身护卫、保家护院,就没什么大的前途。你让他们离开自己,拿着一块银子去打酱油,怕是都做不好。

    而这些被渡化的下属……除了对卢仚绝对效死的忠诚外,他们神智无损,智商无损,根基禀赋,圣阳宫山门附近,极高的高空。

    这里,青冥空廖,几无一物。寻常元灵天修士,根本无法升腾到如此高度,其他飞禽走兽、毒虫异物等,更是没有这个能耐。

    卢仚一人静静的站在这里,身边是无声无形,能融蚀万物的青冥幽风;头顶是无形无迹,高温可熔化万物的大阳真火;脚下极远处,则是无数条极光、薄云随风急速流动,内有诸般天险,更有一条条长达数万里、数十万里的雷光一闪而过。

    “可惜了!”

    俯瞰大地,卢仚一双眸子幽光闪烁,圣阳宫门口胡不为的眼睫毛他都看得清清楚楚。

    真是可惜了。

    这些天,用佛门大神通,强行‘渡化’了影楼、弥罗教的门人弟子,这么多高手尽成了卢仚最忠诚,对他可谓死忠的狗腿子,这份收获,让卢仚几乎沉醉其中。

    这些被渡化的高手,可比小金刚须弥山内的道兵好用多了。

    那些道兵虽然没有境界瓶颈,只要投入资源,就能不断的提升修为……但是他们就是人形的、活着的战斗傀儡,单调,单一,除了随身护卫、保家护院,就没什么大的前途。你让他们离开自己,拿着一块银子去打酱油,怕是都做不好。

    而这些被渡化的下属……除了对卢仚绝对效死的忠诚外,他们神智无损,智商无损,根基禀赋,圣阳宫山门附近,极高的高空。

    这里,青冥空廖,几无一物。寻常元灵天修士,根本无法升腾到如此高度,其他飞禽走兽、毒虫异物等,更是没有这个能耐。

    卢仚一人静静的站在这里,身边是无声无形,能融蚀万物的青冥幽风;头顶是无形无迹,高温可熔化万物的大阳真火;脚下极远处,则是无数条极光、薄云随风急速流动,内有诸般天险,更有一条条长达数万里、数十万里的雷光一闪而过。

    “可惜了!”

    俯瞰大地,卢仚一双眸子幽光闪烁,圣阳宫门口胡不为的眼睫毛他都看得清清楚楚。

    真是可惜了。

    这些天,用佛门大神通,强行‘渡化’了影楼、弥罗教的门人弟子,这么多高手尽成了卢仚最忠诚,对他可谓死忠的狗腿子,这份收获,让卢仚几乎沉醉其中。

    这些被渡化的高手,可比小金刚须弥山内的道兵好用多了。

    那些道兵虽然没有境界瓶颈,只要投入资源,就能不断的提升修为……但是他们就是人形的、活着的战斗傀儡,单调,单一,除了随身护卫、保家护院,就没什么大的前途。你让他们离开自己,拿着一块银子去打酱油,怕是都做不好。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48038.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