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多人群p刺激交换(他顶我了做我)最新章节列表

    嗯?直接指向【元始天尊】这个概念的联系?

    不应该啊,难道说是之前被那些归墟精锐盗走的法咒,一直到这个时代还有修行者,还留下了种种传说,比如某种失传旳绝学之类,然后有人摔下悬崖发现,之后尝试着修行?

    卫渊一边心中思考着这些有的没的,一边把自我的意识探寻出去。    多人群p刺激交换(他顶我了做我)最新章节列表  

    想了想,回到天庭符箓大阵上面,坐在了代表着元始的阵法节点上。

    嗯,这个可算是第一次接收到世界外的联系。

    装备行头都穿上。

    这才把握住了那一道天机联系,而后‘看了’过去。

    他都已经做好了看到稀奇古怪画面的准备,但是看到对面是谁的时候,还是面色微有凝滞。

    这什么情况?

    白发道人看着那边鼻青脸肿,似乎比原来还要更胖了的忽帝,看着那边一副还俗之后,乔达摩悉达多模样的圆觉,额头抽了抽,一时间有种彻底茫然懵逼,把握不住事情发展轨迹的感觉。

    这是发生什么了?

    不过再环顾周围的环境,感觉到那种亦真亦假的情况,再加上圆觉已经开始平淡叙述发生的事情,卫渊还是慢慢弄清楚了到底是什么情况

    简单点说,忽帝被撑爆了。

    “不应该啊……炼假还真如果说会给他带来这么大的压力,忽帝也不可能靠着圆觉说的佛经具现,消耗了一部分力量,缓解自身的情况啊……他不应该是像是玉虚这个名字带来的反噬被撑爆吗?”

    卫渊若有所思,稍微有了点领悟。

    玉虚元始。

    佛门极乐。

    这两个都是和忽帝的权能相关,但是有一点不同,那就是玉虚元始这个名字,只是忽帝的恶作剧,真的只是一个名字,没有动用自己的力量,而西天极乐是他主动发挥权能创造的。

    一个是被动,一个是主动。

    那大概就是,主动动用能力,是在消耗。

    整个是可控的。

    像是踩着油门开车。

    但是无心之举,就会创造出反向的反馈,只能被动接受。

    就像是开了一辆泥头车上路。

    油门儿?刹车?那是什么?!

    一路莽就对了!

    所以导致忽帝变成这么惨的情况,似乎就是他自己那个恶作剧,阴差阳错地导致了这么一系列的残局,卫渊嘴角抽了抽,突然觉得不愧是老不周的好友。

    忽帝你当年以一己之力,帮助浑天跨越十大巅峰,凌驾于巅峰之上的豪情壮志呢?

    难道在剥离自己权能的时候,顺带着把智商都分出去了?

    而卫渊也很快明白了,现在的情况。

    根据圆觉的描述,现在的西天极乐这个概念已经开始飞快地变化地真实不虚,很快,就会诞生出那些佛经所希望的西天如来佛祖,而作为佛门真修的圆觉就是其诞生的温床。

    到时候圆觉真灵湮灭,西天如来诞生。

    而那个偶像化的,无所不能的佛,其实在佛门真修的眼中,不过是魔。

    佛成魔,魔化佛。

    即将诞生的西天如来,具备有接近于十大巅峰的功体【炼假还真】。

    又有佛门的诸多传说。

    再加上,老爷子此刻失控的炼假还真和卫渊本身的实力增加息息相关,也就是说,卫渊越强,这个靠着炼假还真出现的如来就会越强,到时候完全就打不死。

    卫渊吐出一口气,还好圆觉足够果断,大巴掌把忽帝打醒了。

    不过就算是现在,要怎么才能搞定。

    这隔得太远了啊,卫渊自身的实力,和忽帝相差仿佛,再加上忽帝这家伙的底蕴积累,直奔着十大巅峰层次的力量去,但是个人的体悟和境界又跟不上,那就像是往一个水缸里面倒入太平洋那么多的水。

    水缸崩碎就是最终的结局。

    要帮忙分担一部分力量。

    但是怎么搞?

    吹嘘?炼假还真是可以,但是完全不可控的炼假还真,最终搞不好又会创造出一堆的,不受控制的糟糕情况,比如说吹嘘道门天庭,最终以忽帝的力量为基地,搞不好真的创造出一个道门天庭。

    而且估计还是会在忽帝身边出现一堆。

    直接引来了帝俊的注意力。

    不过这样倒是也不是不行,把帝俊吸引过来,靠着帝俊的力量直接把忽帝多出来的那部分力量给直接耗尽,不过卫渊旋即意识到另外一点忽帝的异状和自己有关系。

    也就是说,理论上,只要自己靠着玉虚元始这个名字走一步。

    就会反向撬动【炼假还真】这个概念,给忽帝老爷子那边来一波狠的,一波未平又来一波,迟早得炸。

    帝俊的话,以祂的性格,直接剥离忽帝的炼假还真权能都有可能。

    而且圆觉搞不好也会被带走。

    要解决掉忽帝【炼假还真】的副作用。

    最好还要让这个解决副作用的方法,和自身【玉虚】连接起来,有一定的关系,形成闭环,这样的话,自身实力提升,给予了忽帝反馈,而忽帝的炼假还真再度把这个反馈传送给玉虚。

    这样的话,就可以完全解决掉忽帝之后可能的隐患。

    卫渊沉思许久,最后意识落在了天庭符箓大阵上,落在了这个虽然根基足够大,但是已经经历过太多岁月,太多损耗,以及因为当年人族真修们的视线局限,渐渐跟不上此刻敌人,必须加强的大阵。

    嗯,阵法就相当于是基盘,或者说【运用元气气运等一切能量的精妙装置】,只是现在的人族符箓大阵失去了原本的大部分积累,其运转的方式也比较朴素。

    简单来说,就是知道自家不富裕,选择了比较耗能节省的。

    虽然说输出功率也受到限制。

    但是它省啊!

    没法子,当年穷苦,只好在效率节能上玩出了花。

    可是,之后有四海天道进来,能源应该足够了啊。

    卫渊摸索着下巴,慢慢有了想法。

    四海天道啊,那个可是神代的力量体系,虽然因为太散了,没法和昆仑,和大荒,和归墟相提并论,但是它面积可是一点都不小啊,足以养出四个十大巅峰之下第一批次,甚至于曾经孕育过浑天的区域。

    如果说让张道陵他们再度看到今天的储备量,卫渊可以肯定这些道士会琢磨出更离谱的阵法,就这么说,当年的初代张天师还得要扫平几个小神系才凑出了天庭符箓大阵的根底,见到四海天道,怕不是得说一句。

    贫道这辈子就没布过这么奢侈的阵。

    不过现在那边圆觉的佛光已经支撑不住了,已经无法再抵抗炼假还真的概念冲击,佛光一点一点缩短,卫渊看着那情况,现在自己想要出手,就相当于要全力朝着大荒冲击,而且,一剑撕裂炼假还真创造的小世界。

    这样的事情卫渊都未必能做到。

    距离太远了,剑气损耗过重。

    所以说剑气这样的法子就不擅长这样的情况,卫渊揉着眉心,终于意识到了自己一个巨大无比的短板,自己的手段全部都是近战特攻强化型的,面对弱于自己的对手可以靠着不周山功体的力量速度迅速解决。

    面对强者可以靠着炎黄概念进行长时间削弱。

    而找到了节点,可以直接靠着撑天拄地的变化翻天直接翻盘。

    远攻?

    没有,无论是翻天,还是说剑术都有最大威力的范围。

    所有的十大巅峰以及神灵都有自己的擅长和不擅长,哪怕卫渊都没法脱离这个问题,专精于一项,将这一项推进到了同级别的强度,已经是极为消耗心力,其余地方多少会鞭长莫及,有心无力。

    比如老不周是近战型的。

    而伏羲就属于那种背地里能把人阴死都不知道自己怎么死的级别。

    卫渊视线扫过周围东西,长安剑,之前创造的卷轴,博物馆的藏品,最后还是握起了靠着天庭符箓大阵上不知道多少众生这两千余年一声声念诵以及其中蕴含的真灵气息构筑的卷轴。

    拈了拈,打算扔出去。

    想了想,又担心就靠着这东西怕是镇不住炼假还真。

    卫渊五指握合,老友浑天的最后馈赠落在手中,卫渊此刻才明白,曾经十大巅峰之首的力量,哪怕只是一张信笺,都蕴含着极高的位格,这毕竟是踏出那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一步,最强浑沌时所留。

    还真是一个,了不得的礼物……

    卫渊屈指一弹,浑天的信笺没入了卷轴当中,仿佛化作一名中年男子,整个卷轴原本还残存的浮躁之气几乎瞬间消失不见,仿佛在幽远之地淬炼千年万载,仿佛曾在最初之地论道时所观。

    直接循着联系,洞开空间,横跨两界。

    “去!”

    ………………

    “光头仔,我跟你说了不行的啊……”

    忽帝鼻青脸肿,对抗着自己的神话概念。

    他早知道的,那什么玉虚元始,就是不周山那个年轻弟子。

    虽然说实力很强了,但是现在自己这样的情况,不是单纯的实力强就能解决的,剑气再强,也无法将一个世界彻底湮灭,力量磅礴,可以背负山脉,但是你压死一个世界,便会在山脉之下重新诞生一个新的

    “小光头你快走吧。”

    “贫僧走不了了。”

    圆觉双手合十,回答:“贫僧若走,此地更是无法控制。”

    僧人温和道:

    “最多也是在这里枯坐死而已,镇守此地,陪着老伯你,倒也不错。”

    忽帝咬牙切齿,仰天长啸。

    可是,老头子我,不想要在这里和你关着啊!

    被自己的神话概念关住就很惨了,还连累旁人也被关着,太丢人了!

    老不周都没有这么丢人啊!

    正在此时,手中的玉符突然崩碎,那被虚幻创造出来的【联系元始天尊的玉符】寸寸崩裂,和人间的锚点消失不见,但是这个时候,那一副卷轴已经出现在这里。

    苍茫幽远,先天地生。

    忽帝怔住,感觉到了熟悉的气息。

    而后这卷轴缓缓展开,其中岁月流逝,王侯将相,寻常百姓,刀兵,花卉,道观,侠客,无数众生起伏不定,而后猛地一震,周围的佛国画面缓缓停止,而后便听到了一声平淡的声音落下:

    “去。”

    声音平淡。

    卷轴却爆发出流光,直接将周围的佛国笼罩,再然后一吸。

    佛国消失不见。

    圆觉怔住,抬眸的时候,发现自己现在只是在地上盘坐,双手合十,旁边老伯似乎做了噩梦,脸上也没有那鼻青脸肿的样子,天光清澈,外面小雨淅淅沥沥。

    前方卷轴展开,最后的部分多出了一部分内容。

    龙象,宫殿,繁花似锦,圆觉瞳孔收缩,看到了画面上双手合十神色坦然的自己,看到了旁边跌坐,扶着大肚苦笑的忽帝,看到上面似乎多出一行字。

    《佛经卷·释迦弥勒图》。

    刚刚炼假还真的世界,被吸收进去了?

    圆觉心中震动,而忽帝更是茫然,什么情况,那个玉虚,不是卫渊?

    卧槽卧槽卧槽。

    渊小子什么时候有这样的手段了?

    不周山一脉不是只会莽吗?

    圆觉下意识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山河社稷图?”

    什么山河社稷图,圆觉你都偷偷看封神吗?

    卫渊吐槽,白发道人手指微勾,已经展开来的画卷豁然收回,于是千年岁月,无尽众生,一画而已,反向破空,飞入手中,声音平淡回答:“并没有什么说法。”

    “不过只是手边一寻常物件罢了。”

    圆觉双手合十,回过神来,道:“还有一事希望……天尊帮忙。”

    他指了指忽帝那边,和尚现在也猜到了,老爷子自己用炼假还真是没反噬的,这位玉虚天尊,怕不是还有其他的原因,大概是主动修行内力和被动塞爆内力的区别。

    所以,这位玉虚恐怕是自己走出了道路的。

    白发道人看向那边的忽帝,气息悠远,还带着了一分熟悉,让忽帝心底惊疑不定,而卫渊看着周围的天庭符箓大阵,已经构思到了一个可以消耗忽帝巨大炼假还真之力的,还不会有周期性巨大反噬的法子。

    我不要神仙。

    只要那个体系就可以。

    既然炼假还真,那么创造一个新的体系也问题吧?

    忽帝才松了口气。

    脸上浮现放松的微笑。

    道人温和问道:

    “老伯可曾听说过,道门三十六重天。”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48035.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