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胖妇女的大腚小说(绿帽风云)最新章节列表

   周蓉直接钻进棚子里,一脸悲戚,红眼抹泪的。

    她这一喊,里屋外屋坐的人都知道她回来了,李素华也在窗户那边叫“蓉儿”。

    蔡晓光站在门口,看到林跃和周秉义后点头致意,做大哥的说了一句“回来了?”他回答从湖北坐飞机回来的,而林跃直接无视了他。      胖妇女的大腚小说(绿帽风云)最新章节列表    

    周蓉哭了一阵,被吴倩拉起来,告诉她李素华要见她,这才抹了抹脸上的眼泪快步奔里屋,看到炕头坐着的亲娘又忍不住伤心落泪。

    “行了,别难受了,你爸没遭罪,挺好。”

    “妈,你怎么能这么说呢,爸要不是受了刺激,怎么会突然发病,早知道他会生那么大气,我就不把事情告诉他了。”

    母女二人的对话让外屋坐陪的街坊们一脸不解,搞不清楚周蓉到底说了什么能把周志刚气死。

    他们就是光字片的普通市民,跟周秉昆关系不密切,孙赶超等人还没有把消息传出去,自然不知道老周家的小儿子是大集团副总裁的事。

    林跃没有进屋,坐在堂屋隔间里和聪聪说话,因为这孩子跟奶奶的关系可以,爷爷嘛,基本上没处过,同样的,东北白事的风俗也不了解,有必要跟他交代一下,别做出让人觉得离谱的行为,虽然他不在乎,但是李素华还要跟街坊们打交道的,万一听到别人拿老头子葬礼说事,心里肯定会不舒服。

    周蓉说的话他全听到了,本来当着外人的面他不想发作的,老大昨晚也跟他讲了,要他给个面子,有什么事等送走老头子以后再说,当时答应了,不过现在他反悔了,因为听这便宜姐姐话里话外的意思是把周志刚过世的责任推给他?

    他打开门走出去。

    “周蓉,你给我讲清楚,你说这话什么意思?”

    蔡晓光一看他的情绪不对,准备上前拉开他:“秉昆,你姐就是随口……”

    “没你的事儿。”

    林跃把他推到一边。

    蔡晓光很尴尬,很没面子,心里对周蓉也有几分不爽,周秉昆啥性格她不知道啊?这话没人的时候说说也就算了,当着他的面说,还能有好结果?

    那个对自己百依百顺的老公被讨厌的弟弟搞得下不来台,再想想周志刚的死,周蓉怒上心头,指着林跃说道:“你问我这话什么意思?你自己清楚!就是你把爸气死的。”

    啪~

    耳光声响彻庭院。

    那些街坊全看傻了,没错,当着他们的面,身为弟弟的周秉昆给了周蓉一巴掌,而且抽的那叫一个狠,嘴角都流血了。

    “秉昆!”

    周秉义从院子里进来,一看里屋景象,心里咯噔一下,直道怕什么来什么,他就分个神儿的空儿,周秉昆就跟周蓉杠上了,关键是当着那么多街坊的面。

    他身后还站着一个人,是周蓉的女儿冯玥,不过对于妈妈挨打,女孩儿一脸平静,像是跟自己没有丁点关系。

    林跃鸟都不鸟便宜大哥,过去一把揪住周蓉的头发拉到李素华面前:“知道我为什么不说南方的事吗?我不说,老头子憋着一口气要看我的笑话,他就会好吃好喝好睡,安生地活着。你是怎么做的?很愤怒是不?觉得自己被当成猴耍了,也要让父母感同身受一下,进而骂我打我恶心我,帮你出一口恶气,结果呢?老头子知道我在南边混得不错,心气儿没了,人也没了,你不说好好反省自己做的烂事,反而把过错往我身上引,想当着所有人的面坐实我气死老头子的罪名,毕竟全光字片的人都知道他不待见我,老头子被我气死合情合理,然后?然后你就可以心安理得了是吧,顺便让玥玥看看她舅舅是个什么东西,像你这种自私自利的贱货,还有脸当老师?也只有蔡晓光那个傻13才会瞎了眼看上你。”

    周蓉捂着脸,目光怨毒的同时还有几分慌张,她是真没想到周秉昆看得这么透彻,把她心里那点小心思说了个七七八八。

    现场一片哗然。

    街坊们都没想到一场葬礼会牵扯出老周家儿女的恩怨,而且这个周蓉……可是光字片的骄傲。

    “我没有。”

    周蓉极力否认,她可不想背负气死亲爹的骂名。

    “你贬低冯化成,说他为了获奖送礼是庸俗;你贬低玥玥,说她被我和她舅妈娇惯成一个拜金女;还有蔡晓光,这么多年以来,身为人妇的你跟他划清界限了吗?没有,从本质上讲他就是你的备胎;还有贵州大坝村的事,龚明慧现在还觉得她不当老师对不起你……你教她读书认字就是让她当老师的?呸,你不过是想让她帮你实现自己高尚的理想,这样你就可以心安理得地过你想要的生活了,就像当初明明该你留在家里照顾妈,却装聋作哑逼大哥出头一样,说别人庸俗,说别人自私,说别人一身铜臭味,岂不知最肮脏下流还要装出一副道德模范嘴脸的你才是一个不折不扣的伪君子。”

    吴倩和于虹一脸愕然,这等于当众扒周蓉的皮啊。

    其他人则面面相觑,周秉昆嘴里的周蓉跟大家印象里的周蓉完全是两個人,不过……似乎亲弟弟的描述更有说服力。

    “周秉昆!你气死了爸,还要逼死我吗?”周蓉披头散发的样子像个疯子。

    “我气没气死老头子暂且不提,你要说喝个农药跳个楼什么的嘎嘣死了,我高兴还来不及呢,因为这样就有充足的理由不跟老周家的亲戚朋友来往了,这多符合你跟老大对我的看法啊。”

    周秉昆这个混不吝的劲儿……

    有人想起了当初他打折二熊的腿的一幕,没想到一晃十几年,周家老三还是那个周家老三,一点儿没变。

    这时蔡晓光抓住了周秉义的手腕,很明显,他想让老大出面化解危机。

    周秉义不想吗?

    他想,他比谁都在乎自己的名声,父亲葬礼上老二和老三大打出手,这要传出去,他丢不起那人,可是他又非常清楚,就周秉昆那副狗脾气,惹急眼连他都打,真要被揍翻在地,那比别人在背后指指点点更没面子。

    “秉昆。”

    后面传来一道女声。

    是郑娟走进来。

    周秉义脸上的紧张情绪有所缓和。

    “咋了这是?不是说好有啥事儿等爸的葬礼完了再说吗?”她出去买烧纸去了,并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不过可以肯定的一点是,从离开深圳那一刻起他的丈夫就对周蓉很不爽。

    这时李素华也说话了:“昆儿啊,当妈求你,别为难你姐了。”

    “哼。”

    林跃冷哼一声松开揪住周蓉头发的手:“滚!”

    周蓉看了一眼冯玥,脸上更挂不住了,刚要反唇相讥,蔡晓光赶紧堵住她的嘴,非常蛮横地把人拽到院里。

    街坊们很尴尬,因为亲姐弟在父亲葬礼上打起来……反正事情挺丢人的。

    “我还得给老头子做饭,先走一步了。”

    乔春燕儿的妈沈红枝以前吃过林跃的苦头,看到周蓉的遭遇生怕说错话被搞,赶紧脚底抹油溜之大吉。

    她这儿一走,其他人也纷纷找借口走人,连孙赶超也看着林跃叹了口气,摇摇头,带着媳妇儿回家了。

    这下子清净了,只剩周秉义、林跃、郑娟、聪聪、玥玥、李素华六个人。

    “瞧瞧你都干了什么,街坊们都给你吓走了。”

    周秉义忍了又忍,最后还是没有忍住,虽然周蓉做得确实不对,可是弟弟当着众街坊的面扇她耳光更过分,白事跟红事不一样,来的人越多,说明这家人缘越好,现在闹了这么一出儿,别人当然不好意思继续呆着,不仅如此,像沈红枝那样的人,还不知道回去后会怎么跟人传周家老二和周家老三的闲话呢。

    林跃一听这话笑了。

    他这一笑,那边周秉义头皮发麻,因为参照以往经历,弟弟接下来准没好话。

    “街坊们走了就走了,你见过哪里的街坊一直陪同守灵,倒是我的好大哥你,这个时间点居然让老婆去医院上班,她可是周家的大儿媳,婚丧嫁娶这样的事情都能缺席,凭什么街坊不来你就要说三道四,指指点点?你还说什么明天出殡不让郝冬梅的妈来了,呵,当年郝冬梅的爸没了,老头子在重庆回不来,妈才醒来没多久,还有点糊涂,郑娟说去吊唁一下,你嫌丢人没让她去,现在轮到老周家了,你不让金月姬来,合着这门亲戚不存在是吧,既然不存在,那我问你,你是要做老周家的大儿子,还是要做郝家的上门女婿?就算是上门女婿,也没你这样的吧?”

    周秉义给这话弄得脸色铁青,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林跃继续说道:“下次斥责我的时候,先审视一下自己这个大哥有没有做到表率。”

    周蓉一回到家就推卸责任;周秉义把自己横在郝家和周家中间,儿子的义务没尽多少,女婿倒是做得可圈可点。

    “周蓉怪我没教育好孩子,起码老头子没了,聪聪和玥玥放下学业都赶回来,想着见他最后一面,这葬礼上买线香买纸扯孝,都是郑娟在张罗,你呢?你又干了些啥?”

    如果有不知道老周家情况的人在这里,一定会认为他才是大哥,周秉义就是个妻管严窝囊废。

    “秉昆,别说了,爸没了谁心里也不好受,你就别把气往大哥身上撒了。”郑娟一看老大下不来台,赶紧上前劝架,还朝李素华努努嘴,意思是看在妈的面子上别计较这么多了。

    林跃当然不是因为周志刚的死情绪化,他就是觉得周秉义这个儿子白给,养老送终养老送终,先不说在养老这件事上做的够不够,到了送终时刻大儿媳还去上班,医院就那么没人性,连个丧假都不批吗?

    这时老太太开口了:“昆儿啊,我饿了,你去给妈做碗面条吧,都好久没吃你做的饭了。”

    李素华从昨天到现在就没怎么吃东西,现在让他去做饭,甭管是为了支走他缓和两兄弟的矛盾,还是真的饿了,总之老太太张嘴了,他没有道理不去做。

    “还是炸酱面?”

    “炸酱面好吃。”

    得到这样的答复,林跃去外面起火,郑娟赶紧去打下手。

    周秉义看看李素华,很是尴尬。

    一场葬礼闹成这样,看上去导火索是周秉昆,但是吵了一架后反倒成他和周蓉的不是了。

    “大舅,你喝水不?”

    冯玥在郑娟的眼神示意下进屋搭话,也算是给周秉义一个台阶下。

    “哦,好。”

    周秉义端起外甥女递来的杯子喝了一口水,脸色有所好转。

    林跃用家里的东西做了几碗炸酱面,老太太还真是饿了,吃了整整一大碗,按照她的意思想再来半碗,郑娟怕她撑着没给盛,玥玥也吃了不少,还说北京城的六必居做得炸酱都没他做的好吃,聪聪说她是好几年没吃的缘故。

    周秉义没动筷,因为气都给他气饱了,一连喝了两杯茶水去隔壁老刘家商量明天出殡的事了。

    周蓉走后一直没回,傍晚时分乔春燕来了,巴拉巴拉说了一堆,中心意思就是曹德宝脑出血还没好利索,医生嘱咐要避免情绪激动,还要做一些康复训练,所以她没有时间过来帮忙张罗,希望干娘和干哥哥不要怪她。

    林跃从孙小宁那儿听说了曹德宝的事,寻思这货也算是遭了报应,心胸狭窄爱嫉妒别人,自然容易被急火所伤。

    至于乔春燕是真心实意过来解释,还是说对他这个深成集团副总裁有什么想法,不想给他留下坏印象,那就只有她自己知道了。

    傍晚时分蔡晓光一个人来到光字片,跟周秉义谈了谈,又陪李素华说了几句话,完事就走了。

    按照他的意思是不让周蓉过来了,等明天出殡的时候露个面,省得再跟老三发生冲突,搞得全家人下不来台,李素华和周秉义自然不会有异议,林跃那边骂也骂了,打也打了,本着眼不见心不烦的想法,也懒得跟她一般见识。

    蔡晓光前脚走人,后脚聪聪就跟玥玥打起来了,因为这小子问了姐姐一句话,如果她妈给他爸一番羞辱回去上吊了,她会不会去守灵哭妈。

    周秉义觉得这小子的嘴跟他爹一样毒。

    当夜。

    郑娟和玥玥在堂屋隔间睡着了,周秉义也支撑不住,靠着墙眯了过去,还一下一下打起呼噜。

    聪聪盖了一条毯子在身上,也已经去会周公。

    李素华掀开被子下来,看看大儿子,又看看小孙子,径直来到外面。

    临近十月,东北的天气转凉,她看了一眼周志刚的相片,迈步往前。

    “妈,这么晚了你起来干什么?”声音从后面传来。

    李素华扭头看去,只见小儿子正蹲在栅栏外面抽烟。

    “你怎么还不睡?”

    “我不困。”

    “你昨晚就没睡,怎么会不困?”

    “如果我说不睡觉的原因是为了看住你,你信吗?”

    “……”

    李素华不知道该说什么。

    林跃说道:“是不是又听到老头子叫你了?”

    “……”

    “甭搭理他,他活着的时候我不怕他,死了更能镇住他。”

    “这孩子,怎么说话呢,他是你爸。”

    “他要敢带你走,那我就把他棺材板儿掀了。”

    李素华打了他一巴掌:“别对你哥和你姐太苛刻了。”

    林跃看着她半真半假地道:“那你可得多活几年,你活着,这个家就不会散,你如果也跟老头子一样没了,那我可是会犯浑的。”

    李素华又打了他一巴掌,不过应该是听懂了他想表达的意思:“妈就是觉得屋里太闷,出来看看,你说也怪啊,你爸他跟你一见面就掐,这守夜的事,还就你做得实在。”

    林跃心说我这是守他吗,我这是守你。

    “等事情完了,你就跟我去深圳吧。”

    “去深圳干什么,妈一辈子都在东北,南方住不惯。”

    “那你让谁照顾你?大哥吗?郝冬梅她妈年纪也大了,他工作又忙,哪有时间照顾你。周蓉吗?在她那儿住十天半月可以,时间久了她只会把你当成一个累赘。”

    “妈哪儿也不去,就在光字片。”

    “也行,那我让郑娟回来照顾你,正好聪聪也读高中了,东北考大学容易。”

    “那你不让他出国了?”

    “放心吧,以你儿子现在的能力,他想什么时候去就什么时候去,想上哪个名校都没问题。”

    “看把你能旳。”

    老太太笑得很开心:“哎呀,你说这老头子,要是不跟你拧着多好,儿孙自有儿孙福,咋就那么看不开呢。”

    林跃瞄了周志刚的相片一眼,心想他要不跟我拧着,早给周蓉气死了。

    “回屋吧,外面冷。”

    李素华没有说什么,跟着他走回屋里,继续上炕睡觉,周秉义给林跃的脚步声惊醒,猛然睁眼,叫了一声“妈”。

    “你睡你的,妈就是出去透透气,有秉昆陪着呢。”

    周秉义点点头,往后靠了靠继续睡觉,怎么说也是奔五的人了,总是喝酒应酬又伤身,这夜……已经熬不住了。

    第三天,出殡日。

    昨天周家老三对老二周蓉大打出手的事在光字片传得很快,除了孙赶超、肖国庆、吴倩、于虹、孙小宁这些和周家关系不错的人过来捧人场外,很多给昨日一幕弄得不自在的人干脆就不来了,所以显得有些冷清。

    郝冬梅是去医院签了个到又过来的,看到眼前一幕满心不解,拉着丈夫的手问:“这是怎么回事?周蓉呢?她不是昨天就回来了吗?”

    周志刚没的那天她听到周秉义和附近的老人商量葬礼各项流程来着,知道今天该是街坊四邻捧人场来吊唁的日子,但是现在……就以前走得近的大猫小猫两三只。

    周秉义说道:“怎么回事?你问秉昆。”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47972.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