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胖熊h重口文(肥白圆润的岳)最新章节列表

    很多人不知道,其实医药公司的专家要是放到各个高校的话,绝对能提高一些大学教学的水平线,最简单早些年的胰岛素,后来的各种先进设备。

    当医院还没有使用之前,首先要让医药公司的老师过来给医生培训,并不是请上级医院的专家下来培训,而是让医药公司的老师来培训。

    医院可不是为了省钱,说句实话,有些地县级的医院招待费过百万一点不含糊,顿顿茅五剑一点都不稀奇的。    胖熊h重口文(肥白圆润的岳)最新章节列表    

    因为很多省会的医院,医生用新药的时候,其实也是人家医药公司给开的培训班。

    越大的医药公司对于普通医生越是吝啬,比如早年的三大胰岛素企业,人家根本不给普通医生甚至不给一般三甲医院主任发回扣的,因为人家用不到,你爱用不用,全世界的胰岛素就这几款。

    人家笼络的是尖端医生,只有小公司小代理才会巴结普通医生,恨不得衣服脱了和医生睡。有人会说,医药公司有这么多牛逼的专家,为啥还要笼络尖端的医生呢?

    因为这里面有个道理,这个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从马里亚纳海沟到珠穆拉玛峰大山包,而是知道和做到。

    比如早期髋关节手术,你让医药公司的专家来说,他们说的绝对精彩,甚至能让行外的人听都感觉能上手术台去比划两下,但你让他上手术,他就废了。

    而医疗器械的改进,并不是在实验室里形成的,而是靠着一大片尖端的医生一点一点修改,一点一点改良,才有了最后的成品上市。

    对于尖端医生的笼络,在医疗市场上,一点不比争夺资源差多少。有一些特别牛的医生,根本不用什么收红包,根本不用剥削自己的研究生,药企直接就把股份送上门了。

    一点都不夸张的。

    看着曾女士,看着这位职场的金领,看着一脸相当考究的装扮,张凡坐在沙发上,摆弄了几件摆在桌子上绿油油的玻璃玩意,然后放在桌子上,“哎,曾女士也不是外人,我也不藏着掖着了,普外难啊,普外穷啊,普外……”

    “我们可以给茶素普外科捐赠几台胃镜,甚至可以捐赠几台全自动手术床……”

    张凡还没说完,曾女士已经开口了。

    这要是搁以前,张凡这会估计都开始脑袋里面选型号了。可人这玩意一旦见过世面以后,就真的不好糊弄了。

    “设备啥的,我们倒是也不缺!”

    曾女士一听,嘘嘘嘘的直接开始吸冷气,她的脑海里面接着就是冒出一个大大的自体,入股?

    这个就比较难了。

    张凡笑着,等待着曾女士开口,结果发现曾女士挪动着屁股,如同是尿憋一样,张凡赶紧说道:“设备真不缺,就是缺一些有目光的赞助商。我们普外还有很多技术要开发,但最大的制约就是资金问题。

    你也知道我们皮肤科自从研发了一款保湿涂抹油以后,就走向了好的循环。”

    “我知道,那款化妆品,我冬天也有再用,真的好用!”曾女士听张凡没想着要股份,也就淡定了。只要不要股份,无外乎让他多沾点便宜和少沾点便宜的区别罢了。

    “对,自从有了保湿油以后,科室的各种小研发,一个接着一个的上来了,为什么?因为医生有动力,科室有资金。但,普外这些科室可不行,这次胆囊癌的手术,我就想借着这个机会看看能不能让普外也和烧伤皮肤科一样,走向良性循环。”

    “您的意思是?”

    “用你们的器械没问题,甚至可以打出唯一指定等一些明确性的广告词,我需要的也很简单,以后普外科研,你们需要托底,百分之八十的资金由贵公司出。”

    “嘶!”曾女士牙疼了。

    张凡给出的条件真的很好,但他需要的也很过分。

    说实话,早二十年医学院的学生毕业的时候,你逮住一个男生问,以后去医院想干一个科室啊,大多数学生会骄傲的说一句:普外!

    可到了现在,你再问问,有想干普外的吗?

    普外这个科室,是医院外科的基础,可以说不经过普外的轮训,就没办法成为一个合格的外科医生。

    不过这个科室,又脏又累,还收入低。

    就连护士都不喜欢去普外,如果有个类比,就普外就如同内科的心内科,狗都不愿意去。

    可人家心内现在有个介入了,一个支架一万的回扣,一个支架一万的回扣,逮着老头老太太拉进介入室,一个人挂他四五个,一天下来,尼玛小城市的首付款都出来了。

    十年前,有一波心内热,当初狗都不去的科室,弄的是个医学生就想着考心内的研究生。一时间都被人称之为心内之浪潮。

    而普外从当年的巅峰掉落后,再也没上来过,以前的时候因为很多医院是大科室,是个普外医生就能干所有的外科工作,骨科也行,小科室也能上。

    可现在就不一样了,就茶素医院这样的待遇,不是专职普外的研究生,都不想进普外。

    这样下去不行的,普外就如同茶素医院外科的下肢,下肢不粗壮,怎么吓唬人?

    曾女士听完后,犹豫了一下,然后说了一句,“我需要申请一下。”

    “行,我等你,不过要快,下周我就要出发了。”

    “不用,我现在就可以申请。不过需要找个安静一点的……”

    张凡笑了笑,让邵华带着她去了客房,没一会邵华风风火火的就出来了。“你可别小眼睛收人家的东西啊,这是犯罪的。”

    一边说,一边还忍不住的瞧了瞧桌子上的绿油油。

    “要不我给你要一个?”

    “去你的,这玩意不能吃不能喝的,我实在喜欢了,自己八百也能卖一模一样的,你可别胡来。”

    张凡就喜欢邵华这样,懂事的让人怜惜。当年有个人说过,女人是男人的加油站,这话说的一点都没错,一个好的老婆,绝对能让男人走正道。

    因为好的女人就是一个好的驯兽师。

    周一,茶素医院张凡的办公室里,汇集了所有的班子成员。

    “我也是无奈,不然在我们自己的医院开展多好,不过既然已经确定了,也就不多说了。这样我出去后,医院的工作任书籍和李存厚院长多操心一点。”

    “嗯!”任丽点点头,努力的挺直了身板,可惜人太瘦,白大褂太费,再努力也是平板公主。

    李存厚倒无所谓,他现在日子过的相当滋润,早就和当年如同丧家之犬的形象不同了。现在人家是烧伤方面的权威,手里最少握着上千万的科研经费,而且又和数字联合,有时候开会的级别高的连茶素老大都羡慕不已。

    “欧院,家里的有啥棘手的问题,您还是要把把关的。”

    张凡说完后,转头又给欧阳说了一句。其实这才是重点,平日的医院运行,就算领导们一个月不在家,其实也没啥问题。

    可就怕出现个什么意外,不过有欧阳在,张凡倒也不担心。

    “你快点回来,八月我们就的准备着做招聘,新生入学,事情还多的很,十月我们还要去首都呢。”

    欧阳估计惦记的是十月去首都的事情,前面两个事情也就是一个衬托而已。

    和欧阳说完,张凡又个其他几个班子成员说了几句,罗正国、闫晓玉该说的都说了一些。

    这次出去,老陈是必须的,别看老陈手术刀估计现在都拿不稳当了,可没他还不行,有些地方有些张凡不好打交道的时候,老陈就上了。

    然后就是赵京津,老赵的光辉在茶素看着好像不太明亮,可人家在张凡还没崛起之前,在边疆肝胆方面是执牛耳的,这一次的术式,老赵也可以第二执刀者。

    王红也要带着,这个货别看大大咧咧的,可心计还是有的,这一年,润物细无声的几乎把持了所有的关于院办的事物,比如和首都联系,比如和书籍办工作协调,甚至张凡的工作安排,她都已经掌握的井井有条。

    人就是这样,一旦有了用,就轻易不会被抛弃。

    张凡现在不比以前,以前说去哪就去哪,反正医院有欧阳,他也没啥可担心的。

    可现在不一样了,边疆医疗的工作,首都这边是不是还要和张凡协调,所以有时候,王红还真的不能缺。

    还有就是小师哥路宁了,这就是张凡智囊团,数据收集和汇总这一块,说良心话,张凡真干的没小师哥好。

    如果做个类比的话,张凡多偏于吴师伯,而小师哥正儿八经的像卢老头。

    至于吴老头,早就飞去青鸟了,张凡这次第一站是江浙沪,第二站是鲁豫皖、第三站就是祖系大本营,第四站收官在首都。

    原本祖系大本营,张凡没计划去,不过被吴老头和卢老头两个老头子强硬的下达了整改路线,张凡不得不去一趟了。

    对于大本营,张凡别说没啥感情,甚至连一点感觉都没有,他就如同分家分出去的几十年的本家一样,虽然号称也是祖系,可连祠堂们都没进去过,谈什么感情。

    张凡不知道的是,卢老头和吴老头倒是在电话里说的颇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该回去看看了!”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47926.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