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湿到流水水(潮湿byb)最新章节列表

    就在全香港到处都在讲石志坚将会被立法局弹劾时,作为当事人的石志坚却乘坐汽车赶往调解黄包车工会与出租车组织发生冲突路上。

    “来支烟!”石志坚在后面说。

    陈辉敏坐在驾驶席上摸出烟盒,又腾出单手把烟盒递给石志坚。  湿到流水水(潮湿byb)最新章节列表    

    石志坚在外面还能够有陈辉敏帮忙搞些香烟抽,在家里却是被严令禁止。

    石玉凤为了让石家赶快开枝散叶,对石志坚身体管理越来越严格。

    石志坚从烟盒抽出一支咬在嘴上,旁边大傻忙掏出火机帮他把香烟点燃。

    “老板,等会儿到了现场你不要上去,我和大傻帮你打探情况先。”

    “是啊!那些拉黄包车的都很凶悍的,还有那些开出租车的也不好惹!这次两大行业发生冲突,八九要打起来!”大傻在一旁说道。

    石志坚闻言心里一暖,他知道陈辉敏和大傻关心自己。

    不过身处他现在位置,看事情已经不像以前那么简单。

    作为调解矛盾的议员,如果不亲自上场,到时候会被人笑死!

    何况在他石志坚眼里,不管是黄包车工会,还是出租车协会,都只是一帮乌合之众。

    这次发生冲突也是各自利益问题——为了生活,为了生存不得已拉帮结派,互相敌对!

    实际上黄包车和出租车之间矛盾由来已久。

    自从出租车出现载客,就慢慢被黄包车敌视。

    一开始黄包车还能容忍出租车抢他们生意,毕竟那时候能够坐得起出租车的都不是一般人,一公里一块多的费用让很多人望而却步。

    反过来,黄包车靠着一公里几角钱优势“物美价廉”,还是交通工具中的主体。

    可是随着时代发展,出租车的费用越来越被民众所接受,很多人为了赶时间,图方便,还有虚荣心作祟等原因,开始慢慢选择出租车作为主要交通工具。

    如此以来,原本就生意冷清的黄包车更是经营艰难,很多车夫一天还拉不到三五个人!连生计都成了问题!

    这个年代的香港,出租车有三种,分别是俗称“红鸟”的市区出租车,车身漆成红色,可以横行香港三岛。

    另外就是俗称“草蜢”的新界出租车,车身漆成绿色,只可以在新界地区行驶。

    最后一种俗称“蓝灯笼”的大屿山出租车,车身搞成蓝色,行驶拉客范围只能在大屿山范围之内。

    可以说这三类出租车泾渭分明,各自都有各自的地盘,不能逾越。

    这次与黄包车工会成员发生冲突的就是九龙线的“红鸟”组织。

    ……

    龙凤茶楼内。

    两大组织的成员各自五六十人,虎视眈眈对峙着。

    黄包车工会头目叫“新界牛”,人如其名,长得壮实如牛。

    红鸟出租车的头目叫“大飞陈”,留着平头,身材彪悍。

    新界牛敞开唐衫,一只脚踩在椅子上,姿态嚣张地对大飞陈说道:“大飞陈!你们开出租的想要和我们拉黄包车的斗,还是先掂量一下你们能耐!”

    大飞陈同样一脚踩在椅子上,指着新界牛鼻子:“怎么,以为你们人多,我们就怕你们?蒲伱阿母,你们也不撒泡尿照照镜子,一帮苦哈哈,连饭都食不饱,还敢和我们打架?真怕把你们打死!”

    “呐!你这样讲大家就是冇得谈了?!”

    “要谈也可以!我们出租车做生意,碍你们什么事儿?你们为什么要截停我们车?”

    “你们捞过界,也不许我们讲?”

    “边个捞过界,讲清楚先!”

    “讲就讲!油尖旺这条线一直都是我们黄包车在跑,你们出租车一直都跑观塘和深水埗的,现在突然抢我们饭碗,想饿死我们呀?”新界牛哼一鼻子道。

    大飞陈笑了:“我顶你個肺!边个讲油尖旺路线是你们的?你们怎么不去观塘,还有深水埗?”

    “以前就是这样的!大家井水不犯河水!你现在想要耍赖?”

    “你也讲了,现在是现在,以前是以前!没错,以前我们红鸟是经常跑深水埗和观塘线,那是可怜你们,怕跑太远累死你们!现在油尖旺地区的顾客钟意乘坐我们出租车,你咬我呀?”

    “什么?”

    “什么的什么?”

    “干你娘!”

    “我丢你老母!”

    新界牛操起板凳就要开战!

    大飞陈也不示弱,早已从背后抄出汽车扳手!

    两帮人马互相大骂,三字经,脏话满天飞!

    你问候我老母,我问候你祖宗八代!

    茶楼老板吓得躲在柜台下面,心中求神拜佛,希望不要被波及!

    眼看剑拔弩张,这时突然有人喊道:“石议员来了!”

    石议员?

    石志坚?!

    不管是新界牛,还是大飞陈听到石志坚名字全都哆嗦一下。

    其他人也全都停止叫骂,一起朝着楼梯处望去。

    人群中一个少年仔见此,忍不住嘴里嘟囔:“什么石议员?看把大家给吓的!”初生牛犊,一脸不屑!

    在茶楼静下来瞬间,楼梯上响起了皮鞋踩在上面发出的声响,一步一步,不急不躁。

    很快,一袭白衣的石志坚出现在楼梯口处!

    新界牛和大飞陈等人全都屏住呼吸,眼神露出一丝惊讶。

    石志坚名气很大,尤其最近整个香江都在传颂他名号。

    在众人眼里,石志坚简直就是三头六臂。

    可是眼前这个白衣年轻人是那么斯文儒雅,浑身却又隐约透露出一股子慑人气势。

    再看石志坚,上楼以后扫了一眼双方众人,最后目光落在一脸倔强新界牛,还有一脸嚣张大飞陈身上。

    石志坚弹了一下手上的烟灰,用夹着香烟的右手指向餐桌,语气中听不出喜怒:“大家坐下先!不必站起来迎我!”

    “你是……石议员?”新界牛结巴地问了一句。

    大飞陈一脸鄙夷新界牛:“当然是石议员咯!你见过边个靓仔这么有气势?”

    石志坚笑了,对于大飞陈的马屁毫不在意。谷漪

    紧跟石志坚的陈辉敏和大傻则径直上前,腾出一张桌子出来,然后邀请石志坚坐下。

    石志坚在众目睽睽中坐定,目光再次看向新界牛和大飞陈。

    两人立马会意,也跟着坐在餐桌旁,因为摸不透石志坚心意,却不敢真的坐直身子,只是半拉屁股挨着椅子。

    石志坚拿手指敲打桌子吩咐茶餐厅老板:“麻烦,拿几笼叉烧包过来!”

    “嗳!”茶餐厅老板见来了大人物一下子震住场子,心里有了底,就忙让伙计端了两笼叉烧包摆到桌子上。

    石志坚抽着香烟,努努嘴对新界牛和大飞陈二人说:“吃!”

    “呃?”

    新界牛看向大飞陈。

    大飞陈哈哈一笑:“石议员心疼我们没食饱饭,请我们吃叉烧!谢谢先!”说完自己先取了一笼三下五除二往嘴巴里塞。

    新界牛见此,也开始动手吃起来。

    很快,两笼叉烧见底!

    石志坚对老板说:“再取十笼过来!”

    “呃?”

    情况很微妙了!

    很快十笼叉烧摆在面前,石志坚对新界牛和大飞陈说:“继续!”

    新界牛又看向大飞陈。

    大飞陈哈哈一笑:“石议员怕我们一笼食不饱,请我们食多几笼!干啦!”再次拿起叉烧包往嘴里塞!

    新界牛见样学样,也开始狂吃!

    十笼!

    二十笼!

    就算新界牛和大飞陈是大胃王,也经不住石志坚这样折腾!

    很快他们就吃不下了!塞进嘴巴里的叉烧使劲儿往外涌!

    周围那些人看他们这样,无不喉咙干咽,感同身受!

    “不行!咳咳咳!我吃不下了!”大飞陈嘴里叉烧渣滓狂喷,咳嗽着。

    “我也是!呕——!”新界牛弯腰一阵干呕。

    众人看他们这样,却不敢出手帮忙。

    石志坚把香烟碾灭在烟缸内,这才抬头看着两人:“你们还能不能吃?”

    新界牛和大飞陈额头都已经渗出了一层冷汗,慌忙摇头。

    石志坚说完这话,就站起来转过身打量了一下环境,“俗话讲的好,你有多大的胃,就食多少的饭!贪得无厌,很容易撑爆!”

    “石议员,不是呀……”

    “闭嘴!”石志坚转身目光灼灼,吓得刚要开口的大飞陈立马把嘴巴闭上。

    整个茶楼上百人竟然都因石志坚这句话吓得噤若寒蝉。

    之前那个看不起石志坚的少年仔第一次感觉到了什么叫做“气场”!

    “你们做出租车生意,可以!从观塘,深水埗做到油尖旺,也行!可为乜要同他们发生冲突?想打架吗,想死人吗?真以为打一场就可以搞掂!那么好,来呀!”

    大飞陈等人不敢吭声,更不敢反驳。

    石志坚又望向新界牛等人:“你们拉黄包车的我知道辛苦!也知道你们生意难做!生意难做就是一定是出租车的错?你们动脑子想一想,现在大巴,电车这么流行,黄包车迟早会被代替!到时候你们和边个斗?去斗大巴公司,电车公司?斗不过就要想一想,乜叫时代潮流!”

    新界牛等人哑口无言。

    石志坚最后看了众人一眼:“你们大家其实是同行!何苦为难彼此?大家又都是平头百姓,又何必刀兵相见?你们本该互帮互助才对!穷苦老百姓讨生活不容易,多个朋友多条路!你们拉黄包车不行,何不同他们学习去开出租?你们开出租的人手不够,又为何不帮他们转行做朋友?!”

    “可是开洋车好难的!”

    “是呀,还要懂洋文,考驾照!”新界牛一帮苦哈哈说道。

    “还是拉黄包车舒服,一拉就跑!”

    石志坚看着众人既害怕又兴奋的样子笑了笑:“他们是人,你们也是人!他们能做到的,为乜你们做不到?”

    新界牛等人再次无言以对!

    石志坚转身走回到脸色难看的大飞陈面前:“我让你帮他们,你愿不愿意?”

    大飞陈猛地点头:“石议员讲的对!大家都是穷苦人,有很多又是一个地方来香港讨生活!大家是应该互帮互助!今天我大飞陈在这里向石议员发誓,以后拉黄包车的兄弟,边个想要转行过来,我大飞陈一定帮忙到底!”啪啪啪,猛拍胸膛。

    石志坚点点头,又看向新界牛。

    新界牛也毫不犹豫,一抱拳冲大飞陈道:“谢啦先!”

    顿时,原先剑拔弩张场面变成兄弟情深!

    石志坚见此,吩咐老板道:“摆十几桌酒席,鲍鱼翅肚都要有!今天我邀请这些朋友食饭!至于账目,全部记在我账上!”

    “是,石议员!”餐厅老板乐呵呵的,没想到最后不但没打起来,还做成一笔大生意!

    “石议员太客气了!”

    “是啊,我们怎么好意思!”

    一听石志坚要请客,请他们吃鲍鱼翅肚,这些苦哈哈当即纷纷抱拳感谢起来。

    石志坚也朝他们抱拳:“你们肯化干戈为玉帛就是给我石某人面子,一顿饭而已,还请大家不要客气!”

    “石议员当真义薄云天!”

    “是呀,石议员万岁!”

    这些穷人都很简单,有人请客吃饱肚子就是最好!

    对于他们来说,像石志坚这样的大人物根本没必要请他们吃饭!可是现在,石志坚这一举动让他们感激涕零,因为这不仅仅是一顿饭而已,而是石志坚对他们表示了绝对的尊重!

    就在新界牛和大飞陈一帮人抱拳作揖对石志坚表示感激的时候,脚步声从楼梯传来,很是急促!

    “石先生!石先生您在吗?”却是胖子律师梁有才声音。

    石志坚剑眉一蹙,就见梁有才急匆匆从楼下上来,一眼看到石志坚就忙跑到他面前,丝毫不顾周围还有很多人看着,凑到石志坚耳边轻声低语道:“不好了,老板!立法局那帮鬼佬要公开弹劾你!”紧接着就把鬼佬拿飞虎队这个吞金兽做文章,认为飞虎队浪费公孥,胡乱挥霍纳税人的钱等等!

    石志坚闻言神色不变,反而笑出声道:“那些鬼佬最钟意玩这一招!连美国总统都被弹劾掉,看起来他们当真是黔驴技穷!”

    梁有才都快急疯,没想到石志坚听到消息却跟没事儿人似的,忍不住道:“如果弹劾成功,老板你就可要被踢出立法局!还有啊,到时候飞虎队也会被立刻解散!”

    石志坚剑眉一挑,朝楼下走去:“那就试试看!我要叫这些鬼佬知道,乜叫自取其辱!”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47914.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