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后宫跪撅规矩惩罚(丫头你太小了)最新章节列表

  另外,既然提到了炒邮票。

    殷悦就不能不承认,在这一风险极大的投机领域,在这谁都难以保证不会亏钱的市场里。

    能够随心所欲的操纵邮票行情的宁卫民,俨然成了超然物外的特殊存在!    后宫跪撅规矩惩罚(丫头你太小了)最新章节列表    

    这不但让她深感震撼,由衷折服。

    也让她感到宁卫民好像永远都是深藏不露,更几乎无所不能,甚至浑身笼罩着一层神性光环。

    这话绝对没有夸张成分。

    出于本性使然,出于对追逐金钱的兴趣所在。

    再加上又亲身领略了好几次邮票投机的真实风险。

    殷悦对宁卫民如何能把鼠年生肖票完全掌控在手中,简直太过崇拜,也太好奇了。

    “兴趣盎然”这四个字,远不足以表达她想要了解相关内情的迫切。

    实际上在她看来,这根本就是毫无可能创造出的奇迹。

    即使宁卫民拥有利润丰厚的服装生意。

    哪怕真像邮市里传言的那样,他这个藏在“黑皇冠”车里的人,胆量超群,敢用一百万资金投入其中,也非常令人难以置信。

    因为鼠票既然涨到如今这个份儿上,相对于鼠票的发行量两千多万枚来说,想要再让这只“胖老鼠”往上动一动,需要的已经是难以想象的天量资金了

    就是再有一百万扔进去,也根本就不够瞧的了。

    怎么可能还能让老鼠这么轻松的,持续不断的上涨呢?

    尤其头段时间,王姐炒牡丹亭小型张,到了运作后期为了维持行情,对于资金有近似于无穷的渴求。

    这一切都还历历在目。

    她就更难想象宁卫民是怎么像变魔术一样,游刃有余的把“老鼠”玩弄于股掌之间的。

    让殷悦格外欣喜的是,宁卫民待她可真算得上是推心置腹了。

    居然把操纵邮票的原理对她全盘倾囊相授,毫无隐瞒。

    从生肖邮票整个板块的广阔前景,各种生肖票之间具有联动性,到鼠年生肖票的运作模式、炒作基础、资金控盘计算、节省成本的技巧、市场信心的培养……

    种种种种,只要她感兴趣的,或是不明白,全都给她详细解释了一遍。

    甚至宁卫民还把自己为什么要拉公司高管一起成立投资团。

    为什么要借用天坛园长的“黑皇冠”在邮市里树立图腾象征。

    以及是怎么借着牡丹小型张和鼠票做正反拉抬,做对倒,做震仓,也全告诉她了。

    这就是如同洗精伐髓一样的精神洗礼啊。

    彻底让她对于邮票投机这件事刷新了认知,一夕之间就迈向了更高的境界。

    早先,她一直都以为邮票的价钱,只可能是公众心理和期望混合作用的结果。

    所谓能操纵行情的大户也不过是借风而行,顺势而为。

    真没想到还能够这么玩儿!居然能把不可能变为可能!

    于是“坐庄”和“控盘”这两个概念,从此深深植入了她的心头。

    让她真正懂得了在充满风险的投机市场里,什么才是真正包赔不赚的捞钱办法。

    为此,她对宁卫民自然是感激至深,也崇敬之极。

    因为这看似一买一卖的投机,里面的学问太深了。

    别看就是一层层的窗户纸,可要没人给点透了,她自己琢磨一辈子都想不明白啊。

    自然,她也就如同桥下拾履的张良一样,把宁卫民当成了点化自己的仙师。

    觉得宁卫民简直就是这一行里永远不败的神话,是真正的邮王。

    对比而言,自己原来只是井底里的一只小小青蛙。

    过去真是不知天高地厚,才会为一点小聪明沾沾自喜。

    然而更让人没想到的,是宁卫民还不光教她这些诀窍,而且马上就给了她一个内幕消息和无风险的套利机会。

    这就更代表了一种全盘接纳,毫无保留的信任,让她感激涕零,无法平静了。

    “牛年生肖票的盘子实在太大了,需要的资金量也大。如果缓缓吸筹,慢慢拉升,对我们这个投资团来说并不合适。毕竟大家的主要筹码都在老鼠生肖票上。要想实现最大利益,那还不如快进快出,在牛票上市之处就把这头牛给猛拉起来。”

    “我可以告诉你,投资团的内部已经达成一致了。大家都同意上市的头两天,动用二十五万到三十万的资金,以十五块到二十块的价格来收牛票。黑皇冠出马,再加上生肖票正值高价位,应该是有一定效果的。多半能如同牡丹亭小型张上市时一样,引得邮票贩子们争先抢货,把牛票给带起来一拨。”

    “只要牛票一动,这拨涨势,应该就不会低于二十五元。没人会知道,这一手隔山打牛,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根本上还是为了借着牛票助推鼠票的价钱。说白了,其实就跟火箭的助推器的作用一样。牛票的潜力成了一种消耗品,烧完了这一把火,它很快就会没劲儿了。就是跌不了,也涨不动了。明白吗?”

    “所以这个机会,咱们也不该浪费,大可以利用一下,给咱们自己谋谋福利。我不方便出面做这件事,给你三万,你替我做。为了节省资金,黑皇冠在牛票开卖的第一天下午才会出现。这么一来,中午前,你能吃下多少就吃多少。我看大可以从同行手里串货,不用太计较价格。回手一抛应就有翻倍的利。就算咱们一起赚点短平快的小钱吧……”

    小钱?

    三万还是小钱!

    抑制不住兴奋的殷悦,最后听见这话,差点没让宁卫民给整抑郁了。

    真是太受刺激了!

    不过,她还是很快又变成了感动。

    因为她万万没想到,宁卫民甚至连她的安全问题都给考虑到了。

    当然,同时也为今后联系方便,在邮市上彼此能及时通气。

    反正1月3日这天,宁卫民把罗广亮和小陶正式引荐给她,介绍他们几个彼此认识。

    并决定牛票上市的当天,会派罗广亮和小陶提前几个小时过去,在工体大门口暗中帮衬她,充当她的保镖。

    这不,当她走到东向和北向路口拐角处的时候。

    一人一身军大衣,戴着口罩的罗广亮和小陶,就已经如说好的那样,站在这个路口的红绿灯后面了。

    他们用一個电影里美国大兵敬礼的动作,把两只手指在额前一晃,跟她打了一声招呼。

    她则对他们微微一笑,不动声色的微微点了下头。

    不用说,她此时此刻也更感安心,更觉温暖了。

    她特别清楚的记得和罗广亮、小陶见面的情景。

    因为彼此曾做过一次交易,当时他们一打照面,就很轻易的把对方认出来了。

    罗广亮完全是一副宽厚大哥的模样,见了她就连呼后悔,直拍脑门。

    “哎呀,敢情闹了半天,咱们是自己人啊。我托大叫你一声妹妹,你说咱当初闹这么一出算什么啊!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自己人不认自己人了。我要早知道,咱们斋宫就互相见过,你是卫民的嫡系。那我肯定不能逼你卖邮票了啊。抱歉抱歉,强人所难了,实在惭愧。”

    殷悦赶紧摆手,“您别这么说,您给的价钱其实挺公道的。我可没有能抱怨您的地方。倒是我当时矫情了几句,结果反而让您买贵了,赖我赖我。我要早知道您是为我们经理办事的,那我肯定得帮您,把那头给划下价钱来。”

    大家都是知情人,立刻因为这番对话乐得合不拢嘴。

    小陶则满是钦佩,“姐们儿,难怪你‘银花’的名气在邮市上这么响。敢情是宁哥看重的人呀。说实话,邮市这块地方想拔份,当大拿本身就难,女的就更不易。你可真是了不得,我打心里佩服你。既然咱是自己人了,也没别的。反正今后场面上的事儿你就交给咱哥们好了,要保不了你的周全,我得一头撞死。”

    “哎,那我就谢谢了。两位大哥,我真得敬你们一杯。今后有你们照应,给我托着底,我在邮市就什么都不怕了。”

    这话还真就是这样的。

    回到现实之中,眼下知道有罗广亮和小陶跟在身后,远远遥望着自己。

    殷悦心里的感觉就跟电影《51号兵站》里,“小老大”和组织接上了头差不多。

    什么鬼子、汉奸、警备团、马科长呀,统统不在话下,全得被他们耍得团团转。

    尤其是再看到,此时此刻马路中那些或骑车、或步行,匆匆而过的上班男女和衣着时髦的年轻人。

    她更是忍不住去想象。

    如果自己没犯挪用公款的错误,现在还在建国饭店的专营店上班儿,又会是什么样?

    那一定是心不在焉的应付着顾客们,绞尽脑汁的在拼命想办法怎么凑钱还账吧。

    是的,无论如何,也不会比现在这样过得更好。

    或许她是不该这么去想的。

    但实事求是的说,她怎么都不能否认,一个不该犯下的严重错误反而让她因祸得福。

    现在的她,比起几个好姐妹,无疑更受宁卫民的信任和倚重了。

    也会比她们有更多的机会待在宁卫民的身边。

    机遇这种东西有谁能说的清楚呢?

    反正在她看来,自己如今的工作,可比原有的工作更有意思,更有希望,也更有奔头儿。

    所以无论怎样,她都不愿意让宁卫民对自己失望。

    无论如何,她都一定会把宁卫民交代下来的任务圆满完成不可。

    不管是管理工厂和缝纫社的账目,还是参与炒做邮票,控制市场,为其充当当内应。

    不管今后宁卫民会不会对她动心,还是一直只把她当做可倚重的下属。

    她都要对得起这个给了她新生的人!

    她永远都欠他的……

    就在这时,突如其来,前方一阵轰然而起的欢呼雀跃,不但震惊了整条马路,也同时终止了殷悦的心理活动。

    抬眼望去,殷悦猛然发现原来是前面的工体大门打开了,排队的人们开始为此向大门内集中涌动。

    这让许多胳膊上带着红袖箍的人,还有不少身穿制服的民警都拦在大门前,冲着人群大喊大叫,竭尽全力的规范排队秩序。

    牛年生肖票,终于开卖了!

    …………

    宁卫民瞒着投资团,靠内幕消息私下里开的“老鼠仓”,毫无意外,异常顺利。

    1月5日当天上午十一点左右,殷悦就替他把三万块本钱几乎全花出去了。

    为他换回了将近三千二百余版牛年生肖票。

    计算下来,平均成本是九块三毛八一版。

    结果当天下午,等到黑皇冠一到场,在吸引了足够的邮票贩子的瞩目之后。

    罗广亮和小陶在黑皇冠的车前拿出大纸板子,一亮出十五块的收购价后,市场就彻底疯了。

    要知道,他们收牛票给出的价钱,比起邮票贩子们八块左右收购价,将近翻了一番啊。

    对比牛年生肖票一版八十张六块四旳原有票面价值,更是跳空到了几乎两倍半的高位。

    那邮票贩子们,还有集邮爱好者们,谁还能拿得住手里的货啊!

    于是好多人都出手兑现了。

    可就在罗广亮和小陶来者不拒,有多少要多少,只要送上门的货一概按十五元一版统统吃下后。

    仅仅过去一个小时,风向就开始变了。

    许多邮票贩子居然开始犹豫了。

    要知道,黑皇冠的霸气外露,不但震撼了他们,也启发了他们。

    他们似乎突然间开始意识到,黑皇冠还从没看错过行情。

    每次这辆传奇的豪车一出马,后面就会迎来暴涨啊。

    鼠票是这样,牡丹亭如此,显然牛票也会这样!

    那说明什么?

    说明现在卖,弄不好就卖亏了。

    人家黑皇冠,当然不会好心眼,白给大家送钱,人家也是为了挣钱的。

    于是这种逻辑下,观望和惜售就开始了。

    好些邮票贩子开始迟疑,开始犹豫,开始嘀嘀咕咕的合计。

    再之后,见到黑皇冠依旧财大气粗本色不改。

    甚至为了收货,主动把价钱又抬高一块,要十六块收整版牛。

    抢筹的行为就开始在邮票贩子的群体间蔓延了。

    头一段时间,牡丹亭小型张上市时的疯狂再现。

    大家争先恐后,争夺集邮爱好者手中的廉价筹码,尤其是黑皇冠不能分身光顾的东门。

    甚至为此,几伙子人都打起来了。

    完全不顾现场有民警,都急了眼动了真火,差点没把人脑子打成狗脑子,甚至还见了红。

    这就叫贪心使然。

    最后当然是冲动是魔鬼,贪婪没好报。

    但凡敢于在“马王爷”鼻子底下打群架生事的主儿,很快,均以血溅街头,鼻青脸肿的被拘留而收场。

    而且因为惊动了民警,还抓了人,邮票贩子们的生意也给彻底搅了。

    大家都只能咒骂连连,道一声晦气,明天再来了。

    所以实际说来,宁卫民他们准备的资金还真没花出去多少。

    也就收了两个多小时,花了八万不到,吃了五千多版的货,就把牛票的价格给稳住了。

    这就等于说,以十六块来算,殷悦一上午给宁卫民挣了两万多块啊。

    而且第二天反应到邮市上,所有的生肖票都因此涨了不少,鼠票到了八十六一版。

    不用说,那些把邮票出给殷悦的人,自然悔之晚矣啊。

    但无论是王姐、大帅还是哈德门,他们哪个都说不出什么来。

    私下里,也只能归于“银花”就是“银花”,不但眼力好,运气还好。

    再感慨一番,人家天生就长了一双捞银子的手啊。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47905.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