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男人狂桶女人的下部作文(极品虎白女)最新章节列表

  贝克兰德,东区,一个窗帘厚重,只有点点烛光芒照亮一隅的房间内。

    坐在床头的特雷茜拢了拢自己的乌黑卷发,眼睛则盯着挂在墙壁上的时钟,一眨不眨。

    待时针指向10后,她迅速站了起来,  在烛光的照耀下,摇曳着修长而曼妙的身姿,极为魅惑地走到全身镜前,继而伸出右掌,抹了下玻璃表面。    男人狂桶女人的下部作文(极品虎白女)最新章节列表    

    一层黑色的火焰随之燃起,安静焚烧着空气又飞快熄灭无踪,留下已然变得幽暗深邃的镜子。

    镜子内,  光影浮动,迅速呈现出了一座宽阔的大厅,  地面以深黑的石板为主,还耸立着八根同色的圆柱。

    这是一处地下遗迹中的场景,也是特雷茜和母亲默契地互相交换物品的场所。

    很快,一道身着简单圣洁白色长袍的身影出现在遗迹中,并侧头看向了特雷茜的芳香,与她对视了两秒,如同活过来的名画。

    而突然看到母亲出现,特雷茜也吓了一跳,毕竟之前她在与对方联络时,都没看到过人。

    但特雷茜很快就反应过来,眼中流露出一丝喜色,随即轻启嘴唇,迫不及待地问道:

    “母亲,您成功摆脱控制了?”

    在她看来,母亲没有出手抓她,又选择现身联络,  已经足够说明问题。

    卡特琳娜这时候却是轻摇了下头,  用一种调侃的口吻道:

    “不,是我输了……

    “我来找你,是主人的吩咐。”

    听到这话,特雷茜的心脏当即漏跳了一拍,差点直接中断联系跑路……但她到底是经历颇多的海盗将军,强行镇定下来,想起母亲的性格,试探着道:“母亲,别开这种玩笑……”

    “我没有开玩笑……我现在依旧在主人的支配下!”说到这里,她展示了一下那块已经失去光泽的红色宝石,继续道,“虽然你找来的这块石头确实有用……但主人也是有帮手的,我的抗争失败了。”

    见卡特琳娜的话不似作假,特雷茜的脸色也难看起来,有些绝望地道:“所以,你要将我抓起来吗?然后让我和你以及妈妈,一起去侍奉那个所谓的主人?”

    她没再试图逃走,同处贝克兰德,  和自己有着直系血缘关系的母亲想要找到她,简直再容易不过,她绝对逃不掉的。

    “你该觉得庆幸,主人最近有了新的‘玩物’,对你已经失去了兴趣……而且他也已经离开了贝克兰德。”卡特琳娜嘴角带着浅浅的笑容道,“不过,伱也得为此付出赎回自己的代价,否则我现在就会把你送到他的床上去。”

    听完这番话,特雷茜为自己母亲,以及那个主人的无耻感到了震惊,气得手都有些发抖!

    这话里的意思是,他不“玩”我,我还得感恩不成?特雷茜虽然满是恶心的感觉,但面对如今几乎走投无路的境况,她也不得不低头,忍着屈辱低声询问道:“我要付出什么?”

    “一個任务。”卡特琳娜眼波一转,扫了自己女儿一眼,轻笑说道,“在贝克兰德找出一个人。

    “一个二十多岁的女人,特征可能是对知识和隐秘有着无法自己抑制的渴望。”

    特雷茜本来想等母亲说完再插话,但等了十几秒都不见其继续,于是不确定地问道:“就这些?没了?”

    “没了!”卡特琳娜肯定地点点头,“只有这些特征,你尽量筛选出符合条件的人,每周汇报一次。”

    这要找到什么时候?特雷茜深吸口气,暗中决定一边完成任务,一边再去找人求助,彻底摆脱那个所谓的主人!

    可我又能去找谁帮忙?到处都是敌人不说,魔女教派那边更是直接将我定为了叛徒……

    嗯……也许可以去找格尔曼,他的背后似乎也有一个强大的组织……再有就是艾布纳……他轻松就能找来半神,想来背景也不简单……可我最不想去求他啊!

    特雷茜心里盘算的同时,表面却应下了这个任务,接着话锋一转,询问道:“那妈妈呢?如果她还拼命地缉捕我的话,会影响我完成任务的。”

    “你的妈妈已经接管了‘黑死号’,很快就会成为我们教派麾下的新海盗将军……不过,她决定还是沿用你的名号。”卡特琳娜用美妙如同歌唱的嗓音对特雷茜道。

    闻言,特雷茜表情一沉,眼眸内酝酿起风暴,海盗将军的气势展露无遗,但她很快又泄了气,毕竟她对此毫无办法。

    “好了,不要生气……作为母亲,我可以给你提供一个思路来完成主人的任务。”卡特琳娜抿嘴笑道。

    “什么思路?”特雷茜嗓音略显沉哑地问道。

    “很简单,将我现在所在的这座第四纪联合帝国时期的遗迹位置透露出去……目标人物如果真的无法抑制对知识和隐秘的渴望,那就一定会来!”

    ……谷玤

    《格罗塞尔游记》深处,“奇迹之城”利维希德的中央大厅内。

    如同之前对待碧安卡一般,艾布纳在向“愚者”先生借了“黑皇帝”牌和“错误”牌后,就与克莱恩与玛利亚告别,带着处于昏迷中的艾比“传送”到了托斯克城萨里家族地下的“仪式之间”。

    接着,通过“后门”进入了《格罗塞尔游记》里的空想世界。

    使用经过“错误”牌升华版本的“内衣偷窃术”窃取了几次“隐秘”外的保护后,艾比身上的秘密也暴露在了戴上单片镜片的艾布纳眼前。

    再加上之前就对艾比进行的“学术性”身体检查,艾布纳对于十一年前的那个仪式又有了新的认知:

    “如同我之前的推测,艾比和碧安卡一样,也是被五种源质的力量污染,只不过不同于碧安卡,她身体里的污染是以‘暗影世界’为主导。

    “她得到的特殊能力便是‘痛苦’,以自身无时无刻的痛苦,诅咒别人,让对方也感受到同样的痛苦!

    “这种痛苦因为来自‘诅咒之源’,所以几乎无法解除……凡是和她发生过关系的人,都会被这种痛苦诅咒,在未来某一天爆发……

    “而她在如此‘诅咒’了别人后,自身的痛苦就会暂时减轻……虽然要不了多久就会恢复,但她还是为了这片刻的安宁,选择加入了‘天体教派’,利用自身美色去不断减轻痛苦。

    “说起来,她选择的途径其实是‘魔女’,目前已经是序列6的‘欢愉’……

    “这还是我见过的第一个原本就是女性的魔女,她身体里时时刻刻‘痛苦’,意外地契合了途径?

    “不过这么一来,拜亚姆那边的‘天体教派’后遗症也许还留有隐患啊……一旦艾比留下的那些诅咒爆发,我的‘恢复秘术’就没有效果了……

    “那‘诅咒’来自于源质的污染,必然带有权柄的力量,所以才无法清除。

    “只有权柄才能对抗权柄!

    “嗯,等回去后就去向莉莉丝祈祷,请她派那位融合了唯一性的‘灵物天使’去消除一下这个隐患。”

    “诚实大厅”的回声中,艾布纳开启了“纯白之眼”,再次打量了艾比一阵,这才做起了总结:

    “对比碧安卡和拉比……可以得出一些共同点……

    “第一,都是女性……这一点同样适用于其他三个幸存者……可为什么只有女性幸存了呢?还是说,当初的实验只找了女性来当实验体?

    “第二,无论是碧安卡,还是拉比,都是通过发生‘关系’,才能让那些被污染得到的特殊能力生效……这是巧合,还是某种内禀属性?

    “其余三个幸存者中,极光会的d女士目前还不知道具体情况,贝克兰德的那一位也还没有找到,先不做考虑……

    “可‘苍白上将’似乎不是像碧安卡和艾比那样的人吧?

    “在外人眼里,她可是像‘圣女’一般纯洁、正直……

    “虽然她体内封印着‘魔鬼’特……”

    想到这里,艾布纳心中忽然一动,联想到罗素督察经营的“公正”形象,以及“不死之王”阿加里图编织的“不老泉”的谎言,顿时有了些许明悟:

    “也许,纯洁正义是玛利亚的仪式需要呢?

    “当憧憬她正义和纯洁的人,最终发现了她的邪恶和堕落……仪式也就完成了吧?”

    “嗯,她的‘正义’比较好理解,毕竟那就是她的‘恶’,利用源质的力量将极端的‘正义’扭曲成了‘恶’!

    “但纯洁……玛利亚看起来也不像是那种人啊……不过也不一定, .;也许她也有另一面……

    “对了,碧安卡和艾比的特殊力量都是通过那方面来触发……

    “玛利亚会不会也一样?

    “而她那柄‘苍白的正义’的力量就极为不正常……而且需要定期释放威能……其检定‘罪恶’的手段,也像是‘失序之国’的权柄投射……

    “该不会她的特殊能力是通过……触发的?

    “话说那柄剑是老黄打造,并于后来改造而成的吧?

    “这还真是煞费苦心啊!”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47814.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