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校花的第一次处破灌满,哦~别~别停~啊少妇

    虽然抽到限定道具,但等亚修看清楚新道具的效果,表情却是变得怪怪的。

    「窃魂手册」

    「效果·窃魂图:创造一个半径50米的窃魂领域,持续600秒,所有在窃魂领域死亡的生命,都将被窃走灵魂,虚境生物无法回归虚境,术师灵魂无法回归现实。发动需消耗1颗源晶。」    校花的第一次处破灌满,哦~别~别停~啊少妇    

    「效果·炼魂图:窃魂手册有一页模仿世界秘域‘炼魂池’的图案,最大容量100000点。目前点数0/100000。」

    「效果·壮魂图:壮魂图会时刻增强术师灵魂,效果与炼魂图点数成正比。炼魂图每有100点数,壮魂图每天能增强术师0.01个成年人的魂量。」

    「效果·死魂图:只要得知目标的真实姓名、真实相貌,可以消耗1000点炼魂点数,无视空间距离发出一道死魂诅咒。死魂诅咒会通过吞噬灵魂不断增强,并且时刻影响目标心智功能。」

    「效果·燃魂图:燃烧1000点炼魂点数或消耗1颗源晶,大幅度强化目标灵魂,持续72小时。」

    【‘我就算死了也会从地狱里爬回来报仇!’

    ‘好啊,我也觉得人只能死一次实在是太浪费了。’】

    毫无疑问,窃魂手册完全对得起它限定道具的定位——它是集修炼、攻击、增益于一体的成长型道具!

    如果亚修能填满炼魂图,那他每天什么事都不干就能增长10人份的魂量。

    经过幽魂传承,亚修非常明白增强灵魂的难度。

    一般来说,术师都会随着攀登虚境而不断强化自身灵魂,假如用成年人类作为基础单位,白银术师大概是二人魂,黄金术师是五人魂,圣域术师则是十人魂。

    没办法,不特意修炼灵魂派系的话,术师自动成长就这个水平。但就算用‘炼魂’、‘磨魂’、‘苦魂’等术灵主动增强,灵魂之路也极其艰辛——无他,又痛又累。

    但凡是能永远增强术师的修炼路线,基本都伴随无尽痛苦,苦弱派系就是最好的例子。苦弱派系能永远强化身体,苦弱术师哪怕没有术灵也非常强大,但只要你生活过得去,就绝不会走这条路。

    大多数术师对苦弱派系也是浅尝辄止,像剑姬就曾经用过剑体奇迹强化自身潜力,累得她身心俱疲。

    而灵魂派系也是永远增强灵魂,怎么可能轻松愉快?

    从这里就看得出,窃魂手册的炼魂图和壮魂图有多厉害——不需要额外苦修,就能每天增强10人份的魂量!虽然随着灵魂增强,这10人份的效果肯定会急速下降,但跟正统灵魂修炼方式相比,简直轻松太多了。

    至于死魂图就更加恐怖,这还是亚修第一次看见,只需要知道名字外貌就能超视距发动攻击的道具。可惜他不知道水银木马的真实相貌,不然……

    但相比起这三幅图,亚修其实更关注窃魂图和燃魂图的发动方式——消耗源晶!

    他第一次发现,源晶除了寻觅外原来还有用于别的地方!

    是限定道具才能解锁源晶使用方式,还是源晶本来就有亚修不知道的用法?

    亚修翻了一遍术师手册界面,并没有找到更多线索,只能将这个想法暂时搁置心底。他看回窃魂手册的效果说明,心里有许多猜测。

    毫无疑问,这本窃魂手册的正确用法就是屠戮众生,火速填满炼魂池,如果有人追杀就用死魂图还击,然后继续杀人补充炼魂点数。

    这个道具的创造者,毫无疑问是一名杀戮天下奉养己身的邪术师。

    所以亚修就显得兴致乏乏,这个道具对他唯一有用的,就是可以暂时增强灵魂的‘燃魂图’。虽然要消耗1颗源晶,但他们还在探索幽魂传承,强化灵魂对探索非常有帮助。

    感觉亏了啊……

    亚修看向新抽出来的礼装——泳装、末日午后、杀生魔魂,他自己的礼装居然比女干员都多。

    「杀生魔魂·观者:自身发动的灵魂派系攻击效果+10%(限虚境,但若是在现实里穿了同款衣物,也可以获得增益)。」

    这套礼装的立绘倒是挺好看的,立绘里观者穿着黑色风衣戴着帽子,双手戴着银色鳞片手套,腰间戴着锁链,行走时似乎还有幽魂呼啸的特效。在他后面,是数之不尽的亡魂海,仿佛刚完成一场屠戮。

    但灵魂派系攻击效果+10%……

    亚修在幽魂传承里的定位是守卫者啊!

    他不觉得自己攻击效果+10%,就能比得上已经在传承浸淫多日的剑姬三人!

    还是老老实实穿「末日午后」礼装吧……

    亚修心想这波血亏,抽出的两道金光一个用不上,另一个只能用五分之一功能,还不如不抽。

    但紫光道具里,倒是有一个令他眼前一亮。

    「灵魂法印:携带者受到的灵魂增益效果+15%。」

    这个道具正好适合亚修!

    他们昨天千辛万苦打穿第50关的时候,出现了三份传承奖励,最后决定由亚修选择一份幽魂外传——「合魂」!

    合魂奇迹包含三个灵魂术灵,亚修拿到后,下一次进入幽魂传承可以直接使用这三个术灵,这就是幽魂外传的优势。除了外传,还有正传以及总传,所有传承都是拿一份就少一份,而总传便是幽魂传承的通关奖励。

    合魂奇迹的效果非常简单——自身与目标暂时灵魂融合!

    讲道理,这个奇迹实用性不是很高,亚修他们之所以选这个外传,完全是为了攻略传承考虑。作为守卫者的亚修拥有合魂奇迹,在遇到特殊关卡就能与所有人合魂,帮所有人抵抗针对灵魂的负面效果。

    如果之前就有合魂奇迹,那他们不仅能轻松度过‘魂牵梦萦’,就算在‘返魂还童’,亚修也能让其他人维持记忆!

    现在有了强化增益的灵魂法印,搭配合魂奇迹,亚修完全可以当盾奶治疗全体灵魂!

    另外还有两瓶无光圣域药剂,虽然他们都有圣域,但无光圣域药剂还能强化他们对圣域的理解。

    事实上,圣域还能继续深耕强化,甚至能将圣域发展出各种奇异能力,譬如琴娜的灵魂圣域可以压制灵魂,奇卡拉的火焰圣域也能燃尽圣域内物体。不过这种强化需要漫长时间沉淀,显然不是亚修他们几个小萌新所能掌握的高端技术。

    “亚修,去吃晚饭了。”

    “来了。”

    亚修出门,只看见黑皮萝莉和金发美少女,好奇问道:“其他人呢?”

    “我让他们先过去了。”伊古拉从空间卡片拿出两袋金币:“接着。”

    “嗯?”亚修说道:“今天你生日吗?但那应该是我给你钱吧?”

    “别废话,收好别让他们发现,至少明面上我们是同甘共苦。”伊古拉说道。

    亚修咂摸一下便明白过来:“我们的术灵正常喂养,只减他们的金币补给?”

    现在他们每天都得从伊古拉那里拿配额金银喂养术灵,只给术灵喂个半饱。现在伊古拉给他们开小灶,显然是明面一套暗地一套。

    其实伊古拉根本不用这么麻烦,毕竟格温只是随从,奇卡拉更是奴隶,就算不在乎这两人的感受也不会有事。

    但亚修很明白伊古拉为何要多此一举——他既不想奇卡拉和格温因此不满,也不想亚修等人因此自削战力。

    什么都要的结果,自然就是一场欺诈。

    与其说欺诈师小气,不如说他不信任格温和奇卡拉,所以要削弱他们,蒙骗他们。

    “我还以为你只会给亚修呢。”哈维将金袋子收到空间卡片里。

    “我其实连你们都不想给。”伊古拉冷声说道:“但你们大概已经自以为是地认定我会跟伱们暗通,我如果不给,你们反而会怨恨我,我就当做是破财挡灾了。”

    亚修突发奇想:“说起来,你们什么时候生日的?到时候要不要举办生日会?”

    哈维和伊古拉瞥了他一眼,眼里充满属于血月人的困惑——我们血月人哪有生日这种东西?

    不过他们也失去争吵的欲望,伊古拉一边走一边说道:“四柱神教这两天突然收缩防线放弃多个资源点,没有更详细的情报,但格温判断是四柱神教内部出现了大问题。”

    “水银木马死了?”

    “水银木马死了可不会让他们放弃领土。”伊古拉说道:“但你的思考方向没错——至少是很多人死了,以至于他们没有足够的兵力驻守那么多领土,只能收缩防线。”

    亚修说道:“但这些日子不是在对峙吗?怎么会突然大量死人?”

    伊古拉:“可能性有很多,说不定有颗陨石砸下来神罚四柱神教呢?但格温提及以前一件小事,她曾经将一个小镇里所有年龄在25岁到28岁的教徒挑出来统计,汇报给水银木马。然后过了一晚,所有人都不再醒来。”

    亚修微微皱眉:“水银木马杀了他们?为什么?”

    “至少不是出于一时兴起,而是为了某种利益,并且她有这种大范围杀戮教徒的能力。”伊古拉耸耸肩:“可能将教徒当做耗材吧。”

    亚修发现一个奇怪的点:“既然这样,为什么选25岁到28岁的青年?如果需要耗材,为什么不选更老的人?”

    “因为废土没有更老的人。”哈维走出旅馆,悠悠说道。

    “啊?”亚修有些惊讶,伊古拉却是早有预料。

    “我们经过几个坟场乱葬岗的时候,我就注意到了。”哈维说道:“绝大多数骸骨都在28岁以下,偶尔有超过28岁的骸骨,基本都是术师。”

    “是因为战争太过频繁,大多数人都在青年时死去?”

    “这是主要原因,但还有一个次要原因。”

    哈维说道:“我研究过普通人骸骨,发现一些很有意思的地方——从25岁开始,骨头就开始出现灰白坏质,越是接近28岁,坏质污染范围就越大。就算没有战争,普通人也不可能活过28岁。”谷趀

    亚修一怔。

    “基因崩坏病。”伊古拉平静说道:“森罗人25岁就会开始基因崩坏,28岁走向全身衰竭而亡。这不是什么秘密,毕竟所有普通人都活不过28岁,森罗人早就发现原因。”

    “为什么……?”

    “育婴器的副作用。”伊古拉解释道:“我不知道是灰狐术师没法发明出完美的育婴器,还是他们故意为之。但凡是育婴器出生的婴儿,都会伴随着基因崩坏的威胁,想治愈基因崩坏非常简单——成为术师。”

    “灵魂的强大会反哺肉体,在知识之海锻炼过的术师灵魂,会自动治好体内的基因崩坏病。因此普通人活不过28岁,但术师却没这个障碍。”

    亚修立刻明白伊古拉为什么说灰狐术师是故意为之——能创造那么多幻想造物的灰狐术师,怎么可能连育婴器都做不好?他们是故意创造基因崩坏病,给所有新生命上一道催命索!

    不成为术师,就去死!

    普通人,没资格享受伟大者创造的神代盛世!

    但毫无疑问,灰狐神代里肯定给普通人提供了许多成为术师的便利,他们的术师率恐怕能达到95%以上,育婴器的副作用还可以承受。但在森罗废土,失去灰狐教育体系的普通人,绝大多数都不能成为术师!

    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高烈度的战争覆盖了这个现象,大多数人根本活不到28岁往后。而那些活到28岁的可怜人,连治疗术师都无法拯救他们的生命,他们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走向死亡。

    各大教派都知道育婴器的缺点,但没有教派会选择自然生育。不仅是因为他们需要女性生产力,更因为他们也不需要28岁以上的低级劳动力。

    “这可真是……”亚修忍不住讥讽道:“比血月更胜一筹啊。”

    “我倒是觉得血月更先进。”哈维摊摊手:“就算是废柴也能烧,28岁以上的中老年人,还是能稍微压榨出点价值的,一刀切全部宰了实在太浪费了。”

    他们来到狐灯冰室,黑鸦三人早已在里面占好位置。跟往常一样,黑鸦面前没有吃的,亚修面前只有半份食物,亚修吃完一半就会带黑鸦去吃第二轮。

    但今晚亚修吃完半份,就一直坐在那发呆。

    别说伊古拉,就连兽人都看出大领导今晚心情不好:“亚修哥哥,咱们要去砍谁,你说话,我办事!”

    奇卡拉这一嗓子,喊得亚修都以为自己上山落草了。

    “是因为银灯抢走了青铜律大法?”格温说道。

    伊古拉瞪了她一眼,她立刻低头喝奶茶。亚修有些惊讶,这才发现自己已经好久没听过银灯的消息。

    “也没什么……”亚修轻声说道:“只是忽然觉得,无论哪个国度,无论哪个时间,术师都是一群很恶劣的生物。”

    这地图炮范围实在太广,整个狐灯冰室只有黑鸦毫发无损。

    “其实也不能说是恶意,他们当初肯定都是怀着善意。他们有能力,有意愿,所以有资格涂鸦世界。有的涂鸦仍然闪耀美丽,有的涂鸦变得血腥丑陋,他们唯一相同的恶劣之处……”

    “只是墙壁从来都没得选。”

    “但如果想要选择权,就必须成为能涂鸦的强者。”

    哈维没兴趣理会亚修,低头狂吃瀑布蛋糕。

    伊古拉似乎有话,但没有说。

    奇卡拉陷入沉思,格温沉默,黑鸦静静看着亚修。

    亚修并非是突如其来的多愁善感,灰狐术师的故事只是诱因,他本来就对自己的未来充满担忧。从剑姬对繁星的描述就知道,无论是他进入繁星,还是想从繁星带走剑姬,都绝不容易,更别提剑姬愿不愿意离开繁星还难说。

    血月就别提了,唯一稍微安全点的就是福音,但福音仍在全知织主的强力干涉下。以上御下,方法无穷,福音是不是安稳之地,只在于全知织主的一念之间。

    他真的害怕回去福音的时候,莉丝已经变成了笛音陛下。

    亚修对已经逝去的灰狐神代本来充满好感,他一厢情愿以为那是一个美好的时代,所以今晚也一厢情愿地塌房了。

    他从碎湖就知道,想要在这个世界祈求安稳,那你就得比所有祈求安稳的人都要强大。

    因为你们祈求的安稳,并不是同一个幻想。

    但到底要多强大,才能将幸福握在手里?圣域还不够,传奇就够了吗?

    就像那个雨夜里的依苏皇宫,他也是会遇到无能为力的时候。

    不过亚修很清楚,他今晚忽然心情激荡的主要原因,其实他眼前出现了另外一条路。

    “如果,我说如果。”亚修说道:“我如果未来变成一个通过杀戮变强的邪术师,你们会怎么办?”

    “还用问吗?”哈维即答:“当然是阻止你啊。”

    “嗯。”伊古拉平静说道:“我其实已经做好几个对付你的预案了。”

    亚修有些惊讶:“我还以为你们会来帮我呢。”

    “我倒是想加入你的行列,但你之前不是说过,如果你变坏了就让我们阻止你吗?”哈维说道:“你会变成邪术师,要么是成为四柱神的触觉,要么是又被什么人契约控制了。”

    “如果你不是你,我肯定要阻止你。”欺诈师说道:“如果你还是你,你肯定会祈求我来阻止你。”

    “有道理。”亚修点点头,看向黑鸦,直接抢答:“我懂,杀了我是吧?”

    “不。”黑鸦摇头:“如果发现不是你的自我意志,我会阻止你。”

    “那……如果是我的意志呢?”亚修眨眨眼睛,咽了口唾沫。

    “我会帮你。”

    不仅仅是亚修他们几个,就连一直不说话的格温也忍不住看过去。

    “如果你是想通过杀戮变强,我能帮你。”黑鸦说道:“这世上坏人那么多,杀了一批又长出一批。我是鸦杀尽最好的杀人工具,我能帮你将他们找出来,反正他们都该死,还不如成为你的踏脚石。”

    伊古拉忍不住杠道:“万一没那么多坏人呢?”

    “如果连他都只能选杀戮这条路,”黑鸦说道:“我觉得应该不用担心这个问题。”

    “不过,亚修你怎么突然提出这种假设?”哈维吃着薯条,问道:“是准备大开杀戒吗?”

    “其实听你们说得这么严重,我都不好意思说我只是吃饱了没事干。”亚修坦白道:“不过,我也发现我这种想法实在是太幼稚了。”

    “虽然我很赞成你的观点。”伊古拉说道:“但我觉得你还有更幼稚的话想说出来。”

    亚修摊手,笑道:“相比起遇到麻烦才想办法自己变强,还不如找你们麻烦,催促你们变强来帮我。毕竟……”

    “我也习惯给你们添麻烦了。”

    伊古拉二话不说扔了块七分熟的眼肉过去,亚修张口咬住,边吃边站起来说道:“塔玛希,走,开始第二轮!”

    “你不是说你吃饱了吗?”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47723.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