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黑大粗长在粉嫩间进进出出(狮情化欲)最新章节列表

   “上千年过去了,艾恩·艾尔仍然走在错误的道路上,随心所欲地掠夺?!”

    “阿瓦拉克,离开吧,别再一错再错!”  黑大粗长在粉嫩间进进出出(狮情化欲)最新章节列表      

    精灵女士制止住身边酝酿法术的女术士,蔚蓝的眸子里转向狂猎的艾恩·萨维妮,

    却见他摇头,

    “我被人类压迫的可怜同胞。很抱歉,把上古之血带回提尔纳丽雅是我毕生的追求。何况你有所不知,两个世界都已经危在旦夕,只有这么做,才能觅得一线生机。”

    “现在你们若是乖乖合作,交出希里和那个孩子,

    我立即劝说艾瑞汀停手。你们、剩余的猎魔人将活下去,跟我们躲过那场灭世之灾也不无可能!”

    “滚吧,骗子,杀人犯!”

    希里搂紧怀里的小姨妈,眼神充满憎恨,

    “把你那恶心的骷髅骑士统统带走!这里不欢迎你!”

    “真是一脉相承的固执和愚蠢,你的母亲劳拉·朵伦当初也这么背叛了我和种族,投向人类的怀抱,结果惨遭欺骗和玩弄,落了个尸骨无存的下场。”

    “发什么神经?我不认识什么劳拉·朵伦,我的母亲叫做帕薇塔!”

    阿瓦拉克冲少女露出一抹亲切的笑容,

    “答案很复杂,以后再给伱解释。但人类有句老话说得好,犯过的错误都会成为宝贵的经验,我不会再让这個错误重复下去!”

    他的语气一冷,变得犹如命令,

    “过来,

    雨燕!”

    “去死吧,

    王八蛋!”

    一枚冰蓝色的能量球飞过半空,

    击中悬浮的阿瓦拉克,

    却只是吹乱他额前的刘海,

    便如同泥牛入海般淡化。

    扑通扑通!

    四名女术士的法术接踵而至,刺目的火蛇、呼啸的疾风、无形的能量之手,狠狠击中阿瓦拉克。

    磅礴的混沌能量在半空爆炸,犹如一场绚烂的烟花,却只击散了一道水中倒影般的幻象。

    空气里传来无奈的叹息,

    “愚蠢的选择,但我成全你们!”

    吼吼吼!

    半空中裂开一道空间门,一群狂猎之犬一跃而出,嘶声咆哮,像利箭一般扑向了女术士们。

    珊瑚和特莉丝相视一望,胸前魔力护符反射彩光,一道蓝色的巨大能量护罩以她们为中心向着四周蔓延,笼罩住所有同伴。

    法兰茜丝卡的手突然往前一指,一头狂奔而来的猎犬周围立刻爆出一团碧蓝色得火焰,碎石和泥土四下飞溅。

    猎犬哀嚎着被火焰点燃。

    叶奈法高声念出一句咒语,空气颤抖起来,一道蓝色的闪电劈落,

    紧接着冲在左边的一头猎犬变成了一只浑身长满脓疮的癞蛤蟆,滑稽地咕咕叫着,

    然后被身后冲来的同伴踩成了肉泥!

    ……

    但术士们的施法到此为止。

    狂嚎的猎犬冲到她们面前,

    张开血盆大口,寒霜吐息剧烈侵蚀起能量护盾,只是一瞬间,护盾就分崩离析!

    寒气入侵,冻得女术士们脸色苍白如纸。

    “希里,还记得平常的训练吗,把魔力借给我!”

    “恩!”

    艾蕾妮也唧唧傻笑着点头。

    叶奈法牵住了希里的小手,感受着从上古之血那里度过来的魔力,咬紧嘴唇,再次伸出手一指,顿时,三头猎犬的咆哮声变成了清脆的啾鸣。

    三只色彩斑斓的翠鸟,扑棱了一下翅膀,就被法兰茜丝卡的火球烧成灰烬!

    ……

    嗵!

    护盾破碎!

    珊瑚和特莉丝香肩一颤,口鼻间溢出一丝鲜血,迅速摩挲戒指和护符,一股无形的抵抗力场有若海浪,向着四周涤荡,击飞了扑来的猎犬。

    但一头漏网之鱼带着满嘴参差不齐的獠牙冲到她们面前。

    想要反应已经来之不及!

    唰

    一道暗金色的光芒斩碎空气!

    格里姆·西古德一声咆哮,举过头顶的暗金巨剑雷霆万钧地劈落,猎犬沿着腰部一分为二。

    “诸位女士,别担心!”陶森特的冠军骑士挡在女人和孩子们身前,掀开“y”字型面甲,露出锋利的眼,其中战意高昂,身后一群白蔷薇骑士飞快地将女术士们围在当中,“我以骑士的名誉发誓,必将保你们平安!”

    他话音一顿,转向希里,

    “对了,小女士,卡西尔还好吗。”

    少女突然脸色一怔,突然意识到卡西尔,不就是罗伊口中保护她的那位骑士吗?

    “他…呜呜…他被狂猎杀害了。”

    她的语气里带了一丝哭腔,表情痛苦、自责,

    “他死得光荣吗?”

    格里姆沉声问。

    “他作为一位真正的骑士,英勇地战死!”

    叶奈法代为回答,紫罗兰色的双眼闪烁着钦佩和感激。

    格里姆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

    当他转向潮水般跳出传送门的猎犬和士兵。

    矫健的身躯猛然一跃而起,跳入狂吠的犬群之中,落地就像大风车一样旋转正义之剑,头盔上的猛禽双翅在风中飘舞,宽大如门板的剑刃在运动中发出呼呼的破空声,锋利无匹的祖传魂器顷刻间破开一具具结冰的血肉,

    一瞬间,便有超过三头猎犬身首分离。

    斩杀传说之物。

    格里姆达成前半生了难以企及的辉煌成就。

    但辉煌往往只有一刹那!

    他把自己置于险地!

    他吸引了战场中央的大部分注意力。

    四面八方的严寒吐息为他厚重的全身甲染上了白霜。

    他挥剑的动作霎时变慢,勃发的战意也随着低温冷却,整个人昏昏欲睡,身形摇摇欲坠勉强用巨剑支撑。

    眼角的余光是一幅幅残忍又绝望的画面。

    守护着女术士的一队白蔷薇骑士,在交手的片刻后,便浑身染霜地倒在血泊中。谷禦

    猎犬踩着他们的身体撕咬、狂啸。

    凡人之躯,脆弱得像是玻璃,终究无法比肩传说。

    不!

    格里姆一咬舌尖,腥甜和尖锐的刺痛稍微唤醒了他的精神,随即瞳孔一缩。

    一名身材魁梧,身高超过两米的狂猎士兵,摇晃着牛角头盔,挥舞着双手战锤,笔直地向他头顶砸来。

    锤锋所向,空气发出骇人的呼呼声,毫无疑问能破开一切的甲胄和防御,把血肉之躯砸成肉泥。

    还没结束。

    西古德家族的继承人,绝不能这么狼狈地死去!

    骑士的生命就该像火焰一样灿烂!

    格里姆高举正义之剑。

    暗金剑刃在阳光下熠熠生辉,隐隐有一张张威严而古朴的面庞在剑上流转而过。

    一首高亢嘹亮战歌开始在他脑海中回荡。

    魂器里的先祖英灵,保佑我吧!

    您们的后代子孙也要实践那条道路了。

    燃烧吧!

    正义之剑!

    一股熊熊烈焰顺着巨剑的剑柄向上蔓延,一瞬间便燎上冠军骑士全身,他的双眸变成了液态火焰,披上了赤红的烈焰战衣。

    四肢百骸之中,涌起前所有未的强大力量,也暂时驱散了白霜的凛冽寒意!

    向前一斩!

    砰!

    锤剑交击。

    跳跃的火星在半空中勾勒出一条炫目的瀑布。

    作为先攻者的狂猎士兵被巨大的力量撼动,身不由己地后退了数步。

    而格里姆整个人如同天神下凡一般,连出数剑,斜劈,竖斩,脚步前踏,高歌猛进,战场中央充斥着火焰跳跃的光芒,吼叫声和哀嚎,狂暴剑影。

    狂猎士兵好似一棵被狂风暴雨摧折的大树,不停地格挡、艰难地维持平衡。

    数头猎犬被烈焰殃及,化为灰烬。

    某一刻。

    格里姆举过头顶的一剑将士兵再度击开数米,突然变换姿势,右手捏住剑刃中段,将剑柄夹在腋下,剑尖指向狂猎肋骨般的胸甲正中。

    一股庄严肃穆的气势弥漫开来。

    正义之剑在他手中变形为一把长度超过两米的骑士长枪。

    他掣着长枪向前一跃,一匹赤焰战马在身下凝形。

    一道道火焰缭绕的模糊身影,悬浮在他背后,同时举起了长枪,发出战吼。

    鲜红的披风和旗帜随着鼓荡的狂风猎猎作响。

    正义与勇气!

    一生恪守骑士之道的格里姆·西古德最后在心头呐喊,过去一生的记忆画面快速在脑海中掠过,

    最终统统化为一个信念。

    胜过千军万马!

    马蹄如雷。

    载着燃烧的金色骑士冲锋!

    一往无前!

    勇气之枪击飞了战锤,贯穿狂猎的胸膛,任由他在长枪之上反躬四肢、唱响悲歌,带着他穿梭战场!

    冲锋!

    一头猎犬在烈焰之下化为灰烬。

    冲锋!

    从后背偷袭猫鹫和艾登的狂猎士兵被长枪洞穿。

    冲锋!

    击向柯恩的后背的白霜被遮挡。

    冲锋!

    压倒维瑟米尔的猎犬化作肉糜。

    冲锋!

    金色骑士的盔甲、毛发、血肉、筋骨化作燃料,随着烈焰一同燃烧,飞快变得虚幻透明。

    他在魔法咆哮、剑光和白霜纵横交错的战场中狂奔不止。

    扬起的马蹄留下一圈圈烈焰的路径,一个个狂猎饮恨在长枪之下。

    骑士赤红的瞳孔中倒映出一张张带着欣慰笑容的脸庞,西古德家族的英灵们朝他张开了怀抱。

    被冻成冰雕的卡西尔向他伸出了手。

    最终,格里姆策马狂奔到白发飘扬的猎魔人身边,回头看了他一眼,金发飘扬的脸庞露出一抹尽兴而归的爽朗笑容,

    “四角号城的拉维克斯,辛特拉那一战你胜了我,西古德家族的珍宝留给你了。”

    话音落地。

    他脸上笑容凝固。

    整个人彻底被燃烧殆尽,如同风化千年的石雕,散作一缕缕粉尘,随着战场中的狂风消逝。

    哐当!

    闪烁暗金光芒巨剑从半空坠落,深深地陷进地面。

    “这位阁下是谁,他救了老头子一命!”

    艾斯卡尔扶起了脸色惨白的维瑟米尔,声音颤抖地问白狼。

    “一名真正的骑士。”

    杰洛特抹去青筋突兀脸上的冰渣,一把拔出了正义之剑,

    剑上金发骑士的身影一闪而逝。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47708.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