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小东西都好几天没做了图片*走一步撞一下 湿透

    夜深人静。

    洛青舟出去了片刻,回到了花园。

    少女蹲在花丛中,手里拿着锄头,已经又开始低头工作起来了。

    水壶放在她的身后。    小东西都好几天没做了图片*走一步撞一下 湿透    

    上面干干净净,没有一粒泥土。

    显然。

    喝完后,她又用裙子很认真地擦拭了一遍。

    洛青舟看着她身上穿着的粗布衣裙,想起这少女似乎总是穿着那两条淡绿色的,只是样式稍有不同的裙子。

    简简单单。

    似乎没有别的衣服,也没有其他少女的装饰品。

    就连头上,也就只有一根木簪。

    金钗银钗什么的,都没有。

    洛青舟在门口安静地看了一会,走上前道:“夏婵,后天晚上可能是夜市,百灵跟你说了吗?到时候我们去逛夜市,那个……我给你买一支漂亮的钗子,好不好?”

    少女正在挖着杂草的锄头顿时停住。

    顿了顿,她又继续挖了起来,没有说话。

    洛青舟蹲下来,拿起了铲子,帮她一起锄草,又道:“就当作是感谢你上次陪我一起回成国府。”

    少女依旧没有回话。

    洛青舟也没有再多说,低头认真地锄草起来。

    反正那晚如果要去逛夜市的话,他给她买一支就是了。

    当然,不能厚此薄彼。

    小蝶,小百灵,都要有。

    花园里。

    两人蹲在一起,默默地做着事情,都没有再说话。

    两人仿佛有默契一般,都一步一步地向前挪动,始终并排蹲在一起。

    月光如水,皎洁温柔。

    这是一个属于他们的夜晚,独一无二的夜晚。

    三更天时。

    两人已经把这片花圃里的杂草锄尽,土也全部松完。

    洛青舟放下铲子,站起身,活动了一下筋骨,看着依旧蹲在地上的少女道:“走吧,回去吧。那边没做完的,明天再做。”

    少女蹲着没动。

    洛青舟走到近前,弯下腰,不由分说,把她手里的小锄头夺了下来,放在了地上,道:“回去,洗个澡,睡觉。”

    少女听到这几個字,神情怔了怔,眸中露出了一抹恍惚。

    过了片刻。

    她方站了起来,走过去从地上拿起了自己的剑,目光看向了他。

    虽然看起来依旧冰冷,但洛青舟似乎一点都不怕了。

    “走吧。”

    洛青舟走在了前面。

    两人一前一后,走出了花园,沐浴着皎洁的月色,漫步在黑夜的府邸里。

    路上没有人,没有灯。

    漆黑,寂静。

    两人都没有说话。

    起初是一前一后地走着,洛青舟渐渐的放慢了脚步,与她并肩走在了一起。

    她似乎并没有反对。

    两人都走的很慢,仿佛在夜间散步。

    夜风温柔拂过,带着一丝丝的凉意,但吹在两人满是汗水滚热身子上,却是异常的舒服。

    又走了一会儿。

    洛青舟突然转过头问道:“夏婵,在你心里,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少女沉默了一会儿,低声说了两个字:“坏蛋。”

    洛青舟忍俊不禁,看着她道:“我哪里坏了?虽然我对某些人坏了,但是对你可没有坏过。我对夏婵姑娘一直都是很尊敬的,不是吗?”

    少女没有再说话。

    “好吧,不聊这个话题了。那你觉得伱家姑爷,有才华吗?长的好不好看?”

    洛青舟又故意问道。

    少女冷着脸,过了一会儿,方道:“丑。”

    洛青舟道:“丑吗?看来夏婵姑娘的眼光很高啊,别人都说我长的俊呢。”

    少女突然停下脚步,转过头冷冷地看着他道:“百灵吗?”

    这三个字,突然说的很顺畅。

    洛青舟耸了耸肩,道:“除了百灵,其他人也都这样说。”

    少女没再理他,快步向前走去。

    洛青舟追上她道:“夏婵,你跟百灵之间,总是那样相处吗?为什么我每次见到你们,她都喜欢故意调侃你?看得出来,你们关系应该很好吧?”

    少女没有说话,加快了脚步。

    洛青舟愣了一下,也加快了脚步。

    一路上,少女都没有再跟他说话。

    快到灵蝉月宫时,她方渐渐放慢了脚步。

    等来到灵蝉月宫的门口时,她突然停了下来,背对着他,没有动,也没有说话。

    洛青舟走到她身后,犹豫了一下,伸手帮她把秀发上的草屑和泥土轻轻打了下来,轻声道:“回去洗个澡,早些睡。女孩子,不要熬夜,不然对皮肤不好,而且容易老的快。”

    “那我先回去了。”

    洛青舟告辞离去。

    在走出几步后,身后的少女突然开口道:“你……洗澡吗?”

    洛青舟闻言一愣,回头看着她道:“当然洗啊,身上都是泥土,不洗怎么睡觉?”

    少女没有再理他,冷着俏脸,进了门。

    洛青舟也没有再多想,直接去了月夜听雨苑。

    走到湖边角落,脱掉衣服,下了湖水中。

    温热的湖水,立刻包裹住了整个身体。

    洛青舟洗了头发,搓洗了一遍身子,然后伸展四肢,舒舒服服地躺在了浅处的岩石上,闭上了眼睛。

    今晚真是奇怪。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闲的无聊,要去帮那位夏婵姑娘做事,还一直做到了大半夜。

    是因为黑夜中,那道单薄孤单的身影,看起来太令人心疼了吗?

    他什么时候这么心软了?

    心头想着事情,身子享受着温水的浸润,舒服的几乎快要睡着。

    与此同时。

    一道身影悄然无息地从圆门闪了进来,然后贴着墙角,从树林花丛中穿过,悄悄地接近了湖边。

    随即,躲在花丛里,偷看着湖中浸在浅水中的身影。

    看了一会儿,她忽地耳朵一动,转过头,看向了后面。

    另一道身影,猫着腰,悄无声息地穿过花丛,走了过来,躲在了她的旁边,刚要向着湖中偷看去,忽地转过头,与她目光交汇在了一起。

    两人目光相对,皆沉默无言。

    然后,默契地都没有说话,一起默默地偷看向了湖中那道身影。

    洛青舟又躺了一会儿,方坐了起来,叉开双腿,又到处搓洗了一遍。

    洗完后。

    他上了岸,一边穿着衣服,嘴里一边哼着歌曲。

    嗯?

    他突然感觉有些不对,目光看向了前面的花丛。

    随即,他走了过去,拨开了那处花丛,又在旁边的花丛仔细看了一眼,并无异常。

    这才穿好衣服,快步离去。

    等他离开后好一会儿,湖边不远处的另一片花丛中,两道身影缓缓站起。

    “婵婵,刚刚黑漆漆的,我什么都没有看到,我发誓。”

    “你是知道的,我每晚都会来这里洗澡的,姑爷也知道。姑爷肯定是故意的,想要跟人家偶遇,想要在水里色色人家,幸好人家今晚来的晚,才没有让姑爷得逞呢。”

    “婵婵,你……是来偷看姑爷的吗?还是来洗澡的?你身上好多泥土呢,走吧,一起下去。我帮你揉,不是,帮你搓,使劲儿搓……好不好?”

    洛青舟回到屋里,小蝶早已睡熟。

    他过去帮小丫头盖好了被子,对着小丫头娇嫩的脸蛋儿亲了一口,方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神魂出窍,继续修炼。

    先在房间打了一会儿奔雷拳,然后穿透屋顶,飞上了半空,在夜间遨游,向着鸳鸯楼飞去。

    在经过秦二小姐的住处时,他犹豫了一下,飘落了下去。

    刚落到屋顶,就听到下面的房里传来了一阵熟悉的咳嗽声。

    他心头一动,穿透屋顶,飘进了房间。

    昏暗的房间里,烛台上点着一根红烛。

    屋里暖气飘浮,香气袅袅。

    “咳……咳咳……”

    床上,幔帐晃动,又传来了少女的咳嗽声。

    那在幔帐中若隐若现的身影,翻动了一下身子,似乎睡不着,微不可闻地叹息了一声。

    过了片刻,她又再次咳嗽起来。

    “咳……咳咳……”

    房门突然被人推开。

    秋儿听到声音,快步走了进来,走到床边,轻轻掀开了帐幔,满脸关切地道:“小姐,要不要起来喝点药?珠儿正在热着呢。”

    床上的少女微微摇了摇头,再次咳嗽起来。

    从那掀开的帐幔里,可以看到一张苍白的小脸,一只素手里握着月白色的手帕,手帕上,已被鲜血染红。

    少女的嘴角,带着一丝血迹,双目失神,呆呆地望着头顶,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秋儿带着哭腔道:“小姐,就让珠儿去喊姑爷吧,您……您吐了好多血……”

    少女摇头,声音吃力地道:“不……不要打扰姐夫……”

    说完,又脸色苍白地咳嗽了起来。

    秋儿在一旁心疼的眼泪汪汪。

    洛青舟看着这一幕,心头忽地一阵疼痛怜惜。

    他没有再犹豫,立刻从屋顶飘出,以最快的速度返回屋里,魂魄归窍。

    随即出了门。

    夜空中,银月如钩,寒星点点。

    他加快了脚步,脑中满是那柔弱少女脸色苍白,眼神空洞,奄奄一息的模样。

    这个时候,他还有什么可犹豫的呢?

    如果真的能够救下那少女的性命,真的能够治好她的病,哪怕被所有人唾骂和鄙夷,哪怕失去了考取功名的机会,哪怕会被赶出秦府……

    他也愿意!

    这世间,本来就有很多人,很多事情,值得某个人奋不顾身的。

    士为知己者死。

    那少女可不仅仅只是他的红颜知己。

    在这秦府,除了某个人,就是那少女给他的温暖最多了。 .

    他怎么可能眼睁睁地看着对方香消玉殒。

    房间里。

    床上的少女依旧在时不时地咳嗽着。

    秋儿慌忙出了房间,催促珠儿赶快把药盛起来。

    两名丫鬟正匆匆忙忙在厨房忙碌时,一道身影忽地从院墙上跳落了下来,随即贴着墙角,走到了屋檐下。

    “哗……”

    他轻轻推开了窗子,跳落了进去。

    窗户悄然关上。

    他脱掉鞋子,扔进了储物袋里,随即脚下无声地走到了床前。

    “咳……咳咳……”

    床上的少女,依旧在咳嗽着。

    但在最后一声咳嗽完毕后,她似乎突然感觉到了什么,身子一颤,转过头来,隔着朦胧的幔帐,看向了外面。

    屋外突然传来了秋儿和珠儿的脚步声。

    幔帐忽地一动,一道身影掠上了床,熟练地钻进了被子,脑袋缩了进去,与床上的少女紧紧贴在了一起。

    “小姐,药来了……”

    秋儿端着药,快步进了房间。

    床上的少女,声音微微颤抖着:“秋儿,不……不用了……我感觉好多了……”

    药的确来了。

    但不是她手里端着的那碗。

    少女放在被子里的小手,被一只温暖的大手紧紧握在了手里。

    她的另一只手,则在被子里紧紧抱住了他。

    她本来颤抖的身子,也渐渐平静下来,苍白的脸颊上,涌起了两抹诱人的红晕。

    她那空洞而失神的眸子里,终于出现了光亮。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47681.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