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夜晚他偷偷进我身体里/用舌头伺候到高潮

    “把子泰叫来。”

    杨玄带着两具尸骸回城,刚进城就被周氏的人带到了皇城中。

    “来了。”

    老丈人看着依旧平静。    夜晚他偷偷进我身体里/用舌头伺候到高潮    

    “是。”

    杨玄坐下,也不见外的给自己倒了一杯茶。

    双手捧着茶杯,缓缓喝着茶水,依旧有些激荡的情绪在渐渐平复。

    “怕了?”周遵问道。

    “说不怕那定然是撒谎。”杨玄此刻想的更多的是虬龙卫的出现。

    是谁,通知了虬龙卫。

    这人必须知晓杨松成要弄死自己,还得知晓当年的密语。

    周遵屈指在自己的茶杯边上叩击。

    竟然忘记给老丈人倒茶了。

    杨玄殷勤起身,一手压住袖口,一手拿着茶壶倒茶。

    水声淅淅沥沥,水汽朦胧。

    周遵的眼中仿佛也多了一层雾气。

    “一家五姓,王氏最先叛出这个团体。”

    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是人都想自己做老大。

    “周氏自然也免不了这个想法,阿宁的祖父接掌周氏后,一边扩张周氏的实力,一边悄然去寻了当时的武皇……”

    艹!

    这不是二五仔吗?

    大伙儿说好了要和皇帝对着干,可你却私下去向皇帝妥协。

    “事泄!杨松成等人威逼,他只能告病,随后便由老夫接掌周氏。”

    周勤竟然还有这等激情燃烧的时候?

    杨玄想到了另一世界里的灯塔和它的盟友们。灯塔凭着强横的武力和综合实力横行霸道,盟友们围绕在它的身边,按理大伙儿该好好过日子吧?可只要谁的实力接近了灯塔,让它感受到威胁,哪怕是最亲密的盟友,灯塔也会毫不犹豫的出手打压。

    这样的日子没人愿意过,这样的老大没人愿意供奉,只是因为实力不如人,于是就蛰伏着。

    盟友们的国家元首对灯塔的态度很复杂,一方面需要倚仗灯塔来对抗自己的敌人,一方面又不甘心被统治……

    所以,一旦有机会,盟友们捅灯塔刀子也会毫不犹豫。

    当然,大部分时间里,是灯塔在捅他们刀子。

    刀刀不离要害!

    杨玄忍不住说道:“祖父……很男人。”

    周遵莞尔,“是啊!谁愿意做谁的仆从呢!”

    他喝了一口茶水,“老夫接掌周氏,杨松成等人依旧警惕,老夫那时候若是出仕,定然会被打压,故而老夫便蹉跎了半生。

    男人,谁不想指点江山,谁不想一展抱负?

    那时候,阿宁的祖父郁郁寡欢,老夫也是如此,可还得强打精神照拂家中,管理诸事,备受煎熬。

    就在这个时候,阿宁出生了。”

    周遵的眸色温柔了些,“小小的女娃啊!嚎哭,咯咯咯的笑,天真无邪。阿宁的祖父爱不释手,亲自带着她。”

    周勤那时候想必很郁闷吧!

    “孩子半夜会嚎哭,会折腾,阿宁的祖父也曾焦头烂额,说是再也不管了。可回过头,依旧喜滋滋的抱着阿宁,说什么心肝宝贝……”

    想象一下威严的周勤抱着一个小女娃,一边拿胡须去蹭她娇嫩的小脸,一边心肝宝贝的叫唤。

    “很慈祥。”

    “是啊!”

    周遵笑了笑,“阿宁的出生让她的祖父,以及老夫都欢喜不已,随着她的成长,周氏也渐渐度过了危机。”

    这么说,阿宁还是个吉祥物?

    不!

    是心头肉。

    想到周宁叛逆的去了国子监,而周氏没啥反应,杨玄就明白了。

    周氏两个大佬的心头肉啊!

    换个人试试,早就被抓回去,就算是不侵猪笼,从此也不得走出周家半步。

    “那时候阿宁的祖父说过,要为阿宁寻个顶天立地的大丈夫。”

    杨玄小心翼翼的问道:“丈人,我……”

    我算不算?

    “阿耶的心思老夫明白,他只是不甘当初的失败,于是便把希望寄托在了子孙的身上。老夫出仕,阿宁的夫婿精挑细选……皆是如此。”

    也就是说,周勤希望自己的孙女婿是个了得的大丈夫,把自己未竟的事业继续发扬光大。

    杨玄认真的道:“丈人放心。”

    周勤笑道:“掀翻旧的秩序,带着周氏与杨氏能分庭抗礼,这是老夫的责任,你……好生做你的官。”

    可我也想掀翻旧秩序啊!

    而且这个秩序会让您惊讶的大。

    是整个大唐!

    “故而,当初为阿宁挑选夫婿时,生出了许多事。这个不满意,那个不好。阿宁也是被我们给弄烦了,干脆一走了之。”

    这不就是相亲吗?

    卷轴里杨玄见过,男女们平时工作,得了休息后,被父母召唤回来。

    回来干啥?

    相亲!

    上午要见两个,下午见两个,晚上再见一个……

    有人甚至坐在家中,相亲对象一个个流水般的进来,出去,进来,出去……

    就差来个集体相亲了,一人端坐,一群异性站在他(她)的身前,长辈和媒人介绍情况,他(她)矜持而不耐烦的挑选着。

    这个画面感不对。

    怎么有些像是挑选技师呢?

    换做是杨玄,估摸着也得疯。

    周遵笑道:“后来阿宁中意你,阿耶骂了几次,不以为意,以为阿宁用不了多久就会醒悟,直至你来周家求见。”

    杨玄还记得当时的场景,“门子把门一关,不见!”

    周遵莞尔,“阿耶和老夫都仔细查过你,没背景,孤苦,出身贫寒。

    说实话,作为父祖而言,自然希望子女的未来过得好。”

    这个想法杨玄此刻理解了。

    “伱出身不好,不高。不过却极为出色,文武都很出色。”

    “丈人谬赞了。”杨玄心中有些窃喜。

    “今日之事,是老夫的疏忽,你准备如何?”

    杨玄在路上就想过了,“我想把尸骸丢在杨氏的大门外。”

    这是公然打脸。

    只是想想,杨玄就觉得倍儿爽。

    “儿戏!”周遵轻描淡写的道。

    呃!

    杨玄:“……”

    周遵淡淡的道:“阿宁的夫婿,杨松成也敢动吗?”

    “丈人……”

    杨玄担心老丈人会去寻杨松成单挑。胜负倒是两说,这重臣之间斗殴极为坏名声。

    周遵说道:“你且回去,尸骸,就送到周氏。”

    “是。”

    老丈人看样子要为女婿做主,女婿也只能受着。

    想想其它人家,女婿的事儿有几个人愿意管?

    知足了!

    杨玄走了。

    周遵看着茶杯上水汽渐渐淡薄。

    “子泰不知晓自己早已不是当初的那个小子了,他升迁之快,令老夫也颇为惊讶。

    杨松成敢出手,便是看到了这一点。

    周氏的女婿宛如一颗新星,正在北疆冉冉升起,假以时日,定然会光芒万丈。

    杨氏是有不少人才,可老夫清楚,杨松成也清楚,如子泰这般的,一个也无。

    所以,杀子泰,是一石二鸟,一方面是泄愤立威,另一方面,却是想除掉子泰这个未来的威胁。”

    “老狗!”

    “来人!”

    一个仆役进来,束手而立,“郎君!”

    ……

    “事败了?”

    杨松成蹙眉,“大意。”

    “阿郎,说是有路人正好经过,见义勇为。”

    “路人恰好经过,还得是修为了得的路人,这得……多巧”

    杨松成看着皇宫方向,“皇帝看来是有些不甘寂寞了。”

    老仆说道:“周遵说要自己问问,大概是想报复。”

    杨松成说道:“最近家中人出门多带几个人。”

    “是。”

    ……

    仆役快马加鞭赶回了周家。

    “何事?”

    周勤拎着个鸟笼,正在院子里散步。

    “阿郎,姑爷被杨松成令人刺杀……”

    周勤听完后,问道:“大郎是什么意思?”

    “郎君说了,以牙还牙!”

    周勤把鸟笼随手一扔,竟然恰好挂在边上的树枝上。

    “更衣!”

    “阿郎!”谷鵚

    “老夫许久未曾出门了,出去,看看。看看那些老朋友!”

    稍后,一辆马车出了周家。

    随后。

    百余气息沉凝的男子骑马出来。

    最后,才是一辆牛车,上面摆着两具尸骸。

    正是张岳和范基。

    ……

    延寿宫中,掌门肖旦正在看书。

    修炼为何?

    其一,强大的力量令人迷醉;其二,追求长生久视。

    “掌门!”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47620.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