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5分钟湿透(学长别我h)最新章节列表

  两人脑海里飞速搜索着天下有名气的剑修,却愣是没有找到相符合之人。

    这时,朱蚕突然感应过来,眼前这黑衣人分明就是那晚逼的自己出剑的四品巅峰修士。这剑气和那晚自己遇到的如出一辙。

    “他是那晚和褚峥一起带走世子的那位大理寺的年轻人。”朱蚕提醒了一句。  分钟湿透(学长别我h)最新章节列表"      

    蒋烈很快就反应过来,也瞬间想起了余乾这个人。他清晰的记得当时这位四品修士逼的朱蚕出剑。

    自己当时还好一番嘲弄朱蚕。这件事他印象很深。

    “你是说,对方现在只是四品巅峰的修为?”蒋烈难以置信的问了一句。

    实在是余乾现在身上的剑气太过惊人,直接将他自身的修为遮盖住,根本分辨不出来是什么境界。

    “嗯。”

    “他吗的,怎么可能?”蒋烈直接爆粗口,“这世上怎么会有这般强悍剑势的四品修士?这不是扯淡嘛?”

    “是什么不重要了,一人一个。”朱蚕冷静的说着,“那位女的就交给你了。”

    “嗯,明白了。”蒋烈也只能收起心中的荒诞感觉,脸色肃然的点着头。

    朱蚕随手扬出两道光罩,将依旧处在昏迷之中的杜如寒和朱宸两人分别包裹住,任由其飘在空中,然后转头一脸肃然的看着余乾、

    余乾看了眼光团里的朱宸,然后将视线望向朱蚕,想杀朱宸,还是得把这两位三品修士宰了。

    一边的蒋烈早就忍耐不住,一拳直接朝陆芊芊轰了过去,天地自成一势,灵气汇聚成一匹火焰色的猛虎,同时发出巨大的兽吼,朝陆芊芊奔袭过去。

    热浪一层又一层的向四处散开,将周围的灵力都直接渲的狂暴,若是寻常丹海修士在此,别说硬抗猛虎,就是这灵爆的余威都扛不住。

    陆芊芊眯眼瞧着这头朝自己冲过来的猛虎,她双手轻轻掐诀,周围的灵气便入水纹波动起来。

    而后七八条粗壮的透明色灵链凭空出现,直接将这头猛虎死死的捆住。

    阵阵不甘的兽吼之声,将人的耳朵震的生疼。陆芊芊直接凌空扯着灵链往上空飞去,蒋烈表情严肃的亦是化作狂风朝陆芊芊追击而去。

    余乾视线的余光扫了眼两位三品大修士的远遁。方才二人试探性战斗,跟之前见到的场景确实差很多。

    举手投足之间就都是天地大势,对天地大势的利用都已臻化境。

    这便是归藏三品境界和丹海境界的最大不同,前者已然能用天地大势作战,灵气的使用率远非丹海境的修士可比。

    毫不夸张的说,寻常四品境界的修士,一百个加起来都干不过一位彻底能借用天地灵力战斗的三品中层修士。

    这根本就是质的区别。

    也正是因为这个意义,才让每一位三品中层以上境界的修士都能成为国之柱石的存在。

    余乾有些感慨,这三品中层境界已然强悍如此,那三品巅峰境,掌握了神通的修士又该如何强大。

    修为到了后面的阶段,真的是一步一重天,大境界内的小阶段晋升也是如此。

    余乾望着眼前的朱蚕,内心无比慎重,他知道,就算自己有仙灵之气以及仙人剑术傍身,也不能有丝毫大意。

    毕竟两人的境界实力差之千里,要换成寻常的四品巅峰修士,在朱蚕面前拔剑的资格都没有。

    “你很强。”朱蚕看着余乾淡淡的说了一句,“我来没有见过一位修士能用你这般凝练且强悍的剑气。

    我倒是很好奇,你是如何以区区四品巅峰的修为能把自身剑气凝练到这个地步?”

    余乾没有回答,只是一脸漠然之色。

    朱蚕轻轻摇了下头,“年轻人气盛是好事,但是过分气盛就是愚蠢。你这个年龄能修炼到四品巅峰境,可以说是举世罕见。

    但,伱或许不知道,归藏和丹海的具体差别,这绝非是你的天赋能弥补的。”

    说着,朱蚕缓缓的抽出自己腰间的佩剑,这只是一把非常普通的长剑,看着就像是集市上几两一把的那种。

    朱蚕横剑在手,声音从容且骄傲,“朱某也是一位区区剑修,握剑已有二十个年头。自以为能单纯在剑术上胜过我的,天下间寥寥无几。

    你身上剑气罕见,值得我认真对待,请赐教。”

    余乾也徐徐开口,“请赐教。”

    这一刻,两人倒像是没有任何仇怨一般,只是单纯的以剑修身份进行战斗的两位修士。

    对余乾来说,抛开别的不谈,这位三品剑客,对自己是一块上佳的磨刀石。

    失败这种事余乾从来不会去想,这是他从上辈子就一直延续下来的优点,人这一生总会不断的碰到比自己强大的对手。

    当你必须要和这样对手战斗的时候,一步退便是步步退。

    亮剑精神一直是余乾做事的准则。当你决定做一件事的时候,便只需要用尽全力做这件事,哪管对手滔天。

    只要能一直用自己最强大的一面来示敌,那么无论结果如何,这一刻你都是胜利的。

    平时的苟和遇到事时候的硬,二者半点不冲突。

    朱蚕右手食指轻轻的弹了下自己手中长剑的剑身,清脆悦耳的剑鸣之声幽幽的传了出来,他并未选择动手,而是傲然的站在原地等待余乾出剑。

    这是他作为一位剑客,作为一个境界高出对面小辈一大截剑客的骄傲。以及,对年轻剑客的尊重。

    余乾身上气势再次攀登起来,他并未选择第一时间动用青冥剑术,而是以自身正常的丹海之力以及金丹之力同时驱使青鱼剑诀。

    青鱼剑诀是当初巫汐传授给他的,就是改良版的太白剑经,是太白门的绝学。

    余乾又用灵箓对这一整套的青鱼剑诀进行优化,把本来就强悍的太白剑经威力又提升了五成。

    【剑技:惊涛剑术】

    余乾同时使用金丹之力以及丹海之力祭出手中的飞剑,飞剑腾升,划破长空,一道又一道的连绵剑气铺天盖地也似、

    阵阵轻鸣之声响彻起来,以惊骇的威力和速度向朱蚕奔涌而去。

    朱蚕表情如常的看着朝自己而来的这铺天盖地的剑气,四面八方都被这威猛的剑气环绕。

    朱蚕丝毫不慌,右手轻轻的弹了下手中的长剑。

    铛的一声,长剑幻化出一道白色剑气,剑气狭长,凝练如白缎,润滑若丝绸。

    看着人畜无害的剑气,此刻却是世间最锋利的存在,轻易的割裂开余乾这连绵不绝的剑气。

    二者相撞,皆消散于天地之间。

    四周气息顿时狂暴起来,将两人身上的衣服吹的猎猎作响,落在下方的时候,更是将林木摧枯拉朽一样的斩断。

    余乾抬头看着举重若轻的朱蚕,不由得眯起了双眼。

    周围参与剑气滋滋作响,两人却都仿若未觉,只是看着彼此。

    余乾心里长叹一声,这惊涛剑术已经是加强版的,自己又用尽最强的丹海和金丹之力同时驱使。

    毫不夸张的说,就刚才的那些剑气,余乾完全有自信瞬杀一群和自己同境界的人。

    可是却被这位朱蚕轻描淡写的化解了,对方只是轻轻的随手一剑。

    实力境界上的硬差距确实根本无法弥补。

    这位朱蚕实力很强,比蒋烈强,只比褚峥稍逊一筹。剑修果然是有加成的,这位名叫朱蚕的剑客也难怪这么自信。

    说天下间能单纯以剑术胜过他的寥寥无几。余乾现在也信了这个说辞。

    “惊涛剑术,你是太白门的人?”朱蚕望着这漫天散乱的剑气,问了一句。而后又自语一声,“不对,这剑术技巧比太白门的惊涛剑术高了许多。但又分明是同源。”

    这样看来,只有一种可能,眼前的这位年轻人把这惊涛剑术改良了。

    得出这个答案,朱蚕不由得分外感慨。真是一代人有一代人的天才。余乾在剑道上的造诣真的让朱蚕极是惊艳。

    “小子,你很强,也很厉害,但是我现在没有时间陪你玩了。”

    说完,朱蚕身上杀意蒸腾,无可匹敌的剑气从体内迸发出来,手握长剑的朱蚕瞬间消失在原地。

    再出现的时候,已经是在余乾的身后,毫无保留的带着霸道的剑气朝余乾斩去。

    感受着身后凛冽至极的剑气和杀意,余乾心中若明镜。方才朱蚕选择下死手的刹那,余乾就已经全力驱使体内的四缕仙灵之气了。

    此刻的他准确来讲已经不是一位单纯的四品巅峰的修士。而是怀有精粹无比的仙灵之力的四品巅峰修士。

    仙灵力所带来的质的飞跃足以让此刻余乾的战力拔高到一个不可思议的地步。

    铛—

    剑与剑碰撞产生的与天地共鸣的清脆之声,余乾转身,出剑。

    正面对上朱蚕的杀招。

    霸道无匹的剑气在两人对轰的这一刻四散开来,左侧的一处小山头竟然直接被硬生生的给削平了。

    底下的山丘树木更是在这狂暴四散的剑气之中夷为平地,地表瞬间化为荒芜的模样。

    看着和自己硬碰硬却依然有余力的余乾,朱蚕脸上写满了震惊之色。根本不敢相信眼前的景象。

    四品巅峰的修为再无论如何强大,和归藏比起来早已是两个世界的人了。

    朱蚕从未听说过有四品的修士可以硬抗三品修士,而且还是自己这样三品修士之中的佼佼者。

    这让朱蚕根本不敢相信,数十年来构建的世界观直接崩塌了,世上怎么可能有这种人?

    余乾分明就是四品修为,不可能是三品修为的。

    朱蚕脸色黑沉如水,往后退了两步,见余乾此刻身上的气息变的让自己陌生至极,一种从未见到过的气息。

    很神奇,隐隐的竟然让自己有些许畏惧感。

    “你到底是谁!”朱蚕声音低沉的问道。这时候,他更相信眼前的人根本不是什么大理寺的人,而是大修士在这扮猪吃老虎。

    余乾自然不会回答这种无聊的问题,仙灵之气有限,而且动用仙灵之气对自己身体的负荷也大,他现在必须得在最短的时间内解决掉朱蚕。

    就在这时,远在高空之上正赶来一道清瘦的身影,停在那里,视线透过云层,落在余乾身上。

    穿着一身黑色长衫,长发披肩,在高空的大风下恣肆飞舞。清冷的脸庞上此刻涌上一抹讶异。

    她是月华,天子李洵请来暗中保住朱宸一人的性命的。下方的场景方才她也都瞧见了。

    阿古力被圣母拉扯的远遁,陆芊芊和蒋烈的战斗,她都没有半点兴趣,只是在这盯着朱宸一人。

    但是此刻余乾身上的气息却突然吸引住她的注意。

    因为离的距离很远,她不能具体的感应到下面那些人具体境界。单从表面气息来看,粗略的都是三品中层以上的修为。

    余乾现在身上翻涌出的神秘气息直接吸引住她绝对的注意,这种修为之力,她从未见过,区别于她已知的任何一种。

    其精粹程度闻所未闻。

    尤其是他身上不停攀升的剑意,其剑气之浓烈,自己远在高天之上却也能清晰的感知到。

    这样凝实霸道的剑气她从未见过,这定然是一位绝世剑修。谷尸

    看着裹在严严实实的黑衣之下的余乾,月华眉头微蹙,总觉得像是在哪里见过这个黑衣人。

    突然,陷入思绪的月华从走神中抽离出来,心中一凛,将头转向左边,一位正在挖鼻屎的老头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自己身侧。

    柯镇邦脸色慵懒的打了个哈欠,鼻孔里挖出来的鼻屎搓成球,轻轻弹掉,然后将视线在月华身上上下打量着。

    纪成发生死令的事情他自然知道。虽然作为二品天人修士,他不好直接参与追捕朱宸的行动。

    老人家虽然老,但是心里门清,智慧也是有的。他不知道这是南阳的实力,还是天子和南阳方面的配合。

    但是无论是哪种情况,以他的实力和地位都不能直接出手,否则只会恶化事态。

    但他答应过褚峥,若有二品修士出现在太安城附近并且和朱宸有关的话,就要管。

    而且作为太安城为数不多的二品修士,这种事更要管了。

    月华只是一位新进阶的二品天人,出山之后就直接找上李洵,一直住在皇城里,所以柯镇邦不认识她。

    作为一个自己不认识的二品天人,那就肯定不是太安的人。

    再加上对方身上鬼气环绕,又在这里暗中偷窥下面南阳一行人,柯镇邦直接把月华当做了那位在南阳潜修的邪修。

    他不能直接管朱宸的事,但二品修士的事却必须得管,自己不能插手,那南阳那边的人也不能插手。

    柯镇邦又扫了眼底下打斗的这些人,同样没有多少兴趣。甚至他也没认出来余乾。

    实在是因为余乾现在身上的气息跟之前完全不同,用仙灵之气驱使修为的余乾直接判若两人。

    他不管是谁在下面狙击这南阳的人,在柯镇邦眼里,这就是自己人。那么自己这个老头子就要帮帮场子,不能让南阳的二品修士破坏这行动。

    月华眉头依旧紧蹙的对上柯镇邦那肆无忌惮的视线,而后率先清冷的开口,“阁下是大理寺的柯长老吧。”

    “你还认得老夫?”柯镇邦轻笑一句,饶有兴趣的看着对方,实在没有任何印象。

    “在这太安城中有这般霸道实力的也就只有柯长老了。”月华淡淡补充了一句。

    柯镇邦无所谓的说道,“既然你认出老夫,就乖乖的跟老夫走一趟吧。你个小女娃初入二品境界罢了,远非老夫的对手。

    你是鬼修吧?大晚上的出现在这太安城,老夫怀疑你有颠覆我大齐之心,跟我走一趟吧。”

    月华沉默下来,她不能说自己和李洵认识,是李洵让自己来的,更不能说自己和李洵有交易。

    因为这事只有自己和李洵以及空如知道,绝对不能传第四人的耳中。

    因为她和李洵的合作牵涉之大,绝对要保密。

    所以,不能跟眼前的柯镇邦坦诚自己的来意,可是若是不说,自己就又保护不了朱宸。因为真打起来,她知道,自己现在的实力绝不是柯镇邦的对手。

    柯镇邦误会,她自己又不能解释。

    这就直接陷入两难的境地。

    她在踟躇犹豫,柯镇邦却直接帮她做出了决定,直接凌空抓住月华的肩膀,然后朝远处激射而走,意欲将这位邪修带离这战场。

    这是他现在能以自己这个身份做到的最优解。

    月华被柯镇邦强大的实力死死的压住,一时之间无法挣脱,只能任由对方带着自己远去。她眸子清冷的回望了余乾方向一眼。

    倒是没想到会遇见这样的突发情况,月华倒也不担心自己的安全问题。

    修为到了他们这个地步,就算不敌,但若真想全力逃跑的话也还是可以的。对方也不太会下大代价跟自己死磕。

    毕竟大道为主,打打杀杀什么的,只要不是死仇,一般都不太会有。

    她只是想着这朱宸能不能活下来。有这些人拦路,对南阳那边绝对是很大的阻拦。

    但是现在她真的毫无办法,柯镇邦的实力比自己强很多是不争的事实,根本无法在他手下强行下去帮忙。

    只能希望那南阳一行人还有别的后手,毕竟阿古力在,倒也不是没有机会。以阿古力的修为应当能保证朱宸的无恙才是。

    想到这,她也稍稍放心一些。

    下方,余乾身上的剑气愈发的凛冽,直接将朱蚕再次逼退一些。

    只见,余乾将手中的长剑扬到空中,轻灵飞剑直接在空中化作万千柄飞剑。每一柄剑身都散发着耀眼的光芒,将周围照的如同白昼一般。

    余乾面色冷淡,双手掐诀,体内一缕仙灵之气直接化作万千散入飞剑灵体之中。

    “去!”

    余乾居高临下,朝朱蚕一指,身后万千柄飞剑顿时发出轻快的剑鸣之声,然后朝朱蚕倾泻而去。

    后者脸色大变。

    看着眼前的万千飞剑仿若星河一般的朝自己飞来,剑气之强盛,让他身上寒毛林立。

    傲然立在万剑之中的余乾此刻的剑意锐不可挡,直冲云霄。最后他本人更是化作一柄最锋利的剑,携带着轻灵飞剑的本体朝朱蚕一剑斩去。

    后者面对着这漫天的飞剑根本避无可避,只能举起手中的长剑横在胸前,专注的看着余乾手中的那柄剑。

    其它幻化出来灵剑任由其斩在自己刚构建起的罡罩之上,罡罩被剑气斩的摇摇欲坠,更有不少穿透进去,落在朱蚕的身上。

    转瞬之间,身上便多了无数缕细小的割裂口,衣裳更是不成样子。

    然后,余乾已经携长剑而来。

    铛—

    长剑对上长剑。

    朱蚕脸色再次一变,看着近在咫尺的余乾,一股从未有过的压力涌遍全身。

    剑与剑对碰的刹那,周围数十丈范围内的空气就全部被播散出去的剑气搅弄的扭曲起来。狂风四起,底下的土地又被翻了一层皮。

    毁天灭地的剑势从余乾身上的压过来,朱蚕被斩落地,然后一路被余乾压着后退。

    所到之处,寸草不生。

    两人一路后退,在地上划出一道一眼望不到头的沟壑。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两人才将将停了下来。朱蚕喘着气,口鼻之间渗出鲜血,握剑的双手更是颤抖着。

    余乾后退两步,看着眼前狼狈至极的朱蚕,不给对方任何喘息的时间。

    他双手掐剑诀,仙灵之气再次没入轻灵飞剑之中。自身连带着周围的剑气再次攀升到让朱蚕绝望的地步。

    青冥剑术,斩人剑!

    余乾再无半点保留,全力握住轻灵飞剑,然后一剑劈出。

    天地直接为之变色,巨大的剑气此刻便是世间最凝练的存在。其剑意之昌盛更是灿烂过星河之力。

    朱蚕想要抬起手中的长剑,可是最后看着眼前的这道带着灭绝气息的剑气,他终究还是放弃了。

    心中一片死寂。

    剑修对决拼的是剑意,拼的是修为,拼的是剑心。

    可是余乾的这两剑,接连且无情的粉碎了朱蚕这三个信念。

    他练剑一生,用剑一生,遇到过很多厉害的剑修,可是却从来没有遇到过一位让他不知道该如何出剑的剑修。

    他自衬剑术无双,可是比起眼前的灿烂,就像萤辉比皓月。

    那是层次上的差别,是高度上的欠缺,更是对剑的理解有着本质的落差。

    世上怎会有这样华丽的剑气,这样高昂的剑意,这样灭绝的剑势。

    他朱蚕再无出剑的可能,看着傲然立在空中的余乾,他想不通,为何余乾这么年轻却能有着这么高深的剑意理解,这么恐怖的剑术理解。

    剑修这条路讲天赋,更讲毅力和努力。一位合格的剑修挥剑十万次才算是摸到门槛,想要精深,付出的努力是旁人难以想象的。

    余乾是如何做到的,他明明这么年轻。

    他明明只有四品巅峰的修为,为何能祭出这三品巅峰境界的无敌剑修才能祭出的剑气。

    朱蚕的心中最后是疑惑,不甘,嫉妒以及羡慕,他望着漫天璀璨的剑气就这样落在自己的身上。

    思维顿时停止,整个人直接在这道以仙灵之气驱使的青冥剑气之下化作乌有,形神俱灭。

    剑势的余威落在地上,直接发出巨大爆炸轰隆声,将地面斩成两截,深不见底,长不见底,仿若一路延伸至地平线尽头。

    看着空荡荡的地表,余乾在原地微微喘息,两人的打斗已经偏出了不少距离。

    蒋烈就在自己的左侧不远处与陆芊芊缠斗,前者自然是注意到余乾的那两剑毁天灭地的剑势。

    朱蚕的死去让蒋烈惊怒至极的同时,内心同时涌上了无比巨大的惊骇之意。

    他无法想象一个四品修士为何能祭出这样的两剑。

    余乾却侧头过去,对着蒋烈露出一抹森然至极的微笑。而后双手掐诀,仙灵之气再次注入剑身。

    毫不犹豫的再次出手。

    青冥剑术,斩人剑!

    一道绵延无际的剑气从天落下,若来自九天之外,又像是来自仙宫。

    剑气声清鸣透亮,青色华光划破夜空,璀璨如星河般。

    余乾的第三剑。

    落在蒋烈的眼中,是那样的灿烂,他仿佛看见了世上最耀眼的剑气,来自高纬度的威压将他整个人压的动弹不得。

    他尽全身的力气,翻涌起修为,怒呔一声,高举双拳对轰上去。

    一阵耀眼的光芒闪过,蒋烈整个人消失在原地,在余乾这最强一击之下化为乌有。

    稍顷,剑气消散,轻灵飞剑落回余乾手中,余乾努力保持已然快要力竭的身子不颤抖,持剑傲然而立,面无表情。

    陆芊芊的脸上挂着茫然,震惊,难以置信,就仿佛身处梦境之中。

    她亲眼看到余乾就像成为一位绝世剑仙,两剑斩了朱蚕,又一剑斩了蒋烈。

    尽管,蒋烈快要被自己击溃,但三品中层修为的底子还在,现在却直接这个下场。

    这是余乾?这是四品修为的余乾?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47608.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