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王妃这么紧/首长一下子就进去了

    “辛辛苦苦创业数万年,岂能便宜李少非这野种。”

    刘破风是越想越气。

    尤其是想到之前自己被李少非给吓得失魂落魄的样子,就更是恨得咬牙切齿。  王妃这么紧/首长一下子就进去了      

    他是何等的人物?

    傲啸帝都风云数万年,结果竟然被一个后辈给吓破了胆。

    这口气,是真的咽不下去。

    现在他得到了师尊血魔始祖的庇护,不用再担心生死,回过味来之后,在一种叫做恼羞成怒的心态的加持之下,报复的心思急骤发酵。

    可是,该如何报复呢?

    刘破风陷入了思索之中。

    很快就有了思路。

    既然李少非这个祸胎,让自己失去了一切,那我也要让他失去所有,审判庭是我一手建立的,我无法掌控的话,别人也休想得到。

    杀不了李少非,但是我可以毁掉李少非辛苦打造的一切。

    谁让这个祸胎,和自己一样,也是一个队世俗权势野心勃勃的家伙呢。

    刘破风越想,眼眸中的光芒就越是明亮。

    “经营了大审判庭这么多年,我的心腹可不只是几大审判长,待我联系上那些老部下,暗中偷袭三五次,就足以让大内组织付出惨痛代价。”

    刘破风笑了起来。

    然后他立刻开始行动,暗中联系自己最信任的几个心腹。

    ……

    ……

    “嗯?”

    林北辰看着眼前的年轻人,眼中露出一丝意外之色,道:“你的意思是,刘破风暗中联系你,想要对本座不利?”

    这几日,他冥思苦想,正在寻找可以作为最后一句分身的材料,始终找不到有用的线索,尤其是针对刘破风的一些念头,因为后者龟缩在第八殿之内而无法付诸行动,没想到突然就有一位昔日审判庭的成员,前来告密。

    年轻人叫做单剑,昔日审判庭第六分庭麾下的一名特别行动队队长,星君级巅峰修为,并不算是如何出色,在大内组织收编了审判庭之后,单剑也被收编,成为了一名大内高手,而且因为身家相对清白,没有参与过针对特法局的活动,反而是被注重培养年轻人的林北辰升了官。

    “是的,局座。”

    单剑单膝跪地,道:“属下也没有想到,刘破风会突然联系属下,收到消息之后,属下虚与委蛇,之后第一时间来回报

    局座。”

    林北辰竖起中指揉了揉眉心。

    他已经日渐膨胀嚣张,这样的动作现在开始光明正大地展露出来了。

    “刘破风会在这个时候联系你,说明在他的心中,你是可以信任的心腹,为什么你会第一时间将他卖掉?”

    林北辰不动声色地问道。

    单剑神色不卑不亢,道:“属下对于大人在特法局的政策早就无比佩服敬仰,其实不只是属下,两大庭的很多年轻人,都渴望能够为大人效力,就算是战死,亦可庇护家人亲友,我们都听说过那些牺牲的特法局烈士,其妻子父母都得到了恩荫照顾,所有特法局的强者都愿意为大人您效死力,您为了心腹张威,不惜与两大庭为敌,一怒之下铲平地下黑暗世界……“

    说着说着,这年轻人的脸上,已经全部都是崇拜的光芒,就好像是球迷看到了乔丹一样。

    呃?

    林北辰大感意外。

    没想到自己之前收买人心的举措,不但收买了自己人,连敌人都被打动了。

    单剑竟是越说越激动,继续道:“那刘破风为人刻薄寡恩,心狠手辣,驭下苛责,动辄打杀,且任人唯亲,审判庭中多为其亲属族人,诸多无能之辈尸位素餐,而我们这些年轻人却得不到出头的机会,我们很多人,早就想要为局座您效力了,如今三大特殊权利机构合并,我们总算是梦想成真了,何况大人您一来就重用年轻人,给了我们不少立功的机会,刘破风他只不过是对属下稍微施了一些小小恩惠,自以为可以让属下感激涕零为他效死,当真是可笑之极。”

    所谓千穿万穿,马屁不穿。

    林北辰顿时觉得整个人都暖洋洋的。

    看到没有,这就是人格魅力。

    在我强大的人格魅力面前,刘破风的那些小小心机,简直就是跳梁小丑。

    不过,以防万一,林北辰还是用手机扫一扫,确定了单剑的忠诚度。

    很好。

    WIFI信号满值百分百。

    不是在玩黄盖。

    我林北辰靠着自己的努力,一步一个脚印,辛辛苦苦地混到现在,终于开始享受主角的待遇,有人被我的王道之气所慑,纳头便拜了。

    “很好,你且先站起来说话。”

    林北辰满意地点点头,问道:“很好,继续说吧,刘破风暗中联系你,所为何事?”

    单剑连忙道:“老贼让

    属下关注大人您的动向,确定大人您不在大内总部的时候,第一时间向他汇报。”

    哦?

    林北辰竖起中指揉了揉眉心。

    他一下子,就明白了刘破风的想法。

    这狗日的是想要传送偷家啊。

    他得不到的东西,宁可毁掉也不愿意便宜了自己。

    那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很多了。

    林北辰看向单剑,道:“他还联系了其他人吗?”

    单剑摇头道:“属下不知。”

    说完,他略作思考,极为肯定地道:“但以刘破风往日的行事风格,想必一定会有其他的心腹安插在大内中,而且绝对不止一个。”

    林北辰又问:“你来见我,可有其他人知道?”

    单剑连忙道:“属下今日当值,进殿汇报乃是本身职责,有三位其他同僚见到,但不知道属下的汇报的内容。”

    “很好。”

    林北辰越发满意。

    这个单剑是个人才,有勇有谋,行事严谨。

    值得培养。

    “你下去吧,按照刘破风说的去做即可,他让你怎么做,你就怎么做,明白了吗?”

    林北辰道。

    “遵命。”

    单剑抱拳行礼,转身离开。

    他没有自作主张地多问,因为他知道,只要将消息汇报给凌凌漆大人,那接下里的一切,都将注定。

    刘破风这种蠢货,是斗不过天纵神才的凌凌漆大人的。

    很显然,凌凌漆大人对于刘破风也有必杀之心。

    和刘破风允诺的那些虚无缥缈的东西相比,单剑不论是从感情上还是理智上,都更加偏向于林北辰。

    这是经过了事实检验的。

    而且单剑也坚信,只要自己完成了这个简单的任务,凌凌漆大人一定会嘉奖自己。

    接下来的七八天,单剑将林北辰的行踪,详细地汇报给了刘破风,并未有任何的隐瞒。

    其间数次,林北辰都有外出离开的时候,但得到了消息的刘破风,并未采取行动。

    终于,在第九天的时候,当林北辰再一次外出前往生龙山驻地的时候,收到了消息的刘破风终于按耐不住采取行动了。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47435.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