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老师不行我做不下去了小说H(蹂躏皇后)最新章节列表

   三无边的血色交织如海般翻涌怒啸着。

    石碑翻转的刹那,黄虎已然失去了对于外界的一切捕捉,唯有那血色翻涌。

    待得他再度醒转,眼前,赫然是一副地狱般可怖的景象。    老师不行我做不下去了小说H(蹂躏皇后)最新章节列表    

    残肢断臂、血泊硝烟。

    刀兵残片,人血马尸以及,废墟之外,那一片惊恐错愕的眼神。

    发生了什么?'

    恍惚之中,黄虎低下了头,尽是血污的手掌中,是一挂人肠,他的脚下,是一具死相凄惨而狰狞的尸体。

    轰!

    黄虎身形一颤,继而,只觉惊涛骇浪般的热流在体内一下炸开,化作让他都惊悚的力量,扩散到全身。

    同时,似有铜钟在脑海中敲响,

    幽冷而无波动的声音,化作他能够理解的文字,在心头涌动出来:

    【截道天夺,杀七得一,戮夺万类以奉天!】

    “天夺神通?!“

    福至心灵,黄虎念出了拓印在灵魂深处的名字。

    一刹那的恍惚之后,他回过神来,理解了自己此时的处境,也明白了,那一面石碑,赫然是一枚‘神种'。

    其上,蕴含着传说中,唯有仙佛才能掌握的神通力量。

    而小镇之外,上百悍匪,皆是自己燃点神通的祭品,而自己,杀了他们,并以此汲取了所杀者,七分之一的力量。

    奉天七之六,自得七之一?

    这。这。……

    惊惧涌上心头,黄虎止不住的颤抖,干呕起来。

    “黄老大!”

    直至此时,一众村民方才如梦方醒,去了恐惧,纷纷上前搀扶,二狗子更是踩着血泊残尸第一个上前,轻轻拍打他的背部。

    “我。…

    黄虎面色煞白,正想说什么,突然神色一僵。

    比之前敏锐了数倍的耳力,让他瞬间捕捉到了一股不同寻常的震动,未多久,

    其余村民也都察觉到了。

    雪地在抖动,远处,传来闷雷也似的响动,那是,马蹄声?

    “戒备!“

    黄虎推开二狗,发声警戒一干惊魂未定的民兵乡勇,自己则捡起一口大刀,立在所有人的前面。

    轰!

    轰!

    马蹄声如雷。

    未多久,在神色骤变中,黄虎看到了夜幕中的不速之客,那是绵延百丈,怕不是有干骑之多的龙马!

    龙马奔腾,首尾兼顾,跨步奔腾,不见散乱,只见积雪翻涌,犹如一条长龙蜿蜒而来。

    “军中精锐?!“

    黄虎倒吸一口凉气,头皮发麻。

    他出身行伍,更差一线就能骑上龙马,却哪里不知道军中精锐的可怖?

    兖州军中,唯有换血四次及以上的百战老兵,才有资格跨上龙骑!

    据说,边关三州的精锐门槛,还要更高!

    “吁!”

    龙马奔袭,令行禁止,随着领头道人一抬手,近干骑瞬间停下脚步,千人千骑,宛如一人。

    那扑面而来的煞气森冷,让所有民兵、乡勇全都从头凉到脚,便是刚得了神通的黄虎,都觉两股战战。

    这样的干骑,只需半盏茶,足以将小镇踏为平地了!

    “咦?”

    于道人勒马停步,眸光扫过战场,不由挑眉:

    “好辣的手!”

    “军中擒拿手。“

    苦尼微微皱眉。

    她虽不忌杀伐,但对于虐杀还是心中不喜。

    “有趣的小子。”

    于道人不置可否,饶有兴趣的打量着眼前的汉子:

    “这些人,都是你杀的?”是。

    黄虎头皮发麻。

    这一队骑兵的声势太过恐怖了,领头的更是恐怖至极,随其发话,他只觉如有山岳横压而下,几乎无法呼吸了。

    这怎么打?

    等等,为什么要打…

    他心中浮现出了自家老叔的话。

    “打不过,就加入。”

    黄虎的心中恍然又惊悚:

    老叔说的打不过的,是这一队骑兵,他是要我加入这些人?还是说连绵的大雪,数日不停,厚厚的积雪足至膝盖,车马难行。

    雄踞平原之上的西北道城,也披上银装,城内外,一片隆冬肃杀,生机暗藏之象。

    “乱世啊。“

    高足十二层的仙人居九层,大老板躺在躺椅上,隔窗望天,手中不住的翻动着铜板。

    有着肉疼,也有着感慨。

    这十年,是他经商这么久以来,亏损最为厉害的十年,龙渊道、西北道、定安道、东越道、岭南道。

    他于五道之地的商会皆损失惨重,尤其是西北道,亏损高达五成,几乎让他将这十年的利润亏出去一多半。

    就这,还是他见机得快,不然,怕是老本都要亏掉。

    “乱世英雄起四方,有兵才是草头王啊。可惜,咱不是那块料…

    大老板心中嘀咕着。

    他其实,经商的才干一般般,但有些时候,只要底子够厚,即便不会做买卖,

    进项也是如山如海。

    但那,不包括乱世。

    世道一乱,那些但凡有点武功的,個顶个的心黑手辣,全都想着做无本买卖以至于,他原本的护卫队,就显得捉襟见肘了。

    蹬蹬蹬~

    低沉目快速的脚步声传来,大老板不必想,就知道来人是谁。

    谢七快步上前,斥退几个护卫,来到近前。

    他的精神不错,主要武功小有进境,依着这个进度,再有几年,他又可以尝试燃点熔炉了。

    “如何?”

    大老板半闭着眼睛。

    “悬空山、大蟾寺、烂柯寺、无量宗、伏龙寺、沧海城、铸剑山庄等等大派,

    都派遣了弟子前来助拳。

    那马龙图,只怕也快到了”

    谢七回答:

    “陆青亭来的最早,这小道士很警惕,差点拔了咱们的探子…

    “助拳?”

    大老板哂笑一声:

    “朝廷与武林颇多不对付,西北王又不是什么得人心的主,哪可能一封信下,

    八方来援?”

    “您的意思是?”

    谢七一愣。

    他倒是知道,大老板来此的目的,正是为了这些各大派的真种传人,至于这些被藏的严严实实的真种为何而来,他就没有太过在意。

    “潮汐将至,这些大宗门、势力只恨时间不够,又怎么可能在意西北道的死活?”

    大老板手中的铜板转动着:

    “早不出来,晚不出来,偏偏朝廷张贴了这‘锦绣山河榜,他们就一个个全跳出来,难道没有原因?"

    “什么原因?”

    谢七皱眉,却又不禁想起了那位名列山河榜的故人,最近,他不止一次的听说过关于那位的通缉令据说很有些高手心动。

    “不外乎借运成势。”

    大老板直起身子,喝了口酒,慢悠悠道:

    气运,分天运、地运、人运。其中,天运缥缈,仙神难测,地运、人运,却有迹可循。

    传说中,不乏一些有心成仙的道人、和尚扶龙庭,所为,就是地运,而人运,

    则是人心所向。”

    大老板难得的正经,谢七表示十分珍惜,作洗耳恭听状。

    前者很满意,点头道:

    "人运,其实很简单。不过是人心所向四个字。”

    “人心所向?”

    “万众瞩目,人心所向,即是气运所在。那锦绣山河榜造势足有十年有多,如今推出,必然会引得无数争夺。”

    大老板说出猜测:

    "当然,这背后应当还有其他原因,但借运成势,占据天海开辟之先,必然是其中最为主要的原因。”

    “又是天海界。”

    谢七有些麻木。

    这些天,他可不止一次听自家大老板说起过天海界,可惜,那注定与自己无关了。

    “”天海界,那才是奇迹之地,仙神之所啊。”

    大老板心中颇多向往,幼年寻仙的经历,他始终无法忘却。

    那种得见奇迹的感觉,是再多的金银、美女都无法比拟的.…

    “至于地运"

    大老板的神色稍稍有些慎重:“白山黑水间的那位,只怕就在图谋地运,若他成了…

    “他只怕成不了。“

    谢七冷笑。

    “这天下事情,我自问也只能算出一半,你又来笃定什么?“

    大老板瞪了他一眼:

    “你这么能掐会算,怎么不算算你什么时候能寻得一枚可认主的道果?“

    此话一出,谢七顿时有些气急败坏,但又发作不得,只得捏着鼻子转移话题:

    “那天运呢?”

    “万物生灭,天地变化,亘古至今的万类万有,皆属天运。这种东西,你这辈子都别想触碰那么一下了大老板弹起铜板,又自接住,颇为自傲:

    “倒是你家大老板,有幸摸到了那么一线.“

    谢七差点没忍住告诉他真相,但想了想,还是按耐住了呼~

    突然,大老板神色一动,谢七随后有感,一转身,下了楼,未多时,提着一只翎鹰匆匆而至。

    “这翎鹰来自何方?”

    大老板没太在意,这些天,他都在收束产业,翎鹰每日往返就有七八只。

    “没有标识,只怕不是咱们商会的,但能如此准确寻到咱们,就有点古怪……

    谢七皱眉不已。

    金翎鹰有着惊人的目力与嗅觉,可以通过一缕气息,跨越千里万里去寻找气息的主人。

    可翎鹰不行。

    翎鹰传讯,与信鸽相仿,他们寻找的,是配对的雌鸟亦或者雄鸟,换而言之,

    如果不是自己人,是不可能送信到手上的。

    “拿来。”

    大老板不以为意,随手接过信筏,一眼扫过,不由得虎躯狂震:

    “反了!哈哈,反了!他要反了!”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47317.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