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他的坚硬揉捻她的小核(在车里怎么玩)最新章节列表

 杜飞一笑,拿出茶叶罐子问道:“喝杯茶再走?”

    周鹏道:“什么好茶?”

    杜飞道:“张一元的高碎。”    他的坚硬揉捻她的小核(在车里怎么玩)最新章节列表    

    周鹏愣了一下:“嘿~合着我上你们家来,就配喝一口高碎呀!”

    杜飞笑道:“喝不喝,不喝拉倒。”

    周鹏也不是真在意这个,坐到罗汉床另一边道:“给你面子,就勉为其难喝一口吧~”

    杜飞一笑,点火烧水。

    周鹏则随便拿起放在旁边的《金瓶梅》,不由得叫道:“嚯!崇祯版的金瓶梅!你还有这好东西。”说着又拿起边上看了一半的《三国》:“兄弟,你这业余生活行呀!”

    杜飞道:“要不怎么办?家里连个女人都没有,像你呢~红袖添香,夜夜笙歌。”

    周鹏撇撇嘴道:“你说这话亏心不亏心?你没女人?我看你不止一个~”说着又挤眉弄眼道:“你跟朱科长到哪步了?”

    “到啥哪步呀!八字还没一撇呢~”杜飞敷衍过去,反问道:“你那王老师呢?就放弃了?”

    周鹏下意识捂了捂肩膀,一脸苦逼道:“不放不行呀!那娘们太特么虎了,两个我都不是个儿,还弄个屁呀!”

    俩人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谈。

    片刻后,等水烧开了,杜飞把茶叶冲上。

    周鹏拿着茶杯忽然问道:“真不问问,我借你那院子干啥?”

    杜飞道:“问了你能说实话?”

    周鹏被怼的一愣,旋即哈哈笑起来:“兄弟,你知道吗?从打你来那天,我就觉着咱俩能投缘。”

    杜飞道:“哦?怎么说?”

    周鹏收敛笑容,好整以暇道:“咱们哥俩都是一种人,骨子里都是不被束缚的人,可惜……生错了年代,如果往前几十年,我周鹏一定是一时的风云人物。”

    杜飞淡淡道:“也没什么好可惜的,我们还年轻,能等得起。”

    周鹏眼睛微微眯起来,盯着近在咫尺的杜飞,浑身散发出一丝危险气息,缓缓道:“你是说……将来还会有更大的转机?”

    杜飞若无其事的喝了口茶:“《贞观政要》上说:以人为镜,可以明得失;以史为镜,可以知兴替。历朝历代刚开始旳二三十年都会绷得比较紧,等大局稳定了,国民经济恢复,自然就会宽松下来……”

    周鹏挑了挑眉毛:“这不一样吧……历朝历代可没有咱们现在的制du和局面。”

    杜飞笑道:“没什么不一样的,任何制du归根结底,就是社会资源的分配,别听口号,看本质。”

    周鹏沉默下来,一口口呷着茶水。

    沉默半晌,忽然没头没脑的问道:“你也看出来了吧?不担心吗?”

    杜飞知道他指的什么,并没立即说话。

    两人再次陷入沉默,足足两三分钟,杜飞才轻轻道:“没有成长是不必付出代价的~”

    周鹏的眼中闪过一抹痛苦,随后深吸了一口气,站起身道:“走吧~下午我还有事儿,就不回单位了。”

    杜飞也觉着有些压抑,稍微调整一下情绪道:“今天就算了,下次你再来,我请你喝酒。”

    周鹏恢复平时玩世不恭的态度,嘿嘿笑道:“那我可等着你的!”

    随后,俩人出了四合院,各自骑上自行车。

    杜飞回到街道办,周鹏则骑着车子,来到一栋五层的红砖楼里。

    三楼的一个办公室里。

    宽大的办公桌后边坐着一个有些秃顶的男人。

    如果杜飞在这里,立刻会认出来。

    这人正是上次让陈中原敞着门接待的那位。

    周鹏进来,也没收敛混不吝的态度,喊了一声“罗头儿”。

    中年人早就习惯了,不以为意道:“地方已经准备好了?”

    周鹏道:“都准备好了,还是上次咱们看好那院子。”

    中年人皱眉道:“那里不是让人提前买下了吗?”

    周鹏笑嘻嘻道:“那人我认识,顺手就借来了,给咱还省了一笔经费。”

    中年人诧异道:“谁~这么大方?”

    周鹏道:“就我上次跟您说那杜飞。”

    “是他?”中年人想了起来:“上次好像把他列入观察名单了吧~你觉着怎么样?”

    周鹏摊开手道:“苗子是好苗子,不过……我看没戏。”

    中年人皱眉,冷笑道:“你是指市局的陈中原?我们要人,他拦不住。”

    周鹏苦笑道:“不是陈中原,是朱部长。”

    中年人表情一僵,惊诧道:“他入了朱部长的眼?”

    周鹏叹口气,颇有些嫉妒的道:“不是朱部长,是朱部长家那丫头。”

    “朱婷?”中年人脱口而出。

    周鹏点头:“杜飞正跟那丫头处对象呢~这事儿真要成了,朱部长能让他女婿上咱这来?见天净特么干脏活儿。”

    中年人挠了挠头上不多的头发:“哎?我记着朱部长家的丫头应该二十好几了吧?杜飞今年才多大,他俩咋能凑上呢?”

    “你个老顽固~”周鹏撇撇嘴道:“小伙精神,姑娘漂亮,咋就不行呢?杜飞的照片您也不是没见过,就那模样哪个姑娘不爱?人还相当聪明,说话还有趣,我是女人,也能相上。”

    中年人哭笑不得道:“既是这样,那就算了,等回头把他从名单里抽出来。”

    在另一头,杜飞骑着车子回到街道办,又闷头看了一会儿小红本。

    等到晚上下班,再回到四合院。

    在傻柱家的工地上。

    其他人都走了,就剩雷老六蹲在门口抽烟,瞧见杜飞回来,立刻迎了上去,叫了声“杜领导”。

    杜飞“嗯”了一声,推着车子进入后院。

    雷老六亦步亦趋的跟着,进了杜飞家里。

    杜飞也不着急,让他先坐一下,按部就班的点炉子烧水。

    忙了一阵之后才坐到罗汉床上,笑着道:“老雷,特地等我回来,想说周鹏的事?”

    雷老六连忙点头哈腰道:“您圣明。”

    杜飞笑着道:“那就说说吧~”

    雷老六咽口吐沫,稍微整理一下语言的:“真要说起来,其实我跟那位周领导也没打过照面。说起来得是前年的事了,我上王七爷他们家办事儿去……”

    根据雷老六的叙说,杜飞总算明白是怎么回事。

    其实情况并没多复杂。

    那位王长贵,王七爷,在京城道上,算是一位老字号的人物。

    比魏三爷的名气还大,资历还老。

    搁在解放前,那更是了不得,不少高管巨贾,见面都得喊一声“七爷”。

    而这位王七爷的眼光手段也是真厉害!

    竟然在解放后也平安着陆。

    虽然没有解放前的威风,但门下的徒子徒孙还在,甚至有些混的还相当不错。

    在雷老六的眼里,王七爷的名气、地位、能量,远在魏三爷之上。

    可就是这样一個牛逼人物!

    雷老六却亲眼看见,周鹏抽了他一个大嘴巴子,王七爷还还得点头哈腰的赔笑。

    这是什么概念,简直不可思议!

    那件事情对雷老六的震动巨大,哪怕过去快两年了,依然记忆犹新。

    这才在白天见到周鹏的时候,一时没控制住,露出了马脚。

    而且此时面对杜飞,他的心情也出现了一些变化。

    老话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原先他虽然知道杜飞的能量不小,但也仅此而已。

    可是今天,杜飞竟然跟周鹏一起回家,有说有笑,称兄道弟,着实把雷老六给惊了一下。

    杜飞听他说完,心里已经大致有数了。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雷老六无意间,看见周鹏打了王七爷一巴掌。

    别的都是雷老六自行脑补出来的。

    大概唯一的影响,就是雷老六会通过跟周鹏的类比,重新调整对杜飞的评价。

    杜飞没太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等雷老六走了以后,热了一下从单位带回来的饭盒。

    今天中午他跟周鹏出去吃的素馅火烧,小食堂的饭菜又剩下来,省着晚上做饭了。

    吃完了,坐下来,杜飞再度开启视觉同步。

    小黑仍在医院在盯着刘卫国。

    今天刘卫国依然加班,跟昨天一样,穿着白大褂,趴在桌子上大概是在写病历。

    杜飞有些期待,今天他下班会不会再去芳嘉园胡同那头绕道。

    如果再去的话,基本可以肯定他的猜测,那边的房子里肯定有问题。

    杜飞心里正想,忽然发现在楼下有个穿便衣的青年,时不时往刘卫国办公室窗户里张望。

    杜飞心头一动,估计这人应该是陈中原那边的。

    在得知刘卫国就是刘光北后,已经展开了对他的监视。

    该说不说,这便衣青年的站位非常讲究,从刘卫国的角度,很难发现他。

    可惜遇到杜飞这个挂逼,通过小黑的视野同步,往下一看,就露馅了。

    杜飞也没在意这人的存在,反正发现不了他。

    却在这个时候,突然“咚咚咚”的传来一阵敲门。

    杜飞立即断开了视觉同步,揉了揉眼睛,问了声谁?

    “兄弟,我~”门外居然是许大茂的声音!

    自从娄小娥怀孕,许大茂两口子搬到娄小娥娘家去住,许大茂一两个星期也回不来一趟。

    今天这不年不节的,怎么跑回来了?

    杜飞一边寻思,一边起身开门。

    许大茂站在门口嘿嘿笑道:“兄弟,可想死我了!”

    杜飞哈哈笑道:“茂哥,你咋有功夫回来了?我娄姐挺好的吧?”

    一边说话,一边把许大茂让进来。

    许大茂进屋放下手里拎着的俩兜子,换上拖鞋,笑呵呵道:“小娥挺好的,天天我丈母娘伺候着。”

    杜飞道:“这有快俩月吧~”

    “可不嘛!”提到孩子,许大茂眉开眼笑,眉毛一高一低,好像要飞出去。

    说着又挤眉弄眼道:“兄弟,今儿给你带点好东西!”

    说着把那俩布兜子提起来放到桌子上。

    打开其中一个,是两瓶茅台酒,看那包装的新旧程度就是有年头了。

    另外一个兜子装的更多,有肉罐头,水果罐头,麦乳精,更令杜飞惊异的,居然还有两包写着‘鸡汤拉面’的包装袋!

    杜飞伸手拿起来,袋子被面都是日文。

    看见杜飞注意,许大茂笑着道:“兄弟,这个叫方便面。”说着压低声音道:“是小娥他爸托关系特地从日本弄来的,搁到碗里,用水一冲,就是一碗汤面,可好吃了,还有营养!”

    杜飞皱了皱眉道:“这都啥时候了,你们也敢!”

    许大茂表情一僵,忙解释道:“吃完了,袋子都扔炉子里烧了。这不也是为了小娥增加点营养嘛……”

    杜飞愣一下,这才意识到,在这个年代方便面刚发明出来,还真属于是高大上的玩意,而不是在他穿越前,已经沦为垃圾食品。

    想到这里,杜飞也没往深说,只提醒道:“总之你们小心点。”说着指了指方便面包装上的日文:“这可是要命的东西,回去赶紧处理了。”

    许大茂连忙点头。

    杜飞又道:“回去提醒你岳父,最近小心点!”

    许大茂舔舔嘴唇,应该是从娄父那边知道一些情况。

    不过娄父眼下早就够不到真正的上层了,只剩下一些比较外围的关系,就算知道一些,也是雾里看花。

    杜飞干脆道:“就这一两个月的事儿。”

    到了现在,这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直接挑明了也没什么,权当送娄家一个人情。

    顺便也看看,娄家会怎样选择。

    许大茂瞪大了眼睛,不由得咽口吐沫。

    他这段时间跟在娄父的身边,天天言传身教,也长进了不少。

    明白杜飞的话是什么意思。

    杜飞则点到为止,转又问道:“茂哥,你这黑灯瞎火的,还拎着这么些东西……是有啥事儿?”

    许大茂稍微缓了缓,想起今天来的目的,好整以暇道:“那个~是这么个事儿,今天李副厂长找我谈话,想把我调到后勤处去,让我当物资科的科长……”

    杜飞愣了一下,没想到这事儿最后竟落到许大茂头上了。

    笑呵呵道:“茂哥,你行呀!这才转干几天,就直接提科长了,恭喜恭喜呀!”

    许大茂苦着脸道:“兄弟,你就别拿我开涮啦!这是恭喜的事儿吗?这是把我放火上烤呀~”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47314.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