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握住她的高耸 肚兜;父亲缓慢而有力的撞着仙踪林

    福岛不仅是死了,并且就死在了他的老婆,母亲,孩子面前。

    这可真是让方林岩猜到了开头,没能猜到结局。

    是的,最初的时候就如同方林岩预判那样:福岛这家伙隶属的组织不肯被牵着鼻子走,选择了强攻。    握住她的高耸 肚兜;父亲缓慢而有力的撞着仙踪林  

    并且这些军中的激进派,少壮派代表,也肯定有实力做到这一点。

    但是,有实力做到这一点,绝对不代表最后就能将事情做好。

    就像是当年伊拉克有实力吊打科威特,最后伊拉克的总统萨达姆最后却落了个被当成战犯被干掉的下场

    少壮派派出人手去解救福岛全家,理想的状态是成功救人并且抓到了东乡井的铁证,还将这个国贼的爪牙狠杀了一批,让东乡井这个污浊的国贼在血腥里面颤栗。

    可是,在解救人质的时候,少壮派派遣出去的人只做好了开头,成功杀了几名东乡井派过去的手下,但是在解救人质的时候却出了大篓子。

    抓住福岛女儿的那名武士见势不妙,直接用孩子去挡刀。

    突袭他的少壮派武士若是收手的话,那么就会被反杀,他只能冷然发力劈下!其意图很简单,那就是这一刀先砍死人质,余势不衰再砍死挟持者!

    站在这个人的角度来说,此举无可厚非,但对于福岛来说却是无法承受之痛,所以这时候他扑了上去挡下了这一刀,但是自己直接被命中了要害,而挟持者则是趁势反击,杀掉了那名突袭救援的武士,顺势跑路了。

    在拉明离开的时候,福岛还没有死,但是就现在的医疗水平来说,他受到的这种伤势几乎就等于提前宣告了死亡。

    毫无疑问,这个结局让东乡井非常开心,福岛死了,并且还死在了自己的友军刀下。

    更妙的是根据他的情报,少壮派那帮人在听到了这个结局以后,内部也是出现了明显的裂痕,爆发了激烈的争吵。

    在掌握到了第一线的信息之后,方林岩看了看战争进度条,发觉中方的胜率居然又增加了0.081%,他立即就领悟到了一件事,那就是福岛之死引发的连锁反应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要剧烈。

    在确定女儿没事以后,福岛强撑着进行了切腹,总算是完成了他人生当中最后一个心愿:

    像是樱花那样凋落,最后还请了闻讯赶来,泪流满面的朋友小岛重为自己介错。

    介错的意思,就是担任切腹的助手,武士在切腹的时候感觉痛得受不了的话,往往就要这个助手砍掉脑袋,结束他的痛苦。

    这个职位在日本文化当中很特殊,因为对于被托付执行介错的人来说是一件相当光荣的事情。

    一般而言,需要切腹者会找一位自己最亲密的好友、家人、兄弟或是剑道高超的人来执行。

    但是顺带说一句,砍头也是技术活,尤其是在大部分介错人都没干过这事的前提下.不要说砍头了,下过厨的朋友应该知道,在家里想要自己剁排骨的艰难把。

    日本作家三岛由纪夫切腹时,他的介错人就是连砍三刀之后都没完成任务,搞得三岛由纪夫痛不欲生,想要咬舌自尽,这就是很真实的写照。

    最后只能无奈的换一个介错人上前,才一发入魂,

    哦不对,一刀断头。

    很显然,这一次少壮派这帮人将事情搞砸了,内部也出现了明显的裂痕,并且还被东乡井抓住了痛脚,直接指责他们劫持了福岛的家人。

    是的,东乡井就是这么不要脸这么无耻,他将自己派遣过去的人称为是解救者,一顶劫持者的大帽子就给少壮派扣了过去,入罪的理由更简单:

    少壮派派遣过去的人砍死了福岛,还砍断了福岛女儿的一只手臂。

    铁证如山!你TM的你还有什么话说!?

    这真的让少壮派这帮人差点郁闷得吐血,因为目击这场绑架的毕竟是少数,所以很多人看结论很显然就觉得东乡井说得没错啊。

    在知道了少壮派目前的尴尬情况之后,方林岩也忍不住微笑了起来,而这时候,他的前方出现了一大片水沼,而在这水沼当中,则是长满了大片的芦苇,看起来十分壮观。

    这也是传闻当中的苇田,是的,由人工种植的芦苇田。

    因为对于此时日本来说,榻榻米这东西是每家每户都必不可少的东西,并且因为耐磨性并不大好,还类似于六七十年代的竹扫帚,拖布那样,是三四个月就要一换的东西。

    所以,制作榻榻米的主要材料芦苇,实际上也是很有市场的。

    根据服部一益的说法,开辟并且打理这些芦苇田的,就是脐毛村里面的村民。

    他们会通过一些渠道来用芦苇换取生活必需品,由于当地人已经将之妖魔化的原因,所以平时也不会有人跑到这里来,因此属于人迹罕至。

    至于服部一益为什么知道,则是因为他们这些幕府余孽同样也是当局搜捕追杀的对象,他们的处境比起脐毛村的可怜人来说可以说是不相上下,服部一益自己都到脐毛村治过伤。

    方林岩辨认了一下,就在那茫茫的芦苇田当中找到了一条道路,然后走了进去。

    结果没走多远,就听到了旁边芦苇里面哗啦哗啦走出来了一个人,这个人拿黑布遮住了脸,看他的脚上都是烂泥,手里面还提着一大团水草,看起来应该是在苇田里面拔杂草的。

    他看了方林岩一眼,然后用沙哑的声音道:

    “不要再往里走了,外乡人,这里不是活人应该来的地方。”

    方林岩很干脆的道:

    “我是来脐毛村里面找人的。”

    这个人冷冷道:

    “脐毛村里面没有活人。”

    方林岩道:

    “你难道不是活人吗?”

    这个人慢慢的取下了黑布,然后嘶哑着声音道:

    “我才刚刚从地狱里面爬出来。”

    只见取下黑布以后,这个人的脸上竟是布满了大大小小的紫黑色肉瘤,大的就像是鸡蛋,小的也有黄豆大,看起来极其恐怖惊悚!

    这就是典型的麻风晚期患者,这个病会近距离传播,并且患者十分痛苦,生不如死。

    而这种麻风病的致病病毒还是变异过的,在急性期的时候就非常致命,死亡率高,要撑过最初感染的一个月之后才会转为慢性,苟活十几二十年,哪怕是白天都看起来若恶鬼一般。

    不过,方林岩也是堪称见多识广,比他恐怖得多的真鬼都见识过,哈哈一笑道:

    “不要吓唬人了,你就是个病人而已,只是病得比较厉害罢了。”

    说完了之后,方林岩示意拉明递了一壶米酒过去,然后道:

    “我是来自中国的商人胡芝云,这位先生,还没有请教名字?”

    这个人微微一愣,然后见到了那一壶酒之后顿时两眼放光,接过来以后便直接打开了塞子,咕嘟咕嘟猛灌了一口,哈出了一口酒气之后这才惬意的道:

    “你居然不怕我?”

    方林岩笑了笑道:

    “真的鬼我都见过,何况你只是个病人而已,还是一位辛苦劳作,自食其力的病人,有什么好怕的?”

    听到了方林岩这么说,这个人丑陋的脸上露出了一丝释然的神色,他在别人歧视变异的目光当中活了太久,所以心性说话肯定也就变得十分偏激,方林岩拿对待普通人的方式对他,反而让他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尊重。

    所以他拍打了几下身上的灰尘,对准了方林岩微微鞠躬道:

    “在下的原名已经忘记了,此时以苇田为生,请叫我苇名弦吧。”

    方林岩彬彬有礼的道:

    “是这样的,在下有一张祖传下来的奇特书签,我也曾行商万里,到处寻访高人来辨别这张书签的下落,却都没有任何所得。”

    “直到前一段时间听说有一位先生是这方面的专家,所以特地跑到这边来找人。”

    苇名弦道:

    “你要找谁?”

    方林岩道:

    “村和鬼庵先生,阁下若能帮忙,当再送上一壶美酒。”

    现在日本各种物资短缺,尤其是粮食,而酿酒要消耗大量粮食,酒类乃是不折不扣的管制品,若不是长崎这里要依靠酒类来赚取外国人的暴利,那也根本买不了酒水。

    听到了方林岩的许诺,苇名弦道:

    “好吧,你跟我来。”

    说完了以后,就带着方林岩两人朝着苇田深处走了过去,很快就发现前方出现了一大片竹林。

    走过了竹林之后,前面就有一块大石头,上面赫然镌刻出了“脐毛村”三个字,并且上面还涂抹了鲜红色的染料,因此看起来就仿佛鲜血写成的一样。

    在村口也有两人守卫着,不过看方林岩他们两人乃是苇名弦带进来的,便没有盘问,而进入到了村子里面之后方林岩才发觉,这里面居然已经形成了足足有十来家店铺的商业街形态.

    很显然,脐毛村这里俨然已经依靠之前的凶名为掩护,形成了一处地下黑市,盗贼可以来这里销赃,反贼可以来这里消费,甚至官方的人都可以来这里雇佣人做一些见不得光的事情。

    最后,苇名弦带着方林岩三人来到了一处破破烂烂的草棚外面,然后道:

    “你们要找的人应该就在里面,不过他现在能不能帮你鉴别东西就很难说了。”

    方林岩:

    “???”

    然后他就来到了草棚门口,发觉这里根本就没有门,而是用一块又破又脏的布拉下来而已。

    方林岩紧接着就听到了里面传来仿佛牛吼一般的惊人鼾声,很显然,在这种情况下,不要说敲门了,估计将房子拆掉都没有什么回应的。

    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之后,方林岩做出了一件失礼的行为,他撩开了门帘走了进去,顺手将沾上的油渍在旁边擦了一下,便见到了一个老头儿正躺在了稻草铺上,呼噜打得震天响。

    这老头子邋里邋遢的,有着一个大大的酒糟鼻子,身材矮小,好在身上的衣服居然看起来还算整洁,破破烂烂的却洗得发白,这个应该就是他们此行的目标:村和鬼庵了。

    方林岩皱了皱眉头,看样子若是遵守礼貌的话,等这老头子醒酒不知道何年何月,至少大半天就这么过去了,他此时当然耗不起。

    但是直接就去叫人的话,常规办法-比如一瓢冷水泼上去肯定救得醒,但接下来拜托人家的事情怎么说得出口?

    好在这时候,拉明体现出了他的价值,这家伙来到了老头儿的身边之后,从怀里面先掏出了一个柑橘,剥下皮之后放在他的鼻子旁边熏了熏,发觉没效果以后就换一种食物.

    最后,当拉明将一壶好酒递过去的时候,老头儿的鼻翼忽然贪婪的抽动了两下,然后就徐徐醒来了。

    接下来村和鬼庵并没有拿什么架子,也显得很好说话,在方林岩说明了来意之后,就很爽快的答应鉴定了。

    当他将“书签”拿到了眼前看了看之后,顿时脸色变了变,然后便道:

    “这东西我都差不多在三十年之前才见过了,那时候我身为一个小乐匠,为了养家糊口,被迫在各地流浪着不过因为时间太久,所以一时间也没办法确定,只是觉得它有点儿像。”

    方林岩推算了一下时间,三十年之前乃是1864年,那时候正是最混乱血腥的幕末时期,动荡,流血,受欺凌乃是当时的标签。

    在那个时候,村和鬼庵在各地流浪游走,没有被多如牛毛的山贼,盗匪,浪人杀掉,也算是个命硬的存在了。

    而在那样的乱世,见到了什么光怪陆离的东西都不稀奇,但接下来村和鬼庵的话,也让方林岩感觉到了一丝寒意:

    “我当时,见到过类似材质的,是两个灯笼,两个只会在夜里面挂起来,阴惨惨的灯笼,这两只灯笼的蒙皮材质,就是人皮做的,并且还是二十岁左右的女孩子的皮,光滑,整洁,上面还没有什么疤痕和胎记。”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47263.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