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书包网花蒂高潮(狂c亲女)最新章节列表

    “猜到你的选择不难,”池非迟放下车窗,低头从口袋里摸出烟盒,“提前记住你的血液,是我的自信。”

    自信吗……

    斋藤博眼睛亮了亮,嘴角也扯起一丝笑意,突然想起另一件事,“对了,你之前说的是为你工作,你在安布雷拉里有竞争对手吗?”  书包网花蒂高潮(狂c亲女)最新章节列表      

    “没有,”池非迟咬住烟后,抬眼看某个十五岁正太,“为什么这么问?”

    “你是池家的独子,至少明面上是这样,你应该不会有什么竞争对手,可是万一你父母有私生子呢?”斋藤博脑洞大开地猜测,想到池加奈,又觉得这个猜测不太好,“就算不是私生子,说不定你可能有藏在什么地方的弟弟妹妹,或者是什么蛊惑你父母的义子义女……”

    池非迟:“……”

    这孩子是想到什么地方去了?

    斋藤博越想越觉得情况糟糕,看着池非迟,一脸凝重地轻声道,“你进过精神病院,这件事很容易成为被人攻击的把柄,不管是菲尔德集团或是真池集团,还是安布雷拉,应该会有人质疑你是否能成为一个合格的继承人吧?”

    池非迟:“……”

    这一点没错,不仅是股东,很多集团高层、普通员工里,也有不少人在他是否能成为继承人这个问题上纠结、担心。

    没办法,以原意识体当初的情况,要是不进医院,很可能哪天想不开就拉着他死了,他那个时候刚穿越过来,没发现身体里有另一个灵魂就被发现、送到医院,发现的还都是老师同学,消息很难被封锁住。

    可是斋藤博想象力真丰富,关于继承人这个问题……

    “考虑到这个,你的处境确实不算安稳,”斋藤博叹了口气,打开车门下车,“总之你放心吧,不管对手是谁,我都会站在你这边旳!”

    他这几年见过不少狗血事,就算是唯一的继承人,也可能会因为个人原因、外界压力而无法继承家业,甚至还会有外来人蛊惑掌权者、改变继承人的情况。

    豪门恩怨很麻烦。

    既然他是池非迟拉进队伍的人,在他没有做出贡献的时候,池非迟就已经安排他去训练,生活开销和训练花费全部由池非迟负责,那他也不能忘恩负义,怎么也要站在池非迟这边。

    车里,非赤目送着斋藤博离开的背影,莫名觉得某正太单薄的身躯看起来十分决然坚定,沉默了一下,“主人,你说,他到底想到什么地方去了……”

    “年轻人想象力丰富,不过他有这份心是好事……虽然我不觉得谁能把安布雷拉从我手里抢走。”

    池非迟收起打火机,左眼变成一片朦胧的紫色星云,圣灵之门的图案迅速被勾勒出来。

    幻境平台地面上,非墨雕像对应的那块扇形已经填满了黑色,代表着‘贪婪’的符文却亮得耀眼。

    在他观察期间,那块扇形中的黑色如同液体,缓慢往其他扇形中流动,似乎打算让所有区域恢复到平均值。

    看来如他所料,这个世界上少一個用‘乌鸦’代号招摇过市的人,三无金手指就会默认为这是非墨的成长,不过他下一次进化开始,还是要等整个平台彻底变化完成。

    目前总进度是40%左右,还有得等。

    ……

    翌日。

    铃木次郎吉看着晨报,暴跳如雷。

    晨报头版,是昨夜西多摩市研究所遭人入侵,发生了爆炸,里面保管的细菌很可能被入侵团队弄走,而在昨天凌晨,罪犯在网络上发布了犯罪宣告,说细菌已经被带走,会在七天内采取下一步行动,署名是前些年以袭击富豪闻名的犯罪团体红色暹罗猫……

    由于被带走的细菌十分危险,能够致人死亡,涉及到无数民众安全,登上头版也很正常。

    之后次一版的新闻,是昨夜东京看守所突然起火,被浓烟呛晕而送进医院的警察、拘留的嫌疑人高达数十人,由于前段时间杀害四人的樱木功消失,警方怀疑是有人故意纵火,制造混乱后劫走樱木功,至于火势为什么突然燃得难以控制、又为什么熄灭得那么快、罪犯用了什么方法,目前还在进行进一步调查中,另外,希望广大民众在发现樱木功的踪迹、对纵火案有线索时,积极联系警方……

    劫狱、杀人犯在逃,这么恶劣的事,如果不是有细菌被危险份子盗走的消息,恐怕能占据这几天的头版。

    他能理解,这两件事随便一件都是很严重的大事,可是这么一来,他那艘目前最大的飞行船试航、他对怪盗基德发出挑战书的报道,就被挤在了一个角落,跟其他报道混在一起……

    天灾人祸最讨厌了。

    “如果不是为了放出我对怪盗基德的挑战书,只怕连照片都不会放一张吧?可恶的红色小猫!可恶的劫狱犯!”

    “我昨天还准备了飞行船的照片、我和用来引那个怪盗上钩的大宝石的合影,结果完全没有放到报纸上的机会!”

    西多摩市,体育馆露天停车场。

    在昨夜研究所遭人入侵的事报道出来之后,出门的人少了,停车场十分空旷。

    池非迟顶着拉克脸,背靠着黑色车子站在车旁,听着手机那边铃木次郎吉暴躁的咒骂,等铃木次郎吉骂完之后,才道,“那也是没办法的事,今天的晨报很热闹,有不少各地区的事件调查、新政策等着报道。”

    能在众多事件里抢到第三大板块,铃木老头应该满足了好吗?

    池非迟平静的语调,丝毫不影响铃木次郎吉持续炸毛的心态。

    “我知道没办法,可是我担心那个小偷会一不小心忽略了我的挑战书……不行!未来几天,我会再联系报社,继续刊登我的挑战书!我还会联系电视台,到时候跟上飞行船,报道我抓住那个装模作样的小偷的全部经过!!!”

    池非迟:“……”

    可以听得出来,铃木老头今天的心态崩到极点了。

    车子前盖沦为了临时餐桌,一个个打开的便当盒被陈列摆开。

    伏特加端着便当盒站在车旁,听着池非迟手机里隐约传来的咆哮声,用筷子夹起自己便当盒里的小笼包,侧头跟琴酒、鹰取严男低声吐槽,“那个老头好像也从来没有抓住过怪盗基德吧?”

    池非迟起身走到车后,避免那边铃木次郎吉听到这边的暴击吐槽。

    “……而且用这种小版面发布挑战书,真是一点气势都没有!如果在飞行船试航开始前,我没有拿到一个头版,那个小偷绝对会笑话我的!”铃木次郎吉暴躁喷完,静了一下,似乎在喝水,片刻后开口,声音里因咆哮半天而出现的些许沙哑消除,“总之,非迟,你们这几天可不许跟我抢头版,我非要拿到一次头版报道不可!”

    “您放心,”池非迟无语道,“如果不出意外,我身边最近没什么事。”

    如果出意外的话,那就怪不得他了。

    就像昨晚劫狱那种事,他倒是希望不被报道、不被那么多人关注、樱木功不被通缉,只是可能吗?

    “那就好,”铃木次郎吉缓了口气,才问道,“对了,你吃午饭了吗?我气得早上没有吃早餐,准备让家里的厨师做一顿好吃的,养好精神后想想怎么对付那个小偷,你要是愿意过来吃饭的话,我让厨师帮你准备你想吃的东西!”

    “不用,我已经在吃了。”

    “那么毛利先生吗?他现在有空吗?”

    “老师他最近应该在东京,我不确定。”

    “好吧,那我约毛利先生到我这里来吃顿饭,你也是一样,最近几天都可以到我这里来做客,也可以暂时离开东京,去别的地方旅游,看看风景,需要船只或者飞机,都可以来找我,要什么工具都没关系,要是缺人陪你的话,也可以找我,我给你安排合适的人陪你玩,有趣的、专业的、擅长聊天的……甚至是年轻漂亮的女孩子也没问题。”

    “这是……什么意思?”

    “咳,东京的各家报社,每天版面就这么多,我不想最近东京再发生什么杀人事件了,就算要发生,最好也发生在我身边,这样我还可以趁机说一下挑战书的事……怎么样?你有没有什么想去的地方啊?”

    “您不用操心,我会自己安排。”

    池非迟说完,直接挂了电话,收起手机后走向车前,拿起放在车上的便当盒。

    铃木老头绝对是疯了,听听说的那些话,什么叫‘不希望东京再发生什么杀人事件了’,那是人话吗……

    “你不是一向不喜欢吃鱼类便当吗?”琴酒伸筷子夹了一块鱼肉,头也不抬道,“我还以为你不喜欢吃鱼,没想到你今天居然会做鱼类料理。”

    “那种用酱汁烧完鱼块、放到米饭上的便当,能吃吗?”池非迟发现一个个便当盒里都没剩多少菜了,无语道,“你们能不能给我留一点?”

    吃他的,喝他的,他接个电话的功夫,这三个人居然吃那么快。

    “抱歉,”琴酒毫无诚意地道歉,并甩锅给铃木次郎吉,“是那个老头讲电话太啰嗦了。”

    伏特加点头认可,伸筷子夹菜的同时,感慨道,“是啊,只是埋怨没有拿到头版,就能埋怨十多分钟,还真是够啰嗦的。”

    顶着大胡子易容脸的鹰取严男忍不住笑了笑,故意粗声粗气道,“铃木顾问一向精力充沛!”

    “嗡……嗡……”

    池非迟刚打算尽快吃完,听到手机振动,又放下筷子和便当盒,拿出手机看了来电显示,走到一旁接电话。

    “小哀。”

    “非迟哥,是我,”灰原哀的声音从电话那边传来,显出几分小女孩的稚气,“我们已经到之前说的那个村庄了,博士带大家到接待人的家里住下,我们刚吃完饭,七槻姐去帮忙收拾了,大家在旁边商量一会儿先去野外森林浴,晚上再去看萤火虫,我在门外给你打电话,想问问你那边怎么样,吃过午饭了吗?”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47181.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