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穿jk的时候做是不是很方便(呻吟要来了)最新章节列表

左右顺门是给已封王的皇子一个过渡的居所。

    不过像去年封的郢王,伊王,目前才三岁,自然不可能过来居住。<br/    穿jk的时候做是不是很方便(呻吟要来了)最新章节列表    >
    皇子们讨论着长孙殿下,没想到转眼间本人来了。

    真是说殿下,殿下到。

    一群人有些傻眼。

    “咳咳,快些起身, 迎接长孙殿下吧。”朱权轻咳两声,站起来说道。

    顺便整理了一下衣服。

    虽说大家都是皇子,但皇帝跟藩王之间,更大一级的是君臣关系……

    所谓天地君亲师。

    在任何时候,皇帝就是最大的。

    而长孙殿下,几乎可以说是铁板钉钉的未来皇帝了。

    后面大半辈子,可是都指望着长孙殿下过日子呢。

    随便给个小鞋穿, 即便是父皇给了富庶的封地, 到时候一道谕旨下来, 让你换个地。

    你还能不换?

    没有任何抗拒可言。

    “拜见长孙殿下。”

    当朱英出现的那一刻,众位皇子低头作揖。

    姿态放得很低。

    哪怕现在的朱英,实际上还没有任何名分可言。

    不过大家不是傻子,单单凭借住在坤宁宫这一条,就已经是完全足够了。

    低着的头,除了朱权之外,其他四位皇子, 都是难掩惊骇之色。

    这跟大哥, 委实也太过于相像了吧。

    之前操练因为高台的缘故,距离比较远,看得不是很清楚。

    现在离近了看,感觉完全不一样。

    此刻大伙心中想到, 难怪父皇一眼看到,就觉得定然是长孙殿下。

    这搁谁见了, 都不得怀疑跟大哥有关系。

    “诸位皇叔客气了。”

    朱英平视, 作揖回礼。

    众人这才直起身子。

    “看来我来得不是时候呢, 打扰了诸位皇叔的晚膳。”

    朱英扫了一眼桌面上, 开口说道。

    他直接用的‘我’这个称呼。

    本王显得有些托大, 小侄显得不够强势。

    想必之下,‘我’这个称呼,最为平易近人。

    “长孙殿下,是我等没找准时辰晚膳。”

    朱松开口回道。

    朱英的目光不由落在朱松身上。

    好家伙,十二岁就这般会说话了。

    “诸位皇叔请坐吧,这次我冒然过来拜访,就是想和诸位皇叔好好聊聊。”

    “毕竟大家都是自家人, 有些话得挑明了说才好。藏着掩着,那也不是自家人的做法。”

    言语间, 朱英也没什么好客气的,直接走到主位上坐了下来。

    见到长孙殿下入座, 诸皇子才敢坐下来。

    朱英的话, 让众人心中凛然。

    下意识左右对视,心中想到,必然就是跟就藩有关系的事情。

    更是明白, 怕是大伙对于就藩的怨言, 现在已经传到了长孙殿下这里了。

    想到这里,其中朱橞眼中流露出恨意。

    当然不是针对朱英,而是针对几个贴身服侍的宦官。

    便就是他们,将消息传播出去的。

    朱英看着神色各异的数人,沉默半晌没有说话,但对于各位皇子的大概想法,已然有了个模糊的猜测。

    “诸位皇叔想必都是知道,现在爷爷让我管辖宫中禁卫,这段时间以新的操练方式,进行训练。”

    “这月余过来,如今已经操练得有模有样了,很是感谢诸位皇叔的相助。”

    “我从侍卫那里听到,这些时日诸位皇叔没有一人退却,尽皆都支持了下来,让将士们更加振奋。”

    朱英转开话题说道,好像刚才的意思,又跟就藩的关系不大。

    此刻诸位皇子不知如何开口,也还没明白长孙殿下这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朱英说道:“诸位皇叔觉得,宫廷禁卫的操练效果如何。”

    说完后,朱英直接将目光投向了朱权。

    朱权拱手说道:“殿下,宫中禁卫本就是老卒,个个彪悍非常,现如今经过这般操练之后,唯有孙子兵法中十六子字可形容。”

    “其疾如风,其徐如林。侵掠如火,不动如山。”

    朱英满意的点点头,而后有些感叹的说道:“若我大明将士,尽数如此,这天下间,可有敌乎?”

    “只是这番操练,并不能用以全军,只能是不断的筛选最为优秀的将士。”

    “这回让诸位皇叔也参与其中,是我的主意,并非是爷爷的主意。”

    “我就想着呀诸位皇叔助我,将大明虎贲,都给训练出来。”

    “爷爷多次教导我,这天下如此之大,最靠谱唯有自家人。”

    朱英说的话。

    让包括朱权在内的皇子们,都有些摸不着头脑。

    好像这个意思,是支持我们就藩?

    暗中眼神交流一番后,朱栴拱手道:“殿下说得是极,能够为大明效上犬马之劳,也是我们朱家子孙的责任。”

    “若是能够用到我等的地方,还请殿下不要有所顾忌。”

    朱栴将自己的身份,放得很低。

    朱英听闻,笑着回道:“十六皇叔过滤了,这大明天下,还得依靠诸位皇叔帮忙呢。”

    “可不要说这般见外的话,都是自家人,自家人。”

    朱英不断的强调自家人,让诸位皇子云里雾里。

    就刚才的话语,这其中完全没有阻挡他们就藩的意思,反而好像很是支持。

    难不成咱们领悟错了父皇的意思?

    虽然很想直接询问,但大伙可没这个胆子。

    谁也不愿意恶了长孙殿下。

    朱英感觉差不多了,开门见山的说道:“前段时间,我有个想法,便就是关于军队这块。”

    “想来之前的军政分离,诸位皇叔应当都是有所耳闻吧。”

    “军政分离想要实际达成非常难,因此我和爷爷商量过,想要在军队操练的基础上,开办一个军学堂。”

    “军学堂的存在,主要就是培养将士,不仅仅是操练方面,其他方面也会涉及。”

    “我便想着,让皇叔们一同入军学堂,练出咱们大明的精锐虎贲来,到时候就藩后,将士这一块,也就轻松多了。”

    这一番话,听得包括朱权在内的皇子们,听得是心花怒放,振奋不已。

    他们没想到,长孙殿下不仅支持就藩,还让他们先把将士们操练好了。

    看这个情况,是要重用呀。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46978.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