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为什么我哭了他还在继续(污污的视频)最新章节列表

 生意谈得出奇顺利。

    苏熙贵详细调研了用以晒盐的梯田,似想从中寻出一些门道,可看了许久也只能把握一点皮毛,无法明了盐卤最后是如何变成雪花盐的。

    回城后。    为什么我哭了他还在继续(污污的视频)最新章节列表    

    苏熙贵着人把银箱送到米铺。

    “一箱是一千两纹银,一共十箱,可以找人清点了。”苏熙贵坐在那儿,手里拿着茶杯,神色淡然。

    好像这一万两银子对他来说算不了什么。

    朱娘和李姨娘瞬间不淡定了,说是一万两做成生意,可当对方真把钱拿来……这么多银子,往哪儿放?

    朱浩笑着问道:“苏东主应该会在安陆停留些时日吧?”

    苏熙贵笑了笑,好似在说,这还用得着问我?我当然要留下来验证你说的方法是真是假。

    “不如这样,苏东主拿五千两回去,帮我们在本地购置良田后转给我们,如何?”朱浩提出交易方案。

    “哦?”

    苏熙贵不解地问道,“这是为何?”

    朱浩道:“苏东主应该清楚我们跟本家关系不是那么融洽,若我们大张旗鼓置办田产的话,朱家知晓会不会要求收回?再者苏东主先给五千两,当是预付款,剩下五千两算是我们的诚意,等苏东主确定我们的方法管用后,再把田契送来也不迟。”

    李姨娘赶紧道:“浩少爷,这样不妥吧?”

    显然李姨娘是怕苏熙贵赖账。

    苏熙贵则用讶异的目光,重新审视朱浩:“难怪能帮你娘撑起家业,看来你小子真有一套,我苏某人一向认为,做生意讲究以诚待人,既如此,那就听你的,五千两银子我先带回去,给你置办好田地再送来。”

    朱浩笑道:“那我们先签契约吧,一切以契约为准。”

    ……

    ……

    朱浩拿出第二份做过标注的图纸,交给苏熙贵。

    这份图纸其实是梯田的建造方案,让苏熙贵自行建设盐田,从无到有,以验证晒盐之法是否可行。

    当苏熙贵听明白其中关节后,笑着道:“难怪你们要把盐引留下,感情是自行晒盐,这要是被官府知晓……”

    朱浩道:“苏东主不会拿这个要挟我们吧?要挟的话……我们也不承认。”

    “不会不会,你们晒的本来不就是给牲口吃的粗盐吗?我买你们的粗盐,贩运到旁处卖,官府知晓也无妨。”苏熙贵笑着说道。

    他当然知道其中关键所在。

    说朱娘贩私盐?

    朱娘有多大能力?

    到时朱娘一口咬定是他苏熙贵提供人力物力支持,苏熙贵就算有个当布政使的姐夫撑腰,怕也不太好洗清,毕竟苏熙贵才是真正运盐和卖盐之人,而朱娘不过是找人晒盐。

    朱娘最担心的就是这一点,闻听苏熙贵的话后稍稍放下心来。

    她本来担心苏熙贵出尔反尔,会拿此事作为要挟,不给银子不说,以后还要被苏熙贵摆布,继续给其晒盐。

    “好啊,这冬天毕竟没什么事情,盐场各处其实出的盐不多,正是销盐淡季,我便在安陆多停留些时日,有什么好吃好玩的地方,给安排一下……朱少爷,你既然出了这方子,以后可要多指点,一成的收入……可不是笔小数目啊。”

    ……

    ……

    生意谈成。

    虽然暂时只拿到一半的银子,但对朱娘和李姨娘来说,其实已心满意足。

    朱娘犹自有些后怕:“小浩,你说苏东主回去后……会不会反悔呢?”

    朱浩道:“人心难测,但就算他反悔又如何?大不了以后不跟他做生意了,不过我觉得就算他反悔,也要等一个月后,看过晒盐的成效再说……现在他连门道都没搞清楚就翻脸……以他的精明做不出这等蠢事。”

    朱娘和李姨娘都用惊愕的目光看着朱浩。

    感情朱浩也不是完全相信苏熙贵,早就有所提防?

    “不过娘,有一点我想说,其实对这位苏当家而言,赚钱与否并不那么看重,或者说他想赚更多钱,光靠从我们这儿坑一笔,完全没那必要,他现在更想让他姐夫在朝中更进一步,所以就算花费大笔银子也在所不惜。”

    朱浩分析道。

    朱娘问道:“你总说黄藩台需要在朝中有所作为,那该怎么做?”

    朱浩摊摊手道:“黄藩台想入朝当部堂,必须有非凡的政绩,或者深厚的背景,让他走门路贿赂朝中要员……机会不大,但若是能向陛下进献晒盐法,让陛下荷包充盈,说不得进入中枢有望。”

    朱娘点了点头,似懂非懂道:“原来如此。”

    “所以我们不必太过担心苏东主会反悔,他现在更担心我们不能把晒盐的秘诀倾囊相授,这么好的晒盐法子才卖一万两……他就偷着乐吧。”

    朱浩心中其实一点都不担心。

    苏熙贵乃是官商,凭借他姐夫的背景大肆捞钱,他姐夫地位越高,他越容易赚到钱,否则一旦黄瓒致仕归乡,保护伞一倒,要不了多久他的生意就会受到影响,随着黄瓒的政治影响力终结,最终整个商业帝国也会土崩瓦解。

    如果苏熙贵连这点投资都不想出,双方根本就没有合作的必要,以朱浩这半年来观察到苏熙贵的品性,此人无比精明,并不是那种目光短浅的宵小。

    这也是朱浩肯把晒盐法卖给他的根本原因所在。

    ……

    ……

    当天朱浩就要回王府。

    朱娘本想问朱浩,来年不晒盐了该干嘛?

    朱浩临走时有意无意点拨:“以后有了田地,再守着铺子,做点安稳的营生不是很好?或许我还会开发点新业务……赚大钱呢。”

    朱娘白了他一眼:“小浩,别总想好事。”

    “娘,你可千万要记在心里,如今家里有五千两现银,危险系数直线上升,是不是该请几个护院看家?万一被人惦记上……”

    “呸!”

    朱娘啐了一口,“净说不吉利的话,家里有银子,外人谁知晓?不过确实该找人盯着点,万一有事也能防备一下。”

    这时代没有钱庄,有银子只能自行窖藏。

    或者变成田宅当本钱守着,一代一代传下去。

    对朱浩来说,以后想做什么生意,需要现金支持,有五千两银子足够了。

    想着心事,朱浩乘坐于三赶的马车,前往王府,途中于三好奇地问道:“浩哥儿,今日跟苏当家交易,到底是怎么回事?之前见其……好像运了几箱银子来。”

    朱浩警告道:“都是官家的生意,你别瞎打听!另外,我娘做她的买卖,我们做我们的买卖,让你找戏班子,可有着落?”

    于三一听自家生意,音调顿时变得铿锵有力:“找是找了,但真不好找,我托关系想去省城寻觅,估摸着最近会有消息传来,最好能找个大的戏班子……可价钱方面,着实不低啊。”

    朱浩笑道:“这不是我娘刚跟苏东主做了笔大买卖吗?实在缺钱的话,让我娘投资就行,这点你不用担心。”

    “好,好!”

    于三一脸兴冲冲的样子。

    跟朱浩合作不过两个多月时间,他已经赚了二十多两银子,这相当于他以前好几年攒下的家当。

    “小三哥,有钱了,是不是该娶个媳妇?”

    “我娘在张罗,小门小户的我看不上,大户人家又看不上我,先挑着呗。”

    “哈哈。”

    二人有一句没一句聊着,很快马车停到了王府西大门前。

    朱浩下了马车,于三帮忙搬抬东西,正好陆松带人从里面出来。

    “陆典仗,这是要出去办理公务吗?”朱浩笑着问道。

    “嗯。”

    陆松先是点头,随后近前问道,“这两日跟你们见面之人是谁?”

    朱浩一听就知道王府方面对他的情况很关心,暗中盯着他的一举一动。

    朱浩解释道:“那人名叫苏熙贵,乃本省黄藩台的内弟,这个你可以去调查,他是大盐商,我家的盐都是从他手里进购的……这次他来安陆做生意,我们负责接待而已。”

    “你家接待?”

    陆松一脸的疑问,好似在说,你娘是节妇,他一个藩台的小舅子,到地方上来会让一个节妇接待?

    你娘懂不懂什么叫避嫌?

    朱浩道:“又不是我娘亲自接待,找人照应一下罢了……陆典仗的公务不会是来质问我这些的吧?”

    陆松见朱浩一脸警惕的样子,叹道:“以后有事,最好能如实相告,走了!”

    随后陆松带着人远去。

    朱浩看其行色匆忙的模样,可能府中又有什么大事发生。

    朱浩琢磨一下,最近王府最着紧的就是御马监太监张忠造访安陆。

    难道是去接人?

    “浩哥儿,小的去支应书场生意,就不送您进去了。”于三笑着说道。

    朱浩道:“你想进去也没办法啊,于三我告诉你,以后要尊重这王府里的人,指不定什么时候就能让你转运……赚钱算什么?最重要的是出人头地,明白吗?”

    “啊?”

    于三一脸不解。

    他心想,我一个升斗小民,能在世上活着就算不容易了,说什么出人头地?

    “浩哥儿,小的能跟在您身后,您吃肉让小的喝口汤就行,不求大富大贵……您忙。”说着帮朱浩把东西送到门口,目送朱浩拿着大小包裹进门,便急匆匆离开。

    朱浩刚回宿舍,就见朱三、朱四、陆炳和京泓正在院子里蹴鞠,好像在等他归来。

    朱三见到朱浩惊喜地道:“你可算回来了!让我们好等啊。”

    朱浩皱眉问道:“这是怎么回事?京泓,你不在家多住一晚?”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46857.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