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性奴皇上被侍卫调教,我强行进去了她的身体

    腐朽的白骨,都被他宝贝似的收好。

    秦桑还不甘心,想在这里寻觅更多蛛丝马迹,洞悉谭豪的去向,最好能找到那个神秘人,一劳永逸。

    这个山洞里,除了骨阵没有别的痕迹。  性奴皇上被侍卫调教,我强行进去了她的身体    

    秦桑将水下所有山峰都走了一遍,依然没什么发现,水里的禁制,似乎就只为封印这一个人。

    搜寻无果。

    秦桑抬头看向上面,“去水上看看吧,不出意外,这里就是渊墟……”

    他催动乌木剑护体,将剑气波动压制到最细微的程度,心中暗自警惕,小心翼翼浮上水面。

    ‘轰隆隆……’

    迎接他的是毁天灭地般的风暴。

    水面之上,虚空一片灰暗。

    秦桑稳住身形,环顾一周,发现自己所处的位置好像是一座湖泊,整个湖面都被灰暗阴云笼罩着,遮蔽的严严实实。

    阴云内部宛如混沌地域,将秦桑的视线和神识完全挡住。

    不过,站在这里,秦桑对震荡的感应更清晰了。在天尸宗总坛旳时候,就像是隔着一层,只有波动的余地传递过来。

    现在则能切实感受到那种一波又一波的震荡。

    “可以确定了,是罪神宫震荡,这里就是渊墟内部!”

    秦桑仰视阴云,发现阴云其实是一道道强大的古禁形成的,看似灰暗,实则非常危险,能够吞噬每个闯入者。

    然后他在风暴中飞身而起,来到阴云的边缘,绕着阴云来回飞了一阵,像是在搜寻什么东西。

    “原来如此,罪神宫每次震荡都会冲击到阴云古禁以及封印,早已出现破绽,这里的禁制之力其实一直在慢慢流逝。近几百年,紫微宫频频出世,罪神宫肯定也在频繁震动,导致封印之力大幅削弱。在天尸宗那个年代,封印远比现在稳固,天尸宗宗主即便是元婴高手,未必有能力破开封印。”

    秦桑大概明白天尸宗为何无法救出神秘人了。

    他飞了一圈,试图寻找古禁破绽,竟想要穿过阴云,进入渊墟!

    这么做,并非为了寻找谭豪。

    秦桑估计,谭豪救走神秘人后,应该是原路返回天尸宗总坛了,阴云古禁中的威能虽然在流逝,也不是那么容易穿过的。

    他是想亲自进入渊墟。

    其一,也是最重要的原因,和杀剑碎片有关。

    结婴之时,杀剑剑灵传出意识,让秦桑寻找其他碎片,只要靠近,杀剑剑灵便能感知到,指引秦桑。

    之前两个碎片,一个在紫微宫,另一个在七杀殿。

    罪神宫和紫微宫之间,显然也有极深的关联,秦桑猜测罪神宫会不会和七杀殿一样,也藏有一枚碎片。但罪神宫被罪渊修士把持着,三域正在交战,想瞒天过海潜入罪神宫,还需费一番周折。

    不过,杀剑不知碎裂成多少块,未必都在和紫微宫有关的秘境里。

    偌大北辰境,各种禁地秘境之中,能胜过渊墟的,也就古仙战场了。暂时进不去罪神宫,有机会在渊墟搜寻一番,自然不能错过。

    罪渊还不知道这条通道的存在,但阴云的古禁之力正在持续流逝,当衰弱到一定的程度,这里肯定会被发现。

    二是因为秦桑感知到,震荡的源头不在附近,离这里很远。

    渊墟的核心,无疑是罪神宫所在的位置,那里定是罪渊戒备最严密的地方,而其他地方则会宽松许多。

    罪神宫震荡,形成的波动横扫整个渊墟,造成巨大的混乱,正好能借助波动掩饰行踪,是潜入的最佳时机。

    只要他小心行事,还有天目蝶能及时示警,被发现的几率很小。

    秦桑边想边围着阴云绕圈,寻找古禁薄弱之处,最后选定一個位置。

    他将十二魔幡收进袖袍,催动乌木剑,准备全力破禁。

    天目蝶站在秦桑肩头,翅膀一开一合,专心致志寻找古禁破绽,天目神通在这里能发挥最大的作用。

    她的翅膀在闪闪发光,有天目瞳光闪烁,亦有丝丝雷芒。

    其实,天目蝶在突破第四变后,不仅领悟天目神光,也有自保之力,御使的雷霆蕴藏着一丝劫雷真意,威力不容小觑。

    但秦桑还是习惯性地保护她,尽量不让她直面对手,同时也是考虑到,避免被有心人发现天目蝶吞噬劫雷的能力。

    天目蝶的本身依然很脆弱,万一出了什么事,秦桑悔之不及。

    剑气环绕在天目蝶身边,最为厚重,密不透风。天目蝶能感受到主人对她的爱护,传递而来的情绪不仅有亲近,还带着依恋和孺慕。

    一人一蝶全力破禁。

    他们很快找到了一处古禁破绽,如同一道裂缝,贯穿进阴云深处。

    不过,遭到罪神宫震荡波及,古禁并不安分,裂缝时隐时现。秦桑观察良久,寻找规律,确认危险不大,便身影一晃,进入裂缝。

    乌木剑倒悬在头顶,剑气似流苏护体,每一次晃动都会劈出一道剑光,接连斩在阴云上。

    秦桑并非随意出手,剑光所斩之处,都是古禁关窍,随着秦桑和天目蝶对古禁越来越了解,循着破绽,抽丝剥茧般开辟出一条通道,身影消失在阴云深处。

    “阴云远比想象中厚重……”

    秦桑动作少顿,脑海中闪过这个念头,继续埋头苦干。

    不知破解了多少道禁制,前方的阴云终于变得稀薄,他加快动作,乌木剑瞬间斩出数十道剑光,终于将阴云劈开!

    ‘嗖!’

    秦桑冲出阴云,恰好一次震荡传来,立刻便感觉到巨大的压力拍在身上。

    乌木剑轻轻震动,帮他卸掉冲击。

    阴云后是一片未知之地。

    秦桑环顾四周,发现这里无比贫瘠,外面阴云连着另一片阴云,古禁遍布,灰暗的云海连绵无际。

    云海间,山峰之影若隐若现,和阴云同样的色调,渊墟像是一片被抛弃的废墟,昏暗、死寂。

    “这里就是罪渊,和古仙战场的景色截然不同,危险程度仅次于空间破碎的古仙战场深处。不过,这种地形更容易隐蔽我的气息,罪神宫的震荡还会持续很久,慢慢搜寻即可。”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46802.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