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皇上撞着太子妃的身体/你好大,我不想练了

    一群大佬的到来,瞬间让茶素地区变的不太一样了,首先街面上巡逻的警察多了。别说打架了,三五成群的呆在一起说话的声音大一点,都会有人过来询问。

    茶素医院周围直接连一些药贩子、黄牛党都见不到了。这倒是让来茶素医院就诊的患者和家属大声的夸奖,“茶素医院就是啊,这么厉害的医生坐堂,连个票贩子都看不到,哪里像其他医院,全都让票贩子把持着挂号窗口。”

    其实茶素随着这几年的发展,也渐渐有了黄牛党。这玩意怎么说呢,就是牛皮糖。政府管的严了,他不来了。政府稍微松懈一点,人家又来了。  皇上撞着太子妃的身体/你好大,我不想练了      

    张凡当初也想过办法,可总是干不过黄牛党。没警察的时候,你就算知道人家是票贩子,你不给出售,人家能拉着一群人和你吵架。而且也不能天天操心这个事情吧,不过这群货,鼻子也够尖的,这几天一个都见不到。

    随着大佬们的到来,全国各地的专家级的医生也有很多过来交流。

    比如冲刺前的动员大会,礼堂里面几乎坐满了华国防控界的大小牛,夸张到甚至鸟市附属一院的传染科的主任都没发言的资格。

    主持会议的是,甲流组的组长张凡同志,当然也是会场里最年轻,身份最简单的一个,就是茶素医院的院长,当然了非要说其他的,哪就是肃大的名誉博士。

    可这玩意吓唬吓唬家里的邵华还可以,在这一群人面前拿出来这个说事,就尼玛是自找苦吃。

    主席台上,除了他张凡,清一色的院士。主席台下的会场里,从江河到杰青这一系列次顶级的就坐了前五排。

    有句话说的好,杰青是学术制高点,长河是江湖地位。至于优青、青千都快坐到门口了,甚至一些万人连个板凳都没有。至于普通博士研究生,连门都进不来。

    不是茶素瞧不起人,这些人在放在水木中庸不算啥,在茶素还是牛逼的存在,可这次来的大佬太多了,而且因为有是保密性质的会议,只能选择行政的会议室,而不能选择礼堂了。

    张凡介绍了试验的汇总情况,这几天汇总说的太多太多了,来个大佬,就要说一遍,弄的张凡现在都能脱稿就讲了。

    倒是让下面的一群不明就里的专家觉得诧异,“这家伙这么牛逼,这么多的数据脱口而出,连稿件都不看一下,这是下了多大的功夫啊,真是善战者无赫赫之功啊!”

    普通的博士研究生之类的,对张凡还是很尊敬的,至于本科生眼里,张凡就是传奇。可在一群大佬,特别是已经跨过万人的这群人眼里,尼玛张凡就是个异类。

    说尊敬吧,这个货没有和一般人一样按部就班,吃苦受罪的熬资历,他一出现,就尼玛是祖系弟子的第三代,而且还是核心中的核心,两个大佬中的大佬为了他的研究生拉着一群院士给站台。

    这也就算了,你好好的去当你普外的医生,好好的去掏大粪,大家也不会计较,只能是羡慕,这种师门资源,就和富二代一样,让人咬牙切齿的去羡慕。

    可这个货倒好,进了普外祖系,却想着和外面的人玩,拉着李存厚带着赵燕芳,刚开始的时候,顶级大佬都不怎么在意,对于他们来说无所谓,可对于顶级的一些专家学者,就心里不忿了。

    尼玛有钱,也不是这么浪费的,你一普外的懂感染吗?还搞结核,知道结核是啥样的吗?

    结果,成了,结核药物让张凡给弄出来了!

    结核杆菌是高GC(鸟嘌呤G和胞嘧啶C)的细菌,就是说它的遗传物质信号特别多特别稳定,如果按照先进落后来类比的话,结核细菌就是细菌内部最先进的一类。

    这就让内科医生想着不搭理张凡,最多也就人后羡慕羡慕而已,但绝对不会带着张凡一起玩。结果,这个货自己搞出一套来了,现在不是他们带不带张凡玩的事情了,而是张凡带着他们玩的了。

    所以,嘴上不说,心里的这股子气真的难受啊,一个掏大粪的都能成感染专家,这尼玛还有天理吗,还有王法吗?

    学术界有这么一个传说,院士之下皆为蝼蚁,有人甚至说过,就算是长河要是想申请个什么主席之类的职位,也要四处奔走,求人讨好。

    不过在医疗圈有点差异,医疗圈的确院士很厉害,但还达不到一言蔽之的地步,因为这玩意要看疗效,你说的话,或者你做出来的东西,是可以迅速的看到结果的,所以到了顶级这一圈,压制力就不如其他学科了。

    比如当年华国物理界的争论,几十年后才看到到底谁更有远见,可医疗就不用,比如当年有个胰腺癌的患者,而且患者又特别的特殊。然后需要手术,这个时候,有人出来接手,其他人绝对不敢说什么,因为这玩意太容易了,你能你上,你不上就别比比。

    要是这人做失败了,然后有人站出来说,你应该怎么样怎么样,瞬间就能给你弄来第二个一模一样的患者让你上。

    这玩意得靠真功夫的,嘴上说的不算。

    这个是有例子的,03以后钟老头被喷的都快成罪人了,什么老头就会用激素,其他啥都不知道,当时真尼玛找不到类似的患者了,真的,估计老头也生气坏了。

    结果后来又来了一个差不多的,然后没人喷了,有时候想想,觉得太尼玛好笑了。

    汇总通报完毕,休会五分钟,因为好多人的年纪都大了,得给人家休息的时间,主席台上的院士们倒是没怎么闲聊,全都看着茶素的发下来的试验数据。

    倒是坐在下面的一群人,交头接耳的比较多。这玩意,交头接耳有不是说话权,不过今天来茶素,他们真有点不吐不快的感觉。

    “这硬生生的用钱砸出来了啊!你知道不,这小半年,我手里已经接到三四份离职报告了。留下的也没以前那么听话了!”

    “嗨,我也一样,现在我们的这点津贴,放在茶素,就等于是侮辱人,可我们也是这样过来的啊,现在的年轻人啊!”

    “你说他不去玩他的外科,跑来感染,这是来砸场子的吧!”

    “搞死内行的,往往是跨界的!”

    几个在外人眼里是大佬,但在行内也就是个知名而已的凑在一起,感慨生活的不易,感慨行业的变化,感慨现在的年轻人耐不住寂寞。

    旁边一个稍微不和他们合拍的人听不下去了,不过这里都是读书人,怎不能张嘴就骂人,他听了几句,凑了过去然后说了一句:“钱不钱的我不知道,不过霍普金斯大学要来茶素考察的申请已经放在卫生部的办公桌上了。

    不过茶素医院还在考虑接待不接待的问题呢!”

    说完,又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张凡被邀在人家的校刊上写点关于感染方面的论文!”

    这一说,刚还酝酿说张凡是不是花钱邀请霍普金斯大学来考察的人张不开嘴了,因为华国目前在人家霍普金斯大学发表过论文的只有屠先生。

    这也是张凡虽然不是正儿八经的博士,更不是博士老师,但从来没有人质疑过张凡能兼并医科大。

    其他不说,张凡的一篇结核论文,这就已经是行业天花板了。至于手术,外科界的人问都不会问的,一问就会说:“尼玛边疆都禁飞了,你说他牛不牛!”

    “这、这、这、尼玛我们是想邀请人家来,人家还不来。茶素这边尼玛都已经到了考虑接待不接待的程度了,为啥差距就这么大呢?

    尼玛,人比人真的要死人啊!”

    一群人没了聊天的兴趣,这还聊个毛啊,人家都已经不是和自己一个层面了,还说个屁啊。现在他们的想法是,回去后给几个得意的有天赋的博士,得加点工资了,不然迟早让张凡给虹吸了。

    休息了一会,会议继续,“请张凡组长宣布接下来的工作安排!”钟老头拿着话筒。

    张凡也没推辞,工作早就和几个老头商量好的,“请蒋院士带领华北东北的科研人员,在结核核酸G点的异变方面……”

    一个院士带领一几个区域的人解决一个点的问题。

    基础工作茶素已经做到头了,现在的工作就是总突破了。能不能一下就进去,就看这一两个月,甚至这几天的工作了。

    茶素医院的实验室,还是茶素医院的附属大学直接就进入了一种全民加班的模式了,特别是大一大二的一些种子选手,虽然还看不懂这些大佬的工作,但张凡已经下了命令了,就算看不懂,也要天天跟在这些大佬身边。

    不懂的问题全部记录下来,回去问老师,老师不懂的问教授,教授不懂的第二天直接问专家。

    “接了国家的任务,他面子有了,牌面有了,现在又让我们免费给他练兵,里子也有,等这波结束,这里面的几个苗子,我都看着眼馋,你说怎么好事全是他的啊。”

    很多专家都发现了,不过这玩意就算嫉妒,也没辙,谁让人家茶素现在设备是最好的,人员是最齐配的呢!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46760.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