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阳精大泄(sm虐乳玩法)最新章节列表

   上午十点多钟。

    杜飞跟另外一个,年约二十七八的男同事,一起被叫到了里院。

    这人姓李,是周鹏他们办公室的。    阳精大泄(sm虐乳玩法)最新章节列表    

    原本杜飞估计,今年转正的名额会有三个,但最后却只有他们两个人。

    并没有太复杂的仪式,只是到后边人事股,填了好几张表格,然后塞到档案袋里。

    杜飞这就算从临时工转正了。

    并且一跃成为拥有行政编制的七级办事员,一个月工资三十七块五!

    除此之外,令杜飞没想到的是。

    在他转正之后,还给加了个‘行政股’股长的职位。

    这个职位倒是没什么实权,不过每个月有三块五毛钱的职务津贴。

    也就是说,从这个月开始,杜飞的工资一下从原先的十六块五,暴涨到了四十一块钱。

    在这个年代,三十岁以下的年纪,绝对是一等一的高工资。

    以杜飞旳家底儿,虽然不太在意这些工资,但是转正之后,有了行政级别,到外边有人再叫他杜领导,他也能理直气壮的答应一声。

    从后院的人事股回来,杜飞明显感觉到,办公室里的众人,看他的眼神有些变化。

    在办公室里,虽然没有明确的等级,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位置,谁搞谁低,心知肚明。

    之前,因为杜飞来的时间太短。

    实际上大伙儿还处在观望的阶段。

    没有直接的利益冲突,面子上都是你好我好大家好。

    可真要有冲突,别看杜飞身后有陈中原。

    能在这间办公室里坐着的,谁家还没有点人脉背景。

    这种观察期有长有短。

    有些人没什么城府,见人恨不得把早上穿什么颜色裤衩都抖落出来。

    来到单位,三两個月,就被人摸个透。

    有些人则很难琢磨,比如杜飞。

    一开始,都知道他舅舅是市局那边的实权派。

    后来又发现,跟王主任家的二儿子是铁瓷。

    等过几天,又跟对面屋的周鹏,勾肩搭背,称兄道弟。

    也不知道他究竟站在第几层。

    而这,恰恰是杜飞故意营造出来的。

    但这些都是虚的,真正实打实的,有没有实力,有没有背景,最终还得看多久转正。

    否则,就算杜飞牛bi吹的再大,却迟迟不能转正。

    待了过两年,还是临时工,管你说的天花乱坠也得露怯。

    所以,杜飞来到街道办,仅仅四个月就入dang转正。

    对于办公室这些人来说,即便早有心理准备,也都相当震撼。

    别的不说,就说楚成,那是什么出身。

    到现在,在粮站还是十一级办事员,一个月工资才二十五块钱。

    杜飞自个则若无其事,该干什么干什么。

    这个时候最忌讳得意忘形。

    等到中午,在小食堂吃完了饭,溜溜达达来到王师傅的修车摊子。

    杜飞也算是王师傅的老主顾,看见杜飞来了,顿时喜笑颜开:“哎呦,杜领导您来啦~”

    杜飞是空着手来的,明显不是修车。

    上他这来,不是修车,那肯定是买车。

    杜飞笑呵呵道:“王师傅,女式自行车有吗?”

    王师傅笑容更浓,一脸褶子能夹死个苍蝇:“您来了,那肯定有哇~您是打算要什么样的?”

    杜飞一听,也来了兴趣。

    “敢情您手里还不止一台?”杜飞笑着道:“都有什么样的?”

    王师傅贼兮兮道:“有一台二四的小飞鸽,大红漆,八成新,全原装,就是……嘿嘿~我也是给人代卖,七十五,您拿走,我可没挣您的。”

    杜飞皱了皱眉,王师傅这儿哪来的全原装的自行车?

    十有八九是偷的贼赃。

    而且他打算给秦京茹买台自行车代步,八成新的红色飞鸽小车倒是适合。

    不过这台车子,不用想肯定比之前给秦淮茹买那台好看。

    孔圣人都说,‘有国有家者,不患寡而患不均’。

    真要把这台自行车买回去,且不说是不是贼赃,会不会有麻烦。

    秦淮茹见着一准儿有想法。

    凭什么自个骑着破车子,给秦京茹买个崭新的?

    这是嫌弃自个是破鞋,稀罕秦京茹是黄花闺女?

    就像傻柱有什么事儿,都要跟许大茂比比一样。

    秦淮茹跟秦京茹姐俩,也在互相盯着。

    什么东西,你有我没有,你好我不好。

    俩人嘴上不说,心里都门儿清。

    杜飞如果傻乎乎的把这台车子买回去,纯粹是花钱给自个找不自在。

    杜飞立刻摇头:“这个不行。”

    王师傅微微一愣,本以为这台车子的价格品相肯定能打动杜飞。

    至于说是贼脏,一般人买去肯定不行,但到杜飞手里,总有法子解决。

    杜飞道:“那个~还记着我上回买那台车子不?”

    王师傅想了想,点点头。

    杜飞道:“就照那个,新旧价格上下差不多的,给我来一台。”

    王师傅有些搞不懂杜飞这个要求。

    不过他干这买卖的,知道多挣钱少说话的道理,麻利儿道:“这没问题,你帮我着盯着点,我马上就回来。”

    说着一溜烟跑进他们家住的巷子。

    没多一会儿,就推出一台黑色的斜梁女式自行车。

    样式跟秦淮茹那台差不多。

    大梁上的牌子是‘永久’的,但车把却是‘飞鸽’的。

    杜飞也没怎么检查。

    他相信王师傅不敢坑他,当即给钱,骑上车子,直奔雷老六家。

    该说不说,这王师傅攒自行车的手艺是真不错。

    杜飞骑着还挺轻快,猛的加速也没有任何“稀里哗啦”的异响。

    不大会功夫,他就来到雷老六家。

    雷老六和那小翠两口子都没有固定工作。

    他们家不用按时按点的,早、中、晚三顿饭。

    杜飞来时,那小翠正坐在门口的马扎上摘菜。

    雷老六则拿着锤子凿子,在木头上开槽做榫卯,边上还堆着不少木料,看样子是要打个什么家具。

    俩人一边干活一边说话。

    那小翠儿眼尖,杜飞刚一进来,她就瞧见,立刻叫道:“当家的,杜领导来了!”

    雷老六抬起头,立刻放下手里的家伙事儿,拍打拍打身上的木屑,笑着迎上去。

    两人寒暄一阵进到屋里。

    杜飞的午休时间不宽裕。

    开门见山,就把傻柱结婚前想修房子的事儿说了。

    上回要给聋老太太修房子,杜飞已经找雷老六打过招呼。

    因为聋老太太那边没什么工程量,雷老六没打算亲自出手,就把这活转给魏犊子干。

    没想到这才几天,自个这边又来了个大活儿。

    虽然听杜飞的描述,这次给傻柱家修房子,挣的肯定没上次给杜飞干活挣得多。

    但怎么也比在家闲坐着强。

    基本上一入冬,雷老六他们这行就歇了。

    自打给杜飞修完房子到现在,快三个月没接过什么正经的工程。

    他们家有积蓄底子厚,还撑得住。

    但有些跟他干的,却要熬不住了。

    为了吃口干的,说不得要把家里东西送到信托商店去。

    雷老六虽说想法子帮衬,但也贴补不了多少。

    所以,在这个时候,杜飞给他找个活干,等于是解了他的燃眉之急。

    其实不仅今年这样。

    往年雷老六他们这帮人也是这样过来的。

    解放后,随着政策变了。

    他们这些不在编制里的,纯粹靠手艺吃饭的人,生计愈发艰难。

    人家公家单位,甭管修房子,还是盖大楼,肯定不会找他们。

    连个公章都没有,到时候办不了手续,花钱都没法报销。

    这也是为什么,雷老六和老杨,都是有真本事的,见到杜飞一个小年轻,却要死乞白赖的巴结逢迎。

    说白了,就是希望杜飞帮他们家的孩子,谋一个更好的出路。

    别像他们这样,连个单位都没有。

    等杜飞把话说完,雷老六立刻拍着胸脯道:“杜领导,您放心,我一准儿用心,不给您跌份儿!”

    杜飞摆摆手道:“不用特殊照顾,咱一码归一码,按正常的来就行,你该挣什么钱挣什么钱。”

    雷老六一听这话,心里暗暗松一口气。

    他知道傻柱跟杜飞住前后院,看着关系似乎还挺不错的。

    他们这行业里边猫腻可不少,给傻柱家做工程,到底怎么拿捏,却是一个问题。

    有了杜飞这个表态,他也心里有数了。

    一切都按正常的来,不能坑钱但也不用特殊照顾。

    杜飞又道:“等今儿晚上下班,你自个过去一趟,具体怎么弄,你们再详谈,我就不参与了。”

    雷老六连说‘您放心’。

    杜飞看了看时间,站起身道:“这个不用着急,你按正常工期走就行。但聋太太那边,尽量给我加紧,月底前最好能做完,到时候我有用。”

    雷老六飞快在心里合计一下,现在到月底还有二十来天。

    立刻开工的话,聋老太太家的那点工程量,月底前做完没什么难度。

    等杜飞把这些情况都交代完了,也快一点了。

    匆匆骑上车子回去,毕竟今天刚转正,表现不能太散漫。

    等杜飞走了,屋里就剩雷老六两口子。

    那小翠儿不由得长出一口气:“这下好了,有这个活儿顶着,最起码这个月能缓一缓。”

    雷老六叹了口气:“这几年,干咱们这行真是越来越难了!今年这也算个开门红,希望有点起色吧。”

    那小翠颇为认同道:“当家的,还是你有眼光!当初你死乞白赖巴结杜飞,我心里还觉着没啥用。就是一个二十啷当的小年轻,在街道当临时工,能有多大能量。没想到这么快就看到效果了,往年这个时候,咱可接不着活。”

    说到这个,雷老六的脸上也露出几分得意。

    “对了~”那小翠忽然想到什么:“老杨那边,你打算怎么办?这次还叫他不?”

    一听这个,雷老六表情立刻晴转多云。

    老杨的情况他也知道一些。

    通过上次借钱的事,直接越过他跟杜飞搭上线。

    虽然一开始自作聪明,想拿《鲁班书》上的手段糊弄杜飞。

    最后差一点弄巧成拙,还是他帮着求情。

    原本雷老六以为,老杨这次肯定又被他压下去了。

    谁知道,一转眼,老杨那边就开始给杜飞做起事来!

    这个情况老杨也没瞒着他。

    还特地上他这儿来过一趟,拎着两盒点心表示歉意。

    还说不是要跟他争,就想给孩子讨个铁饭碗。

    尽管如此,雷老六心里还是不痛快,但他也无可奈何。

    而且通过这个事,他更不敢揣测杜飞心里究竟想些什么。

    之前因为《鲁班书》那档子事,杜飞明明表现出对老杨的厌恶。

    一转脸却又重用起来,这让他完全摸不透杜飞的心思。

    雷老六想了想道:“回头我去问问。都是老兄弟了,即便不在一起,也没必要闹僵了。”

    这个时候,杜飞骑着新买的自行车回到街道办,正推着车子,往车棚去停。

    刚走到院里,就见周鹏这货嬉皮笑脸的从他办公室钻出来。

    俩人碰到一块,立即不约而同的“嘿嘿”笑了起来。

    “兄弟,恭喜恭喜!”周鹏凑上来,用肩膀撞了杜飞一下:“开板就七级办事员,我熬了这些年也才五级。”

    杜飞撇撇嘴道:“就您这样,见天旷工,迟到早退,要我说了算,早给你开了!”

    “嘿~你小子!”周鹏一瞪眼,却也不生气,反而贼兮兮道:“我听说~前阵子有人给你介绍个对象?”

    杜飞愣了一下,不知道他从哪儿打听来的消息。

    周鹏子坏笑道:“女方就是上回咱们在饭店遇上那个,叫……叫什么来着?”

    杜飞塌着眼皮道:“于欣欣~”

    周鹏一拍大腿:“对!就叫于欣欣!姓王那娘们儿的二闺女!你说这事儿,这不巧了嘛这不!”

    看他那一脸贱样,杜飞忽然有种不祥的预感。

    周鹏接着道:“你说你跟那丫头要是成了,以后我跟她妈也成了,你得跟我叫啥?”

    杜飞一脸无语,就知道这孙子肯定没憋好屁。

    杜飞道:“你特么就是找挨揍没够儿!还惦着人家呢?真要那样,甭管我跟你叫啥,到时候我肯定多给你烧点纸。”

    周鹏愣了一下,笑骂道:“我特么谢谢你~”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46648.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