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腿又长又白又细来摸摸/宠妃撅着光屁股被皇上打屁股

    每天的日子过的波澜不惊,跟谢云寒一起巡查谷中阵法,然后再给十个修士刺下灵纹,再跟夏良修行刀术。

    周而复始。

    若不是心中记挂狐妖之前提到过的报仇之事,这样的生活还真不错。    腿又长又白又细来摸摸/宠妃撅着光屁股被皇上打屁股    

    一晃九日后,谷中所有修士都得到了刺纹,而且是清一色的御守刺纹,这期间,陆叶也算是大饱了眼福……

    将手上的事情忙完,陆叶找到夏良,准备跟他修行刀术。

    却不想夏良开口道:“基础方面,能教你的都已经教你了,剩下的需要你自己在生死搏杀之中慢慢领悟,单纯的教导已经没有多大用处了。”

    刀术的基础毕竟就那么多,这十多天的教导,夏良算是倾囊相授,确实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再教导陆叶了。

    而刀术的提升,最主要旳并非教导,而是在一次次实战之中积累升华,各人所掌握的刀术,也需要在浴血拼杀之中慢慢磨砺提炼。

    这十多天下来,陆叶能感觉到,自己的刀术有了很大的长进,比起以往,他的基础更扎实,对刀术的理解也更上一层楼。

    可以说,只凭这一点,他的实力最起码也提升了一成,这无疑是一个巨大的收获。

    所以哪怕与夏良之间有过不少恩怨,只凭他这些日子的教导,陆叶也正色行了一礼:“多谢夏道友!”

    就是不知夏良若有机会摆脱了狐妖的心神控制,会是什么反应。

    他本是要杀陆叶的,结果阴差阳错,却教了陆叶不少刀术上的东西。

    “基础的东西没办法教你了,不过今日要教你的是另外一个东西。”这般说着,夏良从储物袋中取出了自己的长刀,摆出了一个架势,闭上眼睛,开口道:“朝我攻来!”

    看他的样子,似是想要展示什么,陆叶便也不犹豫,探手按在刀柄上,身形一晃,朝夏良那边突飞猛进,长刀出鞘,一刀劈落,同时紧盯着夏良的动作。

    磐山刀在距离夏良只有不到一尺距离的时候,夏良忽然动了,手中长刀抬起,后发先至,抵住了磐山刀。

    陆叶不禁扬眉。

    夏良是云河九层境,他只是四层境,彼此修为实力差距巨大,对于他能挡住自己的斩击,陆叶并不意外。

    他意外的是,夏良明明是闭着眼睛的,却好像能看到自己的攻击似的。

    借助反震的力道,陆叶飘然后退。

    “再来!”夏良招呼。

    陆叶又冲了上去,这一次没有选择斩击,而是一刀直刺,比较声势浩大的斩击,这样的直刺无疑要隐蔽的多。

    这家伙闭着眼睛能挡下自己的斩击,还可以说是听声辩位,这一刀隐蔽的直刺,要如何挡?

    出乎陆叶的意料,依然是半尺之距,夏良手中长刀忽然动了起来,轻轻挡开磐山刀,同时脑袋一偏,让磐山刀贴着他的颈脖刺在空处。

    陆叶大为讶然。

    “再来!”

    陆叶第三次出手……

    但结果无一例外,每一次都是攻击距离夏良半尺之遥的时候,他忽然出手将攻击挡下。

    陆叶固然没有动用全力,可夏良闭着眼睛能做到这种程度,依然让他感觉不可思议。

    连攻十几刀,竟连夏良的衣角都没碰到。

    他这才睁开眼睛,望着陆叶道:“看明白了吗?”

    “感知?”

    “心眼!”

    “心眼?”

    “肉眼看到的不一定就是真的,但心眼看到的却绝不会有假。”夏良谆谆教导,“这并非刀术,但这却是对所有兵修都有用的一种辅助性秘术,你说感知,倒也不完全算错,大多数兵修在与人拼斗的时候,对危险都有自己的感知,但心眼却是寄托在感知之上,超越了感知的一种秘术。”

    顿了一下,他接着道:“如今我们接触到的修士都是云河境,出刀速度或许不是太快,肉眼还能捕捉,但随着修为的提升,终有一日,许多强者出手的速度,是肉眼都难以捕捉的,到那时候你要如何应对?单纯依靠自己的感知,未必有反应的时间,但若你能修成心眼秘术,那就不一样了,到时候哪怕你目不能视,长刀在手,敌人也休想近身,心眼秘术是我狂刀门独有的秘术,与北玄剑宗的剑心有异曲同工之妙。我在这秘术上的造诣也才堪堪入门,所以只能防御住半尺之内的攻击。”

    陆叶恍然,怪不得自己刚才每次攻击,都是在半尺左右的时候夏良才有反应,原来这秘术是有范围的。

    兴致盎然地问道:“要如何修行?”

    这可是狂刀门独有的秘术,非狂刀门精锐弟子不可修行,这一次若不是落入狐仙谷中,陆叶说什么也接触不到这东西。

    忽然想起,之前追杀夏良,与他拼杀的时候,对方的防御确实给他一种固若金汤的感觉,若不是那个时候夏良伤势太重,只凭这心眼秘术,自己就不可能拿他怎么样。

    夏良露出回忆的神色:“我当初修行这秘术,是在长辈的看护下,与数量不等的妖兽作战,而且是双眼被蒙住的情况下。所以你若真想修行这秘术,还得亲身去体验,用自己的肉身记住危机来临的感觉,时间长了,次数多了,自能水到渠成,咱们这地方是没这个条件了,以后有机会,你再去修行吧。”

    陆叶微微颔首。

    有周云天之前的嘱咐,夏良是万万不会对陆叶出手的,所以哪怕陆叶要修行这秘术,夏良也不可能给他当陪练。

    “你记住一点,心眼秘术的施展是凭依在自身的感知基础上的,一个人的感知越强,越容易修炼成功。”

    “明白了。”

    感知的强弱,关键在于心神,而心神的强弱,与神魂息息相关。

    简而言之,修士的神魂越强,这秘术修行起来就越容易,而神魂……可是陆叶的强项。

    辞别夏良,陆叶返回自己的屋子,开启阵法,又让依依在附近警戒,这才从储物空间中取出息果核。

    狐仙谷中确实没有修行心眼秘术的条件,因为找不到合适的陪练,但陆叶手中的息果核,却能给他提供最好的修行环境。

    他以前进蜃境之中,都是拼命斩杀里面的怪物,以此来磨砺自身刀术,不过随着他修为的逐渐提升,进蜃境的次数也逐渐变少了。

    一来每次进蜃境都要消耗功勋,二来他平时不缺少与人生死搏杀的经历,所以并不怎么需要进蜃境磨砺。

    但如今要修行那心眼秘术,蜃境无疑就是最好的选择。

    花费一百功勋,推开那扇大门,陆叶走入蜃境之中,站定身形,闭上眼睛。

    他才刚准备好,附近迷雾便忽然翻滚,从中冲出一道身影,悍然冲他扑杀过来。

    这身影出手的威势只有云河四层境修士的程度,与陆叶的修为持平,迷雾包裹着,看不清容貌,无法分辨性别。

    平日里遇到这样的敌人,陆叶一刀就可以砍翻。

    但眼下双眸紧闭,陆叶只能通过自身感知和一些声音来判断敌人的动向,对他来说无疑是个巨大的考验。

    忽有劲风扑面,陆叶循着自己的本能,长刀出鞘,一刀斩出。

    然而这一刀没有斩中任何东西,反倒是自己腹部一痛,为对方所伤。

    又有劲风袭来,陆叶转身,磐山刀侧撩出去,依然没有建功,身上又传来疼痛感。

    片刻后,二楼处,陆叶睁开眼睛,脑海中传来一阵刺疼感,让他的眼角不禁跳了一下。

    一个与他修为相同的敌人,平时一刀就能砍翻的家伙,可在他闭上眼睛之后,居然只用了不到一盏茶就将他给杀出了蜃境!

    这让陆叶如何能忍?

    再来!

    又一盏茶后,陆叶再次睁眼。

    再来!

    循环往复十多次,陆叶脸色隐隐有些苍白。

    哪怕他神魂强大,一次两次从蜃境中死出来,对他还没什么特别的影响,但短时间内次数太多,连他也有些支撑不住了。

    此刻只觉头疼欲裂,整个脑袋仿佛都要炸开一样,这种感觉,只在他最初得到息果核时候体验过几次,自从神魂变得强大之后,便再没有体验过了。

    不过连死十多次,并非毫无收获,在闭着眼睛的前提下,他能在敌人手下坚持的时间越来越长了,甚至有好几次精准地挡下了敌人的攻击。

    夏良说修行这心眼秘术需要亲身去体验,用肉身记住危机来临时的种种感觉,所以蜃境中敌人每一次出手,陆叶都在用心感知,判断敌人攻击的落点,感受身体内诞生的危机。

    夏良当初是在长辈的看护下,与数量不同的妖兽拼杀,慢慢将这秘术修行成功的。

    比起他的修行方式,陆叶无疑占据更多优势,因为身处蜃境之中,哪怕被杀了,也没太大的损失,这样用身体记住的经验,无疑更加刻骨铭心。

    而且陆叶的心神比同层次的修士要强大的多,这也是他的一個优势。

    他不知道夏良当初修行这秘术花费了多少时间,但可以确定的是,自己修行这秘术,绝对要比他快的多。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46488.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