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平凡女人奇欲记(高H,NP,简/繁)(房东睡一次)最新章节列表

  看到对方冲自己慈眉善目的连连颔首,这让程处弼不禁心中警铃大作,赶紧拿胳膊肘顶了顶身边的李恪。

    “贤弟,你爹这是怎么了,笑得这么虚伪,会不会是又想干什么吧?”

    李恪眼角一斜,同样也欣赏到了亲爹那洋洋得意的笑容,不禁心中打起了鼓来。    平凡女人奇欲记(高H,NP,简/繁)(房东睡一次)最新章节列表    

    “小弟我哪知道,说不定,怕是程处弼与李恪恭敬地辞别了这位笑眯眯,满脸慈祥的房夫人卢氏。

    行不多远,李恪就忍不住吐了句槽。

    “处弼兄,拜托你能不能别老拿小弟我来当挡箭牌?你再这样,可是容易伤了咱们的兄弟情谊。”

    程处弼大巴掌拍在了李恪的肩头,一副语重心长的模样道。

    “我也不想这样,可不把贤弟你推出来,难不成,在卢氏跟前,我这个童男子拿自个打比方?”

    “为兄我是个实诚人,嘴也不那么利索,也没有贤弟你那么丰富的实战经验。

    年纪轻轻婆娘都娶了俩,还有那么多的红颜知己在勾栏,拿你来当例子……哎哎哎,贤弟莫恼,莫恼……”

    程处弼跟互插两肋双刀的好兄弟李恪回到了房俊的小院。

    这位正在抄着沉重的黑檀木程氏琵琶,笨拙地练习着程三郎留给他的和弦图谱。

    得见这两位兄台回来,便查觉了异样,处弼兄仍旧是那样的意气风发,笑容满面。

    不过为德兄则面色发情,心情似乎不太美丽,房俊不禁心生狐疑。

    “二位兄台,我娘亲寻二位兄台过去所为何事?”

    “哦,没什么大事,就是希望我和你处弼兄多帮帮你,让你多学会几首歌。”

    “真的?”房俊直接就黑了脸……老子只是嘴笨舌拙,不代表老子是傻子好不好?

    “莫听你处弼兄胡说八道,你娘亲是希望我们能够帮一帮你,让你日后能够与我那妹妹琴瑟和鸣。”

    “来来来,速度一点,距离咱们办大事的时间越来越近了,现如今乐器已经在手,你得加紧练习。”

    程处弼作为一位曾经担当过重金属摇滚乐队的吉他手兼主唱的优秀音乐人材。

    教房俊学吉他,再简单不过,毕竟吉他之所以能够在后世风靡开始,正是与吉他的易学易入门有很大的关系。

    当然,想要学精,自然也是有很大的难度。

    很快,程处弼与房俊,二人用同样的姿势,开始抱着程氏琵琶,拔弄起了琴弦。

    而李恪这位吴王殿下则坐在一旁欣赏着二人弹奏。

    不得不承认,虽然处弼兄嘴巴很啰嗦,但是,教起人来却很有一套,也很耐性。

    只花了不过一个时辰,房俊也能够顺畅地在三到四个和弦之间转换,并且弹奏得有模有样。

    当然只能慢慢弹,而且还会时不时地出错。但至少,已然能够弹出动听的音符。

    #####

    离开了房府,二人一看天色尚早,寻思左右无事,干脆就蹿去程家酒楼搞顿好的。

    没办法,原本倒是想跟前两天似的,练完了歌之后,就跟俊哥儿一起打上几把牌。

    可是今天卢氏已经露了面,万一哥几個在那里打牌打得眉飞色舞的,被卢氏瞧见,终究不太好。

    谷嶱

    毕竟哥仨就是因为通宵打牌这个罪名被陛下下旨申斥过,还被罢掉了官职。

    到现在,被罢职的程三郎仍旧是个无业游民,一思及此,程处弼忍不住又灌了口酒。

    等到俊哥儿的亲事办完,自己就要蹿去东都洛阳,要在那里给不讲武德的太上皇帝陛下兴建万国宫。

    就在程处弼思绪万千之际,却看到了李恪的表情显得有些犹豫,不禁心生好奇。

    “我说贤弟,你是遇上了什么难事?”

    “这倒没有,我这是在替俊哥儿担心,虽说他有了一副好嗓子。”

    “可是,我那高阳妹妹,唉……她喜欢的是那种多才多艺的儒雅才俊,像俊哥儿这样膘肥体壮,嘴笨舌拙的,哪怕是会唱些能够打动人心的曲子,却也难以扭转我那妹子的心思。”

    “……”程处弼听得此言,赶紧敲了敲盘子道。

    “咱们上次不是商议过嘛,争取搞出一场英雄救美的场景。”

    “处弼兄,若是之前,倒真是有法子,可是现如今,高阳要成亲,根本就没有可能在没有保护的情况之下,单独出宫。”

    “身为公主,身边全是护卫,你说说,在长安城里边,哪来的小贼有那么大的胆量敢去找这样的显贵女子的麻烦?”

    听到了李恪之言,程处弼也不禁大感头疼。

    因为想要让一个人改变审美观,是很困难的,所以,最简单,或者说最直接的办法,那就是响鼓用重槌。

    就是希望通过一场变故,让那位高阳公主明白,男人宽厚的臂膀会让你拥有强烈的安全感。

    不至于让高阳公主在一开始就因为俊哥儿膘肥体壮的外形,而导致第一印象差。

    毕竟,李恪这位跟数不清的小姐姐打过交道的浪荡皇子,很清楚,女性对于第一印象十分的重视。

    如果第一印象差,那么甚至有可能连搭理都不乐意搭理。

    正所谓,老娘连看你第一眼都看不下去,你肚子里边有再多的才艺关老娘何事。

    #####

    程处弼摸着下颔,眼珠子开始转动起来。“咱们就不能找一个,隔绝高阳公主与护卫的机会?”

    “英雄救美的方式有很多种,不见得非得打跑地痞流氓……”

    听到了处弼兄这话, .李恪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开始绞尽脑汁地思索起来。

    很快,李恪灵机一动,一巴掌拍在了大腿上。“有了,有办法了。”

    “什么样的办法?”程处弼看着眼冒精光的李恪低声追问道。

    李恪嘿嘿嘿地奸笑了几声,这才凑到了程处弼的耳朵边一阵嘀咕。

    程处弼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贤弟,你这招可够损的。”

    “处弼兄你啥意思?”李恪顿时不乐意了,赤急白脸地梗起了脖子。

    “小弟我这也是为了俊哥儿日后能够跟我妹子琴瑟和鸣,又不是在干什么阴损的勾当。”

    国公之子,怕是又准备要闹妖蛾子了……

    处弼兄你在宫里砍方竹这事,我爹还记恨着。”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46476.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