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将女师尊调教成性奴(吃饭还在顶着)最新章节列表

  “仙儿这是发哪门子火?”

    某山谷,颛阳从废铁堆爬起来。

    看着自己的心爱战车化作废铁,颛阳心痛不已。  将女师尊调教成性奴(吃饭还在顶着)最新章节列表      

    “我明明已经跟她道谢,而且第一个赶过来赴蟠桃宴。”

    结果呢,她直接毁了自己的宝贝战车。

    “话说,她不是把赤龙斩了吗?脾气怎么还这么大?”

    无奈地收起战车废铁,颛阳辨认方向后,打算腾空飞过去。

    可就在这时,他看到一艘仙船在空中发出轰鸣,逐步向地面坠落。

    “那是周家的仙船?周怡来了?”

    想到自己这位多年未曾谋面的未婚妻,颛阳只好放弃赶往仙府,先去救人。

    “浑天罡气。”

    引力与斥力在双手运行,空中坠落的仙船被浑天罡气包裹,坠落之势减缓。

    得此喘息之机,洁白祥光从楼船升起,飞快修复破损仙船,驱散楼船内的魔气。

    看到黑雾一片片溃散,颛阳赶紧跳上楼船。

    “怎么回事?你们被魔道伏击了?”

    “姑爷?”

    “世子?”

    周家人看到颛阳,纷纷发出惊呼。

    见这些人的称呼,颛阳挠挠头。

    周怡修复仙船后,来到颛阳身边。

    “夫君。”

    听到这称呼,颛阳直摆手:“还是叫我颛阳吧。夫君什么的,咱俩还没成亲呢。”

    “那叫阳哥哥吧。”

    周怡打过招呼,解释自己一行人的遭遇。

    云仙儿开蟠桃会,周怡作为万灵仙体自然不会错过。可半道上,她碰见紫宸赵家的商船。然后看到一团黑影杀入商船,和赵离大战。

    “赵离?他没事吧?”颛阳脸色大变,紧张地连忙追问。

    “没事。赵离姑娘和我联手退了那个黑影。却不想,黑影不肯罢休。暗中埋伏我家巡天楼船。”

    听闻赵离没事,颛阳神色稍定。

    而周家人看到他的表情,心中顿时一沉。

    传闻之一,云阳世子和准昭王妃相交甚密,莫非……莫非这其中有些什么事?

    “你们没事便好,接下来随我一起去仙府,见仙儿。你俩正好认识认识。”

    见颛阳大咧咧称呼帝女名讳,周家几个管事姑姑对视,露出凝重的表情。

    传闻之二,云阳世子与清瑛帝女相交甚密,常往世外仙天相会帝女。

    面对赵家的魔女,世外的仙女,我家姑娘天真懵懂,恐怕争不过啊。

    周怡和颛阳自不知周围那些人的想法。

    她拉着颛阳,低声道:“阳哥哥,我来时感到东海水汽变化,祖龙似已登陆神州。”

    祖龙。

    颛阳神情肃然,他清楚祖龙对大昆的威胁。

    同样是新世界孕育的大罗体,祖龙因为受到五大龙皇的烙印,实力已稳压凤皇一头。

    据说,东海水族已称呼其为“龙君”。

    龙君,在龙宫传承中,是第五境的称谓。

    而颛阳、云仙儿、罗开等,尚处于第四境。

    “祖龙来大陆,你我这类大罗体是他的攻击目标。你小心些,回头蟠桃宴罢,我送你回周家。”

    “嗯。”

    周怡扫了一眼周围的仆从,拉着颛阳入内歇息。

    她此来元罗仙府,目的和西边正在赶路的元兰相似找云仙儿麻烦。

    天下女仙之首?

    自己这秉承仙道气数,精通三千仙法的万灵仙体没开口,凭什么让云仙儿当这个位置?

    且周怡此来,背后有罗天六宫以及天帝授意。

    统率天下男女仙真,这俩个尊位当属大昆,理应天帝册封。

    ……

    元罗仙殿,彭禹和云仙儿艰难对战元妃。

    不是二人打不过,而是元妃仗着先天阴阳的造诣精深,施展阴阳宗秘传的“有否恒化之术”。

    阴阳之道包罗万象,光暗、生死、水火、正反、昼夜……同样,有与无也是一对相反的概念。

    元妃将自身定义为“有”,将阴阳道域除己身外的一切定义为“无”。

    不论彭禹、云仙儿多少种攻击打过去,到她跟前都会自动化为无。

    “先天立于不败之地啊。”

    彭禹望着那座玄白二气运行的领域,几乎有了道界气象。但与混元道界不同,这是阴阳道炁主导的道之境界。

    其中光暗、生死等大道,皆以达到五境圆满。

    “师妹,你的谷神昭示阴阳道果的终极。难道只有这点手段?本宫的‘有否恒化之术’下,谷神竟无半点反抗之力?”

    云仙儿懒得理她。只管操控十二件阴阳仙宝和迷天绫、道天金炉攻击。

    她当然有办法破去这个术,但不久之后还有和其他人的大战,不值当耗费谷神本源,跟元妃硬磕。

    “仙儿,帮我拖住她。我来破掉这个劳什子道域。”

    彭禹跳出战圈,将盘古阴阳幡插在腰间,双手运转离合神光。

    “玄黄之理,乾坤化定……”

    一丝丝天地玄黄气从虚空涌来。

    “阴阳离合,辟地开天……”

    元妃察觉威胁,挥手招来斩仙剑。

    “去。”

    仙剑在空中飞舞,密密麻麻的剑芒在阴阳大道的复制下成型。

    “不会让你得手的。”

    云仙儿也招来斩仙剑,同样演化剑轮。而她的剑轮中,出现一丝奇妙的梵意。

    “这股力量……本宫在太玄魔母处见过。原来如此,那位天外巫王的手段?”

    双方御剑对轰,元妃依仗法力浑厚,云仙儿借助颛阳所传的精妙剑术,二人拼了个旗鼓相当。

    接着,又是其他阴阳仙宝对拼。

    元妃用什么手段,云仙儿也用什么。在对拼中,她不断借鉴学习元妃的手段,弥补自己的战术缺陷。

    “除却模仿本宫,你就没有其他手段了?”

    元妃余光瞥见彭禹的动作。

    天地玄黄气在彭禹双手中凝聚为一把高速转动的电锯。紫色雷电缠绕在锯身,带来毁天灭地的恐怖气息。

    不能给他时间了。

    元妃将十二仙宝合一,手中出现一把白玉神杖。

    “不陪你们玩了。师妹,你俩还是出去吧。”

    “谁说没有其他手段?”

    云仙儿双手掐诀,激活两仪钧天秤。

    “阴阳判定。我与你比年龄。”

    叮

    金银二色光辉笼罩二人,元妃的投影出现在天秤一侧,云仙儿投影在另一侧。

    “我年纪比师姐小,判定结束。”

    瞬间,一股巨力将元妃从座位掀翻。冥冥之中的天道力量对着她元神刺去。

    元妃脸色一白,硬生生扛了这道天地咒杀之术。

    她拿神杖对云仙儿一点:“好啊,本宫也跟你比一比,你们二人的法力加起来,没本宫浑厚。判定结束!”

    她的神杖融合十二件阴阳仙宝,同样具备钧天秤的功能。

    金光闪过,神杖对彭禹和云仙儿元神发动攻击。而就在此时,彭禹手中的破空开天锯终于成型。

    “仙儿闪开好疼啊!”

    元神被刺的痛楚,让彭禹大意下,电锯偏了一些位置。

    原本对准“阴阳道界”偏左位置,可直接对上元妃所在的中轴线。

    哗啦

    电锯劈切开阴阳道界,密密麻麻的紫电冲进去,摧毁“有否恒化之术”。

    刺耳恐怖的电音在领域道界穿梭,元妃的恒化之术彻底失效不说,自身也被这股毁灭力量锁定。

    “这股力量类似当年的荒劫,是真正毁灭宇宙的力量。这小子对乾坤大道的理解,已经到了这一步吗?”

    元妃无法动弹,眼睁睁看着电锯撕裂自己的仙体。联动阴阳道界一并毁灭。

    啪!

    虚拟道界破碎,此种一切尽数消失。

    彭禹面色沉重,散去手中的玄黄之气。

    云仙儿往崩坏的阴阳道域看了一眼,转头和彭禹讨论:“你的锯子是秘术?还是神通?应该参考了那座灭世大磨?”

    “神通,用来针对白玉宫封印的。”

    彭禹从盘古界吸收元气,恢复法力。

    仅一次电锯的拟化,就把法力消耗七成。这一击,已经具备杀死仙君的能力。

    但对他而言,也仅有一次机会。

    “待会儿,我们跟那群人交手时,还能用吗?”

    “先把法力回复了。到时应该可以出其不意再来一次。只是他们都不傻,应该只能坑一个人。”

    “那就坑大师兄吧。他修为最高,先把他打出局。”

    “你俩这么状若无人的聊天,真以为本宫死了吗?”

    毁灭的道域如同反转的镜子。当另一面出现,道域复原,元妃跟着再现。

    阴阳互转,生死随心。

    云仙儿和彭禹依旧没理她,而是聊着不久后蟠桃宴的布置。

    直到元妃再度招来神杖,云仙儿摆摆手:“行了,师姐。切磋到此结束。能看出来,你对我们并没杀心。”

    “那可未必。你身边这小子是乾坤仙人。本宫讨厌乾坤宗,可是天下皆知的事。”

    “可你不照样给乾坤仙人生了七八个孩子?”云仙儿一句话怼回去。

    阴阳十二天典籍记录得清清楚楚。

    元妃,六代乾坤道人的妻子,为其生育诸子。

    “或许,正因为本宫爱他,才打算把他复活。而你边上这小子,正好是合适的容器。”

    提及“容器”这个词,云仙儿和彭禹同时皱眉。

    “怎么?你们跟造化道人打过交道了?”

    看二人表情,元妃低头一想,笑了:“那位前辈的容器计划,莫不是已经实行过一次?”

    “实行了,但失败了。”

    彭禹简单讲述旧世界中的经历。

    当元妃得知有人以圣体塑造新世界,脸色彻底变了。

    “难怪……难怪本宫会在这个时代苏醒,原来是这样。那个开创此界的人,恐怕不仅仅擅长时空之力。他对生命、造化一脉,也有独到见解。”

    元妃收起神杖,招呼二人:“坐下来好好谈吧,给本宫讲讲外面的事。”

    彭禹看看一片狼藉的宫殿,眼下哪里还有落脚坐着的低昂?

    元妃嫣然一笑,法力颠倒阴阳。破碎的仙宫重复就观,死去的宫人一一复活。

    “这就是阴阳互转。在仙宫之下,还有另一座仙宫?”

    六代乾坤祖师的本命宇宙,便是阴阳对立互转的镜像宇宙。

    “没错,花海之下的影子,藏着阴·仙宫。即便你们把阳·仙宫毁灭无数次。本宫依旧可以将仙宫复原。”

    “师姐从上古存留至今,便是靠这种手段?”

    云仙儿和彭禹走过去入座。

    元妃摇头:“上古荒劫,我们都死了。只是元罗仙府刻录着复活密咒。加上那人开辟新世界时,偶然触动一丝灵机。本宫竟然复活了。只是”

    她摆上茶水后,古怪道:“本宫惊愕发现,这个新世界的寿命很古怪。不仅新世界的寿命仅有百年,本宫的寿命也只剩一百年。而你们这些人,年龄更是一个比一个奇葩。”

    彭禹和云仙儿都不到百岁。

    谷顣

    不到百岁的天仙?

    再感知一下外面的状况,貌似有好多个几百岁的仙君。

    什么时候,修行如此容易了?

    彭禹:“上古荒劫后,宇宙回光返照,以断绝寿元大道为代价,众生修行比上古加快百倍。相当于时间线缩短百倍那样吧。娘娘可以理解为,我二人在上古时,是八千年修行的天仙。”

    “八千年窥见仙君之门,那也不简单啊。本宫证道仙君,也花了足足一万年。”

    好家伙,你这对比下,不也是百年的仙君吗?

    彭禹暗暗腹议,云仙儿已经和元妃交流上古和当今两个时代的情报。

    当云仙儿提及造化教主在西方世外的地位,元妃冷笑起来:“造化?这老不死的,竟然有这份际遇,当了一把仙道魁首?莫说大师伯和师尊,纵是弥罗宗那两位道人在,也轮不到他。”

    上古时代,就是上三宗纵横称霸的时代。

    哪怕在弥罗天帝时期,也不敢和拥有数位道人坐镇的上三宗正面对抗。

    元妃看着云仙儿,眼中带着同情。

    这位师妹没有体验过上三宗称霸的时代,却赶上阴阳道脉的没落,甚至家园都被劫数毁去。

    “你们放心,既然本宫活过来了。接下来的事,自轮不到造化老不死说的算。”

    一位大仙君和一位道人天尊,差距似乎有些大啊。

    彭禹心中吐槽。

    云仙儿显然也不看好元妃,谨慎问:“师姐能复活‘老师’吗?”

    “师尊无法复活了。不仅她,元始前辈、师伯也无法复活。他们的本源已经重新转生,才有了混元道体、元始圣体以及你的玄牝仙体。”

    为何众仙认定,宁景、罗开、云仙儿必成第六境。

    便是因为他们得到祖师遗泽,要在未来证道大罗,以振兴道统。

    而也因为这重关系,云仙儿称“阴阳道母”为师。因为她修行时,自有玄牝道母的意蕴指点。

    “造化老不死很特殊。他本源投入天道流转,却重新钻入他的遗蜕。你们说的那俩小辈,只是他的造物罢了。当然,最特殊的是乾坤宗。”

    彭禹点头道:“上古五大道炁传承,唯独我家不需借助前人恩泽。”

    乾坤仙体与众不同,一个仙体大成,自身便是一个宇宙。彭禹没有继承那二人的宇宙,自然也称不上传承。

    “乾坤师叔和我家那死鬼的宇宙本源早已散入大昆天地。正因为两股宇宙本源的续命,才让荒劫之后,天地又苟延了那么久。”

    “那么,两位祖师能复活吗?”

    “师叔不好说,但那死鬼……”

    元妃自然要让那混蛋夫君能复活。

    没有他,自己怎么跟造化教主对抗?怎么重现上三宗的威名。

    “小子,你随我去些地方。师妹,你要开蟠桃宴,就用师姐这处仙府吧。”

    说完,元妃招呼彭禹离开。

    “娘娘要去看其他几座出世的仙府?”

    “对,若没料错,那些仙府都是死鬼给其他姘头建造的。而在这些仙府内,兴许藏着他复活的希望。”

    不等云仙儿挽留,元妃强拉着彭禹离开。

    “师姐好急的性子。她就不想看看,当今顶级神体之间的争锋交流吗?”

    云仙儿起身,招呼元罗仙府的宫人布置蟠桃宴。

    其地点位置,选择在彭禹造化的桃花林。

    伸手一指,阴阳仙风吹散桃花,缔结硕硕蟠桃。

    云仙儿又把自己从世外带来的蟠桃取出,将允囡等人找来,静候诸仙。

    最先到来的人,是混元一脉的宁景。

    他手持一根镶嵌混元珠的玉杖,漫云而来。

    看到桃花缤纷的景象,宁景不觉一笑:“怎么,见过师弟了?”

    云仙儿点头:“见过了。”

    云仙儿在主位摆下三座,除却自己和彭禹外,还有一个就是留给宁景的。

    只是她和宁景的关系不如与彭禹亲近。

    说到底,宁景代表昔年混元道界中的混元宗。而大昆云岭子这里,还有一支混元宗。

    宁景和云岭子的分歧,让云仙儿选择对他敬重,但却不亲近。

    只是在面对造化教主在世外的压力时,宁景和云仙儿又是天然的盟友。他们二人加上太极道君和上三宗的道脉诸仙,报团取暖。

    “他修为如何?从造化墓出来,除却这一手高明的造化仙法,本家没点别的东西?”

    “有一个奇怪的变身法,能让自身借助乾坤诸戒的力量暂时持有仙君境界。”

    宁景微微颔首,没有细问彭禹的隐秘。

    二人同坐等候。

    云仙儿满心以为,接下来来的人应该是颛阳了。

    可没成想,却是罗开先到了。

    人未至,异象先传来。

    三十三重宝塔立在云端,一颗宝珠大放光明,彰显元始奥妙。

    “快证仙君了。”

    宁景喃喃低语了一句。

    只见一人影踏着虚空,一步步从灵谷神州降临仙府。元始道炁撕碎阴阳屏障,强行来到桃林。

    “哼。”

    云仙儿面色不虞,果断以谷神之力迎上去。

    玄牝道母、元始天王二者大道对轰,彭禹造化的桃林直接毁了一半。

    “够了。”

    宁景抬起手,混元之气扫过一切,压下二人的争斗。

    “上古五大道炁固然称不上同气连枝。可在面对某些问题上,咱们算是同盟。”

    罗开咧嘴一笑:“道兄说的是。”

    若非如此,前番大罗殿内,他怎么会帮他们打压紫微道神?

    紫微道神的出现,弥罗宗也不乐见。

    看了看座位,罗开果断坐到左侧第一位。

    “两位,你们设蟠桃宴,除却咱们这些年轻高手。不如把仙府外围那群人都请进来,凑凑热闹。”

    “罗道兄就不担心,待会儿在众人面前斗法败北,落了面皮?”

    “难道帝女怕了吗?”

    罗开这次来,不仅仅是自己,更是罗天王和天帝的意图。

    天帝有命,让他和周怡联手,夺下仙道男女仙首的位置。

    自云仙儿得了天下女仙之首的尊位后,男仙之首的位置一直悬空。

    因为人选太多,而且诸位道君皆显化男相。谁人有资格统率这些仙家?

    世外推出的人选是宁景和元玉以及诸位道君。

    当然,元玉颇有自知之明,不打算掺和。诸位道君一心求大道,无心要这“男仙之首”的尊位。

    大昆推出的人选是罗开。他也是年轻男仙中,唯一的合适人选。

    看到云仙儿和宁景边上的空位,罗开暗忖:这是给颛阳留位?不知周家那边准备如何,能不能劝动颛阳帮忙?

    当然,罗开本人不报多少希望。

    周怡那个名义上的未婚妻,跟颛阳见面总时长加起来,都没几个时辰。她在颛阳心中地位,能跟云仙儿比?

    但罗开思考中,女仙之首的位置争不争都可。

    大不了云仙儿继续当女仙之首,自己坐这男仙之首。一个大昆,一个世外,也好平衡双方势力。

    所以,罗开此行最大的假想敌,便是宁景了。

    宁景感受到罗开身上散发的阵阵敌意,含笑点头示意。

    “师妹,既然罗贤弟有心让天下群仙参合进来,你便顺他的意,用万仙旗招来诸仙。这次,兴许要把悬空已久的位置,彻底敲定呢。”

    “大师兄有言,敢不从命。”

    云仙儿心如明镜。

    宁景对什么仙首之位没兴趣。他要的,一是不坠师尊“混元大道君”名声,重振混元宗。二是自身混元大道圆满,压服大昆内的云岭子。三是击败造化教主,重新拿回上三宗的地位。

    男仙之首的位置,自己二人早就商量好,要给彭禹留着。

    云仙儿展开万仙旗,对外喝道。

    “凡修行有成,铸就道丹者,可入蟠桃宴。”

    旗幡催生万道霞光,在仙府外围化生三千虹桥,接引仙府内的各路修行者。

    颛阳和周家人刚来仙府门口,正巧听到云仙儿的声音。

    “这就尴尬了。宴请天下群仙,我这武神算哪门子事?不是说好,咱们年轻一辈的高手切磋切磋吗?”

    周怡大大方方道:“阳哥哥。你可随我同行,到时坐在我身边。”

    颛阳飞快摇头:“不了,仙儿怎么也会给我留一个位置吧?”

    做你边上?她眼下气性正大呢,我再跟你走得近,她还不知怎么折腾我呢。

    云仙儿不喜欢周怡,因为周怡不喜欢颛阳。

    她之所以缠着颛阳,只是梦中有感,颛阳适合当自己的夫君而已。

    这个女孩打从一开始就不明情爱之时,只是相信天命缘法,加上家里人暗中使劲,才定下这桩奇葩的婚事。

    加上二人之间,牵扯天武真体和万灵仙体的因果,云仙儿自然不希望好友牵扯进去。

    旧世界时,云仙儿便打算拆掉颛阳的这桩姻缘。新世界,也多次和颛阳敲边鼓,暗示他最好拒绝这段姻缘,另寻佳偶。

    云仙儿推算中,颛阳最合适的配偶是昆吾神女。

    她给颛阳推荐了三个人。

    然而颛阳得知那三个人选,果断否了。

    他还没嫌自己命长,跑去当自己师尊的“姑父”,“姐夫”和“女婿”。

    然而尴尬的并非颛阳一位武神。

    好些神通武者在仙府探索,他们也听到云仙儿的话,面面相觑。

    这照帝女所言,蟠桃宴没他们什么事啊?

    “世子”

    昆东平带着顾钊再度降临。

    “要联手吗?这次蟠桃宴,咱们武神一脉少不得充当恶客了。”

    “不要,”颛阳不假思索,“砸场子,你们去,我不干。”

    刚才仙儿砸了自己的战车。自己要是敢跟这群人跑去蟠桃宴闹事,指不定那要怎么折腾自己呢。

    “世子,这时候,还请顾念天庭大局。不要牵扯儿女私情。”

    “儿女私情?”颛阳冷笑,“你们自取其辱,跑去体验迷天绫和玄牝仙体,我才不要去丢脸。”

    招惹玄牝仙体,忘了旧世界的例子了?

    云仙儿只要迷天绫轻轻一挥,你们这群不修心性的武神,怕不是直接在她命令下,乖乖在蟠桃宴上脱衣服跳舞,给那群仙家助兴了。

    “颛阳,既然来了,就快些进来吧。”云仙儿声音再度响起:“诸位武神、神王,想来也来吧。难得的盛会,多些人,更热闹些。”

    又有一片虹桥落下,但并非阴阳之理,而是宁景出手接引。

    看到混元真君手段,昆东平和顾钊面面相觑。

    “怎么,你俩不敢去了?”

    “去就去。”

    顾钊先一步踏上虹桥,昆东平紧随其后。

    颛阳想了想,也跟二人同行。

    周怡等人则通过云仙儿的虹桥,走了仙路。

    颛阳追上二人,问道:“其他三人呢?那俩昆吾氏也就算了,苏月蓉怎么不来?”

    “她是仙道的女修,先一步进去了。”

    云仙儿做女仙之首,不知惹了多少女修的怨恨。

    今日蟠桃宴上,明有周怡和元兰,暗里更有一大群女修等着看她好戏。

    ……

    “人越来越热闹了。”

    元妃和彭禹跑去另一个神州的出世仙府。

    她心血来潮,推算了一番。

    “师妹这次的蟠桃宴,怕是有些风波呢。”

    彭禹打量眼前这座墨玉仙府。

    “稍后,咱们回去帮忙。有娘娘给仙儿撑场子,怕什么。”

    “本宫可不行。本宫要是露面,造化老不死不会坐视。这事,需要你出力。不过”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46448.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