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小芳乱爱小说全文阅读|吮着她的奶头

  白山和宋小娘子、妙妙姐简单说了说需要外出历练,晚上可能不回来。

    随后,他便骑着灵鹿,赶到了京城西郊的黑松子农庄。

    灵鹿送到后,就回山修行去了,毕竟它只负责白山“宋府-青云宗”的路线, 而不是白山的专用坐骑。  小芳乱爱小说全文阅读|吮着她的奶头    

    黑松子农庄里,庄主看到又来了宗门弟子,便急忙外出,把他迎入庄内。

    只是,庄主见他年轻,便没怎么上心, 奉茶后, 就离开了。

    白山才坐下没多久,便有一对中年男女走了进来。

    这对中年男女都穿着青云宗内门弟子的制服, 男人显得落落大方,女人则是面带笑容,轻松地走在男人身侧。

    中年男子笑着迎来道:“小师叔,刚刚听到庄主迎入了一个年轻人,我还想是谁呢,没想到是您啊。”

    白山起身,笑着还礼。

    另一边,中年女子拍了拍男子胳膊,促狭地揶揄道:“师兄,你也不自报家门,小师叔平日里都在寒云峰修炼,我们若不穿这身衣裳,师叔都不知道我们是青云宗的人呢。”

    男弟子挠了挠脑袋,道了声“也是”,然后抱拳, 正色道:“白师叔,我是苦竹峰内门弟子莫世江,武道六境, 修的聚灵诀,如今已至三层了。”

    女弟子道:“白师叔,我是霞云峰内门弟子童鸾,武道六境,聚灵诀也是三层。”

    白山见两人客气,也还礼道:“莫”

    他话到口边,却又止住了,这两人的年龄看起来比他要大十多岁,他是怎么也没办法把“师侄”顺理成章地喊出口。

    莫世江也是爽快,看明了他的尴尬,便主动破冰道:“白师叔,师侄莫世江有礼了。”

    童鸾道:“白师叔,辈分如何便如何,你叫他小莫,叫我小童都行。”

    白山笑道:“倒是我着相了,两位师侄。”

    三人虽是初见,但这么说了几句话,便也熟稔了起来。

    几句后,白山问:“两位师侄,这里情况怎么样?那灯花婆婆的女儿被抓到了吗?”

    莫世江扫了扫四周,道:“师叔,我们去外面,边走边说。”

    早晨,黑松子农庄本该热热闹闹,可却笼罩着惨淡的愁云,即便阳光却无法驱散。

    路道颇显荒芜,杂草丛生,肥沃的田似也荒废了许多

    偶然见到的庄里男女,脸上也挂着清晰的恐惧。

    白山记得信息里说“灯花婆婆”一年前就伏诛了,而现在这些男女的恐慌显然是“灯花婆婆”的大女儿造成的。

    三人走到一片无人的空地上,才缓缓道:“白师叔,我们已经和那诡物打过照面了。

    我们采用的是翠竹峰长老的方法。

    先点着油灯,引诱那诡物前来。

    然后当农庄里有女眷心疼时,就熄灭所有蜡烛,断那诡物的退路。

    那诡物无法附于人身,所以我们会提前准备一个槐树木做成的人偶娃娃。

    然后,诡物就会上人偶娃娃的身。

    我们只需浇油点火,一把火烧了那人偶娃娃,就算是成功了。”

    童鸾叹息道:“这庄里还来了玄土宗弟子。

    本来我们都快成功了,那些玄土宗弟子却尽是瞎捣乱!”

    白山听过玄土宗。

    虽然陌生无比,但却也知道这宗门和青云宗都在京城周边。

    只不过,前者在西方,后者在东方。

    莫世江接过话语道:“就如师妹所言,这农庄平息了足足三天。

    不过今天凌晨又有一个女眷胸口隐隐作痛,我们问了庄主,庄主说这是入夜后会剧痛的征兆。这意味着那诡物已经忍不住了,又要出来了。

    白师叔来的可是刚好。

    我们三人立了功,三颗下品灵石刚好可以平分。”

    童鸾笑道:“小师叔应该是今年七月份才入的武道六境吧,我在武衙看到小师叔去更新武道令了。”

    白山道:“确实如此,见笑了。”

    童鸾道:“小师叔辈分虽高,但终究才入武道六境,而我和莫师兄已是入了足足六年了。小师叔到时候不需出手,只要在后边为我两人压阵便是。

    我两人定会将那妖孽给拦下,然后烧死。”

    六年?

    【聚灵诀】三层?

    看来自己的修炼速度也比常人快了一倍有余。

    白山顺着他们的话,随口问:“那玄土宗的弟子,他们肯定也想杀这诡物的吧?”

    莫世江道:“白师叔放心,这次,我们都分好了

    入夜后,我们站东边,他们站西边,那槐木人偶往哪儿跑就是哪边儿的。如此,也不会互相捣乱,反倒让那诡物给跑了。”

    白山赞道:“好主意。”

    童鸾、莫世江见这位传说之中被嬴仙子收为弟子的师叔竟如此亲和,也顿是心生好感,按理说年少得志,总不免轻狂,尤其是他们还听说这位师叔的出身并不好,身份更是逍遥侯家的赘婿,便更是觉得师叔不错了。

    莫世江笑道:“小师叔那是没见到三天前我们手忙脚乱的样子,我出剑去拦,结果那玄土宗的一个傻子竟是用把大刀把我的剑给荡开了。

    结果,那诡物跑了,我们倒是打了起来,差点没打出真火。”

    白山问:“那诡物究竟是何等模样?”

    童鸾抢着道:“这诡物很一般,之前我曾有一次随宗主外出,看到一个火鬼,那才叫可怕。”

    莫世江无奈道:“师妹,你还真是见个人就要把这故事给讲一遍啊也不怕师叔烦。”

    白山道:“这次出来本就是见识的,童姑娘如果能说一说这些趣闻,我也是很乐意听的。”

    童鸾剜了莫世江一眼,然后道:“师叔,那火鬼平日里竟是藏在煮饭的大灶,入夜了就就从大灶的灶口爬出来,附到人身上,一上身,那便是整个人烧了起来,鬼火森森,足有一丈高!轻易不得靠近!后来,宗主取出了法器,费尽力气,才将那火鬼给斩杀了。”

    白山点点头,只是心里有些纳闷。

    鬼火森森,足有一丈高

    这个形象,总让他有些想到自己。

    不过,他也不是鬼火森森,而是浓郁的火毒,三颗龙珠,以及两丈的金色罗汉法相。

    三人边走边聊。

    白山也是对尸鬼等诡物再添了不少了解。

    而同时,他也在把黑松子农庄的地形,以及入夜后埋伏的流程知晓清楚了,心里也有了些数

    天色渐暮。

    农庄主人给七个宗门弟子安排了饭菜,便紧张无比地站到门口,四处张望。

    忽地,他惊呼一声:“下雾了!!

    怎么下雾了?!”

    正在吃饭的七人彼此对视了下。

    玄土宗一名弟子不慌反笑道:“这般的好天气,那诡物肯定是要动手了。”

    另一人道:“我们准备好油灯和人偶娃娃,将那诡物引来便是,今晚定要得手!”

    再一名玄土宗的年轻女弟子却是饶有兴趣地看着餐席的对面,打量着白山,她忽道:“你就是嬴仙子下凡后收下的弟子?”

    白山还未回答,童鸾语气不善道:“是又怎样?难不成你羡慕嫉妒,想给我家白师叔做个通房丫鬟?”

    白山:

    虽是有几分赶鸭子上架的味道,但他今天也是大概明白了青云玄土两宗的关系。

    不太好。

    再加上前几天的矛盾,这火药味浓点也正常。

    不过他不太想这火烧到他身上来,便道:“今晚既有诡物袭来,大家还请齐心协力,共同对抗那诡物才是。”

    对面年轻女弟子娇哼了声,“童鸾,你看看你家师叔,比你可是好多了,你这性子,修什么仙啊!”

    她话音才落,身侧一个高大男子也呵斥了声:“师妹,别说了!”

    那年轻女弟子顿时禁声。

    高大男子对着白山点点头,算是一种“和谐化”的表现,而他显然是对面玄土宗四人的领头。

    白山略作思索,一路上他虽然没有发现什么特异之处,但只觉这雾气来的反常,便出声道:“这些诡物狡诈,今晚又下了雾,实在不是什么好兆头,不若熄了所有烛火,看看那诡物会否改日再来。”

    高大男子笑道:“白兄多虑了,那诡物若要趁着下雾过来那才好,也省了我们一番功夫。”

    莫世江也凑过去轻声道:“小师叔,前几天那诡物跑了,今日好不容易有了征兆,我们若是错过了,下次都不知什么时候了。”

    白山若是自己一个人,必然就把蜡烛、油灯全熄了,等改日换个更有利于他的环境在动手。

    但他转念想到这任务只是评为简单,而且这六位说不定各有神通,便不再多言

    入夜。

    雾气越来越大,伸手茫茫,不见五指。

    深冬起雾,本也正常。

    七人来到一处女眷屋外。

    这女眷便是早晨有胸口疼痛迹象的那位。

    此时

    屋内

    油灯微明,油芯灯花闪烁,散出一明一暗的昏暗光亮。

    暗光照出床榻上一个满脸惊惶的女子,以及屋子中央的圆桌上的槐木娃娃。

    槐者,木鬼,阴气很重,

    此时刻绘成娃娃的样儿,半边脸亮着,半边脸暗着,诡异而渗人。

    屋外

    西边儿玄土宗四人埋伏着,

    东边是白山,童鸾,莫世江三人。

    在这场里,白山被定位为“掠阵”,而不是“主力”,他自己本也就是来看看诡物,体验一下历练氛围的,算是“实习”。

    所以,虽说场景陌生,氛围也不是他喜欢的独来独往,但也勉强能接受。

    除此之外,屋里屋外,还放了不少小桶装的火油。

    这些火油是供方便点燃那槐木人偶娃娃用的。

    宗门之中固然有着可供出售的符箓之类,但未曾修行入门的内门弟子却是用不了的。

    无论是符箓,还是法器,都需要灵气才能驱动。

    而入门,则至少需要将法术功法修到四层才行。

    六层,则是真正突破到万象境了。

    但这很难。

    内门弟子即便有着天赋,但没有十多年功夫是达不到的。

    “师叔,一会儿你就掠阵好了,拦截的事我们来做。

    童师妹,等那诡物显身后,我冲进去。

    如果诡物外逃,你记得在外拦截,然后丢入火油中点燃。”

    “知道了,师兄。

    白师叔,你突破未久,经验不足,请多多小心点。”

    “多谢,我会小心的。”

    “火折子都准备好了吧?”

    “都准备好了。”

    屋外两边,一阵轻声交流后,便是无人说话了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

    忽地,一声凄厉的惨叫撕破了寂静的浓雾之夜。

    “啊!啊!!”

    屋内那原本惴惴不安的女眷捂着胸口惨叫着,大口大口喘着气,像是呼吸不过来了。

    莫世江和那玄土宗的高大男子瞬间冲入屋内,两人抬手各是一道剑气,直接站灭了灯花。

    灯花一熄,两人就安静了下来。

    那女眷依然在惨叫,但两人却已经无视了这惨叫声,他们在听木桌上槐木娃娃的动静。

    咔

    咔咔

    娃娃似乎动了两下,木身子和木桌面磕碰发出清晰的声音,声音令人毛骨悚然。

    紧接着

    一声重重地“磕嗒”声。

    娃娃似乎飞了起来。

    因为黑暗和浓雾,莫世江和那玄土宗弟子虽是无法看的清晰,但两人都是武道六境的存在,听声辨位的本事都是有的。

    这一听,就知道槐树娃娃往西边飞去了,这正是之前约定的玄土宗的方向。

    那玄土宗弟子哈哈大笑一声,抬手往娃娃刺去,在触碰到娃娃时,剑身一牵一旋,内里真气如漩涡,缠住了那逃跑的娃娃。

    剑身甩动之间,槐树娃娃已经入了油桶。

    噗通噗通!!

    槐树娃娃想跑。

    玄土宗弟子哪里肯依。

    剑气瞬间压下,打回了槐树娃娃。

    同时,他手中的火折子电射出去。

    嘭!!

    火折子落入火油桶,火油被点燃,槐树娃娃在火海里发出怪异的尖鸣。

    玄土宗弟子兴奋地喊道:“成了!!”

    莫世江,还有外面的童鸾轻轻叹了口气

    火焰正噼里啪啦响着,那槐树娃娃的尖叫也逐渐平息。

    众人准备“收工”。

    而就在这时,

    一身突兀的尖叫声传来。

    声音是那玄土宗那位年轻女弟子发出来的。

    黑暗里,火光绵绵,照耀着四周。

    而尖叫声只响了一下,就没了。

    空气里安静的渗人。

    童鸾有些心慌,问道:“玄土宗的,你们那边怎么了?”

    “马师妹的心没了!!”

    简简单单的几个字落下,一股难以言喻的恐慌弥漫开来。

    “怎么可能?那诡物不是被烧了吗?”

    “怎么回事?”

    莫世江,童鸾,白山三人对视一眼,往前快速而去。

    这种危险的时候,分开就是找死。

    刹那后,活着的六人聚集在了一起,围绕在死去的师妹旁边。

    那女子的心被挖开了,红艳艳的血液正往外流着。

    忽地

    六人面前的一幕出现了一种奇异的闪烁感,跳帧感。

    倒在地上的女弟子忽地又站了起来,心脏完好如初。

    六人面面相觑

    鸦雀无声。

    莫世江忽地道:“幻术!利用我们熟悉和期盼的场景引我们如幻术那诡物没死,刚刚的画面都是假的!

    它正在我们旁边。

    不!这是它的埋伏!”

    话音才落,画面又跳帧了。

    众人只看到一副诡异的画面,四个小人偶正趴在那马师妹的胸口,在啃着心脏。

    似乎是因为被道破了缘故,四个小人偶忽地抬头,直勾勾地看向几人。

    几人只觉毛骨悚然,尤其是这小人偶里,有一个人偶竟有着苍苍的白发。

    这更是让他们恐惧!

    因为这白发让他们想到灯花婆婆。

    他们都看过这事件的过程,知道“灯花婆婆”一家共有四个,而现在正好是四个人偶。

    几人忽地意识到,

    也许“灯花婆婆”是装死,

    也许“灯花婆婆”根本没有被之前的翠竹峰长老杀死,

    也许“灯花婆婆”装死就是为了引来一些年轻强壮之人的心脏。

    而现在,“灯花婆婆”成功了,他们成了第一批猎物!!

    历练处处是陷阱,人心鬼心皆诡谲

    现实给他们狠狠上了一课。

    正想着时,下一刹那,画面再度跳帧。

    童鸾发出一声痛呼。

    她青云宗内门弟子制服被从内渗出的血染红了。

    “童鸾!!”

    莫世江爆喝一声。

    这一声,将童鸾惊醒了,但她心中恐惧,难以自已,竟是不敢再留在原地,而是尖叫着如受惊的飞鸟,转身踏步,刹那便掠出了数丈,往浓雾方向跑去。

    “师妹!别走散!”莫世江一边喊着,一边踏步追了过去。

    其余三名玄土宗弟子心中也生出恐惧,彼此对视了一眼,却是急忙围聚到一起,然后往外奔去。

    呼

    一阵阴冷的风吹过,原本熊熊燃烧的火油竟是全部熄灭了。

    白山看了看周围,所有人都不见了。

    旁边的屋子也不见了。

    他一个人走在黑暗里。

    浓雾里,谁也看不见谁。

    少年尽量收敛气息,继而掠行向远处。

    他体内的力量宛如拉紧了弓弦的箭矢,随时准备射出。

    他越走越远,逐渐不知到了哪儿。

    “这就是幻术么?我若是中了,也无法堪破只能任人宰割么?”白山喃喃着,“那怎么走出去?”

    一炷香时间过去了

    两炷香

    三炷香

    忽地,他感到似有一只只阴凉坚硬的木头小手突兀地出现,在抓着他的背后,那些小手带着诡异的怪力,若不是他真气的瞬间反击,怕是着了道了。

    刹那间,白山体内藏着的力量瞬间爆发了。

    眉心树状仙根闪烁,储存的灵气透体而出,往外冲开,化作浓雾里的两丈罗汉法相。

    “罗汉”深吸一口气,顿时深红的火毒滚滚而出,如往前赤练大蟒于虚空乱游,转瞬便凝聚成三个漩涡般的龙珠,这三个龙珠比上次的更大更恐怖,就好像三个直径丈许的红色漩涡。

    与此同时,他猛然过身,看也不看,双手用力一楼,紧紧抱住了那那几个不知什么的东西。

    这一入怀,白山就感到了是四个木偶娃娃。

    那四个木偶娃娃被猛不丁这么来了下,现实愕然了下,紧接着便是骇地魂飞魄散,疯狂地挣扎起来。

    可“罗汉”抱的很紧。

    任它们如何挣扎,也是徒劳。

    “呼~”

    “罗汉”毫不废话,一口吐出狂猛的火雾。

    高腐蚀的火雾落在四个木偶娃娃身上,发出凄厉怪异的惨叫。

    惨叫是四种不同的声音,有老妪尖叫,有女人尖叫,有男人尖叫,还有个少女的怪异叫声。

    尖叫响了一下,就没了。

    白山也不松手,继续吹着火雾,直到把四个娃娃的头、肩膀、身子全吹成了灰

    他还不罢休,又抓出四个娃娃的下半身,用手指拈在半空,继续吹着,好似焊接枪在喷射着高温的焰苗

    娃娃们便是只剩了下半身,却犹然如被砍了头的虾儿们似的,在拼命地挣扎,想要逃出生天。

    但它们根本无法挣脱。

    而因为头首先没了的缘故,便是连话也说不了。

    白山的罗汉法相手指就如最坚固的钳子,死死夹着它们。

    没一会儿,娃娃就全成了灰,从世间消失了。

    白山不敢大意,甚至连吹火雾都只吹了两颗龙珠,此时还存了一颗,左顾右盼,等着隐藏的敌人出现。

    结果却是白等了。

    他收起力量,再看时,却发现幻术已经解除了。

    “这任务明显难度评估错误了吧?”

    白山自喃了声,然后急忙开始寻找同门。

    “莫师侄!”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46390.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