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雪中悍刀行舒羞肉改/细写开小车车的甜文

    乌鸡哥乔装打扮了一番,按照那茅草屋羊妖的指示,来到了麋身城外三百里的一座山峰之上。

    此时山峰上早已有人在等待,看到乌鸡哥的到来,一股毫不掩饰的威压释放,朝着乌鸡哥涌来。

    乌鸡哥冷哼一声,身上五色光芒闪烁,直接将那威压硬顶了回去。    雪中悍刀行舒羞肉改/细写开小车车的甜文    

    “嚯嚯嚯,是只孔雀大圣……”那释放威压的黑影发出低沉的嗓音,“不错。”

    乌鸡哥看了一眼对方,不屑地说了一句:“丑逼不要跟我搭讪。”

    “你……”那黑影猛然站起,“看清楚,本尊也是二品大圣!”

    乌鸡哥白了一眼,妖娆地走到一边坐下,冷笑一声:“笑话,那么丑,还让我看清楚!”

    “居然想丑死我!真卑鄙!”

    “混账!”那黑影顿时浑身冒出一根根突刺,在月光下,竟然是化作了豪猪原形,“你是要与我死战吗?”

    乌鸡哥张了张嘴,一滴眼泪掉了下来……

    “哼,果然是娇滴滴的孔雀,一吓居然哭了……”

    “不……”乌鸡哥用手帕擦了擦眼泪,“我是被你丑哭的!”

    “你这幅模样,是怎么坚持到现在的?二品修为是妖祖给你的补偿吗?”

    “孔雀!”豪猪大圣顿时浑身妖气纵横,“来战!”

    就在此时,一道浑厚的妖气突然出现,将豪猪大圣身上的气息给压制了下来,乌鸡哥眉头一皱,看向坐在不远处岩石上的一道身影。

    一品大圣!

    “爆发二品气息,你要引来麒麟卫吗?”那位一品大圣淡淡说道。

    豪猪大圣闻言,收敛起身上的妖气,看着乌鸡哥,冷哼了一声,自顾自坐回到原位上。

    乌鸡哥凝重地望着那名一品大圣,看那月华缠绕的模样,恐怕还不是初入一品。

    “阁下也要品评在下的容貌吗?”那一品大圣似乎察觉到乌鸡哥在观察他,又轻轻说了一句。

    “呵呵,看气质阁下就是潇洒人儿,有心想要亲近一二呢。”乌鸡哥抿嘴一笑。

    豪猪大圣面色阴沉。

    一品就一定好看?你这是修为歧视!

    那一品大圣偏过头,倒的确是一张俊朗的面孔,不过……

    那分明是一张面具。

    一张极其逼真,

    却不会表现出任何表情的面具。

    “切,说不定面具下比我还丑!”豪猪大圣心中嘟囔了一句,不过很快就反应过来,“不对,被那孔雀带偏了,本大圣哪里丑了!”

    “萍水相逢,合作一场,完事后分道扬镳,就没必要以真容相对了吧。”那一品大圣不以为意地说道。

    乌鸡哥点点头:“阁下说的不错,我也没有露出真容,毕竟这活似乎有些风险。”

    说着,乌鸡哥幽幽看了一眼豪猪大圣。

    豪猪大圣一愣:什么意思?合着就我露脸了?

    果然,长的好看的都奸诈。

    不对,老子不丑!

    算了,还有一个大圣没到呢,说不定……

    就在这个时候,又一道身影从天而降,是一个脸上施加了幻术的二品大圣。

    豪猪大圣:^(#`?′)

    “事主到了吗?”那二品大圣环视了一圈,问道。

    乌鸡哥扫了一眼对方,没有说话,那一品大圣继续对着皓月修行,豪猪大圣则匆匆找了一块兽皮,要把自己的脸给遮起来。

    后来的二品大圣顿时了然,随意找了個地方坐下,也不再与其他人交流。

    大约又过了一炷香的功夫,一阵喘息的声音传来,众大圣循声望去,只见一个体型还算健壮的人族终于爬到了山顶。

    “凡人?”豪猪大圣有些意外,抬起手就要直接将那人打落山巅,却被后来的那名二品大圣拦住:“且慢。那是事主!”

    “事主?”豪猪大圣楞了一下,就见那人族走到众妖面前,似乎有些紧张,跪在地上,说道:“各位大圣爷爷,我家主人让我来给诸位说一说任务。”

    “怪小心的!”乌鸡哥轻笑一声,凡人神识脆弱,根本不能搜魂,也算是能保守秘密了。

    “先交定金,再说任务!”最后来的二品大圣说到。

    人族连忙从怀里掏出了四张储物符:“定金在此。”

    顿时四位大圣一勾手,那四张储物符分别落入他们手中。

    乌鸡哥也拿到一张,神识往里探了探,发现是一柄象牙长矛,三品血肉神兵。不过不知道其他人都拿的是什么。

    突然间,乌鸡哥感觉到一品大圣那边有些许气息波动,很快,那一品大圣就将储物符收入怀中,开口道:“定金收到,说吧,目标是谁!”

    顿时其他三妖的注意力都凝聚了起来,望向那凡人。

    凡人被四名大圣的视线震慑,结结巴巴说道:“是……方寸山,白墨!”

    乌鸡哥闻言,脸色一变。

    好大的胆子!

    几乎瞬间,乌鸡哥就打算直接将面前的凡人掳走,可是就在此时,异变突生!

    ……

    黎明时分,已经返回府邸中的乌鸡哥终于等到了甘棠。等到甘棠给自己解除了凝血誓言后,就和甘棠说起了这件事。

    “刺杀洛儿?”甘棠微微皱眉,又问道,“那送信的凡人后来去哪了?”甘棠问道。

    乌鸡哥摇了摇头:“那人说完任务后,就死了!”

    乌鸡哥回忆道:“一种很隐秘的咒术神通,反正我是没有察觉。来人刚刚说完任务,顿时从天灵盖生出了一朵花苞,几乎眨眼间就吸取了那人的生气,将人化作了枯骨飞灰……”

    “我有心抢那朵花,但那花苞绽放后就瞬间枯萎,消散无踪了!”

    “这神通,不简单!”甘棠点了点头,又看向乌鸡哥,“你们如何安排的?”

    “三日后,在方寸山外的境泽城汇合。”乌鸡哥说道,“午夜时分偷袭方寸山。”

    “一品大圣负责镇压天地,遮掩战斗气息,保证我等退路。”

    “我与那豪猪大圣负责抵御方寸山内部的防卫力量。”

    “最后那二品的玉蜂大圣对白墨进行致命一击。”

    “三十息之后,不管是否得手,都将远飚万里,再在昨日会面的山巅汇合!”

    说着,乌鸡哥拖着腮,遐想道:“要是到时候公子紧紧抱着我,让我救他,那真是太幸福了!”

    “言语不敬,扣一瓶汤成一品!”甘棠淡定说了一句。

    乌鸡哥大惊:“大统领,我就是随便说说,不能这么狠啊!”

    甘棠不理会乌鸡哥,继续说道:“现最紧要的是找到下达任务的人,打断你们的行动反而会给背后之人提醒。你继续和他们汇合。洛儿那边我会通知。”

    乌鸡哥想了想,说道:“大统领觉得这背后之人到底来自什么势力?”

    甘棠摇了摇头:“不好说。”

    谷鰸

    “根据洛儿最近做的事情,真正得罪的势力无外乎就那么几个。一个是虎族翼虎一脉,一个是西域佛门,还有就是妖族中抵触人类的那些顽固妖族。”

    “这些势力,都能出得起刺杀洛儿的代价。”

    乌鸡哥耸了耸肩:“那完蛋了。”

    “上面那三方势力,就算真的查出来,还能怎么办?总不能灭了佛门,屠了翼虎一脉吧?”

    甘棠笑了笑:“有目标总比没有目标好。”

    “在有实力的前提下,是不是占理就很重要了!”

    乌鸡哥想了想,笑道:“反正我就是跑腿的命!这些让公子自己去操心吧。不过他们真的出手的话,咱们还是保险点好,不然公子一完蛋,我也就红颜薄命了!”

    “要不大统领你先去方寸山埋伏着,我心里也踏实一点。”

    甘棠叹了一口气:“洛儿若是白泽之体的话我不方便出面。”

    乌鸡哥一听就有点着急:“那不行啊,那个一品看上去不好对付的样子,我不一定是他的对手!”

    甘棠没来由的脸色有些不好,说道:“急什么!”

    “能护着洛儿的妖精多着呢!”

    ……

    无名山。

    一道嗡嗡声响起,一个身影穿越了山脉的结界,进入了山腹之中。

    若是乌鸡哥在这里,就能发现,来人正是之前汇合时最后一个到来,并且在行动中揽下最后一击任务的二品玉蜂大圣。

    “见过上师!”玉蜂大圣虔诚跪下,双掌合十,望着佛龛上摩利尔的泥像,叩拜道。

    那泥像在嘴唇周围的泥土脱落,缓缓张开,发出了摩利尔的声音:“事情还顺利?”

    “回上师,弟子已经招揽好人手。”

    “一名孔雀大圣,一名豪猪大圣,都是二品中的强者。”

    “此外还有一名一品大圣,不过弟子看不透他的虚实。但据弟子观察,对方只是求财!”

    “嗯,有所求就好。”摩利尔淡淡说道,“本座在方寸山山脚留下了一道脚印,其中蕴含了我佛门‘无远弗届’的神通,事成之后,你通过这项神通遁走。本座自会安排你前往西域。”

    玉蜂大圣诧异道:“多谢上师,只是为何……”

    “你是我的弟子,我自然要为你多考虑一层!”摩利尔的声音柔和起来,“更何况万一司逐国来援的速度过快,你也好及时脱身。”

    “谢上师关爱!”玉蜂大圣心中一暖,再次虔诚地拜伏在地上,只是他没有看到,泥像中摩利尔冷冷的眼神。

    “玉蜂,你知道这么多,若是事后不死,终究是个隐患啊……”

    ……

    半日后,方寸山。

    “还需要查什么,肯定是佛门呗……”接到了麒麟域发来的书信,陈洛满不在意地说道。

    “你说佛门就佛门了?”同样被甘棠一封书信从桃花林赶到方寸山的白炎炎没好气地瞪了陈洛一眼,说道,“甘棠那个性子我还不了解,这一次为了你,居然给我传信,真的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说,你是不是给她灌了什么迷魂汤?”

    “三嫂,我……”陈洛无奈,明明自己都丢出了“佛门”这个话题,没想到白炎炎居然完全不上当。

    “你是不是也喊她三嫂来着?还是说你也跟她说,会把你三师兄和他的事情告诉你老师?”

    陈洛吞咽了一口口水:“三嫂,有人要刺杀我,我快死了……”

    “有我在,你一根毛都不会掉。不要顾左右而言其他,快说,是不是?”

    陈洛连忙举起手:“我发誓,我和甘棠姐姐是以姐弟相称,我陈洛只喊你三嫂!”

    “真的?”白炎炎狐疑地看着陈洛。

    “真的!甘棠姐姐也认我做弟弟了!”

    “就是单纯的姐弟之情,没有叔嫂的关系!”

    “哼……”白炎炎傲娇地哼了一句,提起酒碗喝了一口,“那是……这世上哪里还有比我更好的嫂子。”

    见自己终于糊弄了过去,擦了擦额头并不存在的虚汗,陈洛说道:“嫂子,这一次的刺杀九成九是佛门安排的!”

    “我要是因此宣布方寸山和西域佛门为敌,对你青丘有没有影响?”

    白炎炎看了一眼陈洛,伸手摸了摸陈洛的脑袋,有些心疼地说道:“这本来就是你的计划吧?”

    “你都已经到南荒了,又是顶着白泽的身份,没必要和佛门搞得那么僵!这种事,交给儒门和道门的高人去应对就好了。”

    “你一个小孩子,凑什么热闹!”

    “我请族里的老祖宗出面,和西域那边交涉一下,《白蛇传》出过的就算了,之后就不要再牵涉佛门,你看怎么样?”

    陈洛脸色浮现一丝暖意,起身郑重朝白炎炎一拜,说道:“多谢三嫂爱护。”

    “只是,我和西域佛门的纠葛要比三嫂想象得更深一些,我躲不掉。至于究竟有多少纠葛,眼下我不便多说。”

    “再者,我虽然如今是白泽血脉,但我终究,是人族!”

    “西域佛门的教义和修行决定了,只要一有机会,他必然会吞噬人族!”

    “我在南荒与西域佛门的纷争,虽然起于《白蛇传》,但绝不会终于《白蛇传》。”

    见陈洛一脸正色,白炎炎无奈地笑了笑。

    “好了,不要这么郑重,我也随口一说。”

    “那西域佛门,我看他们也烦的很!”

    白炎炎喝了一口酒,接着说道:“我青丘亲近儒门,国内佛门本就少,就算禁了,也没什么影响。”

    “佛门影响深重的种族,比如孔雀、象族,也都没有和你方寸山建立合作关系。”

    “从目前你书写奇文的覆盖程度来看,短期以内,你大概能减弱两成到三成的影响吧!”

    “你想清楚,这样一来,和西域佛门就是不死不休了!”

    陈洛笑了笑。

    就算自己这一次不这么做,等《白蛇传》接下来的章回出来,也差不多了。

    “不过……”白炎炎突然魅惑一笑,“你小子运气不错。”

    “我听老祖宗说,西域佛门最近遇到了一些麻烦,眼下是没功夫分心南荒这边。”

    “血脉潮汐将至,五衰菩萨也不会暴露自己。”

    “所以,你只要再进一步,尽快让自己的战力匹敌一品,就没太大问题。反正等你师父归来,你也要返回人族!”

    “等你恢复陈洛的身份,到时候,反正已经是佛门的死敌,没差了!”

    陈洛眼前一亮:“西域佛门遇到了麻烦?什么麻烦?”

    白炎炎喝了一口酒,看着陈洛,轻轻一笑:“你以为那些在南荒养伤的菩萨是怎么受伤的?”

    说着,白炎炎伸出手,朝地面指了指。

    陈洛一愣,低下头,看着地面。

    “地下?嗯,不对,是冥土!”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46366.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