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男生?比是啥味(强h文系列)最新章节列表

    一路走一路看,抵达襄阳城外的汉阴驿时,已经是六月初了。

    陈氏这些日子过得很愉快,回了以前住的老宅,与亲人见面,还去了几个年幼时印象深刻的景点,心情与刚来那会不知道好了多少。

    邵树德回到汉阴驿后,第一次拆封了圣人送的这个礼物,心理上的满足感难以言表。    男生?比是啥味(强h文系列)最新章节列表    

    赵匡凝已经从鲁阳关一带撤了回来,顶上去的是折宗本从凤翔抽来的兵马,另外就是在银、麟、胜三州招募的党项新兵。

    “襄、郢、复三州,人太少了。尤其是郢、复二州,需大加整饬。”邵树德在汉阴驿内请赵匡凝座谈,言谈举止间,好像他才是襄阳的主人,而赵匡凝也毕恭毕敬,不敢多话。

    他其实是个很聪明的人,知道邵树德的意思,即无需将过多资源投入襄州,重点发展郢、复二州。再联系到襄州的谷城、邓城(安养)二县似乎已经换了夏王府派来旳官员,事情再明了不过了。

    “郢、复二州,仆正在遣人整饬水利,奖励农桑。”赵匡凝答道:“现在与杜洪也停战了,相安无事,百姓士人奔走相告,皆言此乃夏王之德。”

    邵树德大笑,道:“百姓不怨我压榨酷烈就不错了。今年秋税减免,明年亦减税,忠义军三州亦得照办。”

    “遵命。”

    “另者,郢复实在地广人稀,可想办法招诱外镇百姓甚至是蛮獠,编户齐民。”

    “遵命。”赵匡凝点头如捣蒜。

    郢州三县,大致在后世湖北钟祥、京山一带。

    复州三县,大致在后世湖北仙桃、监利、天门一带。

    这五个地方,在后世有五百多万人,属于人口密集区。唐代虽然不能与工业化社会比,但两州六县加起来居然还不到十万,确实太少了,开发程度低得令人发指。

    缺人,始终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没人为你种地,没人为你放牧,没人为你织布,没人为你捕鱼,那还打个屁仗。

    长期相持拉锯的战争,对经济基础的要求会无限扩大。

    “江汉之间,这么好的地方……”邵树德沉吟了一下。

    先打点基础吧。说句难听的,若他建立的王朝在承平百年,人口暴增之后,有江汉这类未开发的地方存在,也是个比较不错的泄压阀。

    或许可以趁着这会多圈占点无主之地,作为王府所辖的牧场,将来一点点放出去。

    “你先回去吧。襄阳与鄂州,不应再生战事,或可守望互助。”邵树德说道:“江陵李侃,最近有无动静?”

    “李侃大病一场后,身体不太行了。诸子各有一堆人支持,许存、张鐇、张钧等外将蠢蠢欲动,夔峡、荆南两镇恐多事矣。”赵匡凝回道。

    其实,他对荆南镇一直比较感兴趣。赵德諲在位的时候,一度想侵吞荆南,作为自家的后方。奈何李侃好像小有实力,不太好打,就放弃了。

    而自从将理所从夔州迁到江陵府后,政治重心东移,李侃的地盘也有所变化。

    夔峡镇最西端的渝州等地失陷,而今西境只达忠州。

    西征入川不成,遂南下,结果也不太成,李侃这扩张也是够悲剧的,再一听闻邵树德居然将势力延伸到了汉东,怪不得气病了。

    荆王(李侃)如今实控的地盘计有忠、万、夔、归、峡、荆(江陵府)六州,也不算小了。但考虑到他的年纪,身后事估计惨不忍睹这也是很多武人最担心,却又始终难以解决的事情。

    “听闻朗州雷满曾经遣使至襄阳?”邵树德突然问道。

    赵匡凝一惊,夏王从哪得知的消息?

    雷满确实来过,就是前阵子的事情。因为听闻李侃欲抱病南征,心中忧惧,故邀襄阳出兵,夹击李侃,被赵匡凝拒绝了。

    本来就是件小事,赵匡凝也不是邵树德的下属,不过是附庸罢了,没必要事事汇报。真正让他觉得难安的是,夏王从何处知晓?

    “的确来过。雷满的洞蛮军虽打退过荆南衙军几次围攻,但损失很大,不得不求助外镇。仆已经回绝了。”赵匡凝说道。

    “雷满若再来,可将他的使者带到河中。”

    “遵命。”

    “好了,你退下吧。”

    赵匡凝走后,邵树德与陈氏聊了会诗文,随后练字。

    练到最后,兴之所至,邵树德提起毛笔,在雪白滑腻的“纸”上落笔:“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

    纸潮湿软濡,墨汁渐渐散开,在雪白底色的映照下,有一种妖艳的美。

    “练了多年字,婉娘觉得如何?”邵树德将毛笔一扔,得意道。

    陈氏发丝散乱,面色潮红,吃力地爬起身后,低头看了看,然后又用娴静恬淡的眼神看着邵树德,隐含着一种大人对小孩胡闹的责备。

    杀人如麻的邵大帅大窘。别人不觉得尴尬,那尴尬的就是你自己。

    “这……襄阳人杰地灵,仕女婉约,心有所感,哈哈。”邵树德哈哈一笑,掩饰尴尬。

    “昔年孟山人隐居故里,只见山寺钟鸣,渡头争喧,人随潮涌,舟旅繁盛。妾回乡数月,入眼之处,荒村寂寥,白骨攒冢,征夫行人,磨刀呜咽。”陈氏叹了口气,坐到邵树德怀里,摸着他的脸,道:“大王若有心,让襄阳百姓如关中一般自在安宁,妾又何事不可依你?”

    这是让自己不要再“苦一苦”襄阳百姓了。

    “快了。”邵树德把玩着青丝,道:“关北那么穷苦的地方我都整饬出来了。襄州八县,又有何难?”

    陈氏难得地笑了,低声道:“大王杀伐果断,豪情万丈,天下英雄尽皆俯首。但这字却有些秀气,定是跟女人学的。”

    ……

    在襄阳逗留了几日后,邵树德带着天雄军、义从军以及铁林军右厢两万余人北上,经邓州入武关,最终于七月中旬抵达了长安左近。

    京师大恐!

    好吧,开玩笑的。邵大帅屯军东渭桥,圣人确实不自安,但南衙北司诸官情绪稳定,照常上直。

    七月二十,邵树德抵达了京兆府昭应县,密召萧遘、韩全诲二人前来。

    “此阁道为始皇所建,人行桥上,车行桥下。”骊山之上,邵树德开始卖弄他的学识。

    陈氏瞄了眼边上的石碑,上面记载天宝六年重建阁道,笑而不语。

    丧乱之后,华清宫就遭到了比较严重的破坏,朝廷也一直没拨出什么款项修缮,如今只有部分建筑可用了。

    邵树德在重明阁坐定后,欣赏了一番渭水美景。随后收到一封牒文,便将陈氏遣走,把陈诚和嫡长子邵承节唤来。

    “赵光逢对李璠动手了。”邵树德将牒文递给陈诚,随后又看向邵承节,道:“吾儿觉得李璠可会就范?”

    邵承节想了想,道:“就范如何?不就范又如何?阿爷,不是有大军在陕虢么?李璠不愿就范,尽可杀之。”

    邵树德不意儿子竟然这么杀伐果断,有些惊了,故意道:“李璠有数千兵马,若据城而守,陕州三面孤绝,便是围攻一年也攻不下,则何如?”

    “可将他骗出来。离了巢穴,便是一武士亦可缚之,阿爷何忧也?”邵承节认真地说道。

    邵树德噎住了。儿子这样,老父又喜又忧。

    陈诚在一旁察言观色,见邵树德神情复杂,便插言道:“恭喜大帅了。世子有勇有谋,赵司马之策,我可没透露过,全是世子想出来的。”

    “二郎可真让我惊喜。”邵树德笑道:“制住李璠后,陕虢军士如何处置?”

    “给他们发赏就是了。”邵承节说道。

    “仅仅发赏就行了吗?”邵树德追问。

    邵承节愣在了那里。

    他还小,经验也不太足,不知道善后处理一件事情所涉及的复杂细节。

    “二郎好好听着。”邵树德清了清嗓子,道:“李璠仅仅是李璠,他就是一个人罢了。为父真正要处理的,并不是李璠,而是李璠背后的保义军。藩镇之基,不在节帅,不在幕僚,不在衙将,而在于关系盘根错节,扎根州郡百余年的武人集团。这次如果处置了李璠,而不处置保义军,那么将来还会有张璠、崔璠之流冒出来。”

    邵承节认真听着。

    “成德王氏世袭几代人,看着威风,可王镕若敢触动成德武人的利益,被杀没商量。魏博六州,节帅更是军士推选,衙兵杀节帅如屠猪狗。换将帅易,去藩镇难。”邵树德循循善诱道:“可若不除藩镇,为父难以安寝。便是我能压住,将来百年之后,你可能压住?一旦国中有乱,数镇连横,割据造反,其他藩镇也不会听你命令,只会作壁上观,左右骑墙,讨要好处。所以,必须除藩镇。”

    邵承节似乎有些懂了,小声道:“那外翁和舅舅……”

    “住口!”邵树德变色道:“以后不准提这些,便是在你娘面前,也不得胡言乱语。”

    邵承节脸色有些白,低头道:“儿知道了。”

    陈诚咳嗽了一下,道:“世子未雨绸缪,也不是……”

    邵树德瞪了陈诚一眼,道:“有想法没错,可若不知轻重,恐毁我邵家基业。我如何放心将这副担子交给他?”

    “其实”邵承节鼓足勇气,说道:“舅舅想让我娶表妹,阿娘一口回绝了,还赏了锦娘不少器物,时时让她入宫陪伴。”

    “锦娘?”邵树德一愣。

    “大帅,锦娘便是朱叔宗嫡女。”陈诚介绍道。

    “唔……”邵树德点了点头,脸色有些缓和,道:“有些事,只可在我父子之间言谈,切忌外传。陈长史亦可多多请教,万勿急躁操切。”

    “儿知道了。”邵承节应道。

    见室内气氛有些凝滞,陈诚哈哈一笑,道:“我出门看看,韩全诲这厮怎还没来。”

    邵树德轻轻颔首。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46316.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