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女王香臀坐脸 (一下下的撞着)最新章节列表

    那一瞬间,好像有太阳来到了天空之上。

    昏暗无光的血色天穹和荒芜阴沉的大地被天穹之上骤然升起的光芒所照亮。

    那是火焰,

    伏尔甘之火。1  女王香臀坐脸 (一下下的撞着)最新章节列表      

    当灵魂之中的桎梏被解放的瞬间,自眼耳、口鼻、手足乃至无数细微的毛孔之中,有锋锐到极点的炽热光芒和高温喷薄而出。

    甚至,并没有刻意的去催发源质和灵魂,只是存身与此,就令整个山峦一般的巨岩化为了熔炉!

    距离最为接近的槐诗感觉自己的这一具身体险些在这恐怖的温度中焚烧殆尽!

    回头看向烈焰中的伏尔甘时,就难掩惊骇。

    这究竟是末期到了什么程度的血热症!4

    漫长的奇迹和载荷转化之中,炼金术师们的身体内会积累海量的沉淀,伴随着源质不断的升华和质变,最终便会浮现这样无可抑制的高温和源质裂变。2

    除非远离炼金术,否则哪怕是大宗师也无法避免……2

    米哈伊尔如是,加兰德亦如是。

    即便带来了众多的不便和痛苦,可炼金术师们依旧以此为傲,并将其称为炼金术的馈赠和犒赏。

    每一粒火花都是他们投入炼金之中的心血证明,都是他们创作之后所留下的勋章。

    可槐诗从来没有见过能够抵达如此恐怖规模的量级。

    他简直无法想象,究竟是铸造了多少遗物和兵装?在熔炉前倾注了多少心血和时光之后,才能积累了众多的火焰。

    可当一个个灵魂的侧影从烈焰中浮现,降下赐福的时,他才恍然发觉,这并非是伏尔甘一人的积累,而是无以计数的庞大传承!

    罗马的伏尔甘、希腊的赫菲斯托斯、北欧的矮人们,追随着先贤道路走向这一条地狱之路的探索者们,炼金术师们……

    这便是他们最后向后世所遗留的火!

    这是火焰本身!

    在伏尔甘之天命呼唤之下,降临此处。

    威权遗物·普罗米修斯!4

    “传承之焰啊,今日,请见证我之杰作!”5

    焚身的烈焰之中,有仿若铁砧和锤碰撞的清亮声音响彻战场,“这便是我为这创造之天命所献上的礼赞!”

    嘶哑的大笑声从火光之中升起,伏尔甘的身体被彻底吞没,就连槐诗在最后,也被从其中弹开。

    并非是抵触和排斥,而是保护。

    因为从那一瞬间开始,整個巨岩,就已经化为了孕育着创造和毁灭的熔炉。

    霓虹如注,从天而降,环绕其中。

    恐怖的高温中,繁复的黄铜矩阵焕发光芒,升起,笼罩,将一切溶解和再造,无穷的变化从其中孕育着。

    海量的熔岩涌动着,化为一条条河流,将层层笼罩。

    此刻的伏尔甘已经忘记了自己身在何方,也顾不上其他的状况,在倾注了自己所有的力量和心神之后,全身心的投入到了足以容纳三大封锁的载体创造之中。

    去量身订造,将这一份源自现境的力量钉进地狱之中!

    就在这强敌环伺的战场之上。

    而作为伏尔甘所邀请的辅助,最为理解大秘仪运转方式的升华者,槐诗要做的就是全力保证伏尔甘的安全。

    在确保自身不被深渊中的力量所摧毁之前,他还要保证,不能干涉到大秘仪的载入。

    连日以来,他都已经为接下来的鏖战和厮杀做好了准备,可他做梦都没想到,如今最大的压力不是来自于外界,而是内部。

    无穷的热浪和烈光喷涌之中,天阙所塑造出的防御,都已经变成了承载这一份创造之力的载体。1

    稍微一不注意,差点被从内部烧穿……

    这猝然之间险些被友军痛击的滋味实在是太过于酸爽,以至于等槐诗反应过来,自深渊雷云中投来的雷火和陨石已经逼近了警戒线。2

    在黑暗中,忽然点亮了一个巨大的灯泡,此刻高悬的巨岩焕发出万丈光芒,甚至比大地之上的所有节点都要更加的醒目。1

    作为最接近战场前线的节点,在第一时间,就成为了众矢之的!

    尤其是还高居与天地之间,同时吸引了地狱和深度之间的双重火力,这一份仇恨拉满的熟悉体验还真是就久违了。

    但这一次槐诗就一点都不慌。

    反而戏谑一笑。

    除了自己之外,还有不知道多少人肩负着保护节点的使命。

    他绝不是孤军奋……

    等等,好像哪里不太对。

    槐诗微微一愣,眯起眼睛看向周围。

    为什么那些疾驰在战场之上的华光只是停顿了一下,回头看了一眼之后就完事儿了?

    等一下,你们怎么不动啊!1

    家呢!家呢!

    被人偷家了,怎么都还在抢野?3

    此刻,战场之上,浴血的齐天大圣还在大杀特杀,突破了城寨,从天而降,坠入了堡垒之中,定海神针横扫,顷刻之间造就一片废墟。

    而放眼周围近乎无穷尽的大群时,嘴角便勾起了怪异的笑容,双眸之中的烈光迸发。堪比太阳风暴的离子束纵横开阖,瞬息间造就了无穷死亡。

    “等一下,齐天阁下!”2

    紧随其来的风暴中,伐楼那忧心的回首,看向身后:“中枢遭遇袭击,我们不支援么?”

    “卧槽?漏怪了?当然要支……等等!”

    夸父回头,流火金瞳往后面看了一眼,瞬间警惕,“哦,是槐诗啊,那没事儿了。”1

    放轻松,漏了这么一点怪,多大点事儿。

    我跟你说嗷,不要接近他们天国谱系,会变得不幸。搞不好你流血又流泪完事儿了之后,人头一个都没有,他还成了MVP。1

    你看看我身上的前车之鉴,惨痛教训!

    况且,这么点东西,他一个人就杀完了。

    还支援个蛋。

    加油,加油就完事儿了!

    遥遥的看着站在原地不动弹,向自己比划出大拇指的手势鼓励之后掉头就走的夸父,槐诗就顿时血压飙升。

    王阿宝你特么……1

    可扑面而来的陨石和雷火已经没有再给他任何的时间,如今孤悬天地之间的天阙在瞬间便已经被无穷的爆炸和轰击所吞没。

    最后的瞬间,槐诗只来得及向着前方,抬起手掌。

    猛然紧握!

    天阙鸣动,归墟震荡,天穹之上降下的雷霆和大地之上升起的黑暗在瞬间融合在一处,化为了滚滚扩散的阴云,暴风平底掀起。1

    在云中君的奇迹掌控之下,浩荡的雷鸣响彻天地之间。

    纯化的雷霆自阴云之中横扫而出,势如破竹的将一切坠落的陨石尽数撕裂。而雷电和火焰坠入那一片黑暗之中以后,便瞬间消散无踪。

    融入了槐诗的循环之中。

    骤然扩散的狂风在天穹之上扫出了一片净空区域,庞大的空白之中,只有层层钢铁的构架浮现,迅速的生长,彼此衔接环绕之后,就构成了森严而诡异的球体,仿佛学者们所设想的戴森球一般,将整个巨岩包裹在内。

    紧接着,在大司命的拉扯之下,海量的鲜血和凝聚成实质的漆黑死亡缠绕其上,重构循环,将其化为万仞壁垒。

    环绕着整个节点,天阙和归墟完成了再次的构筑。

    森森恶意和狰狞自流转的血色中扩散,宛如死亡和毁灭的集合体一般,在地上投下了如巨兽一般的诡异阴影。

    一瞬间这邪门诡异的变化不知道惊掉了多少眼球。1

    几乎所有前线的升华者都犹豫着,究竟是继续坚守任务,还是回头支援……先打爆这个槐诗这个深渊里派来的二五仔。2

    这特么究竟是现境的战略支点,还是深渊所创造的战争兵器!?

    “你看,你看,我就说吧!”

    夸父抠着鼻孔冷笑,早已经洞彻了真相:“咱们要真傻傻的回去支援,肯定就被这小子拉去做装逼用的背景板了……他们天国谱系的人,坏滴很!”

    在旁边,伐楼那沉默了半天,只能礼貌的倒吸了一口冷气,不知道究竟应该说恐怖如斯,还是深渊谱系果真名不虚传。

    果然是只有起错的名字,没有叫错的外号。2

    但不论如何,眼见这一场景,所有人心里都松了一口气,不愧是灾厄之剑,一出手就是arry全场,万古独尊的气魄,爱了爱了。7

    大家还是别上去碍手碍脚了。

    有这样的人守卫节点,大家也能够放心突进。

    一时间,斗志越发旺盛起来!

    于是,战场之上,那些燃烧的光芒再度加速,撞入了地狱领域的最深处,只看得刚刚完成新阵地之后又立马被包围的槐诗傻眼了。

    此刻,数十只在深度之间厮杀的巨兽已经俯冲而下,向着节点的位置,而远方的血海中,海量的有翼之兽和诡异的怪鸟不断的升起,宛如阴云那样,汇聚成铺天盖地的潮汐。

    而就在更远处,一支支宛如章鱼一般的诡异怪物正在从风暴祭祀的鼓声中从雷云中浮现,向着此处包抄而来。

    而就在最后,槐诗回头,看着身后孤零零的鹦鹉螺,开始怀疑人生。

    叼那马,支援呢?1

    老子的支援呢!

    友军在哪儿?!

    辅助要被抓了,救救啊!

    这帮狗逼难道要让自己一个辅助来全部杀完么?5

    还有没有良心啊?

    哦,这个东西好像自己也没有。

    那算了。

    槐诗叹了口气,微微摊手,看向天空。

    “我原本不想装逼的,真的。”4

    在他身后,庞大的阴影缓缓升起。

    鹦鹉螺号之上的信号灯一盏盏点亮,钢铁变化,刺耳的巨响扩散。绽裂的船身之后,漆黑的主炮向外延伸,已经对准了天穹那些坠落的巨兽。

    深渊里,那些仿佛巨鲸一般带着腐败长须和厚重甲壳的巨物们无声嘶鸣,张口,吞吐着碧绿的光焰,早已经酝酿至极限。

    可紧接着,便感受到扑面而来的恶寒,颤栗自肌理和蒙昧贪婪的意识之间浮现。

    最后,所生出的,是从未曾有过的恐惧!

    速射模式装载完毕。1

    边狱模块三级驱动运行,一机组、二机组、三机组功能正常。

    全域锁定结束。

    主炮发射!

    宛如满天星辰从巨兽的口中吐出那样,伴随着天阙浩荡的鸣奏,循环之中流转的源质在瞬间蒸发了一大截。取而代之的,是从主炮中喷涌而出的璀璨闪耀之光。

    漫卷的洪流向着天空升起,然后迅速的分裂,延伸出无以计数的枝杈,精巧的转折,迅捷的生长,以雷霆的速度疾驰,撕裂了猩红的天幕之后,贯穿了一只只巨兽,引燃了令整个夜空为止明亮的凄婉火光。6

    无穷的地狱沉淀和凝固源质在熔炉之中彼此碰撞,所引发出的,便是可以称之为绝望的刺目辉光。

    伴随着槐诗的双臂展开,一道道耀眼的烟火从他头顶的猩红夜空中浮现,爆燃的火光之中,数不尽的碎片燃烧着落下,井喷的鲜血化为暴雨,又自高温中蒸发成雾气,在暴风的收束之下坍缩,汇聚,落入了归墟之中。

    转瞬之间,在这泛滥的声光电特效之中,俯冲而来的数十只深度巨兽已经尽数蒸发,残存的灵魂和尸骸在阴影中溶解,流入了天阙之内,经过边狱模块中转化,就形成了一滴滴菁纯的至上精粹,从槐诗指尖所开启的归墟之门中流出,落入他掌中的颅骨。2

    就好像,向地狱展示自己的宝物那样。

    向着无穷飞扑而来的怪鸟和巨虫。

    “来,给你们看个好东西”3

    槐诗微笑着,托起了手中的残骸。

    而现在,干瘪的残骸在渐渐复苏。

    那一具只残存着几根枯黄头发的干瘪人头无声的汲取了槐诗所赐下的甘霖,焦黄龟裂的丑陋面孔之上,浮现出一缕活物一般红晕。

    紧接着,细碎的沙沙声就从颅骨空洞的眼眶之后响起,像是蚕虫啃食着桑叶一般,如此清脆又密集。

    一颗颗宛如细沙一般的白色卵状物从眼瞳中洒落,落入了风中,便迅速的膨胀,破裂。自硝烟和烈火的战场之上,汲取着鲜血和死亡,最后,一具具墨绿色的蝗虫从粘液之中展开了新生的双翼。3

    自死骸中孵化,振翅翱翔,毫无温度的虫类复眼上映照着残忍的地狱。1

    当彼此汇集时,便好像一粒粒黑色的灰烬化为了通天彻地的龙卷,环绕着天阙舞动,寻觅着任何活物的气息。

    短短的几个弹指之后,规模已经膨胀到了令人瞠目结舌的恐怖规模。

    到最后,那振翅的声音已经化为了笼罩了整个天穹的雷鸣,黑潮弥漫,饥渴的虫类如同暴雨,向着那无穷尽的怪鸟飞去。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46166.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