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两个女孩子在一起怎么开车(跟岳弄进来)最新章节列表

   周三,下午。

    “嗯嗯嗯,我知道了,没想到是这样。”

    “不过我倒是好奇,人家车行老板居然会告诉你们情报?那些可都是‘稳定’货源,他这不是断了自己财路?”

    “你说那车行老板很和善,还自称自己是良好市民, 非常的配合你们?”  两个女孩子在一起怎么开车(跟岳弄进来)最新章节列表      

    “也许,他真的改过自新了吧,这年头能够迷途知返的人,毕竟不多了,没想到正好被你们碰上了。”

    “那行,谢谢你啦,憨憨, mua~”

    亲切友好的挂断电话后,张伟这才走进重症病房。

    经过特效中药调理, 又休息了一晚上后,张心炎的气色比昨天要好上一些,原本虚弱病态的脸上,恢复了一丝血气。

    “小张律师。”

    “张伟。”

    卢妈和张心舞一大早就来了,现在她们看到张伟来了,全都激动出声。

    这一幕,也被病床上的张心炎看在眼中,顿时他的眼里只有嫉妒。

    怎么回事,我不是张家武馆的少爷,张心舞的弟弟吗?

    怎么你们看到一个外人,比看到我还激动呢?

    虽然大家都姓张,可我才是自己人啊,他张伟可是外人!

    “张伟,怎么样了,那帮坏人受到惩罚了吗?”

    “是啊, 欺负小炎的那帮人, 肯定要抓去坐牢,一定不能放过他们!”

    见二人激动, 张伟则是相对淡定的安抚道:

    “小舞姐,卢妈,这件事不是一天就能办到的,而且我觉得,你们接受和解其实更好!”

    “嗯?”

    此言一出,张心舞楞了一下。

    怎么回事,张伟好像改变主意了,主动提出和解?

    岂不是说,要让自己原谅伤害弟弟的人?

    就连病床上的张心炎,也同样愣住了。

    这张伟什么意思,要让自家姐姐放弃追究,自己不就白挨了一顿打?

    “其实吧,我认为达成和解最好,对方家属为了保护儿子,肯定会给与你们补偿,这笔钱可以谈。”

    “而且,你们也没有损失什么,你弟弟虽然挨了一顿打,但依靠着武馆的特效药,我估摸着修养十天半个月就能恢复了吧?”

    张心舞好似有所意动,没有立即反对。

    反倒是病床上的张心炎,有些抗拒,虽然四肢都有骨折,嘴巴还不能开口说话,但却止不住的发出“嗯嗯啊啊”的声音。

    “小炎,你太吵了,安静一会,没看到我在思考吗?”

    张心舞连忙呵斥一句,打断后者。

    张心炎内心一抽,感受到了浓浓的恶意。

    你还思考什么,你弟弟我可是被打了啊,你却表现得犹豫不决?

    “张伟,虽然我很想采纳你的建议,但我更希望伤害我弟弟的人得到惩戒!”张心舞拒绝了。

    这也让张心炎长舒一口气。

    姐姐做得好啊,我终于舒坦了。

    张伟点了点头,这才是张心舞,一个坚强的姑娘。

    但他却又忍不住道:“你说的不错,那帮人确实应该得到惩戒,但和解可是也有很多钱的。”

    “如果让我全权代表你们进行谈判的话,我有信心将和解费谈到100万以上!”

    100万!

    此言一出,张心舞略微诧异,而病床上的张心炎又激动了。

    那可是100万啊,100万!

    这个数字,光是想想就令人激动!

    那个……

    如果可以的话,倒也不是不能接受和解!

    张心炎用尽全身的力气,想要张嘴。

    但可惜的是,他还是没办法说话,只能从喉咙里发出“嗯嗯啊啊”的声音。

    “小炎,你太吵了,我知道你不想接受和解,但我也在考虑中呢!”

    你还考虑什么呀?

    赶紧答应啊!

    那可是100万!

    我要多少年才能赚到100万啊,你赶紧答应啊,求你了!

    此时此刻,张心炎恨不得可以给自家姐姐传音入密,将“答应”两个字刻在对方的脑子里。

    “张伟,我不想答应,因为答应的话,岂不是让别人以为,我们张家是因为钱,所以才……”

    张心舞的话还没说完,病床上的张心炎又“激动”了起来,将整个病床都晃得咯吱作响。

    “那如果我有个办法,可以让你们既拿到钱,凶手又能得到制裁呢?”

    “什么办法?”

    “别急,我还需要一些线索!”

    张伟说着,径直走到张心炎的病床边。

    “小舞姐的臭弟弟,你好啊!”

    他笑了笑,和对方打了一声招呼。

    张心炎的眼中,瞬间闪过一抹愤怒。

    你丫的骂谁臭弟弟呢?

    老子有名字,叫张心炎!

    “很好,你还能愤怒,说明神志还在!”

    张伟看着张心炎双眼中的愤怒,非常满意这个表现。

    “听着,我知道你还不能说话,所以接下来我问你几个问题,是就眨一下眼,不是就眨两下眼,可以办到吧?”

    张心炎咬着牙,发出代表愤怒的“嗯嗯啊啊”声。

    你都骂我臭弟弟了,还指望我配合?

    可去你的吧!

    张伟简简单单的竖起一根手指:“100万赔偿金,这还只是打底,也许能更高哦~”

    哥!

    你就是我亲哥!

    张心炎现在恨不得化身一台点头机器,他想告诉张伟,自己一定全力配合。

    “行了,我知道了,那你听好!”

    “第一个问题,你那天晚上去那个露天停车场,是带着任务去的,还是去闲逛的,是任务就眨一下眼,不是就眨两下眼?”

    张心炎赶紧眨了眨眼。

    1下。

    “我记得听小舞姐说过,你在外面做直播是吧?”

    张心炎又眨了一下眼。

    “那天晚上,你开直播了吗?”

    张心炎再眨了一下眼。

    “很好,那么最后一个问题,你在哪个平台直播的?”

    这一次,张心炎眨了十几下眼睛。

    这问题,还真不好回答。

    “没事,我把市面上的所有直播平台都报一遍,你挨个回答我。是就眨眼,不是就眨两下眼,咱们一个个开始吧……”

    “第一个豆芽,第二个虎鱼,第三个……”

    ……

    周四,上午。

    武协总部,重案3组办公室。

    当张伟再次来到这里时,3组的柳组长已经等候在这里了。

    “张律师,没想到你居然会选择商议啊,我还以为你会强硬到底呢?”

    柳组长虽然是调侃,但话语中却带着一抹隐约的讥讽。

    显然,他还记着张伟曾经在法庭上逼问过自己的事。

    没想到这一次,对方居然不强硬了,这不是得逮着机会嘲讽一句回来?

    “没什么,我只是说可以尝试着谈一下,毕竟你也知道,我的委托人也只是普通老百姓,现在她弟弟天天住ICU,后续还有康复的费用,住院费以及误工费等等,这些可都是钱啊……”

    “呵呵……”

    柳组长笑了笑,倒也不敢苟同。

    你们律师要真为委托人尽心尽责,那就别收律师费啊,一个个西装革履的还不都是为了钱?

    他为张伟打开了门,让后者走进调解室,然后又轻轻带上了门。

    调解室内,另外五家人和他们的律师也都到了。

    这一次,五家人都带了律师。

    看到柳组长和张伟到来,五家人脸色各异。

    张伟只是扫了一圈,就将场中局势看得透彻。

    五家人的律师,依旧只有那个于良还算凑合,祝姓夫妇的律师水平只能说比菜鸡好一点。

    至于另外三家,估计请来的也都是公益律师之流,或者是驻街道的小律师,水平着实不够看。

    “咳咳,各位,我宣布一下,张律师将全权代表他的委托人和当事人,与各位进行友好协商!”

    “并且今天的谈话内容,也将由柳某作为见证,本着公平公正的原则,这一次的谈话将会全程录音,大家都听清楚了吧!”

    五家人都点了点头。

    其中三家人,全都露出笑容,看起来他们的短信攻势,终于说服了张伟。

    自家儿子有救了!

    接下来,他们要考虑的,是用最少的代价,换取儿子的自由了。

    至于要多少钱,只希望是越少越好。

    同样的,祝姓夫妇也面露笑意,看起来这张伟还是选择了钱。

    只要自家儿子不坐牢,那么多少钱他们都可以付,当然这个价格,你也别太过分。

    至于于良,和身边的周女士点头示意后,就将目光锁定在了张伟身上。

    接下来,只需要让这位同意,那么这件事就算是定下了。

    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就此开始……

    调解室内,张伟淡定坐下。

    祝家夫妇虽然关心儿子,但却没有第一时间开口。

    反倒是那三家人,当即忍不住了。

    “张律师,说吧,你要多少钱才能放过我们家儿子!”

    “对,我家儿子也就是一时冲动,你就大人不记小人过,行行好放过他吧。”

    “我们几家人商量了一下,觉得20万这个数差不多,我们几家人凑一凑还是有的。”

    三家人报出了自己的价码后,六双眼睛全都希翼的看着张伟。

    可惜,后者不为所动,甚至还无聊的打了个哈欠。

    三家人顿时变了脸色!

    怎么回事?

    我们都这么低姿态了,你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

    难道真要我们跪下不成?

    三家人想了想,有人和身边的律师商议起来,有夫妻间低声耳语了片刻,还有人低着头看了眼地面,总感觉在寻找合适的地方放膝盖。

    “张律师,你的意思是……”

    “我有什么意思,只是觉得你们太没有诚意了啊!”

    张伟叹了一口气,然后缓缓道:“我的委托人是当事人的弟弟,你们知道她看到自己弟弟被打得不成人样的时候,哭得有多么伤心吗?”

    我们怎么知道?

    我们又不在现场!

    三家人面面相觑,你这可是给我们出难题了啊。

    “还有一点,我的当事人自己,他可是一个年纪轻轻的小伙子,但四肢的骨头都被打断了,要是康复不好,下半辈子可都要在轮椅上度过了。”

    “更别说,我的委托人和当事人,他们姐妹俩在东方都孤苦伶仃,无依无靠,姐姐天天起早贪黑的,干得都是体力活,弟弟更是靠卖艺为生,那可都是苦命人啊!”

    张伟说着,内心嘀咕了一句,虽然小舞姐有一家占地千平的武馆,但她每天起早贪黑的可辛苦了,打拳不也是体力活?

    至于她的臭弟弟,每天在直播平台上“卖艺”,收入微薄都不够交房租糊口,应该也算是苦命人吧。

    “所以说啊,我看不到你们的诚意!”

    “这……”

    三家人再次面面相觑,20万还不够有诚意吗?

    “咳咳,这样吧,我们夫妻俩做主,可以将和解费加到40万!”

    就在此时,祝家夫妇终于开口了。

    “40万,那不就是每家多出4万块!”

    不过他们夫妻一下子加价20万,还是让三家人都一时接受不了。

    “看什么,钱重要还是儿子重要!”

    祝先生警告了三家人一句,随后看向张伟:“张律师,这就是我们的诚意!”

    “哎,看来几位还是没法理解我当事人和委托人的苦啊!”

    张伟却又叹了一口气,“你们家的孩子,五个人一起动手,把我当事人打成了残废,这可是妥妥的刑事案件。”

    “我想想,殴打袭击的话,算是故意伤人罪,下手没轻重,存在杀人风险,是不是也可以算作是谋杀未遂呢?”

    此言一出,祝姓夫妇的眼睛一眯。

    这是不满意价格?

    40万也不满意?

    居然还出言威胁我们,我家孩子会谋杀未遂?

    不过张伟的话,确实也吓到了那三家人。

    刑事案件可是要坐牢的啊,故意伤人罪,谋杀未遂,可都是重罪。

    “律师,他说的是真的?”

    “是的,调查科的报告书我们也看了,你们家孩子是故意伤人罪没的跑,5个人打1个,谁来都搞不定!”

    “那我儿子会坐牢吗?”

    “哼,你应该关心他会坐几年牢,我保守估计是2-3年,也许3-5年吧,得看地检署的检察官什么水平了。”

    “这……”

    三家人慌了,自己的儿子一旦坐牢,岂不是这辈子都完蛋了。

    祝姓夫妇也是同样如此,虽然他们带来的律师有点水平,但也仅仅是有点。

    张伟的“威胁”可是阳谋,无解的。

    “张律师,这样吧,我们可以出到60万,这下子你总该满意了吧!”

    张伟扭过头,看了眼调解室的墙壁,陷入了沉思之中。

    祝姓夫妇二人,看了三家人一眼,随后咬了咬牙。

    “80万,不能再多了!”

    他的这个报价,也让其他三家人的身子都颤了颤。

    那可是80万,每家人都要出十几万,这得攒多少年?

    张伟不为所动,甚至眼中闪过一抹讥讽。

    他的表情在告诉几家人,80万就想打发我,做梦呢!

    “100万,他们如果钱不够,我可以帮他们垫付!”

    也就在此时,一直没说话的周女士,突然插了一句嘴。

    她的声音冷厉,听不到一丝一毫的担忧,但却毫不犹豫的为了自己儿子,又加价了20万。

    “100万!”张伟看了这个女人一眼,又看了眼于良。

    后者没有丝毫反应,显然这100万是律师也能接受的结果。

    而且看于良的架势,这姓周的女人好像不差钱。

    事实上也确实如此,周女士早年嫁给了一位富豪,然后通过于良的帮助,在离婚官司上胜诉,分到了富豪接近7成的家产。

    所以她不仅不差钱,身价更是高达几个亿,区区100万连让她摘下墨镜的资格都没有。

    “周女士,说起来我还想让你看一段视频,也许看了这段视频,你会有另外的想法。”

    张伟说着,打开手机,点开了一段视频文件。

    “你小子看什么看,看什么看啊!”

    “我去你麻辣个逼,还tm给老子看是吧!”

    “给老子打,给老子打死他!”

    视频中,一个染着红发的年轻人,一脸嚣张的破口大骂,然后带着身边的四个人冲了过来。

    随后自然是一阵拳打脚踢,同时视频也中断了。

    视频的拍摄者正是张心炎,他那天在直播,身上穿戴着不少设备,所以行动力受限,这才遭了毒手。

    “周女士,我想请问,这个骂骂咧咧,污言碎语,并且怂恿其他四位同伴动手的人,是不是你的儿子呢?”

    此言一出,其他几家人的目光都汇聚了过来。

    好家伙,原来是你家儿子先动的手啊。

    这下子,他们的儿子都算是从犯了,可以从轻发落!

    转机!

    四家人感受到了转机。

    他们坐着的身位,都悄悄的和周女士拉开了一段距离。

    于良也看到了视频,脸色一变,然后凑到了周女士耳边,小声耳语起来。

    “我们5家一共出100万,我个人再代表我的儿子,多出50万,希望张律师可以将我的诚意带给你的委托人!”

    周女士没有犹豫,声音依旧冰冷的报出了价格。

    “那个,我们几家人绝对,100万有些多了,其实……”

    “嗯!”

    祝姓夫妇等人,本想着插一嘴,但周女主却猛然摘下墨镜,露出一张浓妆艳抹的脸,并且她的眼睛恶狠狠的瞪了四家人一眼。

    这一眼中,既有警告,也有威胁。

    你们不让我救自己儿子,小心我和你们拼命。

    这一眼,警告的意味很明显。

    “张律师,我们没意见……”就连祝姓夫妇,也都选择了妥协。

    不过他们没意见,也得看张伟同不同意。

    “好啊,我感受到了诸位的诚意!”

    出乎所有人意外的事发生了,听到150万后,张伟居然接受了。

    “几位,柳组长见证哈,你们每家出20万,周女士在此基础上再多出50万,总计150万,作为与我当事人的和解费,没问题吧?”

    张伟再次问了一遍,几家人都没有意见后,协议很快达成。

    就连柳组长都意外了,这张伟今天怎么这么好说话?

    他难道看不出来,这姓周的女人有钱,你要是再坚持坚持,也许这赔偿金还能要的更多。

    但他最后也只是嗤笑了一声,这件事他只是见证人,可掺和不了。

    不过啊,他也算是看出来了。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46160.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