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肉蟒一进一出(第四爱流程)最新章节列表

    刘大刚下意识觉着,杜飞是个练家子。

    就应该识英雄重英雄,只要自个展现出实力,必定能让对方佩服。

    可是这个念头只在他脑中闪现一瞬。

    在下一刻,一股巨力陡然从他手腕上传来。  肉蟒一进一出(第四爱流程)最新章节列表      

    刘大刚瞬间脸色大变。

    他从小玩石锁,一身横练儿的力气,再加上天赋异禀,速来以力大自诩。

    但是此时,被杜飞擒住手腕,却跟被老虎钳子夹住一样。

    他猛一发力,根本撼动不了,反而在杜飞的扭转下,感觉手腕上传来一阵剧痛。

    身体连忙随着那股力量翻转,否则手腕子非得被扭断不可。

    但他这一转,直接被杜飞把手拧到身后,整个人不得不弯腰低头下去。

    刘大刚呲牙咧嘴,瞪着眼珠子看着地面,仍有一些不敢相信,怎么会是这个结果。

    他想不通,杜飞虽然个头不矮,但看着也就是普通人的身材,手上怎么会有这么大劲儿?

    转又回过神儿来,意识到这是碰到真正的高手!

    当初他学武时,他师傅曾经跟他讲过,练武的三重境界:明劲,暗劲,化劲。

    普通练武的,打熬筋骨,磨炼气力,也就达到明劲的水平。

    只有少数的高手,才能变明为暗,随手爆发出远超常人的威力。

    难道面前这年轻人就是个暗劲高手?

    想到这种可能,刘大成顿时苶了,连忙告饶:“服了,服了,您老松手,我手快断了!”

    杜飞“哼”了一声,把手一松。

    刘大刚猫着腰一个踉跄,往前抢了几步,这才重新站稳。

    转过身来,揉着乌青的手腕,再看向杜飞已充满畏惧。

    说他是欺软怕硬也好,说是识时务者为俊杰也行。

    反正他从小练武,手上这把力气是他最大的依仗。

    现在在他最擅长的领域,都被人轻易压制住,自然就横不起来。

    刘大刚旳腮帮子抽了抽,勉强挤出一抹笑:“误会,刚才是我鲁莽给您赔个不是。”

    刘大刚心里憋屈。

    长这么大,他还从没吃过这样的闷亏,惹也惹不起,打也打不过,只能伏低做小。

    杜飞则懒得搭理他,转身就要回去。

    刘大刚咽口唾沫,忙又硬着头皮跟上来,恳求道:“您先别忙啊!我今儿真是带着诚意来的!”

    说着直接从兜里摸出厚厚一沓大团结,目测至少得有一千块钱。

    杜飞微微皱眉,一下停住了脚步。

    刘大刚心里骂了一声“见钱眼开”,表面上仍陪笑道:“您别嫌少,事成之后,还有一千,绝不敢亏待您。”

    杜飞看了看钱,又抬头看了看刘大刚,忽然问道:“刚才你说,你的发小叫什么名来着?”

    刘大刚嘿嘿一笑,心里暗道:“有钱能使鬼推磨,这话果然不假!”

    面上仍点头哈腰,跟杜飞又把赵青的情况仔细说了一遍。

    末了儿,杜飞点头,说知道了,让他回去听信儿。

    刘大刚又是千恩万谢,要把钱塞给杜飞。

    杜飞却说,等事成之后再说。

    刘大刚不明就里,还以为是杜飞抹不开,坚持给了两回,见杜飞真不要,心里还暗暗赞叹,杜飞这人办事讲究,办不成事儿不拿钱。

    等打发走了刘大刚,杜飞站在原地没急着回家。

    一边点上一根烟,一边看着刘大刚骑自行车消失在胡同口。

    “刘大刚,赵青~”

    杜飞嘴里念叨着这两个名字。

    按说这事很简单,发小儿折进去了,在外边花钱找关系捞人。

    但问题是,这刘大刚给的实在太多了!

    表现的也有些太急切

    应该是在别的地方碰了不少壁,最后没办法,才找上杜飞,算是破釜沉舟最后一搏,一股脑把手上的筹码都压上来。

    可如果那赵青只是個吃佛液的,把人早点捞出来就是为了减少损失,这个理由就说不过去了。

    杜飞不相信,一个吃佛爷的,在里边多待几个月,损失会超过两千块钱!

    也就是说,刘大刚有其他的理由,必须把赵青捞出来。

    否则,对他们造成的损失,将会远远超过两千块钱。

    这令杜飞不禁好奇,这个赵青究竟何许人也,既然有这么大价值?

    这也是为什么,刚才杜飞执意不收刘大刚的钱。

    因为他压根就没想帮忙。

    反而要从这赵青身上挖出一些线索,正好用来还汪大成的人情。

    杜飞心里拿定主意,一根烟也抽到头,这才施施然的进了四合院。

    却刚一进门,就见闫解成从门里冒出来,手里还拿着一把铁锹。

    杜飞见他这样,哭笑不得道:“解成,你这是干啥?”

    闫解成陪笑道:“我瞧那人不是什么好来路,万一有事儿,搁这埋伏着,好增援你。”

    杜飞笑道:“那我谢谢您!”

    闫解成有点尴尬的挠挠脑袋,也觉得自个的戏有点演过了。

    等杜飞再回到家,已经七点多了。

    屋里的收音机正在播报新闻。

    杜飞听着,莫名有些烦躁,干脆直接关了。

    但是收音机一关,整个屋子又变得静悄悄的。

    他干脆集中精神,视觉同步到小黑那边,兜兜风,散散心。

    这两天杜飞一直命令小黑盯着魏老师。

    但魏老师除了那天跑去家访,其他时间都是深居简出,并没有任何异状。

    今天情况也差不多。

    魏老师下班后,回到家就没再冒头。

    屋里点着白炽灯,透过窗户隐约能看见,一道身影正在伏案工作。

    杜飞往里边瞧了一眼,并没有多做停留,命令小黑起飞,直奔刘大刚家飞去。

    他想看看,今天晚上刘大刚回去,会有什么动作。

    不过令杜飞失望。

    等小黑飞到芳嘉园胡同,刘大刚家里黑漆漆的,明显人还没回来。

    随后一个小时,杜飞隔一段时间,就会视觉同步过去看一下。

    却始终没见刘大刚家点灯。

    显然,刘大刚还有别的去处,今晚上都不一定回来。

    这时,秦淮茹跟秦京茹姐俩也从夜校回来。

    夜校上课时间不长,每天晚上六点到七点半。

    下课后还能围着老师问些问题,最晚八点钟就结束了。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46136.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