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正在播放大战丰满女技师(风流少妇)最新章节列表

   七月的京城夜晚,已然闷热。

    齐国栋一身睡衣闷在家里,一根接一根的抽烟,整个客厅都烟瘴气的。

    齐老三现在,生出一种懊恼的情绪。

    从三石第一天挂牌,他就是老板。可是,他这個老板当的,真的就像大家调侃的那样,只是个挂在墙上的货色,其实一点忙都没帮上……    正在播放大战丰满女技师(风流少妇)最新章节列表    

    齐老三懊恼的就是这一点。要是他真正的为大侄子分担一点,也许三石的底子能更雄厚一点,也许就不会走到今天这一步。

    赵娜从卫生间出来,见状柔声劝道:“别抽了,又不是真分家!过了这关,三石还是三石,你愁什么呢?”

    结果,齐国栋来劲了,“这就不是分家的事儿,我来气!“

    指着开着的电脑,“你看看都怎么骂我大侄子的?说相声似的!!“

    赵娜不说话了,她也来气。

    无所适从地坐到电脑前,“那就别看,眼不见为静呗!”

    说着话,把那些评论网页一一关掉。

    结果,刚关了没几个网页,就不由轻咦一声,“咦,石头更新博客了?

    齐国栋抬头一滞,“说啥了?“

    赵娜点击着鼠标,进入齐磊的博客,“好像是个视频。“

    加载过后,音乐,骤然而起。

    畅想总部,王振东略显疲惫,他刚刚把南老安抚住。

    那个一向什么也不争的老头儿,这回真急了。

    齐磊对南大爷来说,不仅仅是老板,是后辈,更像是亲人,是忘年之交。

    看到网络上、媒体上那么骂齐磊,南老心里比谁都难受。也忍不住了,嚷嚷着来找王振东。

    可是,找王振东也没用,老王不能,也什么都做不了。

    其实老王心里也憋屈,没了当初定下方案时的洒脱与豪迈。

    做为一个创建了新浪,现在又执掌畅想的成功企业家,他比谁都知道齐磊这么做的必要性和底层逻辑。

    三石如果卖袜子,做衬衫,那米国人会无比愿意充当救世主和天使,会慷慨地给你想要的一切。

    可一旦动了他们的核心利益,他们就是魔鬼!是强盗!

    想踏踏实实地做买卖?梦吧!

    而齐磊现在,就是在和强盗周旋,与魔鬼共舞。

    要想冲出一片天地,难如登天。

    这一点,王振东很清楚。而且,不光他这么想,之前他和任老、曹老聊过,他们也具有同样的前瞻性。

    三石现在只有两条路可走:

    要么,像W任老在做的一样,现在就开始布局,积累子弹,为十年二十年后的较量做准备。

    要么,就是齐磊这种性子急的,等不了十年二十年,现在就要突围。

    那就没别的招了,就得忍着,憋屈着,装孙子。

    可是,道理是这么个道理,落到谁身上谁知道。

    啪的一声,王振东实在憋不住胸中的那口闷气,把茶杯甩了出去。

    不是谁都能坦然地装孙子的…

    秘书闻声冲进来,见状识趣的什么也没说。

    把残渣收拾好,准备出去,却是想起什么。

    “对了王总,你有空可以看一看小齐总的博客。“

    王振东皱眉,“博客?

    秘书甜甜一笑,俏皮道,“有惊喜哦!“

    哈市。

    周桃带着从袜子批发门市就跟着她的冯强、刘缘回到了哈市,正式接手网吧业务。

    刚回来,又是这么大的变动,再加上,三石原本哈市的总部划给了网吧业务。

    其它在这里的业务部都在一一搬家,像是游戏、导航网、R树下都要搬走。

    分家嘛,从此各自发展,不在一口锅里捞食。

    所以,三人忙碌了一天,此时刚刚坐在办公室里吃上盒饭。

    不过,吃了两口,看着办公室极富欧式风格的布置,回想起过往的一幕幕,就都吃不下去了。

    大伙是看着它,从只有网吧业务,到一个一个的业务部加进来,塞满它,创造了三石的辉煌。

    一切都仿佛在昨天,可是一眨眼的工夫,就都没了。

    啪!!

    冯强把筷子一摔,歇斯底里,“凭啥啊!?“

    冯强不服!

    他就是个农村孩子,跟着周桃,跟着齐磊,一步一步走出这片白山黑水。

    他今天的一切,都是跟着周桃、齐磊干出来的。

    他也不懂那些大道理,他就知道,让人欺负了还不能还手;让自己人骂了,还得忍着委屈。

    “我特么想不通!!”一个大小伙子,眼圈都红了,“米国人欺负咱们也就算了,中国人还骂咱们?”

    “凭啥啊!?”

    刘缘也缓缓放下筷子,情绪低落。

    咬着下唇看着周桃,“小桃姐,石头这么做,值得吗?“

    她问出了很多三石人当下的心声。

    值得吗?他们不仅仅是被米国人欺负,还被国人所抛弃。

    值得吗?

    凭什么!?

    周桃:“”

    默然无语,缓缓摇头。

    开会那天,她觉得值得,甚至有些莫名的兴奋。

    从哈市地下的卖袜子小妹,到三石公司的中流砥柱,周桃觉得自己的层次上去了,觉得齐磊的决定很酷,很高级。

    可是现在,她不确定了。

    实在是网上媒体上那些骂三石,骂齐磊的恶毒言语,让她不敢确定了。

    她就是个从没爹没娘的苦孩子一步一步熬出来的普通人,遇到这些事,她也拔高不到个层次了。

    值得吗?周桃不知道。

    现在,能维系她继续坚持下去的理由,只剩那个总能创造奇迹的小子,还有对三石的不舍。

    勉强劝着冯强和刘缘,“会好的!早晚有一天会好的。“

    此时此刻,产生怀疑的可能不仅仅是周桃,更不是只有冯强和刘缘在抱怨。

    几乎所有三石人,面对这样的局面,都有些迷茫。

    有时候,大道理和现实的残酷是背道而驰的。

    大道理人人都懂,可是不见得设身处地,谁都能抗得住那些大道理。

    可能自己都觉得,规劝冯强、刘缘的言语有些苍白无力。

    周桃无力地瘫软在椅子上,用力的揉着脸,想借此传递一些力量,好让她不崩溃周桃有冲动,给齐磊打电话,让那小子开导开导自己也好。他的话,总是那么有力量。

    可是最后还是忍住了,现在齐磊也不轻松吧?

    这时,也许是冥冥中的天意,周桃瞥向开着的电脑,看到博客上的站内提醒:

    【您关注的好友:小齐总,更新了内容。】尚北。

    今天对尚北来说,又是一个好日子,由尚北本地企业捐赠建设的政府广场,正式投入使用。

    这将是未来尚北的地标性广场,占地近三万平米,就坐落在尚北最繁华地段的市政府楼前。

    除了园林布置、景观喷泉、灯光效果、尚北市标雕像等将广场布置的花团锦簇之外,还有尚北第一块巨型电子广告屏。

    这东西在这个年代是新鲜玩意,高九米,宽十六米。

    广场下午剪彩,正式接纳尚北市民。

    此时,夜色阑珊,灯火摇曳,广场上到处都是嬉闹的孩童、散步的老人。

    做为尚北的一把手,徐文良本应该高兴,可是他却怎么也笑不出来。

    对身边的章南小声嘟囔,“你说倩倩是不是傻?这玩意能演戏吗!?“

    章南安慰他,“你就别多想了,他们也是为公司发展的需要,又不是真分开了。

    徐文良瞪眼,“假的也不行啊!万一成真的了呢?

    好吧,徐文良舍不得这女婿。万一假戏真做,一拍两散,我上哪说理去?

    “咳咳!!

    一同散步的齐国君清了清嗓子,“老徐,你要议论就小点动静议论,我都听见了。

    徐文良却是一梗脖子,“听见怎么了?你家石头,这回就是欠考虑!”

    此言一出,章南赶紧捅了徐文良一下,“少说两句。”

    没见郭丽华一晚上都没说话吗?

    那边,郭丽华确实有些消沉。

    儿子被人骂,现在骂到公司都不得不解体保命。虽然前几天,齐磊打了半宿的电话跟亲妈解释,可是出了这么大的事儿,最难受的还是当妈的。

    章南见状,上前安慰,“郭姐,石头大了,他有他的想法,我们就别跟着操心了。

    笑道,“现在他的思维,我都跟不上了,年轻人比咱们都有出息。“

    “唉!”章南不安慰还好,越安慰,郭丽华心里越不是滋味。

    “道理,我也知道,就是…”

    “你说他心怎么就那么大呢?”

    “才二十多头儿啊!就不知道人言可畏的道理吗?”

    “就没一天省心的!”

    “他那老北叔也是,全中国那么多人,咋就非得是我家石头呢?”

    “你说我这个当妈的"

    说着说着,郭丽华眼泪都快下来了,“早知道,当初就不应该由着他性子!“

    “创业创业,还是个孩子,他创的哪门子业!“

    正说着,手机响了。

    郭丽华抽了抽鼻子,接了起来,“喂,啥事?”

    电话那头也不知道说啥了,却是郭丽华一滞。

    放下电话,齐国君问她,“咋了?“

    郭丽华依旧茫然,“玉敏让咱赶紧找台电脑,说是石头又发歌了?”

    齐国君皱眉,“歌?这小子心就是大,这个时候还有心思唱呢?”

    嘴上这么说,却是也迫不及待的想知道儿子到底咋回事儿。

    对徐文良俩口子道,“那我俩先回去了。”

    徐文良一听,“不就是电脑吗?机房有。“

    广场有控制灯光、喷泉,还有电子屏的配套机房,徐文良把大伙儿带到了那边值班的总控人员当然认识徐文良,用机房的电脑打开了博客网。

    然后,视频一开始播放,众人就认出来,那是在家里,用数码相机拍的。

    就见齐磊,头发有点乱,一个人抱着电琴坐在沙发上。

    什么也没说,直接开始弹奏。

    视频的音质不太好,可是丝毫不影响传达的力量。

    那歌词,让几个父母无比动容。

    “都是勇敢的.“

    “你额头的伤口,你的不同你犯的错”

    “都不必隐藏”

    “你破旧的玩偶,你的面具你的自我。”

    “他们说,要带着光,驯服每一头怪兽。”

    “他们说,要缝好你的伤,没有人爱小丑“

    “为何孤独不可光荣.”

    “人只有不完美值得歌颂”

    谁说污泥满身的不算英雄?“

    两对爸妈面面相觑,这歌里唱的,不就是他自己吗?

    不!

    章南似乎想到了什么,“不光是他自己。”

    唱的是三石!!是三石的每一个人!!

    副歌在旋律的映衬下呼之欲出,高潮也随之迸发。

    此时此刻,无数双眼睛注视着电脑屏幕,无数双耳朵在聆听。

    那些谩骂的…

    惋惜的.….

    误解的.….

    构陷的…

    冷眼旁观的.…

    幸灾乐祸的.…

    都用各色的神情与心境,看着哪个沉浸在音乐中的身影纵情呐喊。

    有人欣赏…

    有人不懂…

    有人咒骂…

    有人不屑…

    然而,谁在乎呢?

    他们注定是陪衬,亦永远也无法理解歌中的真意。

    这一刻,能够与齐磊共鸣的…

    附和的.…

    是千千万万的三石员工!

    曲高和寡,纵千万人共赏,然知音者二三。

    “爱你孤身走暗巷!”

    “爱你不跪的模样!"

    “爱你对峙过绝望!"

    “不肯哭一场"

    “爱你破烂的衣裳!“

    “却敢堵命运的枪!“

    “爱你和我那么像!“

    “缺口都一样”

    “去吗?”

    “配吗?”

    “这褴褛的披风”

    “战吗?”

    “战啊!”

    “以最卑微的梦!”

    “致那黑夜中的呜咽与怒吼!”

    “谁说站在光里的"

    “才、算、英、雄!”

    这是….

    齐磊给所有三石人的一封公开信。

    给所有拥抱黑暗的勇士们的壮行书!!

    “战吗?”

    "战啊!”

    “致那黑夜中的呜咽与怒吼!“

    “谁说站在光里的.才算英雄!!“

    曲子在最高潮处,乍然而止。

    视频中的齐磊捂住琴弦,大声若稀。

    看着镜头,灿烂一笑。

    嘶吼着…

    清唱出最后一句歌词:

    “我们在黑暗中的"

    “就是英雄!”

    “草!!”

    老秦也对着电脑屏幕,拍案而起。

    “嚣张!!”

    “太器张了!”

    “我喜欢!!“

    老秦压在胸口的那团火,彻底炸开了。

    多少年没这么失控过了。

    站在办公室里,指着电脑屏幕,有些癫狂。

    “啥叫牛B!?"

    “这就叫牛B!”

    “当着你的面开誓师大会!!“

    “你都特么看不透!!”

    “就问还有谁!!”

    一屋子同事还是头一回看秦处这么失态,可是…

    不应该吗?确实牛B!

    在吃瓜网友眼里,这是当婊子还得立牌坊,是鳄鱼的眼泪。

    在鲍尔森眼里,这是危机公关,是捶死挣扎。

    这是卖国,还要高喊爱国的汪W!

    只有在三石人眼中,才能明白齐磊歌中的真意。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46133.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