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架起双腿冲撞h(美女师尊呻吟)最新章节列表

   力能举鼎的程三郎直接半边身子都麻了,武媚娘这分明就是担心自己郎君厚脸皮真拿丑字上墙。

    不得已之下,只能拚着牺牲自己,施展美人计,最好把夫君撩花了心和眼。

    很有妲己施展媚术蛊纣王,让对方干不了正经工作,只想干点不正经事情的节奏。    架起双腿冲撞h(美女师尊呻吟)最新章节列表  

    身怀六甲的李明达也朝着程三郎甜甜一笑,又翘起手指头指了指自己隆起的肚子。

    “夫君,妾身坐得太久了,小家伙好像不开心了,夫君你陪妾身出去走动走动好不好嘛……”

    程处弼如果不明白,这两个女人,分明就是在转移话题,意图分散掉自己的注意力。

    程三郎露出了一个相当绅士的笑容,点了点头,一手牵着一个,从容不迫地朝着屋外行去。

    到了书房门口,又忍不住回过了头来,打量着高悬于书房内的那幅字。

    这个时候,李明达还以为夫君被伤了自尊,忍不住小声地安抚道。

    “夫君,妾身没别的意思,其实夫君这幅字,也不算太丑,是吧媚娘姐?”

    “嗯,殿下所言极是。”武媚娘咬着嘴唇先是很用力地点了下头,这才开口附和道。

    嘛意思?不算太丑,那就是丑呗?程处弼看着这两个千娇百媚的女人,那两张或妩媚或清纯的脸蛋。

    力能举鼎的程三郎最终还是觉得,男子汉大丈夫,何必跟自己的女人计较这样的小问题?

    换一个角度来考虑,程处弼突然灵机一动。

    “娘子,要不,你去跟丈人说一声,让他帮忙写下来?”

    李明达乖巧地点了点头之后,好奇地抬眸朝着夫君看过去。

    “夫君,妾身去帮你弄一幅字,我爹爹当然不会拒绝,可你干嘛不自己去?”

    看到娘子那张清彻而又见底的明眸,程处弼实在说不出谎言,抹了把脸甚是无奈地道。

    “……上回我跟你三哥想帮你爹清理一下他方竹林被鼠患祸害的方竹,结果让你爹逮着了。”

    “他勒命我跟你三哥,一个月内,不许进入皇宫,唉……正所谓一番好意,偏偏被你爹给误会。”

    看着夫君那似乎很无奈很沮丧的表情,李明达差点控制不住情绪。

    她与武媚娘可没忘记,宫中的方竹林里的竹鼠,好像跟夫君有着脱不开的关系。

    #####

    不过现在两位慧质兰心的女人,都装着听不明白,李明达揪着衣角,努力挤出了一个很讶然的表情。

    “真的?夫君没事,妾身回头就去跟我爹帮你解释解释。”

    “啊,这……不用不用,娘子你已经离孕期越来越近了,还是安心地在府里边静心待产为好。”

    “反正我跟你三哥进不进宫也没多大的问题。”

    看着夫君的表情,李明达总觉得哪里不对劲,怕不仅只是除鼠患这么简单吧?

    程处弼虽然不愿意在事情上瞒着娘子,但是他也没好意思说实话。

    实话就是,大唐皇帝陛下恶狠狠地威胁他与李恪,一个月内,敢靠近皇宫一步,狗腿打断。

    啧啧啧,你儿子是你的犬子,所以叫狗腿没有问题,但我是你的贤婿,再怎么也跟犬科动物没关系吧?

    程处郎真不是去抓竹鼠的,真就是帮那位喜爱方竹的大唐天子清理受竹鼠祸害的方竹。

    砍的那棵,已经呈现半枯状态。遗憾的是,当时老丈人明显处于狂暴状态,根本听不得解释。

    导致自己与李恪被撵出来的时候,没能连砍倒的方竹一起带走。

    扫了一眼身边的李明达,程处弼突然脑海里边闪过一个灵感。

    他可是很清楚的记得,李明达这位小可爱最是擅长模仿别人的笔迹,特别是她亲爹的笔迹。

    莫说是臣工,就算是李世民自己都分辨不出来,甚至李世民过去还洋洋得意地拿此事来冲臣工显摆过自己爱女有多能干。

    要不,让李明达模仿一把?程处弼脑子里边转过这个念头之后,很快就掐灭掉。

    算了算了,伪造天子手迹,这可是大罪,犯不着。

    程某人成立了那么多的商社,甚至是学校,到目前为止,都还没有悬挂自己墨宝的。

    这对于自己来说,也是一种很强烈的污辱和伤害。

    可毛笔字拿不出手,钢笔字又太小……

    突然,程处弼灵机一动,钢笔字小又怎么了?找老匠师,让他们帮忙放大个十倍二十倍的,然后拓印下来。

    再寄到那交州去让他们现场雕刻,不就完美了吗?

    程处弼的嘴角不由得扬起了一个甚是得瑟的弧度,嗯,回头就去办这事,不过现在嘛。

    先陪二位娘子溜达溜弯,培养培养夫妻感情再说。

    #####

    李世民抚着长须,打量着那来自于金沙州的奏折,这份来自那任雅相的奏折里边,详细地禀报了关于那天竺地区的战事。

    那位叫王玄策的副使,率领着那只由吐蕃、象雄以及泥婆罗兵马构成的联军南下进入天竺腹地之后。

    打得颇有章法,连战连捷,打得中天竺及其盟国兵马狼狈逃蹿。

    现如今,已然攻入了中天竺国内,只不过,那位中天竺国国主阿罗那顺,简直就是特娘的一个死硬份子。

    根本就不提释放大唐使节团之事,一副想要顽抗到底的架势。

    李世民抚须良久,这才将这份奏折撩在了案几上,抬起了眼眸看向坐在一旁的兵部尚书李绩。

    “依卿之见,那阿罗那顺,为何连番兵败之后,却还如此抵死顽抗?”

    李绩神色显得有点黯然地朝着李世民一礼道。

    “依臣的猜测,怕是那中天竺之主阿罗那顺不是不想交人,而是已经没办法交出我大唐使节团成员。”

    李世民的脸色也是一沉,手指头轻轻地敲打在案几之上。

    半晌之后,这才沉声言道。“我大唐与中天竺无怨无仇,那阿罗那顺,却加害我大唐使团,朕定不饶。

    那王玄策卿,倒也是个人材,以文官之身,能够聚合诸国之兵,讨伐天竺强国,待他得胜而还,朕定要嘉许于他。”

    看着陛下开始命人拟旨,远程口头嘉奖那远在天竺作战的王玄策。

    李绩也不禁有些羡慕这位年纪应该不大的官员,这小子能够指挥作战,能够把那中天竺打成这样鬼样。

    也是一个适合进兵部的年轻才俊,回头就写信跟任雅相那小子多聊聊,他应该比较清楚这位王玄策是何等样人。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46085.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