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翁熄系列乱老扒第三部/一言不合就开车

从远处慢慢靠近这里,沈钰也在小心的观察着这里。`

    这里说是山村,但这座村规模不小,里面人影憧憧,村略看来怕是有一两千口子人。

    从外面看上去,这里面男耕女织,其乐融融,一派田园牧歌风光。

    怎么看,都好像是世外桃源一样,恬淡平静的生活,看着就让人放松。    翁熄系列乱老扒第三部/一言不合就开车  

    可仔细看就会发现,这些村民农夫似乎个个举手投足间都有莫大的力量,仿佛个个都是大力士。

    沈钰看到一个五十多岁的大爷,一手举起了诺大的磨盘,无聊之下还往空中抛了抛。

    这磨盘一下抛的有些高,砸向了旁边一个大概十三四岁的孩子,这也是让他脸色大变的地方。

    原本沈钰都准备出手救人了,哪想到那个十三四岁的孩子一手就把磨盘给接住了。

    旁边的人对此也是见怪不怪,笑骂了几句然后就离开了,显然是已经习惯了。

    只是这些人虽然力气很大,但行走坐卧间毫无章法可言,可见并无功夫在身。

    但他们却个个都力能扛鼎,只要在战场上稍加磨练,便是一等一的猛将。单凭这一股力气,寻常高手就绝不是对手。

    若是一两个人还能说是天赋异禀,但是一整个村子的人皆是如此,这就让人不得不震惊了。

    这要是哪家土匪没事看上了这里想要抢一把,非得被打出屎来不可。

    可让沈钰感到奇怪和不解的是,明明这些人看起来力气极大,按说应该气血激荡才对。

    可是看上去却是病怏怏的,让人感觉好像少了几分生气。

    手中的珠子明明指向了这里,可到了这里之后反而是不能确定准确位置了,只是指向了村子里面。这算怎么回事,让自己找?

    收起珠子,沈钰慢慢走向村中,迎头就碰上了一个背着麻袋的农妇。

    这麻袋看着可不轻,但是在农妇的手中却是轻若无物,轻轻松松的背着。

    当看到沈钰之后,农妇一下愣住了。村子里的人她都见过,就那么些人从小到大天天看哪能不知道,眼前这个绝不是他们村子的人。

    一时间,农妇愣在了那里,不知该怎么迎对。

    不过还是沈钰反应及时,立刻像一个迷路的书生般问道“大娘,敢问这里是何处?”

    “哦,这里是桃香村,后生,你是从外面来的?我们这里已经好些年都没有外人来了,你是怎么来到我们这处地方的?”

    好奇的上下打量着沈钰,这里四面环山,皆是悬崖峭壁。群山峻岭间他们村子藏身其中,久不与外界往来。

    实在是这里进出之路太过陡峭,外人不容易进来,他们也不容易出去。想要出去,就得翻越好几座山,面对不知道多少毒蛇猛兽。

    所以平日里外人根本难以进来,更别说找到他们这里了。

    此时乍一看到沈钰的出现,他们自然是极为惊讶,同时又难免有些好奇的围观。

    当沈钰驻足之后,不少村里的人都小心翼翼的探出头看着这里,一个个指指点点的好不热闹。

    沈钰也是大方的向所有人打着招呼,同时在自己空间中存的一些东西装作是藏在身上的,拿出来分给众人。

    他刚刚看过了,这些人都是一些普通人,心思单纯,没有什么坏心眼。

    在这些人的记忆中,并没有任何关于沐子山的信息,只是记得他们祖祖辈辈百余年都生活在这里,极少与外界有来往。

    而且,之前他们也与普通人并无差别,每天男耕女织的生活,虽然很辛苦,也有些不方便,很多想要的东西都买不到。

    但在这里没有苛捐杂税,没有山匪盗寇,倒也生活的安然自在。

    谷顟/span>  至于他们力气之所以会变大,算算时间,正是当初灵气暴增之后的事情。

    一开始他们也是有些适应不了暴增的力气,损坏了不少东西,一个个的还以为自己出了什么问题。时间久了,也就慢慢又习惯了。

    只是外面也在经历灵气暴增,灵气的浓度丝毫不比这里差,可外面的人也没有这么变态,能有如此巨力。

    所以,这里肯定是有他不知道的问题在,只不过这些问题连村里人自己都不知道。

    同时,又有人赶忙跑回了村子里,拉了一个大概五六十岁的老者过来。

    “村长,你看就是他,他是从外面来的!”

    “从外面来的?”看着站在那里笑眯眯跟人打招呼的沈钰,老村长皱紧眉头。

    这些农妇看不出来什么问题,可他不一样,年轻的时候他可是凭借一腔热血翻越过重重山峦,闯入过外面的世界,多少也算是有些见识。

    眼前这个书生,就他身上的衣服,那就不是一般人能够穿的起的,最起码家世不会太差。

    再加上他浑身上下别说是破烂了,衣衫上连点褶皱都没有。要知道他们这里进出不易,那可是需要翻山越岭的。

    即便是熟悉山路的最优秀猎户,想要到他们这里来,非的弄得浑身狼狈不堪不可。

    可眼前这个却是一点狼狈的样子都没有,还脸不红气不喘的,着怎么能让人放心。

    他们村子这么长时间的变化,他们自己已经习惯了,可不代表那就是正常了。外面的人以前没发现,不代表现在也没发现。

    这时候外面突然来了这么一个高手过来,相信他已经发现了异常,可却什么也没表现出来,总是让人感觉有些别有用心呐。

    “后生,这就是我们村长!”

    短短时间内,沈钰已经跟这里的村民混熟了,当老村长到了之后,这些村民立刻热情的带他认识。

    “老村长,在下误入此地,多有打扰!”

    “无妨,无妨,我们村子已经很久没来外人了!”老村长见状,也立刻上前热情的与沈钰打着招呼,并带着他往里走。

    一边吩咐旁边的村民杀鸡宰鱼热情招待,一边与沈钰攀谈着,想要从他这里探听点什么消息。

    “后生,你是从外面来的?不知现在沐阳县县令是哪位大人,顺江府的知府又是哪位大人?”

    一边说着,老村长还一边感叹着“说起来当年我在外游历的时候还见过沐阳县的县令大人,也见过顺江府的知府大人,还出手帮过他们,留下了几分香火情。”

    “这么多年过去了,想来他们早就该高升了吧,现在也不知道官居何职,还记不记得我这位老朋友。”

    “哦,是么,如此说来,老村长也算是见多识广了,还认识这么多大人们!”

    刚刚一接触,沈钰就已经把这位老村长的底摸了个七七八八,记忆里的东西可跟他自己说的不一样。

    年轻时候向往外面的世界,想方设法的走了出去,相对与其他村民来说,这位老村长也的确可以称得上是见多识广。

    不过若是被拉了壮丁修河堤,也算是帮过县令和知府,那他还真没说谎。

    不得不说,这老村长扯虎皮做大旗的本事还真不赖。

    或许在他心里,县令还有知府,这就已经是了不得的大人物了,谁来都要给几分面子。更别说这么多年过去了,当年的大人们或许早就高升了。

    反正一般人也见不到他们,更别说要跟他们求证了。这没法求证的事情,还不是全靠自己编。

    乡村的朴实百姓,也懂得套路人了。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45918.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