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做完之后下面有点发胀(大胸放荡娇妻)最新章节列表

    索迪里斯的尸骸,安静地漂泊在虚空,空洞的眼眶向内深陷,透着死寂不甘。

    一团浓郁的紫色魔焰,从其融化的鹰眼内飞出,落向顶着秦嫣皮囊的阿德里娅掌心,旋即隐没其身。

    郑銮杰能看到,秦嫣体内的魔能骤然一浓,周边星空异能纷纷为之汇聚。  做完之后下面有点发胀(大胸放荡娇妻)最新章节列表    

    “实在是没有更好的依附体,我只好再借用一阵子了。”

    阿德里娅也觉无奈,毕竟周边没有可供她选择的余地。

    向郑銮杰解释了一句,她深幽眼瞳一扫,仿佛已知虞渊的动向,旋即转身离去。

    而索迪里斯那具失去了兽魂,仅有一缕残念,被她压在兽心的躯体,就这么孤零零地摆放在原地。

    这是她为老蜥蜴所留的。

    仅有阳神境的郑銮杰,只见她在虚空中忽隐忽现,幻影般渐渐远去,想追也不知其方向。

    “摄魂神王,阿德里娅。”

    郑銮杰记住了这个名字。

    ……

    泯然星域,神魂宗在的天外大本营。

    “没事了。”

    另一个,有着真正属于她人族躯身的阿德里娅,在这个众人焦虑的时刻,从闭眼静坐的状态醒来。

    她眼中的光彩稍显黯淡。

    这是因为她绝大多数的魔魂,已在连番的中转后去了银澜星域,进入到了秦嫣的体内。

    “生活着岩族的蒙萨星域,应该是彻底沦陷了,救无可救。”

    “深渊巨蜥假意舍弃的银澜星域,只保住了极少银鳞族族人,还有他的一个八级后裔。那些已碎的星辰,几乎没太多幸免者。”

    “至于女妖的……”

    这话一出,也跟到此地的蕾贝卡,心绪骤乱,紧张道:“黄月星域还好吗?”

    “还好。”

    阿德里娅面色如常。

    银澜星域的连番血战,两头兽神的率先身亡,目前的局势她都简单叙述了一番。

    听罢,众人暗松一口气。

    虽然不知道她是通过什么方式,能够对银澜星域的局面洞察秋毫,可说话的既然是她,在场的众人便没有生疑。

    她神王的身份,她阿德里娅具备的力量,就是最好的证词。

    “你们女妖族的黄月星域,因离你们的大本营太远,以往也不被重视,所以没星河渡口建立。嗯,这样吧。蕾贝卡,你去向族内的长老发号命令,让你的族人从黄月星域迁移,而且要快。”

    “这只是第一批从荒界而来的兽神。接下来,会是一批批的,更多棘手的兽神。”

    阿德里娅提出建议。

    蕾贝卡立即站到“星河渡口”,打算马上回女妖族群,去赶紧布置一下。

    “兽神的智慧不低,它们下面的行动,未必会依照现在的入侵线路。”

    阿德里娅不断地讲话。

    那些估摸不准银澜星域状况,不知虞渊和老蜥蜴、溟沌鲲的情形者,因为有了阿德里娅而心定了。

    “唔,有趣,我看到了一只奇异的凤凰。”

    阿德里娅的魔魂,能够无视墨氲塔的封禁,也可以保持互通。

    她一边将她从索迪里斯兽魂内,得来的那些荒界知识和大家分享,一边也在关注着银澜星域。

    她在一声轻呼后,神色稍显凝重,“第一批进来者中,出现了一个够分量的兽神,虞渊和它对上了。”

    “咦!还和妖凤的容貌相似!”

    她的话语勾起了所有人的兴趣。

    ……

    冰火凤凰,荒界凤凰族的首领!

    生活在浩漭大世界的凤凰族群,如果追溯其源头的话,便是最初那条阳脉源头生命种子的洒落,在浩漭的衍变和进阶。

    而阳脉来自于荒界。

    显而易见,被鼠神潘诺斯称呼为亚历克斯大人的冰火凤凰,和至高妖凤血脉同源,都是凤凰族群的至强。

    十级血脉的亚历克斯,在荒界的兽神中,必然是排列前茅的强者。

    它们入侵的银澜星域和蒙萨星域,两支兽神队伍的最强战力,没意外的话,就是这只冰火凤凰了。

    “你认识她?”

    亚历克斯面容冷冽,似乎对妖凤有着太多的不满,提前“她”的时候,亚历克斯浑身的寒意都更浓烈了。

    “自然认识。”

    虞渊凝望着亚历克斯背后,和蒙萨星域接壤的边界,他感受到了炽烈火焰的爆裂,岩冰风暴的肆虐。

    他脸色微沉,试着将神识念头以斩龙台增幅,旋即朝着蒙萨星域蔓延。

    接引了亚历克斯之后,墨氲塔对虚空的封禁,似乎稍稍变弱一点。

    他的神念如水之涟漪般,很快到了蒙萨星域的边沿,向深处进行观望。

    亚历克斯冷着脸,看着他的一举一动,没着急逼问后续。

    虞渊眉头一皱。

    他看到在陌生的蒙萨星域,十几个星辰或是被火海淹没,或是被寒冰之力化为硕大的冰球。

    另外一批从荒界而来的异兽们,飞窜在那些星辰之上,正收集着战利品,将岩族族人世世代代开采的精铁宝晶收好。

    岩族的尸骨血肉,堆积成一座座小山,如在举办着简陋的献祭仪式。

    很快,那些堆积如山的尸骨,摆放在另外一座墨氲塔下方,和数不尽的精铁宝晶一起消失。

    蒙萨星域的岩族尸骨,无数年开采的宝石精铁,通过墨氲塔不知输送到了何处。

    杀人,掠夺物资,仿佛也是异兽们的使命之一。

    虞渊的一道道神念,还觉察出一些庞大的兽魂存在,知道另有一些如潘诺斯的兽神出没于此。

    只因他用来探察的只是魂念,而不是血能,加上他还在银澜星域,所以无法看清兽神的踪影。

    他知道的是,蒙萨星域的岩族族人,该是已全部遭难。

    由于生活在蒙萨星域的岩族,没有一位如深渊巨蜥般的血脉始祖,没有他和溟沌鲲的及时赶来。

    一个幅员辽阔的星域,十几个岩族的星辰,就这样成了人间地狱。

    都已尘埃落定。

    岩族的战士被屠戮殆尽,他便是弃下眼前两位兽神赶赴过去,也没什么意义了。

    他不由轻叹一声。

    岩族,也是神魂宗的同盟,也在灰域挑选着合适的星辰,打算通过神魂宗的旷世计划分一杯羹。

    “你还有什么想看的吗?”

    以冰凤凰的男性形态,冷眼注视虞渊的亚历克斯,感应出他的神念异动后,似乎刻意放开了墨氲塔对星空的封禁。

    是它大开方便之门,任由虞渊以神识念头,将蒙萨星域的状况纳入眼帘。

    “一个彻底死寂的星域,一个族群的灭亡,只是稀松寻常的小事罢了。”

    亚历克斯的脸上淡漠,写着满不在意,嘴里说着仿佛无关痛痒的生死大事。

    “蒙砂星域,银澜星域,接下来将是黄月星域。你们此方世界的诸多星域,都将如蒙萨星域这般,化为一个个死寂的星空。”

    “这样的事情,我们做过太多太多,早就麻木了。”

    “要怪,只能怪你们物资丰饶,有着能铸就更多兽神的土壤。还有……”

    亚历克斯薄薄的嘴角,泛着刀锋般冰冷的寒光,“她还妄图守护此界!可笑,真的是可笑,她连自己存在的意义都没弄清楚!”

    亚历克斯嘴里的“她”,值得自然就是浩漭的至高妖凤。

    “她竟然还想招募我,让我忠于她!”

    亚历克斯一脸的不屑,痛斥道:“初次潜入荒界的她,率先摸到我们凤凰族的领地,想要说服我,让我亚历克斯率领所有荒界的凤凰族群,改为奉她为首领。”

    “真是可笑!啊”

    这只气息森寒的冰凤凰,厉声道:“她虽有我们高贵的凤凰血统,可她诞生于异界的浩漭,她和污浊不堪的人族共存!她的血统根本不纯净,不知炼化了多少杂乱的血之糟粕,身上散逸的气息都和我们不一样!”

    亚历克斯满脸的厌恶。

    它眼中和心中的至高妖凤,俨然就是高贵神圣凤凰族群的一个异类,它打心眼里就排斥。

    所以,妖凤对它的招募,必然是收到了反效果。

    “亚历克斯大人,他,他……”

    鼠神潘诺斯,站在恢复原状的黑玉祭坛中,它见这位冰火凤凰没有立即选择斩杀虞渊,还在那不断痛斥妖凤,不禁提醒道:“他是此界源血的代言人,他在这一界的身份地位,和我们的王相当。”

    “不过,他应该刚刚得到此界源血的青睐不久。”

    苍狗死了,索迪里斯也差不多死了。

    天星兽神和风灵兽神纷纷被困,银澜星域的恶劣局面,不允许亚历克斯继续啰嗦,潘诺斯生怕它不知情况的严峻程度。

    “那两头星空巨兽,出乎我们意料的强大。我们损伤惨重,我们的行动不是失败,而是溃败啊!”

    “还有!”

    潘诺斯又道出阿德里娅的现身,对索迪里斯兽魂的残杀,让亚历克斯停止对妖凤的痛骂和嘲讽,先把正事给办了。

    喋喋不休地,同为凤凰族群却对妖凤满腹怨念的亚历克斯,终于停了下来。

    “此界源血的代言人?”

    亚历克斯和妖凤一样细长的凤眼,落在虞渊胸腔方位,丝丝冰幽寒电乍现,如一条条电蛇银芒,欲要进虞渊心脏查看究竟。

    “哈哈!”

    冰火凤凰怪啸起来,“她竟然还失败了!她在这个世界,竟然没有得到源血的眷顾,亏她还想在这个世界,建立异兽族群的高级秩序!”

    身为同族的两位强者,它对妖凤居然怨念如此之深,只要给它逮到机会,它就忍不住要嘲讽几句。

    “不在他的心脏!”

    潘诺斯急忙道,“他手中的那个血色石台!具体的情况,我也没有弄明白,他拿着的那个血色石台,先前流逸出的力量,就是此界源血的味道!”

    “这种气息,我只在我们王的身上感受过!”

    噗!噗噗!

    丝丝冰幽寒电,刺在了赤红的斩龙台,冰与火的力量奥义,麻绳缠绕般揉炼在一起,如达成了一种奇妙的融合。

    赤红色的斩龙台,陡然化作一块紫金神铁,挡住那些纤细的寒电。

    亚历克斯的每一次攻击,每一丝力量的内部,它身为冰火凤凰的血脉奥义,都能任意地转化,并随意揉炼融合。

    这种不断地转化和融合,竟形成了力量的叠加,破坏力的暴涨。

    虞渊也被小小地惊讶了一下。

    不愧是第一个拒绝至高妖凤,敢对妖凤百般讥讽,还能活到现在的异类。

    这位荒界凤凰族群的首领,倒是让虞渊刮目相看了,神情渐渐认真了起来。

    原来,不是所有的兽神,都如苍狗、索迪里斯那般弱。

    亦有强者!

    “我陪你玩玩。”

    一道道璀璨的剑光长河,因虞渊的话语交叉而成,骤然化为一张困禁诸神的天罗地网,将以冰凤凰的男性之体呈现的亚历克斯环罩。

    虞渊两手空空,就在天罗地网内,向亚历克斯一步步地走来。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45909.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