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少妇口述玌伦,翁公的粗大挺进朱晴晴

    周一,开庭日。

    随着周五晚丽莎访谈的专栏,以及周六和周日网络舆论的发酵。

    这件案子的关注度是空前拔高。

    再加上程丽莎和季果果的全网粉丝, 在周末两天发表各种言论,起到了推波助澜的效果。    少妇口述玌伦,翁公的粗大挺进朱晴晴    

    虽然有一些看不惯他们粉丝的人发表理智评论,比如周橙子说谎,程丽莎之前站队朱天颖结果被打脸的事。

    但这些人毕竟是少数,他们的评论很快就会被支持程丽莎和季果果的评论给淹没了。

    并且某些不理智的粉丝,直接在这些评论下方留言几百条,私信更是达到了数千, 逼的发言者不得不删除评论。

    就像张伟说的,不要试图在网络上和一群喷子讲道理,那是无意义的。

    网络水军和喷子,从来不看事实真相,也从来不讲道理。

    那些狂热粉丝,更是将一切对自己偶像不利的言论,当做是杀父仇人一般对待,不碰得对方删评论,他们誓不罢休。

    反正这几天,关于这件案子的一切信息,评论区都没法看。

    也幸好某个案件相关人士,从来不在乎他人的目光。

    他甚至都没有走法院正门,也看不到聚集在正门外的吃瓜群众。

    市法院,准备室内。

    “呼,外面真热闹啊!”

    张伟站在窗口, 朝法院大楼的门口看去。

    吃瓜群众是围了里三层外三层,就差堵门了。

    他更知道, 这帮人估计是等自己的,一旦他出现的话, 就是被这群人的口水给淹没。

    但张伟没有给他们机会,谁让他喜欢走后门。

    不理会外面的热闹,张伟在准备室等待着。

    不多时,夏千军到了。

    不过与夏千军一同前来的,还有周晓丽。

    “周指导,没想到你也来了?”

    张伟伸出手,想着和对方握个手,算是示好。

    但周晓丽不领情,只是冷声道:“还记得你周五说的话吧?”

    “当然记得,今天案子就能结束,我保证!”

    “希望你说话算话,否则……”

    最后的话,周晓丽没有说出口,但威胁之意已经非常明显。

    “走吧,大舅哥,咱们要奔赴战场了,今天是周指导负责监督哦!”

    张伟哈哈一笑,拉着夏千军直奔法庭。

    “希望你今天过后,还能保持这样戏谑的态度!”

    周晓丽冷声嘀咕一句,也跟着二人走进法庭。

    听证席前排。

    夏千月一家三口已经就位。

    同样到场的,还有高阳、洛七和小宁三人,他们都是夏千军的战友,并且等会可能会出庭作证,自然也要到场。

    而除开这些自己人之外,法庭内剩下的,那可就都是中立方和敌人了。

    张伟一眼扫过去,发现今天来得吃瓜群众多了,但媒体记者也没少。

    整个法庭都十分拥挤,窃窃私语声汇聚后闹哄哄的,逐渐演变为噪音。

    法庭大门大开,原告方来了。

    为首之人,依旧是威廉国际的大小姐劳拉,这个女人鼻孔朝天的样子,真的很让人不爽。

    尤其是这女人在周末的时候,还想着从杰西卡手中拿到张伟的心理诊断记录,更是让张伟看明白了这女人的作风。

    为达目的,可以不择手段。

    “幸好当初没有答应杰西卡,不然加入威廉国际的话,我岂不是也要变得这么没节操?”

    张伟调侃一句,也就压下了心中的不爽,反倒是和跟在劳拉身后的陈保罗笑着打了一个招呼。

    可惜后者没有领情,也不敢回应。

    季果果跟在陈保罗的身后进入法庭,这个女人自从参加了丽莎访谈后,仿佛自己也成了明星,走路都带风。

    而且张伟知道,这女人周末两天又蹭了丽莎访谈的热度开了直播,现在直播平台加全网粉丝都快逼近200万。

    估计周末两天开直播,这女人又赚了不少钱。

    走进法庭后,季果果看张伟的眼神,充斥着不善,甚至带有一丝怨毒。

    她可是连闺蜜都能牺牲的人,现在为了热度和流量,可是什么都敢做。

    所以对于挡住她财路的人,自然不会给好脸色。

    而张伟,看向这个女人的目光,也同样带有一丝不善。

    “现在让你得意会,等这件案子结束,你可别想逃!”

    程丽莎被张伟记小本本了,可季果果没有。

    但这不代表他不会报复对方。

    事实上,张伟早就准备好了对付这女人的招式。

    就在今天……

    十几分钟后,开庭时间到。

    “起立!”

    随着庭卫宣布,倪秋萍走上审判席。

    “你俩过来!”

    这屁股刚坐下,倪法官就朝张伟和陈保罗招了招手。

    二人无奈,只能起身上前。

    “你们知道吗,因为最近这案子,我已经快……”

    “倪法官,你又要抑郁了?”

    倪秋萍刚想说话呢,张伟直接抢答。

    “你小子知道就好!”

    “倪法官,你怎么天天要抑郁啊?”

    倪秋萍眼神一眯,眉宇间好似有杀意在酝酿。

    张伟赶忙改口:“咳咳,是谁这么没见识,居然惹得倪法官你心中不快,真是太没眼力劲了,这么好的法官要是抑郁了,那可是东方都司法界的损失啊!”

    倪秋萍的眼神没变,并且死死盯着张伟,那意思就是:我想说什么,你丫的心里就没点逼数?

    “算了,你也是老油条了,我知道说不动你……”

    “倪法官,我冤枉啊,我还是实习律师呢!”

    倪秋萍翻了翻白眼,也懒得搭理张伟了。

    “我喊你们上来,是想问一句,这案子你们还要折腾到什么时候?”

    “法官大人,我方只求伸张正义,只求你主持公道,仅此而已!”

    陈保罗回答的是大义凛然,一脸严肃。

    “巧了,倪法官,我方也是这个要求,希望你能主持公道,维护正义!”

    倪秋萍看着眼前二人,抚了抚额头,挥手打发:“行,你俩的脸皮厚,我也懒得吐槽了,都给我下去吧……”

    看起来,她也知道自己的开庭前警告,奈何不了二人。

    等张伟和陈保罗就位后,倪秋萍直接敲锤。

    “咳咳,都肃静!”

    “本庭宣布,季果果诉夏千军非礼案,现在再次开庭!”

    倪秋萍望向原告席:“你们还有证人需要传唤吗?”

    “法官大人,我方结束陈述,并且将不再传唤证人上庭作证!”

    陈保罗说完,淡定坐下。

    他看向张伟,意思是轮到你们举证了。

    不过他心里也清楚,张伟后续的手段是什么,无非就是让证人来质疑季果果的诚信问题,就像之前他做的那样。

    陈保罗承认,上周四的法庭上,张伟给己方制造了很大的麻烦。

    对方甚至差一点就证明了季果果动机不纯,要不是最后时刻,牺牲掉“好闺蜜”周橙子,可能上周案子就结束了。

    所以陈保罗可以肯定,张伟一定会乘胜追击,继续打击季果果。

    等时机差不多后,他才会让夏千军上庭自证,或者让品格证人给夏千军担保,这些都属于锦上添花了。

    真正的致命一击,一定是攻击原告当事人。

    所以陈保罗和威廉国际,在周末准备了无数的应对措施。

    他们暗中已经联系了季果果的直播公司,还有季果果曾经上学时的老师,包括季果果的父母,这两天也都提前为他们模拟了庭辩。

    虽然张伟在证人名单中没有写上这些人的名字,但无论是陈保罗还是劳拉,都知道张伟喜欢出其不意,他们已经做好了完全的准备。

    “小子,无论你要传唤谁,都不可能得到你想要的结果,打击季果果的招式,对我们没有用!”

    陈保罗看向张伟的目光,充斥着戏谑。

    他已经迫不及待了,他想看到张伟传唤证人,最后徒劳无功的样子。

    庭上。

    倪秋萍看向被告席:“张律师?”

    “法官大人,我方要传唤第一位证人上庭!”

    “来了!”

    陈保罗眼神一凝,他要看看第一个证人是谁。

    就在全场期待中,第一个证人走上法庭。

    这是一个年轻姑娘,长相不算出众,穿着咖啡店的员工服,神情有些腼腆。

    “朱小姐你好,我们又见面了!”

    张伟笑着和对方打招呼。

    这证人不是别人,正是案发地咖啡店的女服务员小朱。

    “你……你好……”小朱感受着全场的注视,有些害怕。

    而原告席上,所有人都懵逼了。

    这是谁?

    这证人和季果果认识吗?

    “咖啡店的女店员?”陈保罗倒是知道小朱,也知道这位其实是在证人名单上的。

    可他更清楚,对方压根就没有看到案发经过啊。

    当初在证人名单上看到对方,所有人都没在意,因为他们都知道,这个姑娘对庭审影响不大。

    “真是愚蠢啊,要打击我的当事人,应该立马进行,你却非要请一个不重要的证人来,岂不是浪费了上次庭审的影响力!”

    陈保罗心中冷笑,既然张伟犯了这么明显的“错误”,他也乐得如此。

    反正是你没把握机会,形势现在对我有利了,看你怎么死。

    庭上,张伟开始提问了。

    “朱小姐……”

    “叫我小朱就可以了,店里的同事都是这么称呼我的。”

    “那好,小朱,请问你那天看到了我的当事人和原告季小姐吗?”

    “嗯,看到了。”

    “你是全程盯着他们吗?”

    “没有,我就是一开始看到被告,觉得他挺帅的,就多看了几眼;但后来我还要工作,还要收拾桌子,就没有多看了。”

    “所以你没有看到案发经过?”

    “是的,没有看到。”

    听到这个回答,陈保罗再次笑了。

    这证人简直是浪费时间,浪费陪审团的感情。

    可张伟的提问还在继续。

    “小朱,其实我并不想问你案发经过,我请你上证人席,是想让你说明另一件事的!”

    张伟说着,举起手指,指向被告席:“我想问的是,在案发前,我当事人对原告季小姐的态度如何?”

    “嗯?”陈保罗微微一愣,这算个什么问题。

    态度?

    不止是他,法庭上其他人也都懵逼了。

    这个态度,和案子有什么关系?

    “我记得,被告对那个女生的态度,其实很冷淡吧……”小朱回忆着当时的情况,如此说道。

    “有多冷淡,能形容一下吗?”

    “就非常冷淡吧,反正那个女生要靠近他,他都会退开一步的。”

    “每次季小姐靠近,他都会退开吗?”

    “嗯,都会退开,尤其是刚进咖啡店的时候,我一直看着他,所以那个动作特别明显。”

    “态度这么冷淡,我当事人他有没有正眼看过季小姐?”

    “没有,他当时好像都在注视着别的地方。”

    “一眼都没看过,确定吗?”

    “我确定,反正在我看着他的时候,他就没正眼看过那个女生。”

    见小朱如此回答,张伟满意的点了点头。

    “法官阁下,针对这个证人,我方没有要问的了!”

    张伟走回自己的位置后,还朝陈保罗笑了笑。

    该你了!

    “法官大人,针对这个证人,我方也没有要问的问题!”

    陈保罗也懒得走路了,直接起身宣布了一句,就再次坐下。

    他到现在都没想明白,张伟传唤这个证人的目的。

    对方就说了几句和案件无关的话,二人的一问一答也都无关痛痒。

    陈保罗在思考,张伟这么做,到底意义何在?

    可惜,他完全摸不到头绪。

    “张律师?”倪秋萍皱了皱眉,示意张伟继续。

    “我方传唤高阳和洛七上庭作证,由于他们都是我当事人的战友,我申请二人一同上庭,我方会分别对二人进行提问!”

    “批准!”

    高阳和洛七二人,从听证席上起身,随后一前一后走上法庭。

    二人身材一个高大,一个瘦小,站在一起对比明显。

    所以洛七很无语,你张伟就不能先后传唤,非要让我们站一起。

    老子一米七的个头,高阳接近一米九,你这不是存心为难我?

    “请问高阳,你与当事人的关系?”

    高阳挠了挠头,一脸憨厚道:“我和军哥是同期战友,从第一天就分到一个组,一起执行过多次任务,可以说是出生入死了!”

    “洛七,你呢?”

    “我和军哥也是同期战友,因为他比我们大几个月,所以他是老大,我和高阳也服他!”

    “再请问高阳,你和夏千军在战部几乎是形影不离吗?”

    “是啊,我们一起扛过枪,一起打过仗,尤其是在外执行任务的时候,那可是真正的形影不离,吃饭洗澡都凑一块儿。”

    “洛七呢?”

    “一样,这十年的生活,我们就没怎么分开过,事实上从战部出来后,我们才偶尔分开一段时间,我感觉亲兄弟都没有我们亲。”

    “再问一句,你们在战部时,接触过女生吗?”

    张伟的视线飘向高阳,后者立马摇头。

    他再看向洛七。

    “我们怎么接触女生?都是一群大老爷们,我们唯一接触女生的机会,只有和联络员联系的时候,不过那也是通过音频,看不到人的!”

    洛七说着,面露一丝痛苦。

    十年,他们都是龙精虎猛的小伙子,结果要过十年没女人的日子,太难熬了。

    “很好,谢谢你们的配合,我没有问题了!”

    张伟对二人的回答很满意,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啊,这就结束了?”

    高阳和洛七,全都懵逼了。

    你请我们上庭,不是要我们做品格证人吗?

    你怎么不问一句关于夏千军品格的话?

    你这样,是不是不合适啊?

    虽然我们知道,你和自己大舅哥的关系不好,但你要在法庭上公报私仇,是不是太不合适了一点?

    同样懵逼的,还有陈保罗。

    他内心逼逼道:就这,就这就这?

    你传唤品格证人,结果就问了一些无关痛痒的问题,你白浪费我半天感情。

    “法官大人,我方也没有问题要问他们的!”

    陈保罗赶紧表态,同时示意法官,可以让两个证人下去了。

    倪秋萍本想提醒张伟一句,但见陈保罗已经率先开口,她也没有办法。

    挥了挥手打发一下后,懵逼的高阳和洛七就走会听证席。

    “张律师,请继续!”

    “好的,法官,我接下来要传唤的,是战部的心理辅导员黄杰医生,同时他也是一名优秀的执业心理医生!”

    随着张伟起身宣布,一个身穿正装,带着眼镜的男人走上法庭。

    “你好黄医生!”

    “其实你不用这么称呼我,我给他们辅导时,让他们喊我‘杰哥’就可以了,这样亲近点!”

    “黄医生,虽然我很想这么喊,可这里是法庭,得严肃点!”

    张伟没有笑容,反倒是一脸严肃。

    “好吧!”黄医生也无奈,同样绷着脸。

    “那好,黄医生,我知道你是战部的心理辅导员,并且战部每个季度甚至每个月都会安排定期的心理辅导,你和我的当事人夏千军,是不是很熟悉呢?”

    “当然,我给阿军辅导了十年,从他加入战部的第一年到离开的最后一年,我都是他的定向心理辅导医生!”

    “那么凭借你作为心理医生的直觉,我想问你一句,我的当事人夏千军,他……”

    张伟说到此,深吸了一口气,随后表情一肃:“他是不是不喜欢女人!”

    此言一出,全场震惊!

    卧槽!

    卧槽!

    卧了个大槽!

    无数人的内心,全都要尖叫了。

    这么回事,之前你问的都是一些柔和的像温水一样的问题。

    怎么你突然来了一个猛料,直接往人身上浇岩浆是吧?

    同样的,这个问题之下,无数人面露惊愕。

    陈保罗,夏千月一家三口,高阳和洛七,包括夏千军自己,全都嘴巴大张,无比愕然。

    这尼玛是什么意思?

    你怎么知道夏千军不喜欢女人,你丫的要怎么证明?

    而张伟可不管这些,他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之前柔和的问题,也都是为了这一刻。

    虽然这么做对夏千军有些不道义,但之前张伟已经问过对方了。

    相比于清白,他显然不太在乎自己会不会社死。

    那行,今天就让大舅哥体验一下,什么叫社死!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45888.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