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男男互慰(H)(伦系列合集)最新章节列表

    李莺道:“他们现在就是发了疯,三位道主废了之后,新的道主匆促上任,还是原来的长老们,当然要受原本道主影响,情绪急躁而暴烈,报不成仇,对冷贵妃的一腔怒火就会撒到你身上。”

    法空轻轻点头。

    李莺道:“他们不会眼睁睁看着冷飞琼成为你的皈依弟子。”  男男互慰(H)(伦系列合集)最新章节列表    

    法空道:“他们真敢捣乱, 那便是找死,不会这么愚蠢吧?”

    “他们现在处于非理智状态,哪能不愚蠢?”李莺摇头:“甚至有了破罐子破摔的意思。”

    法空皱眉沉吟。

    李莺道:“总之,不得不防。”

    她也知道法空的天眼通不是无所不能无所不包的,一些消息还是要提醒。

    所谓智者千虑必有一失。

    法空轻轻点头:“好,我会小心一些。”

    “我也尽量阻止吧, 不过现在他们已经完全听不进去别人的劝阻了。”李莺摇摇头:“实在没想到他们如此之不堪。”

    仅仅是废掉了武功而已,便崩溃了……

    当然,也有前面的诸多积忿,堆叠累加到一起,在废掉武功之后爆发出来令他们崩溃。

    可不管怎么说,他们也确实不够坚韧。

    法空摇摇头:“实在不成,只能先下手为强了,也是为了他们的性命。”

    李莺道:“他们对皇上还是缺乏足够的敬畏,以为皇上不会拿他们如何,再怎么闹,朝廷也不会直接下手。”

    法空笑了笑。

    李莺道:“这也是皇上一直以来的手段,以武制武,朝廷并不直接下场,给了他们错觉。”

    真以为皇上心慈手软,那就大错大错,天海剑派便是朝廷的刀, 杀了多少钓月道高手?

    法空道:“现在你负责大乾境内的秘谍肃查,既是一桩苦差,也是你的机会。”

    李莺轻轻摇头:“怕我在南监察司根基太深罢了, 我算是看明白了。”

    法空笑笑:“绿衣司终究还是更高一层的。”

    绿衣司的人都是三大宗与魔宗六道,把她重新调回绿衣司,是提升了她的地位。

    同样的副司正,南监察司的副司正看似权势更大,地位却不如绿衣司的副司正高。

    身为副司正,近乎指挥得动绿衣司大多数人,而绿衣司中的人都是三大宗与魔宗六道的。

    “还行吧。”李莺露出一抹笑容。

    她这一笑,宛如雪后初晴,容光照人。

    在南监察司的地位再高,她指挥的是武林各宗的高手,哪有指挥三大宗弟子的感觉更爽?

    法空笑着摇摇头,一闪消失。

    永空寺

    元德和尚修长挺拔的身影出现在寺前,轻轻推门进去,来到大雄宝殿台阶下,朝敞开的大殿合什一礼。

    大殿内的金身佛像踉跄坐在莲花台上,微笑结印,仿佛与他对视。

    他俊朗逼人神庞越发肃穆。

    合什宣了一声佛号之后,元德和尚扭头对身边的法空合什:“大师,我已经将那二人收伏,皈依到门下。”

    “恭喜大师。”法空笑道。

    元德和尚道:“大师那边呢?”

    法空道:“正在摸索。”

    “不动手吗?”

    “不急。”

    “那大师准备何时动手?”元德和尚追问:“恐怕拖延越久,他恢复得越强。”

    既然九元老人夺舍成功,那么现在便是虚弱期,而随着时间推延,他会迅速的恢复实力,直至最终无敌于天下。

    到那个时候,恐怕师父都未必拿得下他。

    一旦如此,那将是浩劫。

    法空摇头道:“大师,此事不能急的。”

    “越缓越糟糕吧?”

    “也不尽然。”法空伸伸手,两人朝着旁边的月亮门走,往住持院而去。

    法空一边走一边说道:“通过这两天的观察,我有一个大胆的推测。”

    “有何推测?”

    两人来到了住持院子,分别坐到石桌旁。

    桌上的红泥小炉已经汩汩作响,白气蒸腾翻涌。

    法空倾红炉,沏了两盏茶。

    两人各把一盏,轻呷一口。

    清幽沁腑,当真是无上享受。

    “我推测,夺舍之后,有可能他并没有我们想象的虚弱。”法空放下茶盏,缓缓说道:“实力并没有损失。”

    “不虚弱?……不可能吧?”元德和尚一怔,迟疑道:“他魂魄进入一个新的身体,修为总不可能一起进入新的身体吧?……即使也跟着进去,总不能短时间内就融合无碍吧?……大师莫开玩笑!”

    法空摇头道:“我们都不知道这夺舍之法到底如何,是如何夺舍的。”

    元德和尚点头。

    据他所知,历代以来,还没有人夺舍成功过,但不乏转世重修的高僧。

    谷软

    自己便是一例,当然转世之法想成功,也是需要天时地利人和诸多因素,需要极大的运气成份。

    即使如此,转世之法是有希望的,而夺舍之法从无成功。

    所以转世之法远胜过夺舍之法。

    自己知道转世之法,却不知道夺舍之法。

    法空道:“我估计,他这夺舍之法,也同时将修为转移过去,或者是分成两步,先夺舍,然后再转移修为。”

    “这……”元德和尚皱紧剑眉。

    这突破了他的想象。

    可又如打开了一个新的窗口,让他有恍然之感。

    没有想过,但未必没有。

    法空道:“据我所知,便有一门秘法,可以将一身修为注入某一种宝物之内,将其融练而成,便能将修为也同时吸纳。”

    元德和尚肃然看着他。

    法空道:“我仔细查了查,这祝玉泉很可能便有这种宝物,已然提前将这宝物融练一体。”

    元德和尚神情越发严肃:“九元老人先将修为注入这宝物之中,再行夺舍之法,成功之后,只需将修为从这宝物里取回?”

    法空慢慢点头。

    元德和尚皱眉道:“如此说来,九元老人现在已经不虚弱,反而是一个陷阱?”

    “正是。”法空点头。

    元德和尚肃然:“大师觉得,我們已经失去了杀他的最好机会?”

    法空道:“现在的好消息时,他的修为应该还没有更进一步。”

    元德和尚脸色难看:“大师的意思是说,他夺舍成功,再继承了原本修为之后,还能更进一步?”

    法空道:“他当初一直卡在七星境,很可能是受身体的阻碍,他身体受创太重。”

    元德和尚慢慢点头。

    法空道:“如今换了一個好的身体,修为恢复,厚积薄发之下,突破到下一个境界应该不难吧?”

    元德和尚艰难的点头:“应该不难。”

    别忘了九元老人的寿元,七百岁啊,数百年的积累,突破到下一个境界确实没那么难。

    他想到这里,好像有一块巨石压到心口,沉甸甸的喘不过气,感受到了莫大的压力。

    如果真如此,九元老人很可能天下无敌,无人能制,头一个要杀的就是师父。

    法空道:“所以,我们现在只能硬拼,即使明知道这是一个陷阱,还是要硬拼,不能让他继续精进,从而天下无敌,到那个时候,我们都得死。”

    “只能一拼。”元德和尚肃然道:“这样罢,我去跟师父说一声。”

    法空摇摇头道:“我先试试能不能杀了他,如果不成,也能重创,到那个时候国师再出手不迟。”

    “这……”元德和尚迟疑。

    他觉得这不太妥当。

    太过占法空的便宜,不太好意思。

    九元老人太过危险了,万一真如法空大师所说,他并没有虚弱,反而是装作虚弱呢?

    不管法空大师这话是真是假,九元老人将来会越来越强,有望成就天下第一,这是没错的。

    法空笑道:“我纵使不敌,逃命也是没问题的,别忘了我练的是什么。”

    “阿弥陀佛!”元德和尚合什道:“大师高德,佩服之至!”

    法空笑着摇头:“我也是没办法,真要跟国师联手也未必有把握,反而会束手束脚。”

    “大师可需要什么支持?”元德和尚道:“宝物之类,敝寺还有一些。”

    法空摇头:“对我来说,西迦贝叶经已然是最好的帮助,其他就不必了。”

    “西迦贝叶经。”元德和尚缓缓道:“敝寺已经没有了,我听闻还有一处,有一部西迦贝叶经。”

    法空眉头一挑。

    元德和尚道:“我一直在打听,昨天收到的消息,常齐城内的餐霞寺有一部西迦贝叶经。”

    法空感慨道:“竟然还有。”

    元德和尚道:“大师如果想看,不妨拿敝寺的两部,与餐霞寺交换参阅,想必他们会答应。”

    “好主意。”法空点头:“多谢大师。”

    元德和尚摇头道:“稍候我便送过来。”

    “好。”法空笑道:“西迦贝叶经确实对我助益极大,我对佛法感悟更深,佛咒的威力也就更强。”

    “定身咒?”

    “正是。”

    “阿弥陀佛。”元德和尚道:“如此甚好。”

    法空大师的神通与佛咒,能用来直接厮杀的也就定身咒,神妙异常。

    不过如果有人配合,有师父配合,威力会更强。

    法空大师最适合与人配合做战的,一人主攻,法空大师辅助,或用定身咒干扰,或用回春咒及清心咒增强主攻之人。

    可惜……

    元德和尚暗自摇头。

    师父现在担负的责任太大,容不得一点儿意外,会影响整个大永的安危。

    片刻后,元德和尚将两本西迦贝叶经取回,递给法空,双眼定定看着他。

    法空笑道:“大师放心,绝不会出差错,一定安然带回这两本经书。”

    “阿弥陀佛。”元德和尚合什深深一礼。

    送出去之后,他心怀惴惴,万一出了什么意外,弄丢了两本西迦贝叶经,自己便是大妙莲寺的罪人。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45824.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