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蹂躏娇嫩的小丫鬟h(碾捣弄宫口)最新章节列表

    天空像是一片画布,而正有画家正拿着强力的橡皮擦,所过之处,那些璀璨的星辰一颗颗消逝。

    难以想象在星海中正发生着什么,从距离和光的传播速度来判断,这些场景应该发生在几小时前,所以他们不可能听到任何声音。

    “有人在战斗,是绝顶强者在战斗!  蹂躏娇嫩的小丫鬟h(碾捣弄宫口)最新章节列表    

    来自终焉空间的一名女性探索者神情凝重,他们作为七阶探索者,也能毁灭星辰,但不会有这个速度和跨度。

    他吸收这份第三等的秘药,共计花了三天时间,从药力对血统的改变来看,他起码要再使用九份第三等的秘药,才能将神之秘血提升至下一级。

    他起身离开朝华殿,准备去天峰的执事殿接一些任务,快速的积累贡献点,兑换秘药进行血统进阶。

    走出朝华殿后,他就看到远方广场上的切磋台上,有秘血武者正进行着较量,并非是上次见过的陆婉儿和陆风,而是其他秘血武者,实力要稍弱一些。

    而朝华殿门前正站着一个清秀可爱的少年,正是陆溟。

    “晨哥哥,大师姐回来了,说要指导传授给你武神经,晨哥哥快去一趟吧,大师姐很快又要走的。”

    陆溟见陆晨出门,脸上露出笑容,说道。

    “小溟等很久了吗?”

    陆晨问道。

    陆溟挠了挠头,“没有,我早上晨跑过来的,见晨哥哥封闭了阵法,就知道你在闭关,我估计晨哥哥也快吸收完了,就等了一会儿。”

    “麻烦小溟了,等我回来和小溟探讨修行,大师姐是在哪个殿,我自己去就好。”

    陆晨感谢道,他自己去很快,没必要让小溟劳累跟着他跑。

    陆溟指了个方向,“就在那边,神武殿,大师姐回来后还没有出门。”

    陆晨道谢后迈步,行字秘之下,几步间就穿越了广场,抵达另一端的神武殿。

    正当他准备敲门通报时,却收到了绘梨衣的联系。

    “Godzilla,你在葬神历的时代,认识一个叫陆溟的人吗?”

    绘梨衣的传话,让陆晨的动作一顿,不明白对方为何会知道陆溟。

    难道陆溟将来会是葬神历著名的大佬,在后世的遗迹中也有留名?

    “认识,我现在在武神山,陆溟是止戈峰上年纪最小的几个孩子之一,他有什么问题吗?”

    陆晨疑惑道,关于重要事情的沟通,他当然不在意起源币。

    “我和夏弥见到他了。”

    绘梨衣回复道。

    “在夏国的遗迹中挖出来的?”

    陆晨好奇的问。

    “不是,我们见到了本人,活得。”

    绘梨衣继续道:“他现在是一名探索者,很强,多半是我们这个时代,最强的探索者。”

    陆晨听了绘梨衣的话,脑海中有些发懵,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回首看向那个正在广场上负重奔跑训练的九岁男孩儿,他会成为探索者?

    可据他所知,成为探索者一共有几种情况,一般都是空间进行挑选拉取,拉取节点,通常是目标即将死亡之前,而这一点的定义也很模糊。

    因为探索者们无法确认,自己到底是死后被空间复活,还是在临死前的一刻被拉取修复了伤体。

    但不管怎么说,这种拉取模式,拉取到的探索者,原本实力都不会超过一阶,也就是综合属性不会超过30点。

    陆溟显然不符合这个条件,他已经越界了。

    那么陆溟只能是被人以引渡契约拉入空间的,可这个时代,陆溟的其他朋友,也不具备被空间直接拉取成为探索者的条件,到底是谁得到了引渡契约,将这个少年拉入空间了?

    难道是自己将来会拉陆溟进入空间?

    陆晨的大脑有些过载,询问绘梨衣:“能问问他,现在是哪个空间的吗?”

    “不用问,他同空间的探索者认出了他,在仙灵空间,他被称为白衣武神。”

    绘梨衣回复道,在见到陆溟之前,她就获得了些许情报,因为仙灵空间的人已经炫耀了自家大佬的身份。

    陆晨的大脑又有些迷糊了,如果是自己拉的人,那不可能拉到仙灵空间去吧,应该是起源空间才对。

    “我知道了,后面会留意下这个孩子,在现代还有其他发现吗?”

    陆晨一向心大,想不通的事就暂且搁置,回头和楚子航一起分析分析。

    “夏国的地宫内,有一具男性遗体,也可能还活着, Godzilla曾经使用过的秘药,应该都是从他身上的秘血中提取炼制的,这是夏国发家统治世界的秘密。”

    绘梨衣此时正站在幽冥山庄外,因为沟通的次数少,诸天观光冒险团还未察觉到一个关键性信息。

    而在她对陆晨说过这件事情后,在场的人又面露怪异的神色,尤其是陆溟,眉头紧皱。

    因为方才经历的那种奇异波动感再次袭来了,陆溟上前,“这位小姐,请先停止你和那个时代人的沟通,这是很危险的行为。”

    绘梨衣暂停了通话,发现自己身后的幽冥山庄不见了,他们正站在一片空地上。

    “历史会这么轻易的发生变动吗?”

    洛神观察着四周,看绘梨衣的眼神也有些怪,对方刚刚问陆溟的那个名字,她也是听过的。

    在空间内重名的概率不低,但会和陆溟这种人有交集的人,血统相近的人,她只认识一个。

    她观察着绘梨衣和夏弥,心说难道这就是陆晨的队友?

    陆溟看了眼远处的皇都,神识张开扫过这颗古星,内心松了口气,“历史当然不会轻易的发生变动,前提是你们沟通的是无关紧要的小事。”

    他看向其他探索者,“我知道你们在想什么,想要和在葬神历的队友们里应外合,揭开这颗生命古星的秘密,拿到上古的遗产,但这颗星球的情况比你们想象的复杂。”

    他解释道:“你们或许本意只是拿一些机缘,别说是仙灵级的物品,即便是一些不朽级的物品,你们拿到后或许也没什么,但在沟通交流的过程中,可能会触及一些其他的禁忌,那会让所有人都死去。”

    夏弥开口问道:“关于你和他的事,不能提吗?”

    她开始感觉这个世界的古怪了,或许在现代,安全不安全且不论,但古今的交流,真的会出一些大问题。

    陆溟看了眼其他探索者,“这两位小姐可以留下,其他人限你们一日之内离开葬神星,最好也通知你们的队友,在葬神历的时代,也离开这颗古星,我不是在害你们,因为我完全可以把你们都杀掉。”

    这位大佬的话,让在场的探索者们心绪起伏,因为他说的不错,他的确有能力完成清场。

    当绝对实力者以这个姿态劝诫时,探索者们没理由不相信。

    “这位大佬,您会提供星图吗?”

    有人询问道,他们可不想漫无目的的在星海中游荡。

    陆溟甩手扔出一份玉简,“自己挑,有的是适合七阶的地方。”

    探索者们纷纷散去,准备联系队友离开这颗古星,他们感觉暗潮即将来临。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45734.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