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低头看我们结合的地方阅读(黑寡妇)最新章节列表

    夜深如静,巍峨的皇宫恍若一头巨兽,俯卧在京城中央,假寐如眠,窥伺江山社稷。

    大前门前,八名银甲兵卫分列两旁,守护着通往大内禁地的第一道门户。

    仅仅这看门之人便有真境修为。

    事实上,自古以来皇宫大内都被称为禁地,不仅仅因为它是天子居所,更因为里面藏龙卧虎,其神隐之力量比起敕灵宫,黑狱等还要恐怖许多。    低头看我们结合的地方阅读(黑寡妇)最新章节列表    

    月光如纱,朦胧的夜色中,一道身影缓缓走来。

    为首的银甲兵卫若有所觉,神色一动,八名高手俱都流露出恐怖气象,齐齐压向同一方向。

    “皇宫禁地,来人止步。”

    冷冽的喝声猛地响起,撕破了这夜晚的清宁。

    然而,那孤若猛虎般的身影仿佛没有听见,纵然那八大高手的气息也未能阻挡住他的脚步。

    “来人止步,再进以逆罪伏。”为首的银甲兵卫转过身来,再次喝道。

    “我要见长公主。”

    月光下,周道手持符令,立于大前门前,冷冽的声音引得城门之上的兵卫都忍不住投来目光。

    “元王!?”为首银甲兵卫看清来人,忍不住失声叫道。

    周道曾经数次进宫,许多禁军守卫都认得。

    夜半三更,元王亲至,这让许多人都为之变色。

    可是当那为首银甲兵卫看见周道手中的令符时,目光却是猛地一沉。

    “秦龙符令!?”

    作为禁军中的一位统领,他已经在宫中效力十三年,自然认得这道符令。

    这是只有皇家嫡系血脉才会被授予的符令,其代表的权利几乎仅次于秦皇圣旨。

    据他所知,当今皇族之中,拥有【秦龙符令】的人不超过三个,其中长公主秦白楚便有一枚。

    “长公主的秦龙符令!?”

    为首银甲兵卫心中惊疑,堂堂长公主竟然将皇族如此重要的东西交给了元王?

    这说明了什么?

    长公主如此看好这个年轻人?即便看好也不该将皇族的权柄托付给他吧!?

    为首银甲兵卫眼中噙着狐疑之色,可是面对【秦龙符令】却不敢有丝毫怠慢。

    “元王稍待,我这就遣人去通报。”为首银甲兵卫行了一礼。

    “快点。”周道面色冷然,轻声道。

    今夜,他为霍锦璃而来,无论如何他都不可能将这小东西让龙虎山带走。

    为首银甲兵卫拉了一名禁军,耳语了两句,后者转身便要入宫。

    “且慢。”

    就在此时,一阵阴恻的声音在月夜下响起。

    宫门内,一位老太监缓缓走来,头发黑白,手里拿着一根拂尘,搭载左手小臂,踩着碎步,行至大前门前。

    “陈总管!”

    众人见状,纷纷行礼。

    皇宫禁地,无论是各宫嫔妃,还是陛下皇子,平日里最亲近依仗得还是这些太监。

    在大秦皇宫之中,权势最高的有九名太监,除了那位老祖宗之外,便是八大总管。

    这位陈公公便是其中之一。

    “小周大人,你要见长公主,明天再来吧。”陈公公瞥了周道一眼淡淡道。

    “击过三更鼓,内宫便要关了乾坤门,任何人等都不可随意出入,这是宫里的规矩。”

    说着话吗,陈总管冷冽的目光扫过众人的脸庞。

    “一帮奴才,连规矩都忘了吗?”

    众人闻言心头一颤,赶忙弓着身子道:“陈总管教训得是。”

    “轮值换班之后,每人去总务府领一百板子。”

    “遵令!”众人纷纷应和,不敢有丝毫的反驳。

    周道闻言,面色却是沉了下来。

    这是杀鸡狗猴看,让他知难而退。

    “陈总管!?”周道眼睛微微眯起。

    他依稀记得,当日九皇子秦念尘带着他进宫求取大地母气的时候,曾经在荣妃身边见过这个太监。

    荣妃乃是七皇子的生母,当初为了夺取大秦龙气,七皇子便因为周道被陛下驳斥,打入大罪宫。

    这梁子从此结下。

    现在,这位陈总管出面阻拦,摆明是因为主子的恩怨。

    “小周大人,你还是明天再来吧。”陈总管看着周道无可奈何的样子,微微笑道。

    “我如果一定要今天进宫呢?”周道冷然轻语。

    此言一出,所有人都变了脸色,就连旁边为首的银甲兵卫都忍不住心头一颤。

    陈总管听着,脸上笑意却越发炽盛。

    “闯宫可是诛九族的大罪,小周大人凶名洞彻天下,不妨以身试法。”陈总管的话藏着刀子,不阴不阳。

    为首银甲兵卫赶忙拦在周道身前,劝阻道:“小周大人,如今距离天明开宫也只剩下三个时辰了,你还是回去吧。”

    元王凶名在外,连龙虎山的高手都曾杀过,敕灵宫都不被其放在眼中。

    这些禁军自然知晓,如此气氛,他们当然要规劝着。

    “小周大人,明天还要早点来,想要进宫,规矩可多着呢。”陈总管冷笑。

    周道目光冰冷,扫了他一眼。

    陈总管有恃无恐,淡淡道:“元王若是看不惯老奴,大可出手,将我杀了。”

    此言一出,周围的空气都仿佛凝结。

    为首银甲兵卫更是忍不住多看了这老太监一眼。

    这是在挑火,唯恐天下不乱。

    真在宫门前杀人,这罪名可就太大了,就算是九神柱怕也没有这番胆量。

    周道深吸了口气,转身便走。

    陈总管见状,狭长的眸子里竟是浮现出一抹失望之色,不过脸上的笑容却未曾褪去。

    可是,周道刚刚走出七步,便停住脚步。

    他转过身来,看着身前这巍峨的皇宫,突然纵身飞起,浮在半空中,用尽力气,一声暴喝。

    “元王周道,求见进宫!”

    宏音滚滚,如天雷爆击,横贯苍穹。

    这一声大喝,几乎惊动了大半个京城。

    许多人都从睡梦中惊醒,神色不定,看向同一个方向。

    “母妃,是老师的声音。”

    宸妃的寝殿内,十三皇子睡眼朦胧,分别出这声音的主人后却是忍不住惊喜。

    自从神塚回来以后,他便被宸妃留在空中,寸步都不可离开,自然也就再也没有见过周道,更没有见过罗柒柒。

    毕竟,代替秦皇临神塚,这是多大的恩泽?多少人都盯着。

    这时候,宸妃怎么敢将自己唯一的依靠放在他人眼下?

    此刻,小十三听到周道的声音,跐溜一下便从床榻上跳了下去,光着脚丫便往外跑。

    “站住。”

    宸妃披着单衣,婀娜的身姿若隐若现,长发披散,尽显雍容妩媚。

    她一把拉住小胖墩,神色阴晴不定,看向外面。

    “你这老师胆子太大,夜惊大内,这要是论起罪来,怕是不小。”

    “这有什么?老师有千般罪过,我都赦……”

    “住嘴!”

    小胖墩话还未说完,便被宸飞抬手堵住了嘴,眼中有着惊疑与后怕。

    “这种话是你能说的吗?是你该说的吗?”

    宸妃看了看左右,方才紧紧抓住小胖墩的肩头。

    “从今以后,不许再说这样的话,听见没有?”

    小胖墩似懂非懂,却是点了点头。

    “可是老师……”

    小胖点指了指外面,欲言又止。

    “来人。”

    宸妃娘娘换来一名宫婢:“去打听打听,外面到底怎么了?”

    “遵命。”

    那宫婢得了令,便走了出去。

    ……

    此刻,游龙别院。

    这是北城的一座大宅子,门前冷落,院子里的仆从也就七八人而已。

    谁也不知道,这座别院乃是九皇子的一处私宅。

    “周道……他在闯宫?他疯了吗?”

    九皇子连衣服都没有披,穿着单衣,光着脚便从寝室里跑了出来。

    他看着皇宫禁地的方向,明眸中透着惊疑。

    “殿下,这便是那位元王吗?”

    就在此时,旁边一位少女款步走来,明眸善睐,看着同一个方向,俏美的脸上透着好奇。

    “不错,这就是那个疯子。”

    九皇子咬牙,他和周道交情匪浅,深知此举将要带来的恶果。

    “殿下,他这应该不算闯宫吧。”少女轻语。

    “你不懂,宫前喧哗,如惊龙驾,这等于是在挑衅皇家威严,父皇最是不喜。”

    九皇子面露担忧之色,他一步踏出,化为流光,直接破开云霄,飞向皇宫。

    ……

    大前门前,一片死寂。

    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周道吸引,透着深深的震惊与悚然。

    这位元王果然像传闻中的那般,百无禁忌,竟敢夜惊宫廷?

    这件简直就是疯了。

    周道此举落在陈总管的眼中却是正合时宜,苍白的老脸之上不由地浮现出一抹笑意。

    “元王,你还真是不知死活啊。”陈总管冷笑道。

    “夜惊龙驾,等同闯宫,按律可诛九族。”

    说着话,陈总管的眼中寒芒乍现,透着浓烈的杀机。

    “等一等。”

    就在此时,一道身影由远及近,从天而落,横档在了周道身前。

    “九殿下!?”陈总管眯着眼睛,有些意外。

    “你疯了吗?敢闯宫,知不知道这是多大的罪过?”九皇子一把拦住周道。

    “今天我肯定要进去,你让开。”

    周道声音寒彻,他修行至今为了什么?不就是可以心想所愿,能够护住身边的人?

    小黑黑的命太苦,还未出生便背上了那宛如诅咒的命运。

    她的出生,带走了她母亲的命。

    九岁之后,便只能落得猫身。

    如今,为了不使他为难,更是答应了龙虎山与秦皇的交易。

    这些沉重全由她自己背负,默默无名。

    这一刻,周道心中仿佛火山累积,想要发泄。

    纵然千刀万剐,今天这皇宫大内,他也要闯一闯。

    或许这是不明大势,或许这是不知死活,或许这是不自量力……

    可是,生而为人,有时候所行只为心中意气。

    “天大的事再想办法。”九皇子咬牙喝道。

    只要踏出一步,天地广阔,便再也没有容身之处,现如今或许还有缓和。

    “老九,你让开。”

    周道一声暴喝,恐怖的力量直接将九皇子震飞。

    后者惊悚地看着周道,多日不见,这位元王的修为竟然精进如斯?

    轰隆隆……

    踏入辟海境之后,周道的力量几乎无休无止。

    此刻,他如狂龙升腾,可怕的气息震动京城,压得所有人都抬不起头来。

    “这……这便是元王!?”

    众人惊悚,仿佛置身怒海汪洋之中,孤舟飘零,似乎随时都会覆灭。

    在元王的气息压迫下,他们连抬头都无法做到。

    如此恐怖的力量,让众人都为之震颤。

    他们忘了,眼前这个年轻人乃是当世元王,剑柱李藏锋的弟子。

    “辟海入龙门……小周大人不愧是元王,有惊天之姿……”

    陈总管微微笑着,他一步踏出,挥动手中的拂尘。

    突然,这位老太监身后的虚空轻轻震颤,一股奇异的频率荡漾开来。

    那苍老的身体仿佛与虚空相融。

    “龙门境!?”

    周道不禁动容,他没有想到这个老太监竟是位龙门境的高手。

    不过想想也对,既然能够成为大内八大总管之一,又岂是泛泛之辈。

    “小周大人,你今天怕是走不了了。”

    说着话,老太监挥动拂尘,大前门前两旁的石道上,林立的四尊菩萨泥塑突然动了起来。

    大地隆隆作响,烟尘中。

    那四尊泥塑的菩萨猛地走出,下一刻,原本了无生机的泥塑竟然燃起熊熊烈火。

    烈火灼灼,慈眉善目的菩萨泥塑之上浮现出一道道裂痕。

    一股恐怖的气息冲天而起,金光万丈,如见佛国。

    泥胎之下,竟然是四尊金身金刚。

    菩萨低眉,慈悲六道。金刚怒目,降伏四魔。

    传说中,佛陀慈悲度世,心中亦有怒火,怒火一起,化金刚怒目,焚灭世间一切。

    “金刚护法!?”

    远处,九皇子面色骤变。

    传闻,这四尊泥塑乃是太祖所留,相当于道门之中的护法神,一旦激活,足以灭杀道境。

    轰隆隆……

    金刚如不朽,无量光明冲天而起,将方圆百里尽都笼罩。

    恍惚中,似有梵天经文漫唱,所有人都觉得体内的力量遭到了禁锢。

    面对这尊不朽金刚,他们连动弹的机会都没有。

    “元王,你自以为是,不过井底之蛙,怎知皇家底蕴?”

    陈总管操纵禁制,眼中噙满了讥诮。

    面对这股力量,别说周道只有辟海境的实力,就算踏入道境,也未必能够从这四尊怒目金刚的围杀活下来。

    “周道……”九皇子咬牙,他身形欲动,想要上前。

    金光遍地,宛若沼泽将所有人都拦在了外面。

    伏魔之力荡漾如波,压向周道。

    “啧啧,小陈子,多年不见,你越发有主子的威仪了。”

    就在此时,一阵淡漠的声音在月夜下响彻,苍老的声影毫无阻滞的穿过遍地金光,横栏在周道身前。

    四尊金刚感受到了来人气机,竟然纷纷停止了动作。

    “秦……秦大爷!?”周道看清来人,失声叫道。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45716.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