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不准穿胸罩h/海妖女A,娇软男o

  随着时间快要到达18点,来的人终于差不多了。

    自然就不需要他们两个大明星在这里候着。

    举办仪式的时候,舞台让给新娘新浪。

    新娘身穿婚纱,踩着鲜花,带着一群小萝卜头,缓缓而来。      不准穿胸罩h/海妖女A,娇软男o    

    还是挺有仪式感的。

    不过,钱公公骨子里还是很东方的。

    所以将来他结婚的时候,肯定要办一个中式的。

    也不用像邓眧这么折腾。

    邀请一些真正的亲朋好友就可以了。

    这些明星所谓的低调,其实都不低调,热度谁都不会拒绝。

    大x结婚,被媒体偷拍,爆发骂战。

    这有什么好骂的。

    还是为了热度。

    而今孙荔邓眧吸取教训,邀请了媒体参加,只是在请帖上叮嘱,谢绝摄影,谢绝网络围脖转发……

    更是脱了裤子放屁。

    婚礼现场全都是拿着手机录像的。

    43天的反复炒作、三四十桌的山珍海味、数百宾朋亲临现场、500元旳媒体红包……

    所有数字的背后,都隐藏着商业宣传的意味。

    选的时间也有讲究。

    昨天申城电视节开幕,白玉兰奖分量十足,很多明星都会参加。

    既然来参加颁奖。

    顺便参加一下婚礼也就不算什么了。

    来了这么多明星,都赶得上申城电视节开幕现场了。

    而且,刚才场外工作人员还跟钱宸说,记者为了争抢机位而产生争执。

    到时候又是热议的话题。

    嗯,就说他们为了抢红包打起来了。

    一方面孙邓透过其所属经纪公司表态希望婚礼低调进行,但另一方面,每有宣传、代言活动上孙邓二人以各类“自曝”形式为自己的婚礼预热。

    如果真的很想低调,又何必主动爆料呢?

    这一点跟大x主动承认闪婚、之后又说希望低调完婚其实是一个道理。

    真想低调,就应该像段毅宏那样。

    邓眧和孙荔的结合,更像是两个上市公司的联盟。

    钱宸看着台上各种秀恩爱。

    台下各种感动落泪,只觉得索然无味。

    “哎,伴郎官,没分给你一个伴娘吗?”钱宸正坐着呢,身边的位子上换人了。

    “徐叔叔你现在也是单身了,也可以申请当一下伴郎,看看他们分不分一个伴娘给你。”

    钱宸头也没回,哪怕再怎么杂乱的环境,太监的基本素养也是可以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

    徐恪让工作人员换了钱宸边上的位置。

    他是导演。

    不在乎别人怎么说。

    “你跑来参加婚礼,周星星没骂你轧戏吗?”徐恪这一次没带女人,一个人自己来的。

    不知道是不是女助理已经被他厌弃了。

    “星爷说,我接《西游降魔》的时候,又没接其他的戏,只是正常的请假而已,不算轧戏……”钱宸假装不知道徐恪和周星星的赌约。

    徐恪有点傻眼。

    雾草,这都不算轧戏?

    那自己和周星星的赌约岂不是要输定了。

    老头眼睛轱辘一转,问道:“那个,你下一部戏什么时候开始拍啊?”

    “七月份吧,我戏份不多,到时候估计十来天的事。”钱宸不知道徐恪想干嘛。

    但他想笑。

    这俩人真逗,都是心机婊。

    “哦,那时候《西游降魔》都拍完了吧。”徐恪不太甘心。

    “差不多,剩余的戏份不多了,六月底应该就能拍完。”钱宸估算了一下,觉得差不多。

    这个差不多,主要简历在黄博演技靠谱上。

    他要是不拖后腿,六月底杀青妥妥的。

    黄博会拖后腿?

    “许爱华的《桃子》,还记得吗?希望你能去客串。”徐恪非常狡猾。

    手里资源也多。

    小样的,居然想要重新定义轧戏。

    这不简单吗?

    拉你去客串,到香江拍戏,你总得请一天假吧。

    这不就轧上了吗?

    “这电影还需要客串啊,感觉半个娱乐圈都跑去客串了,我就算了,顺利还好说,这样专门跑一趟没必要。”

    钱宸拒绝的原因不是因为麻烦。

    而是因为叶德贤。

    捧刘福荣的场没啥问题,但捧叶德贤的场就问题大了。

    哪怕她现在没爆出来什么。

    有田景昊在身边就是这点好,他啥都能打听的到。

    徐恪看钱宸态度坚决,也不好再说啥。

    “申城国际电影节,到时候你红毯跟我走呗,江华腾那边有没有什么意见?”

    “他啊,他能有什么意见,成本就八九百万,根本没什么钱做宣发,电影节也不参加。”钱宸叹息。

    不仅是穷,还很赖。

    工资都没给自己,就给了10%的票房分成。

    希望能分個三五万块钱吧。

    “有没有兴趣继续合作,狄仁杰宇宙。”徐恪用了一个新词。

    但他自己都笑了。

    “不是恰烂钱吗?”钱宸一点也没客气。

    他和徐恪很熟了。

    平时的相处模式就是这样,敢开任何能开的玩笑。

    而徐恪还不觉得被冒犯。

    不管是徐恪还是周星星,你在他们的面前唯唯诺诺,都得不到他们的尊重。

    “恰烂钱是不可能恰烂钱的,我又不缺钱,只是想随心所欲的拍一些东西,探索更多的视觉感官效果。”徐恪说道。

    “挺好啊,有的人在可以躺着洽烂饭的年纪还在拼命折腾,有的人在需要拼命折腾的时候疯狂的洽烂饭。”钱宸给徐叔叔点了个赞。

    婚礼现场很吵。

    说话也挺不容易。

    两人就看着婚礼仪式进行下去。

    仪式结束了之后,还有表演,这个上去唱歌,哪个上去发言。

    邓眧和孙荔一桌桌的敬酒。

    孙荔平时能不能喝不知道,现在肯定不能喝。

    而邓眧酒量却贼好。

    一般能喝一瓶半白酒,状态好的话,据说喝到过两三斤。

    但今天是他结婚的日子。

    等会还要送宾客,他自然也不能喝的太夸张。

    免得被人进了洞房都不知道。

    他不能喝,那就伴郎帮忙喝。

    钱宸酒量非常不错。

    还有内功。

    于是就成了喝酒的主力军。

    他吩咐了田景昊。

    万一喝醉了,不省人事了。

    一定要保护他的贞操。

    守住我方阵地!

    别让人给趁机睡了去。

    不过,他娱乐圈地位也算不错了,敬酒的对象又都是娱乐圈明星,所以倒也没人硬灌他酒。

    折腾了一圈,邓眧又是唱又是跳。

    甚至还跑去跳了钢管舞。

    神经病一样的。

    难道是太嗨了不成。

    钱宸和另一个伴郎帮忙,才把他给拖走。

    宾客散去。

    明星们纷纷回各自落脚的地方。

    钱宸也结束了应酬回开好的房间里休息。

    房间里就他一个人。

    没有小卡片。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45710.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