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把腿张开乖我添你3(嗯不要好大啊)最新章节列表

    蒸佛城中,玉魔真君显出域外邪神般的法相,膨胀不休,蠕动无止,玉化一切并使得现世各处都渗透出脓液的魔光更充斥那区域的每一处角落。

    便在这骇人景象中,有一老僧,含笑着走下大莲花,持荡魔神杵而行。

    步步生莲,佛号连响。

    尽管二者身躯,一大一小,好似那蚍蜉撼大树般。  把腿张开乖我添你3(嗯不要好大啊)最新章节列表      

    可当老僧那神杵砸下,高湛那庞大道身竟跟着抖颤起来,漫天玉光爆碎,使得高湛发出哀嚎,同时躯体扭转,似乎真要听从那老僧的谕令,将自己的原形显出。

    若真从了,之后胜负不必多说,高湛先就要颜面大失。

    强者之间的厮杀斗法,最忌讳这档事。

    可以输,但被对手击打一杵就露了底,不论如何都不能接受。

    高湛原先还小觑清净禅师这分身,在他看来,只要他显出法相,直接就可用磅礴法力,将之碾死。

    可惜,没料到多宝是个不讲道理的。

    论及法力,他这道分身,确是远不如高湛本体。

    然而多宝那道号,却也不是白来的。

    旁人只道多宝真君手中有天刑剑、如意环、回仙镜三件至宝,但真正与多宝相熟的修士,却知道这厮拥有的,同等阶的宝贝,可谓是数不胜数……

    而且,并不拘泥于道门。

    其余什么佛妖魔,或是近古奇珍,远古异宝一类。

    多宝那【金霞道场】内,应有尽有。

    此刻,陶潜脑海便传来袁师那很是酸溜溜的传音:

    “那宝贝唤作荡魔神杵,亦称作加持神杵,是转轮寺的佛宝。”

    “其中佛性,堪称所向无敌,无坚不摧,可破除愚痴妄想之内魔与外道诸魔障。”

    “高湛这回是倒了血霉,如果换旁的极乐境修士来还未必会被克制,偏偏是他这种高不成低不就的魔道,挨上一记荡魔神杵,体内诸多魔道秘法都将失灵,甚至真个会被打出本相来,丢个大脸。”

    “当初修行界有传言:转轮寺将这宝贝赠予清净禅师,意味着已将其内定为一尊地位极高的罗汉。”

    “他娘的谁能想到?清净禅师,竟是多宝这老王八假扮的?”

    “这厮只怕真的与转轮寺有勾结?”

    “小子你快快和你家天尊告状,你师尊怕是想转投去佛门当佛祖去。”

    袁师这挑拨离间,自是玩笑话。

    只是落入陶潜耳中后,莫名让他面露一丝紧张之色。

    好在,很快又扫除了去。

    “两界差异这般大,不可硬套。”

    心中嘀咕一句,陶潜继续观战。

    那玉化区域之内,玉魔真君高湛果然如袁公所说,渐渐受不住荡魔神杵对他的克制。

    但他并不想泄了自己的底,便只好将那宝贝中的“荡魔佛性”转移至旁处。

    只听得咔嚓咔嚓清脆异响,高湛身后,一个庞大秘境颤抖着显现。

    内里,似是另一个世界。

    此界只怕有半個省那般大,内里有诸多城池,山川异景。

    最引人注目的,莫过于一尊一尊,好似无有尽头的,栩栩如生的精美玉雕。

    不需要任何人提醒,观战诸魔以及陶潜等人,都晓得真相:所有玉雕,皆是真人。

    陶潜更想起当初修仲琳在他面前装蒜显摆时所说:“高湛好玩弄人心,曾在西南天火省刻意散播《玉魔经》,致使一城十几万人,一夜之间都化成玉雕,被他尽数掠回秘境中去赏玩。”

    眼前秘境内,何止十几万玉雕?

    城池山川,荒野幽谷。

    入目,皆见玉雕身影,被当做玩物,摆了个乱七八糟。

    一时间,众魔也惊。

    袁公也是叹了一叹,传音骂道:

    “极乐境的修士,虽说大多已不算是人,但这般恶劣的也少。”

    “高家人,比我们秘魔宗修士,更像是魔道。”

    陶潜瞧见,面上无有表情。

    也无需刻意传音给多宝,师徒之间,自有默契。

    果然,那骇人景象一出。

    清净禅师先是怔了怔,继而张口吐出一声佛号,朗声又道:

    “阿弥陀佛!”

    “高道友这般嗜好,却是过了些。”

    虽因被宝贝克制,暂处于下风。

    但高湛,却是个不会服软的。

    一边挨着神杵击打,一边嘴上嘲讽道:

    “哈哈哈……老秃驴你少装好人,听闻你在南海地界,时常杀个血流成河,尸积成岛,行事作风与魔佛寺的秃子没什么两样。”

    “你我皆是魔道中人,莫非想感化了我去?”

    “你若有此念也好,来,你且学学那大转轮寺的【善宿王】,让我吞入肚中,说不得在最后关头我可领悟佛法,随你去寺庙里当护法金刚。”

    高湛嘲笑,也未尝没有这念。

    修行界人尽皆知,佛门修士,偶尔也会做出一些匪夷所思的事。

    主动献身找死,算不得多稀奇。

    可惜,他面前清净禅师只是一层皮囊,皮下,乃是多宝真君。

    他闻言后,那神杵挥舞的愈加用力,同时一边施佛门妙法,一边又朗声道:

    “我佛慈悲,愿者自来。”

    “若高道友愿背弃你高家老祖宗,转投转轮寺,贫僧倒是可为你作保,让传法僧授你一卷《转轮圣王经》,保管你以这肉身成佛。”

    “作为酬谢,贫僧正好缺些功德愿力,借道友这些【赏玩玉雕】一用。”

    “度魔难,度人易。”

    “偏生我清净和尚,是个畏难贪易的。”

    话音未落,众魔便见清净禅师那佛掌一伸。

    顿见万丈佛光再现,穿透秘境门户,开始将其中大量玉雕摄走。

    转瞬,十几万玉雕已落入那巨大佛掌内。

    这一幕,直看得旁人艳羡不已。

    好神通!

    好法力!

    这才是极乐境强者,应有的风范。

    哪怕是陶潜,此刻也惊道:“师尊竟这般凶悍?他这还只是分身?”

    袁公最见不得多宝出风头,见此立刻拆穿道:

    “小子,不要被多宝哄了。”

    “不是多宝凶悍,是高湛太废物了。”

    “一身神通法力被那荡魔神杵克制死死的,这一手【荡魔金刚神掌】本就附在那宝贝上,多宝激发便可,转轮寺真个瞎了眼,把这佛宝给多宝作甚?”

    “勾引之说也无道理啊,这老王八早几百年就被内定为你灵宝宗三代宗主,灵宝天尊会放人就有鬼了。”

    听袁师絮絮叨叨纠缠着往多宝身上泼脏水,陶潜再度提高对荡魔神杵这宝贝的评价。

    从诸多描述来看,此物等阶,简直比天刑斩妖剑那三宝还要高,端的是不可思议。

    陶潜还在思量,多宝则继续逞凶。

    只是眼瞧着秘境内的“玩物”疯狂减少,高湛终于按捺不住。

    “秃驴找死!”

    谷京

    那团无限膨胀,布满肉刺、硬毛的烂肉陡然炸裂。

    核心处,一点玉光闪烁。

    初始,只豆粒大。

    可眨眼间,亿万道细细密密,污染一切的白玉辉芒涌出。

    那区域,不,是整座蒸佛城,以及城外千里地界,都将被魔光覆盖。

    此种神通,唤作【玉魔本源炁化神光】,算是高湛压箱底的本领。

    一施出,可召来本源神炁。

    神魔辉芒所过之处,皆要玉化。

    极乐以下,谁也挡不住。

    纵然是极乐修士,硬抗也要受不小伤害。

    清净禅师见此也是面色一变,最后用那神杵,狠狠戳了高湛一记,打断其施法的同时,朝陶潜挪移。

    又不慌不忙,喊道:

    “高道友发疯了,徒儿我们走,不掺和这档子事。”

    论及演戏,陶大真人也没怕过谁。

    当即回了一声,而后牵了妻子菩萨,转身就要遁走。

    就是在这个时候!

    始终旁观的另两位极乐,终于出手了。

    尤其是百魔真君高洋,最是急迫。

    先不说那已板上钉钉的“强援”要被逼走,高湛这一乱来,高家在蒸佛城内的屯兵之计就要暴露。

    如今钱塘省内,军阀汇聚,诸魔厮杀。

    那些强人的注意力虽都在妖妃元明真处,但又不瞎,魔光一现,哪里不晓得是高家人来了。

    这念生出,就见得高洋携高纬两真君,同时出手。

    “湛弟住手!”

    “父亲息怒!”

    听这喊声,关系颇乱,确也都亲近。

    只是亲归亲,下手倒是都挺狠。

    先是高纬,其身后那轮赤红大日忽而晃了晃,无比毒辣,仿佛能融化万物的阳焰魔光笼罩下来,竟暂时抵住了那爆涌的【玉魔本源炁化神光】。

    继而是高洋,他一声低喝,背后秘境也开,一道道比山岳还要大的魔物身影跃出,毫不客气开始群殴。

    这一幕景象出现,让所有人都停下遁逃的身形。

    眸中都浮现出狐疑之色,暗道:这一对兄弟、父子,只怕私怨都不小。

    ……

    约莫数十息后,蒸佛城内,动静消停。

    高家三尊极乐真君,各自又显出人族身子来,只气机都稍有些紊乱。

    本要逃走的清净禅师,那妙僧佛子及其妻子菩萨,也都留了下来。

    在那飞舟前,正自对话。

    观战的众魔虽然心底都是大呼过瘾,但此刻都颇为识相,每一个都离得远远的。

    哪怕是那些桀骜不驯、不可一世的洞玄大妖,纷纷也都避开。

    众魔所畏惧的,自是那位玉魔真君高湛。

    这位大人,心眼小得很。

    众魔都瞧过其丢脸的模样,亲眼见证那南海凶僧,用佛杵狠击其肉身,还强夺了其秘境内十几万玉雕玩物。

    这个节点,不躲得远远的,万一被他捉来出气,岂不冤枉?

    那飞舟前,出了个风头,逞过凶威的清净禅师。

    此时,先是一脸慈祥瞧了眼自家弟子,旋即对着高家三极乐施礼道:

    “既是如此,你我两家也算是不打不相识,是命数,也是机缘。”

    “我这徒儿无垢,便暂时入高道友麾下做事,还望三位道友看在清净面子上,多多照顾一二。”

    “他日贫僧若有幸真能开得一新佛脉,三位道友务必前来观礼。”

    清净说完。

    高洋、高纬二魔,连声称是。

    斗法败了的高湛虽面色难看,但此时也做出一副愿赌服输之色,点头应了。

    其心中旁的念头,自也是谁都瞒不过。

    清净禅师只是淡淡看了他一眼,根本不提他从人家秘境中抢走的十几万玉雕。

    只是又坐回那大莲花,神杵一戳,前方虚空又涌出佛光。

    清净入内时,忽而又颂佛号,颂歌诀道:

    “演畅清净法。我心大欢喜。”

    “我定当作佛,为天人所敬。”

    “阿弥陀佛,贫僧去也!”

    歌诀颂完,佛光黯淡,凶僧自归南海。

    场中,又沉默了几刹。

    包括陶潜在内,心底念头倒是颇为相似。

    这老僧,来时口气就大。

    这都要走了,口气更大。

    不过也因为这,加之先前清净禅师展现出来的凶悍神通,百魔真君高洋对眼前这一对佛门眷侣愈加看重。

    这等几乎算是捡来的强援,哪里能错过?

    他甚至因此收敛起了心中淫邪之意,换了其他时候,面对其他妖魔。

    似眼前这妙僧女菩萨,他一个都不会放过。

    当然,也有另一个缘由。

    清净禅师在离去前,还特意传音给他,提醒他自家弟子的妻子,那位唤作“妙音”的女菩萨,背后站着一位神通法力丝毫不弱于他的师尊。

    只一尊清净禅师,高洋自忖伯仲之间。

    再来一尊,他也要头疼不已。

    但如果都能拉拢过来,那便是大好消息,可保证自己始终执掌高家大权。

    一念及此,高洋也不耽搁。

    对着陶潜、云容, .;和善一笑,摆足了长辈姿态,径直在自家宝囊内翻捡片刻,而后取出一物,朝着陶潜抛来。

    此物刚一显现,立有佛光涌动,宝气冲霄。

    众人看去,却是一尊通体金灿灿的佛像。

    那物雕刻精巧,铸法奇妙。

    乃是一男僧盘腿而坐,一女尼面向男僧,双腿张开,紧紧相贴,二者作相合状。

    陶潜见之奇异,云容暗呸时,就听高洋得意介绍道:

    “此宝,唤作【欢喜妙佛】,出自大昭寺。”

    “是当年一位大昭寺高僧欲要降我,遭我反杀后,这宝贝便落入我手。”

    “内蕴一篇欢喜佛法,非但能令人享极乐之感,还可增长修为法力,我不修佛道,得之无用。”

    “正好,今日就赠予你夫妻了。”

    “你这小和尚,法力磅礴,日后有望能追上你那师尊,可你这妻子却弱了些。”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45670.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