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别把她玩坏了,王妃日日想和离全文免费阅读

    刘晋看看林泮等顺天府的官员,对于他们的情况岂能不知道。

    古代当官很难,那都是要多少年寒窗苦读才能够出来的,至少要举人才有资格去做官,但是想要考到举人是非常难的。

    连文征明这样的大才子,考了一辈子,从十八岁开始考乡试,前前后后一辈子考了九次,整整考27年,他都没有考上举人。      别把她玩坏了,王妃日日想和离全文免费阅读  

    还有祝枝山这样的大才子,吴中四大才子之一,他考上了举人,但是考进士这一关,前前后后考了七次,也没有考上。

    这古代能够当官的那都是真的一步步熬上来,绝对不是那么容易的。

    故而对于自己手中的权力那也是倍加珍惜的,哪里还舍得将手中的权力给放出去,什么事情都要自己来管,事情自然就多了。

    以前城市规模小,事情少,还能悠闲的喝茶,现在京城规模日益扩大,人口暴增,各种各样的问题层出不穷,还想和以前一样,那自然是又累又办不好事情。

    可是一直这样下去行吗?

    肯定是不行的,京城越来也繁荣,对于官府这边的职责要求也是越来越高,后世为什么官民比例很大,其实也跟官府的职责要求越来越密切相关。

    古代当官,那是舒服的很,一个县一个县老爷带几个小官,再来一些小吏、官差、衙役之类的就可以了。

    因为古代小农经济之下,根本就不会有什么太多的事情发生,他们只需要审审案子,主持下科考,有时候在组织下大家去修路、修城墙就可以了。

    绝大多数时候,这些官老爷都是在家里面翘着二郎腿看看书、游山玩水的,皇权不下乡,乡镇里面有什么事情,基本上族里乡亲就解决了,到不了官老爷这里。

    可是随着小农经济不断的被破坏,资本主义经济的发展,对官府的要求就越来越高,事情也越来越多。

    简单来说那就是生产关系要随着生产力的发展而不断的转变和适应。

    “林泮,你今年多大了?”

    想了想,刘晋也是问起林泮年龄来,看他的样子,也有六十多了,也该退休了。

    “下官已经六十有二了。”

    林泮一听,顿时就脸色苍白起来,刘晋问起自己的年龄来,这该不会是要将自己送回家养老吧。

    他可是舍不得啊。

    回想自己的一生,科举考试这条路还算顺利,但也是三十多岁中举,四十多岁中进士,混了十几年官场,这才混到了顺天府府尹这个位置,好不容易做到了三品官员,他还想着以后能不能升一升到六部去当个尚书、侍郎什么的。

    “六十二了?”

    “林大人,年纪大了,还是不要太劳累的好。”

    刘晋听完,微微点头,想了想说道。

    “下官明白,下官明白。”

    林泮一听,顿时就微微颤抖,随即毫无精气神的回道。

    刘晋这个内阁大臣说自己年纪大了,不要太劳累了,自己以后就别想混了,还是早点回家去好好颐养天年算了。

    只是,实在是不甘心啊。

    自己才当了十几年的管,这三品的大员的官也没当几年,还没有好好的享受手中权力的滋味呢。

    这就让自己回家去养老,岂能甘心啊。

    可是,不回去养老,恐怕也是不行了。

    他在京城这里当官,刘晋的为人早就已经知道了。

    这是一个油盐不进的主,不知道有多少人曾经想要走刘晋的后门,但刘晋那是一概不收,顺带着还将送礼的人给狠狠的贬斥了一顿。

    刘晋铁面无私、两袖清风,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而且刘晋比起刘健、李东阳、佀钟他们这些人来,还更加的两袖清风。

    他们好歹还会收一收孝敬、会收点润笔费什么的,刘晋那是从来不弄这些,也从来不给谁题字写字什么的。

    当然刘晋他自己就是财神爷,有的是钱,根本不在乎钱。

    能够得到刘晋赏识的唯一办法,那就是认认真真的做好手中的事情来,拿出优秀的政绩了,即便是和刘晋没有什么关系,他也一样提拔你。

    要是你尸位素餐,碌碌无为,他保管发配你去黄金洲或者澳洲看报纸。

    为此,刘晋也是得罪了很多的大臣,但没办法,刘晋是天子身边的红人,又和朝中的很大大佬关系不错,更是武将勋贵的代表。

    从刘晋当官以来,不知道收到了多少的弹劾奏疏,但全部都没用,反倒是弹劾刘晋的那些人,现在有的都已经坟头长草,有的在遥远的黄金洲、澳洲、西伯利亚思念着家乡。

    他说要自己回家养老,那是一定要回家养老了。

    仔细想想,其实自己这几年的日子过的很是很累、很苦,而且还处处提心吊胆的。

    前两年怀柔县的出现恶霸的事情,他都有极大的责任,京城的管理又不行,每次年终考评的时候都表现不佳。

    另外,自己也是真的老了,身体大不如前就算了,关键是这思想方面跟不上时代了,面对越来越复杂、越来越多的事务,他有时候都深感无力,实在是不知道该如何去处理。

    “也好,回家好好的养老。”

    心里面叹口气,林泮也是决定回头就写请辞奏疏上去。

    刘晋带着朱厚照出了顺天府衙,继续在京城逛起来。

    很快又来到了东城新区这边。

    东城新区相比去南城新区来,那就简直是相差太远。

    这里的所有一切都没有什么规划,道路弯弯曲曲,街道上的房子也是大小不一,宽度什么也都不一样,可以看的出来,很多都是乱建、乱造的,没有一丝的规划。

    这主要还是因为东城这边的土地并不是在刘晋的手中,而是在京城的这些达官显贵、地主们的手中,你一块、我一块的土地。

    这京城的土地又越来越值钱,随随便便建个房子出租都可以收到很多的租金,这也刺激了这些地方的房屋在不断的乱建。

    还有一些权贵们则是在大搞房地产,可是偏偏相关的配套之类又没有做好,故而东城和北城这两处地方,是最没有规划,最乱糟糟的地方。

    厂房、居民区、民房、商铺还有大量的棚户区之类的全部集中在一起,乱七八糟,同时也没有进行配套的排水系统和供水系统。

    投资这些地方的权贵、地主士绅们又没有好好的商量好,不舍得投入,很多地方的道路都还是土路。

    故而整个城区看起来就非常的脏乱差,完全不能和南区新城、西区这边相比,南区的土地基本上都是刘晋的故而规划最好。

    西区的土地有很大一部分是刘晋的,刘晋这边也是可以和其他人互相商量,好好规划,故而也是建的极其的不错,规划整齐,不会乱糟糟的。

    “殿下,看看眼前的东城区。”

    “非常的乱,也是非常的脏,乱七八糟的,毫无规划,现在可能还好点,但是时间一长的话,将来这里就很难再进行统一的规划和建设了。”

    “像这种城市建设,城建和基建其实都是非常需要官府在里面进行引导和规划,不单单是京城这里,天津啊、南京啊,或者是我大明其它的城市。”

    “未来规模越来越大,城市人口越来越多,如果还是和以前一样的官老爷模式,只是让老百姓自己来胡乱建设的话。”

    “一个城市的样子就会非常的难看,而且根本就建不好,会极大的浪费资源和土地,并且卫生条件会非常的差,极容易和欧洲的城市一样,出现大规模的瘟疫和疾病。”

    “南区新城这边,因为土地都在我们的手中,所以我们能够进行有序的规划和建设,这南区和东区,彼此之间的差距就看的出来。”

    “南区街道宽敞,规划有序,交通便捷,干净卫生,东区这边,道路狭窄、规划极差、交通拥堵、又脏乱差,看看这些房屋,再看看这些街道。”

    “很难想象,同样都是京城,为什么会有如此巨大的差异,这其中的根本原因就是在于有没有统一的规划。”

    “南区的土地是掌握在我们的手中,所以比较好规划,但是东区这边,土地都分散的掌握在大家的手中,在这寸土寸金的京城,彼此都不会丝毫让步,也就很难规划起来。”

    “顺天府这边一个是没有规划,没时间和精力来管这些事情,思考这些事情,二是也不敢去管这些事情,因为这里的土地基本上都是京城权贵们、大臣们的土地,谁都不好得罪。”

    刘晋在说,朱厚照也是仔细的在听。

    京城现在也是面临着诸多的问题,新城区的涌现,需要规划和管理,老城区这边也是需要重新的规划和管理。

    可是顺天府这边根本就没有这样的职责和职能在其中,也就没有办法有效的去管理这些,故而导致了南区新城和东区、老区城区之间巨大的差距。

    “殿下,顺天府这边可以当作一个试点来进行改制,对我大明的大城市官府进行改制,以便能够更好的适应城市发展的需求。”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45599.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