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将她的五根脚趾含入口中:女贱奴跪好请主人玩弄

    这会儿的集装箱调运码头就在滨江花园对岸的北外滩。

    拷兄也无比熟悉这里,他们之前很多磁带、外烟甚至zousi的小物件,都是从这边的海员里带出来。

    联系货车什么都驾轻就熟,有个甚至之前就在这里面上班。  将她的五根脚趾含入口中:女贱奴跪好请主人玩弄    

    荆小强给他们表达的也是这个。

    风起云涌的时代,你们都敢辞职下海,不甘平庸,甚至还敢搞点擦边球做事了。

    何不抓住机会做正经生意呢。

    你们不知道方向,我能指路啊。

    磁带生意做不长的,CD更容易被盗版,只能抓住这段时机捞一把。

    我们要做的是乐器,是设备,是专业化的音乐市场辅助器材。

    你们有电子厂的,有元器件厂的,还有各行各业的关系,沪海就是全国目前最先进旳轻工业集中地。

    只要抓住一样东西往深了做,这辈子说不定有机会成为全国大王,甚至全世界的细分类别掌握者。

    几个拷兄有点目瞪口呆好像在听天书。

    但到了海关码头开箱验货,他们一下就懂了。

    说实话,不是荆小强亲自来,没准儿这批货都不许入关。

    报件是音乐器材,可打开以后,各种破纸箱堆放满满当当的两个集装箱。

    卢昆仑差点昏过去。

    对他来说就是阿里巴巴打开四十大盗洞穴的兴奋激动。

    然后荆小强随手拿起来给海关解释这都是些什么。

    很乱。

    吉他、贝斯最显眼也最多,七八只一捆的堆码。

    就像铁道游击队打开鬼子的车厢看见那些用稻草包裹的三八大盖。

    然后电子琴、簧管号也不少。

    可最多的,还是各种台式收音机大小、十四寸电视大小的音箱,和多如牛毛的拳头大小盒子,还拖着电线,就像放大的鼠标。

    时刻不忘阶级斗争,防范着帝国主义的海关人员都疑惑的问这不会是什么敌台吧?

    荆小强笑着翻找:“来都来了,我给大家唱一段?找个电插座就行……”

    因为他已经在里面翻到些电插板了。

    有些纸箱里就像理发店的垃圾堆一样,堆满了卷在一起的各种电缆电线。

    随便抽几根,翻看解释:“这些音响大多都是吉他、贝斯音响,这些盒子都是效果器,喏,这是电子管综合效果器,这算大的,最多是这种,脚踩的单块效果器,降噪效果器,延迟效果器,过载效果器,压缩效果器、循环效果器,凸(艹皿艹)……”

    连他都忍不住卧槽!

    羡慕啊!

    在电脑芯片介入电子乐器之前,手机盒子那么大的一个效果器往往只能单一一种效果,但看看眼前这些黑人社区玩剩下的二手货。

    有些可能就是在车库里面自制的效果器。

    可什么稀奇古怪的小物件都有。

    只有整个社会富裕到吃喝不愁,甚至都不计较这种效果器能不能赚钱,完全是奔着兴趣去研发制作,小批量的在爱好者中间传递口碑和使用。

    整个市场才会疯了一样的蓬勃发展。

    这两个1992年抵达沪海北外滩码头的集装箱。

    堪称装满了后来引爆整个国内音乐发展的导火索。

    连卢昆仑这個正儿八经的白皮小伙儿,都没见过这么丰富的门类,直接跪到集装箱里,疯狂的抓起一个又一个:“我的,我的,我……我要搞个巨大的效果器架子!”

    其实这时候的花旗已经开始出现那种集成到电子琴、电钢琴、键盘控制器里的多用途效果器。

    能够用一件乐器,模仿大量其他乐器。

    但对于国内来说还是完全的空白。

    特别是普通音乐爱好者。

    毕竟专业人士们就喜欢高墙大院里孤芳自赏,哪怕有点好东西都舍不得跟普罗大众分享,要是都搞懂,他们还有什么资本呢?

    连一把吉他、贝斯都很珍贵的年代。

    这些东西可以彻底改变思路。

    拷兄们跑前跑后的帮忙扯线,荆小强挑了一把贝斯,就在人家货场水泥地上,连接几个效果器,有旋钮式的,有脚踏板的,再连上音响。

    就在这里唱响了“浪奔浪流,万里滔滔江水永不休……”

    可能人家海关单位,从来没有人在这里唱歌。

    铁丝网外面就是黄澄澄的江水,汽笛长鸣的货轮,远处的蒲东工地。

    听着这首歌,有感觉极了!

    卢昆仑又连滚带爬的出来给老板调音!

    他找到个混音台,DJ专用的那种调音台,也就后来的笔记本电脑大小,厚点。

    立刻让荆小强的歌声拥有更加丰富的音效!

    愣是能让一个人一把乐器的演唱,变得气象万千!

    荆小强自己是够牛逼了,男女声都能唱,高音低音无缝切换。

    但其他所有人都做不到啊。

    效果器、混音台、调音器就是用来干这个的。

    也就类似于后世最臭名昭著的变声器吧。

    但荆小强的歌声,却能迅速把工作人员到领导,货车司机、搬运工都全集中过来。

    就好像突然从地下冒出来那样,全都挤在周围,爬上集装箱跟货车。

    惊喜又叹服的看荆小强表演!

    谁能拒绝高歌的荆小强呢?

    小强能有什么坏心思呢?

    几首歌唱下来,连领导都热烈鼓掌,感谢荆小强同志到我们这里来慰问演出。

    然后就邀请荆小强去走走参观下。

    卢昆仑连忙在拷兄们协助下,把设备大概估算填表办理手续。

    可荆小强不都留给他,两大卡车拖到唱片公司楼下的停车场,邀请楼上的乐迷都下来帮忙“捡垃圾”。

    分门别类的把几十支吉他、贝斯,十几把簧管号,数百上千个效果器、调音台、放大器、音箱、校音器、控制器等等等全都清理出来。

    特别是乱七八糟的电缆,要找寻一一对应的接口。

    编号入册。

    然后就要求大家有兴趣的,都可以开始研究这些东西,拿身份证找唱片公司借用或者在排练室试用,给每件从未见过的音乐器材贴上标签,注明特点。

    再把其中重复的,发到平京,发到粤州,发到蓉都。

    让大家都来了解音乐器材的宽度和深度。

    整个国内音乐界都轰动了。

    在全国还在奔着吃饱穿暖,连解决贫困扶贫工作都在艰难挣扎的时代。

    哪有余力来搞国际音乐设备潮流推广,能把现有的苦练深挖就不错了……

    但刚刚到花旗林肯中心演出,载誉归来汇报表演,却不声不响又回到沪海的荆小强。

    朝着全国高校发送了这么多见所未见的发达国家器材。

    肯定都觉得是他花费重金引进来提高音乐水平的。

    袁嘉得了余舒凡的通知,当天就带着沪海电视台来采访了整个热闹非凡的场面。

    接下来各个高校所在省会、大城市都在传播这个消息。

    不少媒体,把他描绘成传播先进音乐技术的使者,普及发达国家音乐理念的带头先锋。

    还得了花旗驻沪领事到唱片公司的参观呢。

    电视台、报社更把这场面吹得开花。

    老穆欢喜的召见荆小强,也认为他是高瞻远瞩:“这样进一步奠定了我们沪海对外改革开放的优势地位,对于形成音乐歌舞中心的制高点非常显著啊!”

    荆小强敢跟他翻白眼:“老板,哪有这么多优势和制高点,我们不要去掺和不该掺和的,只是想让音乐形式更加丰富,让爱好者能接触到更多先进设备,更是想让我们的乐器、电子设备厂家能看见人家国外在做什么,早点发展起我们的市场来。”

    穆春雷还是喜不自禁,因为一年多过去,歌舞中心的建筑工地日新月异,十二层的教学楼已经封顶,小剧场也已经初见轮廓。

    荆小强源源不断的拉来资金注入,保证了施工进度。

    各方跟他提到这个歌舞中心的频率也越来越高。

    实在是扬眉吐气呀。

    所以成老太再跟荆小强说起这个的时候,他也就不隐瞒了:“我就是个做音乐的,趁着忽悠下HK文化中心、花旗林肯中心,搞点文化资金,我也心知肚明他们这些资金是什么用意,但肉吃了营养吸收了,骨头吐出去喂狗,我可不会跟着汪汪叫。”

    成老太惊奇:“可以呀,现在你越来越拎得清了,这一年多进步很大!”

    荆小强也惊奇:“有吗?我觉得这个事情很稀松平常啊,国与国的事情哪里是我们这种小人物掺和得上,这会儿看见人家丢骨头,赶紧摇着尾巴上,等发生摩擦的时候不尴尬死了,甚至会被吊打,所以专业人士还是做好专业的事情吧。”

    成玉玲听得都有点摇头晃脑,还破天荒的挟了片草头圈子给荆小强。

    然后又掩饰的赶紧给奶奶和老妈挟:“他带我去吃的,味道很好,我们就经常当小吃,主要是宝宝要补营养嘛。”

    她妈看破不说破:“嗯嗯嗯,宝宝吃宝宝吃。”

    成老太就开心的问荆小强另一个专业:“陆家小姐生了儿子呀?我还以为你在那边照顾呢。”

    看看人家这气度,根本就不在意。

    荆小强正解释:“阿玲也辛苦,所以这些天我不出差多照顾下,晚点过去照看那边,不过她已经准备出院了……”

    他那硕大的米白色移动电话响起来。

    连忙不好意思的转头从旁边餐边柜拿来接通。

    余舒凡兴奋激动:“人家焦盆那边指名道姓要你去!”

    荆小强纳闷,我这么个电影明明是卖风景,不是卖肌肉的啊。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45545.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