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乱小说合集全文|古代翁熄系列乱h

  “你无情无义……。”男子慌张的指责。

    “住嘴。”龚云怒喝道。

    “尧儿,别生气,交给我。”    乱小说合集全文|古代翁熄系列乱h  

    话音刚落一道利刃猛然出现在面前,且没有丝毫顾忌的斩下。龚云没想到秦尧会对他突然出手,情急之下身子一拧避开刀风,下一刻就听见一声惨叫。

    一把短刀不偏不倚正好插在了那男子的胯下。

    龚云瞬间呆若木鸡,秦虹等秦家人也呆了。

    “我说过让你终生难忘。”秦尧一甩手挽了个刀花,短刀铮的一声插回了刀鞘。脚下一拧到了那男人近前,伸手握住那把短刀一摆,男子惨叫一声身子一挺晕死了过去。

    小五子这才反应过来,天呐,他们是知道这太子妃会武功,没想到居然这么狠。

    “太子妃你息怒啊!”

    “现在可以把人带走了。”秦尧甩了甩短刃上的血渍。

    “先把人带走。”龚云也傻眼的摆摆手。这三娘子够狠,居然连自己都要砍。

    小五子赶紧带人拖着那人朝外走,一摊血渍之上丢下了一块特殊的肉。

    龚云的脸抖个不停,片刻之后恨恨的咬了咬牙。

    秦尧回身抱起母亲回房将她轻轻的放到床上,伸手在碧瑶的胸前挽了个手势猛的向下虚空一按。

    碧瑶身子一挺喉咙里咕噜一声喷出一口气,之后就急速的喘息起来。

    “娘,娘。”秦尧呼唤着。

    “尧儿,太子呢?”碧瑶剧烈的喘着气问道。

    “我在。”龚云赶紧进门应道。

    “太子,我的女儿我知道,她这人虽然性子野,但绝不会做出有违妇道的事来。”碧瑶解释道。

    “娘,你别说了。”秦尧抚着母亲的心口安慰。“我不做太子妃照样能让你无忧无虑。”

    “我知道,自从尧儿成为我的王妃,就势必卷入无端的是非之中。冰母大人,你相信我,我还没那么迂腐,我会保护好她的。”龚云歉意满满的应道。

    “你相信尧儿,她绝不是那种女孩子。”碧瑶依旧在解释。

    龚云与秦尧并排蹲在床头握住碧瑶的手,“放心,我不会有任何的怀疑,她就是我的太子妃,以前是,以后也不会变。”

    “这就好,尧儿脾气不好,会经常惹你生气,你是太子要有度量,她不相信男人这也不是她的错。如果我当年不是那么气盛尧儿也就不会是这样子了。”碧瑶解释。

    “冰母大人,我会的,你不要生气,以后也不要了,就算我们以后闹矛盾你也不要,我们会很好的。”龚云安慰。

    秦尧看看他,不管这人人品怎么样,但对待一位母亲的真诚她还是认同的,因为他和自己一样,心中最在乎的只有母亲。

    “冰母大人,你太小看我了,在这之前冰翁大人就和我说过,尧儿在乡下有夫婿的事,不管是真是假,我不照样接受她了吗?所以说这件事对我们没有任何影响。你也要相信自己的女儿,她如果真有意中人,就她这性格恐怕就是大闹皇宫也不会答应做我王妃的,这我看的清。”

    “你这人倒是没有看上去那么笨。”秦尧赞道。

    “那你当着你母亲的面告诉我,你为什么对我那么刻薄。”龚云问道。

    “因为不在乎,所以无所求。这就是我,因为不在乎所以不需要刻意隐藏什么和改变什么?”秦尧应道。

    “这样么?”龚云摸摸下巴,或许这才是这女人魅力所在吧?

    抬手抚了抚秦尧的头顶,“真女人。”

    “碧瑶,你感觉怎么样?”秦虹在两个人头顶上探着身子问道。

    “我就是一口气没上来,没事了。”碧瑶应道。

    “那谁是假女人?”秦尧推开他的手起身。

    “出现在我面前的从来都没有一个真女人。”龚云应道。

    “冰母大人,你好好休息,我和尧儿有话说。”

    “嗯,你们去吧。只要你们没问题我就放心了。”碧瑶点点头。

    “我还要陪娘呢。”秦尧想要留下。

    “等会在陪。”龚云拉着秦尧避开素媛等人出了房间。

    人都去碧瑶的居所了,这时候后花园里相当安静。龚云拉着秦尧到了中心小空地才放开。

    “都这样了,你还有什么话要对我说?”秦尧盯着他问道。

    “我都说了我来处理你为什么还要动手?”龚云神色严肃问道。

    “我自己又不是处理不了。”秦尧回应。

    “这就是你处理事情的方式吗?”龚云指指那摊血渍。

    “对,这就是我处理事情的方式,你还要娶我吗?日后如果你有什么问题也有可能下场一样。这种结果你可以接受吗?”秦尧走开一些看向别处倒背双手问道。

    龚云的双腿紧了紧,“虽然我不知道你都经历了什么,但你可不可以做事之前可不可以考虑一下后果?你这么干……,你知道我有多麻烦?”

    “怎么?男人不就是要给女人处理麻烦的吗?不然要你们干嘛?”秦尧反问。

    “那你回答我,如果我刚才没有及时躲开,你会不会连我一起砍?你这么冒失,难道就没想过我一旦有事,尚书府会是什么下场吗?”

    秦尧转身看向他。“如果你没有躲开,我会把你带来的人全部杀掉毁尸灭迹,不会有人知道你来过。”

    “再说了,你不是行走过江湖吗?那你有没有听说过差之毫厘谬以千里的说法?”

    “我不相信你能有那水平。”龚云转身错过秦尧的目光心底里暗自琢磨,难道她真的能做到毫厘之差?在一些成名的剑客之中,确实有人能做到一剑斩开人身上的一只蚊子而不伤到肌肤。可这女人的年纪还是太小了不可能有那种水平。

    “所以你怕了?”

    “好了,现在我已经给了你证明,我就算是找情人也不会找比我差的,就这种货色给我提鞋档次都不够。”秦尧突然一笑。

    “那可不一定,人的口味可不一样,功夫不行那方面可不见得差。”龚云鄙夷的回应。

    “那我就没办法了,信不信由你,不过你最好把这事查清楚,对方的目标肯定不是我。而是因为我会推进某个人的进程,所以我很无辜。”

    “难道你真不认识那人?”龚云一副认真的神色看过来。

    “解释多了就变成了掩饰,你自己琢磨吧,你怎么会来?”秦尧问道。

    龚云从怀里掏出一块小牌子递给秦尧,“这是皇室身份牌,你这人不安分,初来乍到,到处乱走难免惹到麻烦,有这个可以方便很多。”

    秦尧接过小牌子看了看,一边是一条蜿蜒的龙身镶边,一边是一只凤凰镶边,中间两面分别有两个凸起的字,(皇眷)。

    “这应该是属于内宫嫔妃的身份牌吧?在外面管用?”秦尧收了起来问道。

    “你试试就知道了,不过还是安分点好,省的败坏我的名声。”龚云应道。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45443.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