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污到极致的黄文叫床(性开放肉小说)最新章节列表

    帝云衣瞧着,她似乎想要他抱她,这下意识化形的动作让他不由想,她是不是经常向白渊撒娇求抱?

    不用想也是如此。

    说不清什么他蹲下,将一身纯白的毛,闪着银色的光辉的小狐狸轻柔地抱了起来,抱在怀里小小一团,入手那毛茸茸之感,真叫人心软的很,和少女本人一样乖顺。      污到极致的黄文叫床(性开放肉小说)最新章节列表  

    转瞬间他觉得抱着似乎不妥当,对方毕竟还是一个少女,不过又想到,按照狐族的年龄算,她是一只未成年幼狐,况且对视上那双清澈漂亮的狐狸眸,他拒绝不了。

    拒绝不了又如何?

    帝云衣放下了自己的纠结。

    只是只幼狐。

    他为何纠结?

    【帝云衣好感度+5,目前30】

    风叶默默跟在自家师尊身后,今天的师尊真是反常!

    竟然让别人近身了!

    怨念地看着自家师尊正抱着他的小狐狸,风叶心酸极了。

    像是担心自家小白菜被猪拱。

    他想抱!

    去叶纤纤的宫殿路上,一路都很安静。

    帝云衣忽然停下了步伐,”到了。”不知是提醒自己还是提醒怀里的小狐狸。

    怀里一空,帝云衣瞧着面前的红衣少女。

    少女已有灵动的狐狸形态化形成了人。

    长发及腰,三千青丝柔顺黑亮,眉眼精致,红唇艳丽,端得是绝色魅惑,一笑六宫无颜色。

    与容貌魅惑截然相反的是一双清澈见底,灿然明媚的双眸。

    只是那双眸子忽然黯淡下去,像是万千星辰坠落无星的夜空。

    无端让人心头悸动。

    帝云衣不必回头,也知道后面来人是谁?

    谁会让小狐狸露出这般黯淡的目光,唯有白渊。

    直至白渊过来,小狐狸垂着眼眸,面色清冷,那故作的坚强让人看的心疼。

    几人目光对视,什么都没说。

    白渊忍不住看了一眼红衣少女,昨日将她送走,竟然失眠一整夜。

    脑海里都是她。

    屋子里空荡荡,少了以往的温度。

    想她去了一个新环境会不会哭,会不会害怕?

    会不会想他?会不会回到他身边?

    他的脑海里又回想起少女坚决落泪的模样,她说’因为我不配’

    她说‘我们之间就两不相欠了’

    她说’你不要出现在我的世界里,我想忘了你’

    每一句都在折磨着他。

    他想了一个问题:究竟是谁离不了谁?

    心里有答案却不敢去相信。

    如今看她面色清冷的模样,竟然不愿意看他一眼,他内心十分受伤。

    他们之间不该是这样的。

    她曾经说过他是她世界的唯一,她说她永远都不会离开他的。

    可如今,她亲口说会忘了他,让他不要出现在她眼前,她说要和他一刀两断。

    到如今,他还是不敢相信,他的小狐狸是那么善良心软为何能说出那般决绝的话。

    万千心绪都体现在疯狂升高的好感度上。

    【白渊好感度+5,目前96】

    小肥猫脑袋上顶着巨大的问号,【女神姐姐,这白渊是不是病了?】

    好感度怎么胡乱涨啊?

    姜宁淡笑:没病!

    世人皆是轻易得到的不珍惜,等到失去才后悔。

    可这世上从来没有后悔药。

    破镜不可能重圆。

    这才刚开始,希望渣渣一号好生挺住,毕竟后面的任务还得靠他。

    【…..】魔鬼!

    他开始同情渣渣一号了!

    进了房间,姜宁终于看到了那为受尽万千宠爱的万人迷女主叶纤纤。

    柳眉细长,五官精致,秋水盈盈杏眸,楚楚动人,气质弱柳扶风,脸色苍白,确实惹人怜惜,如同易碎的瓷娃娃,怪不得吸引了那么多人的目光。

    原主外表要强内心脆弱不堪,与这柔弱的白莲花相比,心疼谁还用选择吗?

    尽管她是真心的,尽管她付出了所有,可又有何用?

    最后她一无所有,甚至把命赔上。

    这可笑的自尊心!

    这可笑的爱!

    这可笑的善良!

    没有锋芒的善良是会要命的!

    若一个人真的爱你,是不会选择牺牲你的。

    牺牲你,更直白的原因就是你不值得他这么做,在他心上有人比你更重要。

    在这种情况下还倒贴就是犯贱!

    谁会珍惜轻易得到的东西呢?

    【…..】怀疑女神是不是经历了什么不好的事情!!大声怀疑!

    白渊进了房间,目光只会集中在一人那里。

    姜宁面无表情地看着白渊对叶纤纤嘘寒问暖,这就是所谓的爱吗?

    给了你也可以给别人同样一份。

    风叶瞧着这一幕,似乎明白了什么。

    小狐狸喜欢白渊,而白渊喜欢叶纤纤,所以小狐狸才那般难过吧!

    心里有瞬间的黯然,但想到小狐狸难过的样子,他就默默退出去了。

    他要去给小狐狸建厨房。

    小狐狸要是看到厨房会开心的吧?

    还要去给小狐狸抓几只山鸡,小狐狸会更开心的。

    随着风叶退出,房间里的气氛开始凝滞。

    叶纤纤看到红衣少女的第一眼,心里就起了警惕,那张精致魅惑的脸加上一身红衣实在太过夺目耀眼了。

    只是她容颜绝色又如何,白渊一心在她身上,而她只会被抛弃。

    ”她是?”床上的少女似是几分疑惑,“是师妹吗?”

    姜宁淡淡地垂眸,这女人一开口就显露本色!

    帝云衣开口解释,”不是。”

    “那她是谁?”叶纤纤声音柔柔地问,似是有些难过,”该不会是师父的道侣吧?”

    帝云衣毫无感觉,但白渊却见不得叶纤纤这般难过,“她是姜宁,我养在身边的小狐狸。”

    叶纤纤这才像是仔细观察了一下姜宁,她感叹像是有些羡慕,”她长得真好看!若是跳舞一定更好看吧!”

    叶纤纤目光时刻注意着帝云衣,这目光可真是直白,怕是生怕别人不清楚你的情意。

    姜宁观察帝云衣,发现对方似乎是真的看不懂叶纤纤的情意,似乎没意识到叶纤纤对他的感情。

    剧情中,叶纤纤给帝云衣下药的时候,怪不得他那么生气。

    可是生气就能平白侮辱另外一个人吗?

    三观炸裂!

    你们虐你们的,凭什么要扯一个无辜的人进来!

    羡慕她身体好也不用说的如此直白,卖惨故意惹人怜惜。

    这白莲花惯会使得伎俩!

    这不白渊就上头了。

    “你也会好起来的。”白渊如此安慰,没有回头,语气很温柔。

    那不是装出来的,那就是真的。

    姜宁想:原来独此温柔不仅仅只属于她,终究是她妄想了。

    【……】戏精~

    她看着,仿佛自虐一般的看着两人情意绵绵,仿佛他们只是空气。

    “你的身体会很快好起来的。”

    “可是我的心疾是先天的,国师大人说我活不过十八岁,如今不过只剩两年的时光,不过也够了,见过了那么多美好的风景,遇见了那么多真心对我好的人,我该是无憾了。”

    姜宁:……

    帝云衣倒是接了一句,“不要想太多。”

    姜宁:丧心病狂=干得漂亮!

    白渊听了这话第一反应是难过,无憾的?

    显然他意识到他的喜欢只是单恋。

    纤纤并没有将他放在心上,也许这就是喜欢吧!

    即使得知她不喜欢他,他也相信终有一天纤纤会爱上他。

    “宁宁她是天狐一族后代,心头血可以治愈你的心疾。”白渊虽然难过,但还是想要叶纤纤安心。

    姜宁浑身一僵,站的最近的帝云衣察觉到,抬眸扫过身旁的红衣少女。

    她失魂落魄地凝着白渊,随后垂眸,整个人周身充斥着一种绝望悲寂感。那一刻,他们之间仿佛出现了一层无形的屏障,将他们隔绝在两个时空。

    她陷入了难过之中,而他只能看着。

    帝云衣看着床上容颜苍白的徒弟,这一刻竟然没了以往想要怜惜的感觉。

    可能是因为有个人比她更惨,对比起来,自己的徒儿就显得有几分虚假。

    真的痛是不会轻易示人的。

    姜宁她总是藏起自己的伤口,努力不打扰到别人,装出一副岁月静好的感觉,可这样的笑容更令人心碎,这种心疼的感觉他从未有过。

    可是她让他体验到了这种说不出口的情绪。

    【帝云衣好感度+5,目前35】

    小肥猫:???问号真的扣烂了!

    为什么啊?

    他是真的疑惑,明明女神啥都没做啊!

    “姜宁姐姐,谢谢你。”叶纤纤很是感激涕零地看向有些不在状态的红衣少女。

    听到声音的少女眼神似乎有了焦点,她眼眸冷漠地看向两人,仿佛刚才的伤痛脆弱是不存在的。

    她的语气没了往日的轻软,清冷理智,一字一句十分郑重。

    ”这句话你应该对白渊说,他用对我的救命之恩交换而来的,你应该明白,他喜欢你,而我想成全他的心愿。”

    不是不想挑明吗?

    我帮你挑明,这是我为你做的最后一件事。

    如果注定只有一个人能获得幸福,我希望是你,因为我想要彻底退出了。

    这句话一出,几人都无言了。

    【白渊好感度+2,目前97】

    小肥猫无语极了,这真是直白哈~就那么开心吗?

    你的开心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你不知道的吗?

    真是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他再也不同情白渊了。

    太可恨了。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45431.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