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疯狂的肥岳(粗喘娇嫩H)最新章节列表

  几分钟后。

    伊凛和织田舞完事了。

    阴险的宝箱变成触手怪,被剁碎成一截截,在布满粘液的湿滑地面如虫子般伸缩蠕动,不复刚“跳反”时的威猛。      疯狂的肥岳(粗喘娇嫩H)最新章节列表  

    “走”

    不用解释,织田舞从宝箱“变态”的那一刻起,就知道伊凛的出现并不是抢夺“古老护符”,她点点头,双刀入鞘,跟着伊凛离开原地。

    古老遗迹范围很大,堪比一个小型城市。

    将闻声而至的怪物群甩开后,伊凛与织田舞躲在一间天花板破了一个大洞的遗迹房间里。

    二人坐在房间正中央,背靠背贴在一起,坐在地上。

    这個姿势是有讲究的,不是单纯地为了互相依靠各自舒服而已。区区墙壁根本无法提供足够的“安全保障”,两人相互将背后交给对方,在休息回灵能值,或恢复体能的同时,无论出现什么样的危险,两人都能第一时间作出反应。。

    气氛略显尴尬。

    这个织田舞不是伊凛所认识的织田舞,许多话题都无从谈起。

    沉默了足足一小时后,伊凛找了一个话题:“我教你如何分辨真正的宝箱和假扮成宝箱的拟态魔”

    其实很简单。

    真正的宝箱上是有一定的痕迹的,比如划痕啊,青苔啊,剧毒水母的残骸等等。

    拟态魔变成的宝箱,非常新, 稍微碰到几次后, 许多亡灵靠近一些都能看出二者的差异,不是非常神秘的方法。伊凛当然是打算顺手卖一个人情, 刷一刷这个织田舞的好感度。

    “不用。”织田舞摇头,打断了伊凛接下来的话,解释自己为什么不用:“我都会对箱子先砍一刀。”

    “不愧是你。那你现在还差几个古老护符”

    “三个。”

    “行,在能保住我自己安全的前提下, 我会帮你找。”

    织田舞背对着伊凛, 呼吸节律有了细微的变化。

    “不用急着拒绝,我已经说了,是在保证我自己安全这个前提下,顺便帮你找一找。况且”伊凛语气稍顿, 声音里多了几分淡淡的无奈:“如果我没有猜错, 接下来的宝箱,有百分之九十以上,都是宝箱怪了。”

    织田舞想了想还是没想通其中道理,便开口问:“为什么”

    伊凛抠了抠额头:“只是结合自己的找护符效率的变化曲线后作出的合理推测, 再加上一点点理性的换位思考, 所得出的显而易见的结论。真的太明显了, 明显到我都觉得很无趣的地步。”

    “咔。”

    织田舞抿抿嘴, 她下意识地晃了晃腰间的刀,发出一声金属碰撞的脆响。

    我可没看出哪里“明显”了。

    不知道为什么, 她理应觉得这种讨厌的说话方式很应该动刀子剁死的,但听着这个男人的话语,她总觉得有种奇怪的感觉,就像是心里有一块她不了解的区域, 被碰到了。

    伊凛没敢继续打哑谜, 言简意赅地解释道:“我前6个小时里, 很轻松找到了10个宝箱, 10个宝箱有4个是护符;在后续24个小时里,我找到了20个宝箱,20个宝箱中,只有4个护符;然后就是一直到和你碰上面的前一个宝箱,我是开了34个宝箱后,才开出了第九个古老护符对了, 诉我直言, 按照我对你的了解, 你应该是没耐心去一个个摸宝箱的, 你的七个古老护符是怎么来的”

    织田舞低头沉默半响, 老老实实回答:“找人,砍死,抢走;又找人,再砍死,继续抢走;继续杀人,继续砍死,然后抢走。”

    总结来说就三个字:找, 杀,抢无脑复读。

    黑暗中伊凛流露出一副“不出我所料”的表情, 恍然道:“果然,像你这样的人,与其去辛辛苦苦抢宝箱, 还不如直接杀人夺护符来得方便快捷么那么按照我的推理,如今在遗迹里的护符,很有可能都被摸得差不多了。”

    织田舞点点头:“懂了。”

    她这下是真的懂了。

    接下来就是喜闻乐见的互杀环节了。

    至于伊凛所说的换位思考, 已经不用多说了。这种偷偷摸摸“寻宝”的模式,显然不符合“上面”的恶趣味,假设有一百位精英亡灵投放到上古遗迹里,每一位亡灵需要10枚护符才能完成任务。那么要想让这次任务存在足够的“趣味性”与“可赌博性”,古老护符的数量,一定是远远少于1000枚的。

    显而易见的。

    伊凛与织田舞现在躲在这里,也是为了在其他存活的亡灵反应过来之前,尽可能地休息,回复状态。

    80层以上的任务不比从前,没有了复活币,亡灵的行动模式会从“疯狂”, 重新变为“阴险狡诈谨慎多疑”,而这个转变并不是一蹴而就的。

    有一部分亡灵仍会在遗迹里孜孜不倦地寻找, 尽可能避免和其他亡灵冲突,而它们反应过来“原来护符已经没了”,直至爆发出亡灵因争夺护符而发生大规模混乱厮杀局面之前, 这点休息时间是弥足珍贵的。

    二人在黑暗中沉默着。

    不再说话。

    唯独相互间的呼吸, 心跳,构成了此刻的彼此。

    “呼”

    就在这时,织田舞轻舒了一口气:“其实,我很讨厌黑暗的地方。”

    伊凛一听,来了兴趣:“噢怪了,我还真不知道。为什么”

    以前的织田舞人狠话不多,绝不会主动提起自己的往事。

    织田舞压低声音,用一种平静得令人心疼的口吻,说道:“我的父亲大人,织田羽生,是见不得光的地下职业,他掌管了一个叫做织田结社的黑道组织。我记得,有一天晚上,在父亲大人的命令下,保姆带我出去一个地方玩,我们玩到很晚,直到我很困,很困了,才带我回家。”

    “我很清楚地记得,那天晚上,家里没有开灯,一点声音都没有不仅是我的父亲大人,连我的母亲大人也。”

    织田舞说到这里,没有继续往下说,戛然而止。

    但伊凛已经猜到了故事的结局。

    他对刚才自己的“兴致”感觉到深深的可耻,他认真说了一句:“抱歉,我不该问的。”

    织田舞摇摇头:“已经,无所谓了,一切都过去了。后来,师傅收留了我,我的师傅是宫本弦一,在我心目中,师傅他是最强的刀客。他后来教我练刀。”

    “每逢夜晚,我都不敢睡,甚至不敢关灯,我将屋里所有的灯都打开,很亮,很亮。也许只有这样,我才不会想起他们。师傅发现后,他教我如何克服恐惧。”

    “他说,我晚上可以抱着刀睡。如果在黑暗中感觉到害怕了,就朝着让我觉得害怕的地方,斩出我自认为最凌厉的一刀。他说,人在绝境中所挥出的刀,足以征服一切黑暗,恐惧,彷徨,迷茫。”

    “后来,我不再惧怕黑暗。只是觉得,单纯地讨厌。”

    织田舞说完自己的故事,在伊凛看不见的角度,嘴角翘起了微妙的弧度:“你知道吗,曾经,我做过一个奇怪的梦。在梦里,我杀了很多很多红眼睛的恶鬼,我受了重伤,在一间漆黑的屋子里,我自己为自己搽药。”

    伊凛一愣,他不知道织田舞说这个奇怪的梦是什么意思。

    他反正感觉没什么意思的。

    织田舞继续道:“我记得在那个梦里,有一个奇怪的男人,他和我一同杀鬼,我记得,是他,替我灭掉了屋内的灯。我醒来的时候,那个梦的细节变得很模糊了,可只有那个男人的眼睛,我一直记得很清楚。他的眼神,很安静。就像是,我师傅将刀收入刀鞘中时,回头对着我笑的那双眼。”

    “抱歉,我很少说那么多话。不知道为什么,你让我想起了梦里那个人。”

    等等

    伊凛愕然。

    织田舞所做的这个梦,分明是

    织田舞说完,站起身,右手随意搭在刀柄上,她眉头微皱,朝屋外某个方向望去。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45277.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