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三个人睡一个人/乱肉合集乱500篇小说美美

    “石志坚先生讲真,我好佩服你的善良和伟大所以我准备跟随你脚步,代表我们香港利氏集团为香港的未来做出一点贡献”

    “为了响应你人人有房住,人人有书读的号召我决定,捐出三千万你看,好不好”利雪炫几乎是用哀求的语气说这些话了。

    虽然他们利氏集团财大气粗,可是经过这几次三番争斗,早已元气大伤,不要说一次性拿出三千万了,就算是一千万都有些困难。    三个人睡一个人/乱肉合集乱500篇小说美美  

    石志坚笑了,“果然巾帼不让须眉利小姐,我挺你三千万就三千万,我石某人为香港人民感谢你也感谢利氏集团所做出的贡献”

    说完,石志坚朝陈辉敏打个响指,“阿敏,听到冇利小姐好有善心的,我们是不是也该表示一下”

    陈辉敏收到石志坚指示,就从木匣中掏出几封信,然后递给大傻。

    大傻二话不说,掏出打火机把那几封信点燃。

    火光刷地变大

    很快那几封信就烧成了粉末

    石志坚大拇指插在马甲,姿态傲然地看向利雪炫:“现在呢,利小姐,我的决定你还满意吗”

    利雪炫没想到石志坚会这么做,诧异了一下,然后点点头。

    石志坚指了指沈璧和塞班两人道:“利小姐,他们二位不用我介绍吧,至于捐款的事宜你找他们商议,到时候钱存进他们银行就好”

    沈璧和塞班一个激动。

    原以为跟着石志坚过来只是做個证明,没想到还负责收钱

    现场那些大佬大亨们此刻全部动容了。

    他们这才明白石志坚邀请他们过来玩的是什么把戏

    在骚动声中,石志坚笑眯眯地望向了永发公司的王江坤和那个长利公司的周炳泰:“两位,你们呢,又愿意捐出几多善心”

    王江坤和周炳泰大眼瞪小眼

    算起来他们可是“罪孽深重”

    石志坚手中握着的他们勾结海盗书信足以让他们下地狱

    王江坤拍案而起:“为了香港人人有房住,我也捐出三千万”

    周炳泰毫不犹豫:“为了香港人人有书读,我也捐三千万”

    两人内心在滴血,在肉疼

    他们的公司可没利氏集团那么大

    三千万等于让他们把这些年勾结海盗吞下去的财富全部吐出来

    石志坚鼓掌道:“两位慷慨豪迈,我自愧不如阿敏, 做事”

    于是在王江坤和周炳泰两人期待目光中, 陈辉敏取出他们两人私通海盗书信当众烧毁

    紧接着, 其他人也纷纷慷慨解囊

    凡是那些罪孽深重的,没有一个少于三千万的

    沈璧和塞班忙得头昏眼花,手忙脚乱。

    很快

    一个亿

    三个亿

    五个亿

    沈璧和塞班都不敢相信自己眼睛

    也第一次发觉这些华人商人实在太有钱了

    看着如此热烈的捐献场面, 李照基咬着雪茄叹息一声对好兄弟郭德胜和冯景琪说道:“你们也有看到作为香港地产联盟主席,我的十句话, 还不顶这石志坚一句他讲香港人人有房住, 人人有书读, 这些人就都踊跃捐献边个还把我这主席放在眼里”

    郭德胜二人无言以对。。

    李佳诚此刻凑过来道:“大家都有小辫子被他抓住,当然要听话咯”

    “是啊, 大哥,你不用心灰意冷的”

    “我们大家都认你这个主席的”

    郭德胜和冯景琪安慰道。

    李照基咬着雪茄缓缓吐个烟圈,烟圈笼罩在不远处石志坚脸上, “只怕我这个主席当不长咯很快, 香港地产业就要大变天, 而能够主导这个时代的人, 将会是我们都看了不爽的那个年轻人”

    众人不由得一起朝石志坚望去

    却见石志坚大拇指插在马甲兜内,此刻正笑吟吟地扫视众人。

    见李照基他们看来, 石志坚笑了笑,迈着不羁步伐朝他们走来。

    “各位大佬在讲乜呀能不能讲出来一起听听。”

    “哦,我们在讲石先生你年少有为”李照基咬着雪茄笑道。

    “是吗”石志坚耸耸肩, “我石某再次多谢各位慷慨解囊另外有件事要告诉大家”

    顿了顿,石志坚笑道:“下周我要结婚, 还请大家赏脸光临我的喜宴对了,礼金什么的不用多, 三万五万意思意思就行了”

    “咳咳咳”李照基差点被石志坚这番话呛死。

    李佳诚等人也觉得这石志坚好不要脸,刚敲诈完, 现在又来这招你结婚管我们鸟事儿还三万五不嫌少做人的底线呢

    “放心,我们一定会到的”

    “是啊是啊到时候大家送你一份大礼”

    众人言不由衷。

    “那就多谢先对了,各位边个还没捐钱献爱心呀人人有房住,人人有书读赶快先”石志坚催促道。

    “亲爱的石,这里差不多有五亿三千万港币”

    神话集团公司,总裁办公室内。汇丰银行大班沈璧和渣打银行大佬塞班把之前收取的捐款整理好,做成一份资料呈递给石志坚。

    石志坚翘着腿, 斜靠在老板椅上嘴里叼着烟,信手接过两人整理好的捐款资料,伸手掀开瞄了几眼,丢回桌子上道:“两位辛苦了”

    “不辛苦, 都是我们应该做的”沈璧和塞班互望一眼,欲言又止。

    石志坚笑了,当然知道他们要说什么,放下翘着的腿,朝着烟缸弹了弹烟灰,这才抬头对两人说道:“现在我有了十个亿,你们讲我该怎么投资”

    “呃”

    沈璧和塞班一愣。

    什么意思

    难道从头到尾石志坚根本就没打算真的拿钱出来做慈善他完全是在耍那帮傻佬

    “人人有房住,人人有书读,你们也信”石志坚鄙夷地望了两人一眼,重新叼着香烟悠闲道,“那只是我圈钱的口号,就像洗脑一样,给他们一个拿钱出来的理由香港地产和教育未来一定会发展,可现在单靠我们个人做慈善是救不了的必须要有政府出面才行”

    “所以我准备拿这些钱投资到股票市场大赚一笔先”石志坚笑眯眯望着沈璧和塞班两人,“你们是搞金融的, 话我知,十个亿能不能坐庄”

    沈璧和塞班两人都被石志坚这番话给惊呆了

    这是个多么疯狂的想法

    拿十个亿去炒股

    他们哪里知道,石志坚对香港未来三年股市局势了如指掌

    1997年广州出版社出版的香港股市风云录激荡百年史上面写得清楚

    1972年,借着国际局势缓和, 香港股市万马奔腾, 高潮迭起。1973年,越南战争停火,港府宣布兴建地铁,各公司相继派息并大送红利,加之西方金融继续动荡,香港股市更加狂热,宛若遍地黄金。

    1970年至1972年短短三年,恒生指数最高猛升7倍,成交量狂飚16倍。在“只要股票不要钞票“的观念刺激下,香港市民一窝蜂抢购股票,一路高歌的股价远远脱离了公司的实际盈利水平,经济及社会的发展,以至于制度上的创新和变革都被忽略了。

    被挑起来的寻金美梦引发的股市狂潮几乎淹没了一切。由于交头过分活跃,有交易所甚至疲于应付而被迫宣布压缩交易时间。在股市炒得热火朝天时,批评众多企业在股市“一拥而上“、力劝大家警惕市场风险的文章接连不断,就连香港金融行业的主席也公开呼吁小心股市过度投机,可这样的声音没有人听得进去。

    据当年的报纸报道,港府曾印制了诸如购买股票须知之类的册子,放在银行或证券交易所,免费派发,可误信“买股可以致富“的股民埋首炒股,那些小册子与灰尘相伴多日后被无奈收回。

    如脱缰野马般暴涨的股市并未能与经济因素相契合,行情过急、过剧、过滥的膨胀与扩张,终于乐极生悲,酿成股灾。

    从1973年3月至9月中旬,恒生指数从1700多点跌至500多点,一些炙手可热的蓝筹股,最低限度跌去了七成半,次年,中东石油危机爆发,西方各国股市一泻千里,覆巢之下,香港焉有完卵恒生指数在上年狂跌75之后再跌60

    处境最糟的总是接到最后一棒的散户。因为先前差不多所有参与买卖股票的人都能获利,所以就有人辞去工作全心全意投入股市,不少人简直如痴如醉,乐而忘返,当市场突然翻脸大跌,兴高采烈的人们顿时呆若木鸡,部分人一夜变疯,有的因突然失去所有财产而直接跳楼。

    现在是1970年年尾,很快香港股市就要疯狂起来,两年时间将会到达顶峰再从顶峰跌落

    石志坚要做的就是拿着这十个亿投资股市,大赚一笔不管是翻一倍还是三倍,绝对稳赚不赔

    石志坚的心思沈璧和塞班又哪里会知道,此刻依旧目瞪口呆,难以相信石志坚这样稳定的人,竟然喜欢股票这个赌场并且一上来就是豪赌十个亿

    石志坚见他们发呆,就什么也没说,而是直接站起身,把叼着的香烟碾灭在烟缸内,然后又走到自己办公室保险柜前面,蹲下身,非常熟练地扭动旋转锁,咔嚓,把保险柜打开。

    保险柜内是一沓沓的港币堆积如山

    石志坚回身对沈璧和塞班说道:“把你们的外套脱下来”

    “呃”两人楞了一下,不明所以,不过还是按照石志坚的要求把西装外套脱下。

    石志坚指了指地面,“铺在地上”

    两人就又照做。

    石志坚二话不说,抄起保险柜的成沓钞票就丢在他们铺好的衣服上

    啪啪啪

    哗哗哗

    很快,两人衣服上面的钞票就堆砌起来煞是壮观

    石志坚这才住手,起身指了指那些堆在衣服上的钞票对沈璧和塞班说道:“现在这是我给你们的,你们要是觉得还少,保险柜还有很多,你们想拿多少就拿多少拿了这些钱,你们走出去,必须要忘记今天发生的所有事儿”

    沈璧和塞班看了彼此一眼,“石先生,您这是什么意思”

    石志坚笑了笑:“你们现在有两种选择,要么拿了这些钞票走人,要么帮我投资那十个亿当然”

    石志坚走到两人面前,目光凝视着他们:“如果投资胜利的话,你们得到的将会比眼前的这些多十倍”

    沈璧和塞班顿时呼吸急促起来,他们看了看那些堆积在衣服上的钱,最起码也上百万了,十倍的话,那岂不是上千万

    一时间,两人有了决定。

    “石先生,我们愿意和您在股市上赌一把”

    石志坚笑了,“good我就知道你们会这样选择”

    被石志坚当面夸奖,沈璧和塞班两人总觉有那么一丝别扭,却又觉得十分正常。

    很怪异的感觉。

    对于石志坚来说,不管是沈璧还是塞班,都是金融行业的精英,让他们帮忙做股票投资将会一劳永逸最重要的是,他们上了自己这条贼船,就再难逃掉

    下午三点钟,香港中环总警署。

    颜雄穿着一袭军警衣服,戴着大檐警帽,像肥胖的黑猫警长般挺着肚子站立在岗亭上。

    但凡走过一个级别比他高的探员,探长,亦或者警官,警长,颜雄都要啪地一声,挺直腰板,撅着肚子给对方敬礼。

    上次蓝刚带着丁永强抄了他颜雄的老巢,把颜雄积攒多年的财富搜刮一空

    这样也好,颜雄可以免去贪污腐败很多罪名。不过徇私舞弊这个罪名却是摘不掉的,颜雄原以为自己最起码会被雷洛搞进赤柱监狱蹲上一年半载,结果没想到雷洛会那么“大方”,竟然放过了自己,只是撤去了他总督察头衔,直接一棍子把他打回原形,从军警重新做起并且还是最低级的那种军警,准确地说是把门的差佬,等同于那些喜欢食咖喱的印度阿三

    颜雄已经在这个崭新的“岗位”上了四五天班。

    这几天,他度日如年

    每当看到那些曾经在自己面前阿谀奉承,巴结谄媚的属下,趾高气扬地出现在自己面前,自己还不得不给他们敬礼问好,颜雄的心就一阵阵的痛

    他这才知道,雷洛这样做不是对他好,而是典型的杀人不用刀

    单单那些人轻蔑的眼神和讥讽的语气,就让颜雄恨不得挖地洞钻进去恨不得当即扑街,直接死掉算了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45256.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