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跟情人一下午做了4次爱(极品元婴美妇)最新章节列表

和平成为世界的主旋律之后。

    一切节奏都变得怪异起来。

    高凡打开电视,瞧见的都是各种各样的反战宣传,有专家长篇累犊的讲述结束战争的必要性,新闻中也到处都是全世界各地人民对结束战争的盼望与呼声,就算在波士顿,高凡也能看到大量市民举着反战标语,在街头游行。

    这样的波士顿让高凡感觉到陌生。    跟情人一下午做了4次爱(极品元婴美妇)最新章节列表    

    劳伦斯死了。

    林森浩也死了。

    高凡的创作又已经完成,他本想筹备一次画展,让世界见识一下这幅画,但又没太想好,经纪人先生死了之后,他陷入了懒惰的悲伤中,不愿意去做这些事。

    另外,波士顿陌生的空气和氛围,开始让高凡觉得厌恶,他看着这些人类,这些灵魂,无法不去记起,这些曾经狂热的信徒,与劳伦斯的死有关。

    人类的灵魂太容易出现倾向性了,被恶魔吸引,被神秘吸引,被任何东西吸引,高凡站在别墅三楼露台上,瞧着下方来往经行的波士顿市民们, 那些人回望到画家时,眼中全部都是陌生, 他们已经不再是画家的‘信徒’了。

    “我们回家吧。”高凡忽然说。

    安娜站在高凡身后, 上帝则被她抱在怀中。

    回家?这个词让安娜有点陌生, 她是没有家的,高凡在的地方, 就是她的家,而上帝则‘喵’叫一声,显然是回忆起了某些猫生难忘的记忆, 比如天美食堂门口喷泉里的锦鲤……

    波士顿通天市,要经纽约转机。

    高凡现在失去了经纪人,又失去了STK的协助,这让他显得非常没有自理能力,而安娜, 当然也是如此, 于是两个画家决定要回天市后, 又在波士顿滞留了将近一天, 才搭乘上经纽约中转飞机,在纽约机场的候机厅里, 两人大包小包的像是归国的难民一样。

    战争期间, 的确有大量华人回国避难,因为国内除了遭到东瀛一次袭击外,其他时间都处于战争范围之外, 这让国内成为仅次于南美洲的避战乐园, 也是高凡和安娜回国机票非常难买的原因。

    坐在纽约机场候机厅内。

    安娜背着包拿着装上帝的笼子, 而高凡则拿着被卷在筒里的《超时空之战》和《樱白》, 画幅很长,还好不是原本9米乘4米的创作幅面, 所以还不必拖运, 但高凡就这样抱着它,坐在椅子上发呆的样子,却让安娜觉得有点心疼。

    但她又不知道该怎样安慰高凡。

    很显然,无论是林森浩的死亡,还是劳伦斯的死亡,都是压倒高凡精神的重担, 而安娜只能瞧着高凡。

    高凡觉察到安娜的目光, 他抬头还以安娜一個微笑, 这个笑容勉强在得意, 却更显萧索。

    十个小时后。

    高凡和安娜抵达天市。

    相对于高凡上次离开的三年前, 天市变化不大,只是机场多了几重安检,都是由全幅武装的军人进行,据说是为了防止恶魔爪牙混入国内,对每一位入境者,都进行了各种各样的检测,所用道具包括符水、大蒜、十字架等等东西,都是针对一些爪牙的弱点,看起来有点可笑,却是大量调查员和人类战士以血换来的经验教训。

    通过安检后,高凡和安娜出了机场,看到了吕国楹。

    距离上次见到吕国楹,也已经将近两年,吕国楹变化同样不大,老爷子身体非常硬朗。

    高凡见到吕国楹,明显回来点精气神儿,笑着与老爷子打招呼,吕国楹则是指着高凡随身背着的画筒问:“这就是那幅画?”

    “对,大师兄就是为它而死的。”高凡并不讳言这一点。

    “劳伦斯啊……”吕国楹叹了口气,“还有吴好学……”

    对吕国楹来说,他门下死在战争中的人,也未免太多了。

    吕国楹带了司机来,他现在仍然在天美执教,享有学校给配的司机和专车,接到高凡和安娜后,于是便叫司机开车把高凡带到天美附近的,高凡许久未增回来的画室里。

    这一幢居民区内的二层小楼,高凡在望到它时, 心中明显一颤。

    那种带着期待与畏惧的心惊, 便是连上帝也觉察到了, 它不安的‘喵’叫一声。

    高凡下车后,端详着这幢别墅,跟安娜兴致勃勃的讲起天美‘穷则一楼车库、富则二层别墅’的传统,又指着旁边的那幢楼说,‘当时永恒恶魔和灵魂恶魔就住在这’。

    站在门口论古谈今的高凡,就是不愿意进自己的画室。

    “咳。”吕国楹忍不住咳了一声,他知道高凡在等啥,于是他说:“辛未没在这。”

    ……

    高凡进了画室。

    首先是熟悉的玄关,紧接着占据一楼整个面积的画室,再之后则是二楼的休息区和厨房,高凡对一切的环境,像是刻在骨子里那样熟悉,但此刻重游故地的感觉,却宛如做梦一般游离,因为这一切熟悉之中,唯一缺少的是那个女孩,就像是一幅只有背景而没有人物的油画,显得毫无价值可言。

    “在战争开始的时候,辛未就离开了天市,回到了沪上,之后就再没有消息了。”吕国楹说。

    嗯。高凡不知道从哪找了块抹布,开始擦拭因为两年无人居住而遍布的灰尘,一边擦一边点头答应,安娜见高凡开始干活,便也想帮忙,不过两个画家哪里会干活的人,湿一遍干一遍的擦过桌椅,只是让它们瞧上去越来越黑。

    “但我这有她父亲的电话,辛伯愚和我也算是老朋友了。”吕国楹说。

    辛伯愚是辛未的父亲,作为国内心理学界的大拿,天美曾邀请过辛伯愚来讲课,所以吕国楹和辛伯愚认识。

    “那您就问问呗~”高凡看似不经意的说。

    “你自己都有电话,为什么不自己问?”吕国楹颇为尖锐的问,“小年轻闹点脾气,这种事都不能自己解决,一个个的,都是巨婴。”

    吕国楹当然知道高凡与辛未之间的感情,在他看来高凡就是瞎折腾,闹的矛盾也属于人民内部矛盾,说开了就行了,但好几年就这样一直不尴不尬的不联系着,难免人家小姑娘伤心离开,这种事,吕国楹本来不想管,但瞧着高凡现在这个样子,觉得心疼,又不能不管。

    而老爷子拨了一通电话之后,原本自信满满的表情,抱得变的有点尴尬,嘟囔着:“怎么是空号?”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45139.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