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双胞胎互攻H(想换着玩)最新章节列表

    “荒村恐怖故事?我倒是很喜欢这种题材,但不必担心,这些红蝶会保护我们的。”

    黑裙姑娘指了指周围漫天的红蝶,那些飞舞着的半透明蝴蝶像是在响应她一样,纷纷想要落在她的指尖:

    “只要不离开红蝶,你就,我是说我们就不会有危险。”

    夏德看着她,好半天才点头:    双胞胎互攻H(想换着玩)最新章节列表  

    “好的,我跟你一起进村,但我一会儿还有事情要去山顶,所以动作快一些。”

    “没问题,一会儿我可以跟你一起去目的地。我知道这座村里有条近路,可以直接到达山顶。”

    她笑着牵着夏德的手,走出阴森的丛林迈入黑雾,正式进入了那被黑雾包裹着的仿佛位于常夜中的村庄。

    【外乡人,你再次进入了地点型遗物的内部。】

    “我知道。”

    低语要素越发的浓厚了,那具有强烈诅咒的可怕黑雾向着两人席卷而来,雾中甚至能够看到狰狞的面孔。但在纷飞的红蝶的包围下,黑雾没有一丝一毫能够看尽他们。相反,那雾像是惧怕红蝶一样,居然在夏德和黑裙姑娘周围,逐渐变得稀薄起来。

    “好厉害的诅咒。”

    夏德心有余悸的看着周围,如果只有他自己,他肯定不会进来的……

    “先生,你对诅咒也有研究吗?是的, 这是怨念、憎恨、悔意和地底深处的灾厄,共同孕育而成的诅咒, 我们最好不要过多的触碰他们。”

    黑裙姑娘说道, 她对这里很了解。

    破败的山村中徘徊着无数的亡灵, 这些在遗物内部的灵魂受到低语要素的侵袭,变成了比恶灵还要恐怖的扭曲怪物。走在荒村中, 看似周围没有任何的敌人,但夏德敏锐的灵感能够感觉到,那些藏匿在周围, 几乎与环境融为一体的恶魂们正在注视着他们。

    但红蝶的环绕下,没有任何敌人敢主动出现。以至于当夏德和黑裙姑娘在村中漫步时,看到的只有那些不知被废弃多少年的建筑。

    看得出来这里也曾繁荣过,虽然是山间的旧村,但除了村口显眼的几栋房子以外, 其他建筑大都在废弃前翻修过。村中的地面也很平整, 而村子中央的几栋建筑, 更是向小镇镇长和治安官才能居住的宅子。

    也许,这座村子有额外的收入。

    自称米德希尔堡机械学院学生的黑裙姑娘, 对这座村庄的事情了解很多。在两人漫步在破败山村唯一一条村中小路的同时, 她向夏德讲述了曾经发生在这里的故事。

    这是发生在许久前的故事,小山村坐落于偏僻的山中, 村中的村民们世代留守, 极少外出谋生或者远嫁他乡。而平静的日子, 随着一场地震消失。

    地震并未对存在产生太多破坏,但地震后, 人们在被震裂的村中水井下方发现了金矿。村民们一致决定对此保密,并利用“在村中建造塔楼”为借口,瞒过附近村子的村民和山下镇里的贵族,在塔楼下方进行秘密挖掘。

    “所以,他们挖到了什么?”

    夏德问道, 看着那些矗立在黑暗中的房屋。这些房子大多都锁着门, 大概找到钥匙才能打开。

    “谁也不知道是什么,也许是通往所谓地狱的入口,也许是某个沉睡的古老者的巢穴。

    总之,当失控的欲望促使村民, 在矿道最深处凿出最后一击,黑雾不断从无法修复的地缝处渗出。腐蚀大地,唤来亡灵,并阻止村民们离开本地。唯有每十年向地缝处献祭两个十岁以下的孩童,才能减缓黑雾对这里的侵袭。”

    黑裙姑娘说道,夏德抬头从红蝶的缝隙中看向四周:

    “看情况,他们是失败了。”

    黑裙姑娘点点头,带着夏德来到了村中的塔楼下方。村子本就很小,所以他们其实并没有走多久。

    “瞧,这就是那座塔楼。这种小山村其实并不需要此类建筑,所以修建之初也没有规划用途,只是声称要当作钟楼进行建设。”

    夏德抬头望向这座灰石钟楼,它已经完工了,但高度只有四层楼左右。看上去和村里的其他建筑一样,也被废弃许久,但钟楼的大门却被紧闭着。

    “我们要四处找找钥匙吗?”

    夏德问道,看向旁边的建筑:

    “钥匙也许在村长的家中,或者是村中治安官的房子里。我们可能要解开一些过去的谜题,或者遇到一些可怕的亡灵,击败并聆听他们的往事后,才能奇怪的角落或者山村墓地得到这里的钥匙。”

    “听起来的确有趣。”

    黑裙姑娘笑道:

    “但不必那么麻烦。汉密尔顿先生,既然你是侦探,打开这扇门应该没问题。”

    两只半透明的红蝶停在了她的肩膀上,黑色的外套被照亮后,依然只有黑色。

    夏德点点头:

    “是的,我当然会开锁,这是我的专长,不过,请先放开我的手。”

    他试图抽出一直被抓着的手。

    “当然。”

    黑裙姑娘送来了手,然后调侃道:

    “那么先生, 你的开锁技巧,能够打开所有的锁头吗?”

    “当然不行, 就比如,姑娘们的心锁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打开的。”

    说着话,他伸出右手触摸那扇生锈的黑色铁门, 尝试着旋转手腕时, 却感觉一股巨大的力道从门的方向猛地冲来。

    那巨力差一点让夏德双脚离地的被弹飞,但好在那群飞舞着的红蝶自发来到了夏德的身后,如同一张红色的巨网一样,轻柔的兜住了夏德。

    很显然,这扇门是通往遗物核心的关键,遗物的力量在阻止夏德使用钥匙之外的方式开门。

    “看来我们依然需要找钥匙。”

    夏德耸耸肩,黑裙姑娘却依然摇头:

    “侦探,来,我帮你。”

    她向后走了一步挪到了夏德的身后,然后几乎是从后方抱住了夏德。右胳膊从夏德的腋下穿过,如软的手臂又盘旋着来到了夏德的胳膊上,随后白皙的手按住了夏德的右手手背,五根手指依次插入指缝阿芙罗拉小姐也对夏德做过类似的动作。

    身后的姑娘似乎在大口吸气,但声音很轻柔。她完全和夏德贴在了一起,垫着脚,头轻轻的放在了夏德的肩膀上,在他耳边轻声说道:

    “快动起来吧,侦探,我想你也会好奇塔里面有什么。”

    “是的。”

    这种很不文雅的姿势让夏德非常不自在,但他也知道身后的黑裙姑娘绝对不会被他推开。

    两只手一起伸向了那扇钟塔的铁门,而密密麻麻的红蝶不知何时,居然将两条胳膊包裹了起来。手掌接触那冰冷的带有毛刺的金属后,向外推的力道再次出现,但轻轻松松的就被黑裙姑娘的手抵消了。

    “你的力气可真大。”

    夏德夸奖道。

    “等待姐姐归来的日子里,我也要自己生活。力气大一些,不过是自保。”

    她在夏德耳边轻声说道。

    两只手按在门上一同旋转,随着咒术【门之钥】的效果,红蝶群扑扇着翅膀为下的提供力量。低语要素对抗低语要素,而荒村的力量,显然敌不过这群红蝶。

    于是,钟塔铁门无声无息的被打开了。

    铁门开了一条缝隙,从缝隙内有浓重的尸臭味吹出,甚至比弥散在这座山村中的尸臭味还要严重。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 安装最新版。】

    “我们继续刚才的故事,每十年献祭两個10岁以下孩子,以镇压金矿中的黑雾,这到底是怎么失败的?”

    夏德询问道,犹豫了一下:

    “作为祭品的两个孩子逃走了?”

    “这只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是,外来者来到了这里,因为不忍持续发生在此处的残忍的事情,所以出手阻止了当年的献祭,使得这里变成这幅模样。”

    身后的黑裙姑娘说道,然后走到一旁和夏德并肩站到一起。

    夏德点点头,这样才合理。虽然这个世界不说是遍地超凡者,但不管是第五纪还是第六纪,魔女或者环术士的数量总体来看并不少。这里是遗物,那么发生事故时必定是第五纪元,那么好心的魔女路过本地,也不是没可能的事情。

    “当年路过的是”

    “一对黑白双子,伴随着红蝶而来。因为撞见了那一年逃走的两个孩子,9岁的双胞胎姐妹,于是答应她们结束这一切。教会将那对黑白双子称为【红蝶双子】,她们是游走于物质世界来历不明的少女,年龄虽然随着时间变化,但总是遵循22周年的循环周期。虽然是双子,但极少同时出现。”

    夏德看着周围漫天的红蝶,一时之间不知说什么好了:

    “那对双子,应该很厉害吧?”

    黑裙姑娘脸上露出些许笑意:

    “我在进山前,通过教会朋友的途径弄到了一些资料。【红蝶双子】被称为天使级遗物,疑似拥有旧神【双子神】的部分力量,每次出现,周围总是有双子降生。黑裙为双生子们带来命运的诅咒,白裙为双子带来遗物的赐福,而共同出现,必定带来灾祸。因此也被称为灾厄双子,灾难的化身。”

    “这样啊”

    夏德抿了抿嘴,看着面前的铁门:

    “那么教会的记录中是否写着这些年来,她们过的好不好?”

    那双蓝色的眼睛中的神情,似乎一瞬间变得更加更加柔和了:

    “无所谓好或不好,人生一场虚空大梦。也许,她们只是梦还没有苏醒。”

    最后的那句话,近乎于呢喃。

    夏德的心情一下变得糟糕了起来,他微微转头看向身边的姑娘,却发现对方一直在看着自己,漫天红蝶环绕着她,翅膀闪烁和红色的光点下落间,她真的人都变得有些不真实了。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45124.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