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公开yin乱全文阅读(少年阿滨)最新章节列表

  张三是谁?

    相信参与了这场法庭的人,心中都有答案。

    因为他们都听得出来,控方所讲述的故事,代表着什么。

    张三是谁?  公开yin乱全文阅读(少年阿滨)最新章节列表      

    自然是朱天颖!

    那么被她害死的李四呢,可不就是任新伟。

    “反对!”

    辩方席上,蒋凤珍在胡耀德眼神授意下站了起来,“反对,臆想证据!”

    “法官大人,我承认公诉人的故事很精彩,但这终究是故事,对于本次的庭审并没有任何意义!”

    “不错,公诉人,你的故事虽然听着不错,但可惜……”

    “法官大人,控方有证据能够证明这一切!”

    就在倪秋萍准备敲锤宣布,这个故事当不得真时,一向胆小的谭莹莹却突然打断了她。

    如果是在平日里的法庭上,谭莹莹是万万不敢打断法官说话的,但这一次她心里头有底气。

    只要有底气,哪怕再胆小的人,也会拥有勇气和力量,可以面对一切困难。

    当然,也包括庭上的法官,还有法庭上百多位吃瓜群众的锐利视线!

    “你说什么,你有证据?”

    “不错,法官大人,我有证据!”

    见谭莹莹说的斩钉截铁,倪秋萍愕然了。

    不会吧,不会吧,你不会真的有调查科都查不到的证据吧?

    “什么证据?”

    “是一通录音!”

    谭莹莹说着,给控方席上的张伟打了个手势。

    后者当即打开笔记本,音量调到最大,开始播放录音。

    “喂?”

    “东江之星酒店?”

    “是的,请问先生您是?”

    “我是任新伟!”

    “哦,是任总,请问您有什么吩咐?”

    “月底我要包场,举办一场生日宴会!”

    “是您夫人那边?”

    “是的,去年没有给她办,今年我要给她来一场大的,生日宴会的规模绝对不能小,我会宴请所有朋友都过来,所以才特意挑选在你们东江之星办!”

    “任先生,那我这边就给您安排上去了,不得不说您可真爱你的夫人!”

    “哈哈,谈不上爱不爱的,只是这女人最近在发脾气,我得哄哄她,而且办宴会,也是我交友的方式,我的很多生意都是在宴会上谈成的。”

    “任先生说的是,就算是最伟大的人,也读不懂一本书,那就是《女人》!”

    “说得对,我也搞不懂她为什么发脾气,明明头两年,她是那么喜欢我送给她的东西,最近她怎么变了呢……算了,纠结这些也没有意义,记得给我准备好场地,宾客名单我会让秘书理好后发给你们,至于定金这一块,你直接报给我的秘书,她会去联系财务的!”

    “好嘞,任先生您放心,我们一定给您办妥!”

    录音至此结束,是一同电话录音。

    “这是什么录音?”

    倪秋萍愣了愣,这好像是任新伟在订宴会。

    “法官大人,还有各位,我可以告诉你们,这是死者任新伟向东江之星酒店大堂打的电话,是他亲自打的。因为东江之星的档次不低,一般人连位置都可能订不到,更别说包场一天,所以必须要有身份的人才能预约包场,这也是任新伟打电话的缘由。”

    “我还可以告诉大家,这是死者任新伟在案发前2天打的电话,这份通话在东江之心酒店大堂的来电记录中有具体时间,在电话中任新伟说了举办宴会的目的,是为了给被告朱天颖小姐办生日宴!”

    谭莹莹说到此,看向证人席,“我想请问,如果一个男人知道女人出轨,他还会给那个女人举办生日宴,并且是大办特办,要宴请数百位宾客一起到场吗?”

    “如果死者任新伟知道朱天颖小姐出轨了,那么他还会邀请所有朋友,都来给朱小姐庆祝生日吗?”

    此言一出,全场了然。

    是啊!

    任新伟在死前2天,还专门打电话给东江之星酒店的大堂,要预约月底办生日宴会。

    如果他知道朱天颖出轨,别说举办生日宴了,可能当场就要离婚了吧?

    毕竟没有哪个男人,能受得了女人给自己戴帽子,尤其是任新伟这样有钱有势的人。

    “反对!”

    见陪审团有所动容,蒋凤珍当即站了出来,“律师在自己作证!”

    “法官大人,这份通话录音可以证明,死者任新伟并不知道被告朱天颖出轨一事,所以控方认为被告的证词不可信!”

    “反对,这是污蔑!”

    蒋凤珍再次起身,“控方认为区区一通录音就能质疑我当事人的诚信度吗?”

    “这通录音能够证明什么,可能是任新伟故意这么打的?”

    “好家伙,你还说故意的?”

    既然蒋凤珍都站了起来,张伟也不甘寂寞,当即冷笑道:“一个男人的心要多大,才能在知道妻子出轨的情况下,还要宴请圈内所有好友一起来为出轨的女人举办生日宴?”

    “我问过东江之星的大堂经理,那天打完电话后,任先生的秘书就亲自送来了宾客名单,他光是任氏影业旗下的艺人和合作明星,就邀请来了接近百位,加上公司中高层,宾客名单有整整4页A4纸,超过400位,你觉得他会给一个出轨女人这么大的排场吗?”

    张伟的话,是让陪审团和听证席不少人都下意识点了点头。

    如果任新伟知道自己妻子出轨的话,怎么可能举办那么大规模的生日宴?

    这么一说,确实有道理哈!

    “法官阁下,张律师是什么身份,法庭上有他说话的资格吗?”

    胡耀德也坐不住了,见张伟引导法庭风向,连忙站起来阻止。

    “张律师,虽然你说的很有道理,但本庭还是要请你坐下!”

    倪秋萍当即表态,不过第一句话却直接背刺了辩方。

    “抱歉,法官阁下,我的错,我就是太激动了,一时没忍住!”

    张伟当即认错,不过嘴角却浮现出一抹冷笑,因为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看到张伟的表情,胡耀德的脸色却变得无比难看。

    “法官阁下,请你为我的当事人做主啊……”

    “淡定,本庭知道怎么做!”

    倪秋萍给了胡耀德一个安心的眼神,随后看向谭莹莹。

    “公诉人,虽然你说的很有道理,但单凭一通录音加上一些猜测,可无法证明你刚才讲的故事!”

    道理确实是这样,单凭订酒店的操作,最多能证明任新伟案发前可能不知道朱天颖出轨的事,但谁知道他是不是案发当天才突然收到消息的呢。

    “法官大人,控方只是想证明,死者任新伟压根就不知道被告出轨的事,不仅事前不知道,甚至案发当天他也不知道,可以说直到死他都被蒙在鼓里呢!”

    谭莹莹连忙补充一句:“因为他在订完酒店后的两天内,他接过的电话,接触过的人,都是为了公事而来,并没有任何人可以告诉他妻子出轨一事!”

    “控方说明这一点,只是想告诉大家,任新伟压根就没有杀害被告的动机,因为出轨一事而辱骂殴打,甚至是谋杀被告的行为,完全不成立!”

    这句话,就是妥妥的打脸朱天颖了。

    后者坐在证人席上,面色剧变。

    朱天颖连忙看向辩方席。

    “反对,这都是控方的无端猜测,并没有证据!”

    “辩方说的没错,我们是没有证据证明任新伟在案发时说了什么,但我们有证据能够证明任新伟不是死于意外!”

    此言一出,全场哗然。

    好家伙!

    无法证明任新伟说过什么,但却能证明任新伟是怎么死的,这简直就是……逆向绝杀啊!

    听到谭莹莹所说,无论是辩方席的蒋凤珍和胡耀德,还是听证席的程丽莎,亦或者是证人席朱天颖,全都面色剧变。

    怎么可能,你要怎么证明?

    谭莹莹却不管他们如何想,而是当即问道:“朱天颖小姐,还记得之前控方陈述时,传唤了你出轨的情夫梁灿光吗?”

    朱天颖不说话,只是冷眼看着谭莹莹。

    “他告诉我们,在养心堂学习期间,除了和你出轨之外,他还传授了你基础武术,还教了你中医调理和一些医术,是不是有这么回事?”

    “是又如何?”

    “我们在别墅的二楼,看到了不少中医的书籍,还有人体经络图,这些都是你的吧?”

    “是。”

    “那么对你来说,要用刀刺破皮肤,同时避开要害,伪造出差点受到致命伤的程度,应该不是难事吧?”

    这个问题,朱天颖不敢回答了。

    “反对,律师在引导证人自证其罪!”

    “法官大人,我方只是结合证人梁灿光的证言,所做出的合理性推断,同时对于本案来说,朱小姐的医术和武术水平也同样是至关重要的信息!”

    蒋凤珍提出反对后,谭莹莹立马为自己辩解了一句。

    倪秋萍看着二人,最后还是宣布道:“反对无效,证人需要回答控方的问题。”

    顿时,压力来到了朱天颖这边。

    “我是学了几天医术,但那又如何?”

    “你不仅学了医术,还学习了武术!”

    谭莹莹走到证人席前,摆出一副镇定无比的模样,“那么我想请问,死者任新伟已超过60岁,加之他常年沉迷酒色,早就被掏空了身体,可以说是年老力衰。”

    “请问就是这样一个人,要如何制住你这位系统性学习过武术和防身术的人?你别想否认,我们已经问过梁灿光了,他说你的防身术掌握的很好,对付一般的壮汉都没有问题,更何况是死者任新伟呢?”

    面对谭莹莹的逼问,朱天颖当即回答:“当时我很害怕,因为他拿出了刀,事发突然,我大脑一片空白!”

    这个回答,也没有出乎张伟和谭莹莹的预料。

    “朱小姐,你到现在还想否认吗?”

    “否认什么,我没有否认啊!”

    朱天颖当即为自己叫屈,“是任新伟要杀我,是他动手的,我只不过是为了保护自己?”

    “你在身中四刀,身体大量出血的情况下,还能反杀施暴者,你确实很厉害哦~”

    虽然这听着是夸赞,但谁都能听出来,话语中的嘲讽之意。

    “被告,你到现在还否认,应该是笃定我们找不到新证据,也知道刀上只有任新伟的指纹,而没有你的指纹吧?”

    “你什么意思?”

    “很简单,无论是调查科还是我们检控,其实都在思考,为什么凶器上连你的一点指纹都没有,照理说你与任新伟缠斗了许久,最后反杀了他,凶器上应该会沾染一些痕迹才对。”

    谭莹莹说着,目光看向了张伟,“后来,是张伟提醒了我们,如果从一开始就没有缠斗这个环节呢,从一开始就是任新伟被你给杀了,然后你再给自己的身上捅四刀,以你对人体经络的熟悉程度,完全可以完美避开要害,然后你再将刀放在任新伟的手中,伪造出正当防卫的假象,同时毁掉证据,那么一切就说得通了。”

    “你这都是单方面的推测,没有证据!”

    “不,我们有证据!”

    随着谭莹莹话音未落,张伟站了出来,并且提交了一个塑料袋。

    “法官大人,控方请求提交昨天采集到的新证据,同时附上法医办公室连夜在证据上采集到的DNA检测报告!”

    “反对!”

    “反对!”

    看到谭莹莹提交新证据,蒋凤珍和胡耀德都慌了,二人同时起身表达反对。

    “反对无效,本庭接受新证据!”

    可惜,倪秋萍看到新证据的瞬间,就知道庭审终于可以收尾了,哪有反对的道理。

    “谢谢法官大人!”

    谭莹莹当即表示感谢,同时拿起塑料袋,“这是在案发现场找到的新证据,是一份燃烧残留物,来自于一只乳胶手套,证物采集自任新伟办公室的真火壁炉内。”

    “在这份证据中,我们发现了血迹残留,还有指头内部锁住的液体残留,经过法医办公室的采集,发现血迹来自任新伟和被告朱天颖,有二人的共同血迹,而液体中的DNA则来自被告朱天颖!”

    “所以我们可以断定被告朱天颖在行凶时,手上戴着手套,这也是凶器上没有留下指纹的原因,她用刀出其不意的刺死了任新伟,然后伪造现场,捅了自己四刀,手套上就会留下二人的血迹,她再将凶器放在任新伟的手中,最后摘下手套,用真火壁炉来销毁证据。这也是现场的血迹中,为什么会有很多血液会散落在真火壁炉附近的原因。”

    “如果真如朱天颖所说,她是受害者,那么挣脱任新伟束缚的第一时间,就应该慌张逃向办公室唯一的出口,而不是逃向办公室内侧的壁炉才对!”

    谭莹莹看向朱天颖,“你当时身中四刀,脱下手套后身体因为虚弱,无法控制手上的力道,将手套丢入壁炉内后,就立即拨打了报案电话。所以你只看到了手套被火焰吞噬,自以为万无一失,没看到其中一个手套掉在了壁炉一侧,其中一个手指头没有被彻底烧掉吧!”

    “朱天颖,这就是本案的决定性证据,在案发当时你戴着手套是为了什么,别告诉我你是想做家务,我们已经问过徐阿姨了,她当保姆这么久,从来没看你做过一次家务,你连切水果都是让她来的。”

    “我……”

    “你如果想说那天是心血来潮的话,那么死者任新伟的血迹又怎么解释,你做家务可能伤到自己,但绝对不可能伤到死者任新伟吧,徐阿姨也说了,任先生同样不做家务,甚至连厨房都不会进!”

    “这……”

    “还有,徐阿姨也说了,死者任先生对办公室的真火壁炉非常爱护,他特意买了果木炭,只允许壁炉烧这些炭,绝对不会允许里面燃烧生活垃圾,更别说烧掉后悔散发刺鼻气味的乳胶制品了,那么丢手套的人,就只剩下你了!”

    谭莹莹走到朱天颖面前,将手中的燃烧物证据举起,一步一步逼近。

    “任新伟自然也不会让你将垃圾丢进真火壁炉内,因为那是他的宝贝办公室,所以只有案发那天,在他死亡后,你才可能将戴在手上的乳胶手套丢进火焰中,因为你要毁灭证据,你要伪造现场,这手套是绝对不能留的,这是唯一能证明你犯罪的证据!”

    “不,我戴着手套,只是因为……”

    “你承认你戴手套了?”

    朱天颖慌乱解释下,谭莹莹却很快捕捉到了要点。

    “任新伟的别墅内很暖和,办公室还有真火壁炉在,我认为你没有任何理由会在室内戴着一双乳胶手套吧,除非你有不得不戴着手套的目的,那就是为了实施谋杀时不留下指纹,朱小姐,我说的对不对?”

    “不,你说错了,我戴着手套,只是,只是……”

    “只是什么,你解释不出来吧,因为你自己也不知道,除了杀人之外,你戴着手套是为了什么,因为这五年来,你应该一次都没有做过家务吧!”

    “我……”

    朱天颖果然如谭莹莹所说,一点反驳的理由都找不到。

    “你戴着手套杀了丈夫任新伟,然后伪造现场,将自己包装成一个受害者,企图逃脱法律的制裁,你还真是心肠歹毒!”

    “不,你说的不对,我没有杀他?”

    “朱小姐,你别再否认了,你要杀人的理由还不好找吗?”

    见朱天颖还在挣扎,这一次是张伟从控方席站了出来。

    他冷笑一声,朗声道:“我能想到很多理由,但其中最明显的是一个数字……”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44975.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